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思文
思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5,621
  • 关注人气:15,5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悬崖上有虎穴—— 揭开真相 12 (连载小说)

(2010-04-12 07:52:02)
标签:

钢叉

玉笛

虎穴

钢丝

玛法

文化

分类: 我的连载小说

文/思文

她露出了嘲讽的不怀好意的笑,说道:“当年,你就是这样用毒箭偷袭我阿玛的吧”。

玛法听了这话,扔下了弓箭和钢叉,蹲到地上哭了起来。他哭的好痛,好伤心。讷哥的诈问,却诈对了,就是这个从大鲜卑山到白山人人都尊敬的猎虎英雄,在阿玛和猛虎搏斗时,用毒箭射伤了阿玛,使阿玛腿上中毒,葬身虎口,而他,把阿玛杀死的老虎据为己有,成了远近闻名的猎虎英雄。讷哥用颤冰冷的手指指着玛法,冷冷的说,“你当年对我的阿玛做了什么,我就要从你的身上讨回来”。

复仇,不为自己,为我死去的阿玛和疯癫的额娘复仇。但痛哭流涕浑身哆嗦成一团的玛法,却使她犹豫了,她面对眼前风烛残年的老人下不了手。于是,她用鞭稍指着玛法说道:“我现在为我阿玛报仇,杀掉你,易如反掌。”

  “那你动手吧。”玛法无力的说。

  “不,拿起你的钢叉来,把你最后的力量使出来,就在这危崖下,泉水旁,我要和你决斗,让你死而无憾。”

    玛法颤颤巍巍站了起来,伸手拾起了钢叉,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现在没动手杀你,怎么会是假的?”

    “可是,你不是我的对手,我几十年的功夫。如果我把你杀了,你还那么年轻,我还真点于心不忍。”玛法说着,那豪气又逐渐回到了身上。

    “如果我战胜不了你,反倒让你杀了,那是阿玛招呼我到他身边去陪伴他,说明你无罪,天地容你不容我!我们父女不喊冤。”

    玛法的豪气全回到身上来了,虽然双手还有些微微颤抖,但已经握定了钢叉。说道:“我是大辽国朝廷委派的官员,我要为圣上保护老虎!这王中王,圣上指定要由他来猎杀。如果今天我真的杀了你,也是奉旨行事!怪不得我!”

    讷哥听得两眼冒血,骂道:“日你奶奶的,我还拿你当个人,其实你是女真身,辽廷狗!今天,我必杀你,用你的贱骨头祭我阿玛的在天之灵!

    骂完,钢丝鞭已经如毒蛇出洞般直刺玛法的咽喉。

    玛法架住她袭来的钢丝鞭,说道:“这次决斗,死的也有可能是我。如果我死了,烦请你为了女真族,转告勃极烈一句话,就说,小虎子的鬼手功夫不比我差了”。

    “好,我答应你”!讷哥说着,钢丝鞭撤回来,抖出无数个黑色圈圈,鞭风罩住了玛法周身上下的十几处大穴。这就是这十分难练的软兵器的好处,玛法已经难以逃离了。然而老玛法岂是等闲之辈。他舞动钢叉,刺、拨、打、挑、缠、卷,把讷哥如疯的攻势一一化解。这时玛法一手拿着的钢叉已经架住并缠绕了钢丝鞭,另一只手抓向讷哥的胸膛。讷哥的右手执鞭,只好向左侧身,但玛法的动作迅如疾风,他的手已伸到了讷哥的胸前,刚一摸到讷哥左乳,“啊”的大叫一声,手掌洞穿,鲜血淋漓。原来,讷哥已经把藏于身上的玉笛以左手挺在左乳乳峰上,她那玉笛尾部琢磨成锋利尖状,由于和笛身浑然一体,不细看发现不了。这一招护住乳房周边的要穴而又制男性之敌,几乎每发必中。但她没想到会以这种方法对付玛法这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而且伤他伤的还如此之重。虽伤了玛法,她骂道:“卑鄙,下流,无耻!为老不尊!

