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思文
思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6,158
  • 关注人气:15,5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悬崖上有虎穴——他终于看到老虎了 八 (连载小说)

(2010-03-28 23:09:12)
标签:

柿果

脖颈

混血儿

泉边

玛法

辽阳

文化

分类: 我的连载小说

     文/思文

    还是在泉水边。这只山大王有浴水的习惯