    玛法虽然一招受伤,知道是轻敌之故,忍着手掌疼痛,心如电转,偏偏运力于受伤的右掌,使右掌上的鲜血汩汩如泉涌,非常吓人,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缩手到眼前观瞧,讷哥果然中计,趁此时机,撤回鞭子,又挥动起来,鞭绳绕向玛法的脖颈。玛法捎一侧头,躲过鞭绳,手掌血洞喷血如箭,直拍讷哥胸膛。讷哥反应奇快,侧身避开这一掌。但血箭已射中胸部的“玉堂穴”,内息一滞,玛法的另一只手擎着的钢叉便砸到她右肩上,讷哥顿时痛入骨髓。好在玛法的手掌已经受了伤,内力大部分被那股血箭带走,否则,她的锁骨必断无疑。讷哥知道厉害,后纵避敌,但右臂已使不出力量,只能以左手玉笛招架,玉堂穴被血箭击中,压迫丹田的内力,内力提不起来,鞭锋笛势都弱了下来。玛法得理不饶人,忍住掌痛和失血过多的晕眩,手中钢叉猛往前递,她长得再美玛法也怜惜不得了。讷哥此时凶险已极,但她机变之能世所罕有,躲开钢叉致命一击,扑身跌倒,样子十分狼狈。玛法钢叉照着她的身子各处连连刺去,她只能在地下飞快的翻滚,躲避钢叉,那地下本就怪石嶙峋,她在一扑之时,已经把穴道撞开。此时不站起来,在地下翻滚为的是看清钢叉的招数,何况,在地下翻滚躲避叉尖也比站着容易,这些鬼心思,玛法可就不知道了。此时,玛法手掌上的血越流越多,也滴了讷哥身上腿上全是,忽然,讷哥“哎呀”一声,惨叫道:“我的腿!”玛法的钢叉刚好从讷哥沾满鲜血的腿上抬起,他以为自己已经刺中了讷哥的大腿,下一叉便缓了一缓,奔讷哥的小腹刺去,所以刺向讷哥小腹的这一叉,准头力道自是大为减弱。对打之中最忌分神,玛法对自己手上的伤口流血不止略一分神,讷哥“扑棱”越起一人多高,哪里象腿上受伤的样子。惊愕中,讷哥在空中转身下坠,也是迅如疾风,玉笛点中了他背上的“神道穴’。顿时,玛法感到半个身子酸麻发冷,马上小臂的“三阳穴”也被点中,钢叉“镗啷”一声落地,他人也僵在那里,此时他只想引颈就戮。

    讷哥可没想立时取他性命,虽然她发现这个老玛法的功力还在高横之上,但是临战经验不多,所以自己侥幸取胜。于是又用玉笛补点了他身上几处大穴,稳操胜算后,才坐到岩石上,弹着自己身上的血迹,不断说道:“脏血,真臭,臭不可闻,小人之血无不如此,自封打虎英雄之人其血更臭!”讷哥突然站起身来,“啪”、“啪”两声,抽了玛法两个耳光,清脆响亮,玛法两侧脸颊顿时红肿起来。玛法大叫,“有种的赶快把我杀了,利索点”!

    讷哥笑笑道:“我没种,杀父之仇,其深似海。母疯女弱,二十年的苦楚,岂能一刀了之。你想的也忒美了!我本可怜你风烛残年,可你为老不尊,那就休怪我无情”。

    “那你要怎样消受我这把老骨头?万事大不过一个死,除死无大事。你来吧,大不了剥皮割肉,千刀万剐,我老头子认了”。玛法这时说的很平静。

    “不,我要押着你走遍七十二部生女真部落,让你自己承认自己欺骗他们,承认你根本没有打死过老虎,是你害死了打虎英雄,把死虎窃为己有的小人,伪君子。让众女真人朝你脸上吐唾沫,淹死在众女真人的唾沫里。”

    “甭说你做不到,做到了又如何?虎死,人珍惜那张皮。人死,只有给野兽添口食。人连皮都不要了,睡沫叫骂,又算什么。我顶着你阿玛打虎英雄的名声自在地活了这么多年,已经够本了,又有何求!”玛法尽管这么说,但声音里充满了苍凉。

    此时讷哥忽然笑了一声,“你以为我会拿你这老命、臭脸皮当回事,我才不当回事呢。可你儿子儿媳死了,只有个孙子……那孩子还不错,你知道我会怎么对付他……我要让他当我的……孙子……还不算完……我还有办法……。”

    “日你额娘的贼丫头!你真要把小虎子祸害了,我化为厉鬼也掐死你!

    讷哥终于找到了玛法的致命弱点。  

    “我要让那小虎子生不如死,就是死,也死的悲惨无比。虎吃人还是先咬死,再一口口的吃,我要他活着把他的肉一块块割下来,喂老虎……不,喂狗。不,我要当着他的面一块块割你的肉喂狗,当着你的面把他的肉一块块割下来喂狗。你看看,这样总可以了吧。”讷哥笑意盈盈地说着。

    “你个阴鬼,恶妇,千人入的东西,你那样干,没等我死,你就会不得好死……还有你妈也不得好死!”玛法恶狠狠地骂着,已经红肿的脸此时紫胀,两眼像要喷出火来。

    讷哥的脸沉了下来,挥动手中的鞭子,抽打在他身上,不是抽打,而是点他身上几个穴道,这是高横教给她的,点中了后,如万蚁啮骨,痛楚难当。而以钢丝鞭捎点中,其痛痒更是难熬。果然,玛法浑身战抖如筛糠一般,不断扭动,脸上滴下串串的汗珠,可他就是不求饶。讷哥踱来踱去,怒喝道:“说,你究竟是怎样害死我阿玛的?”(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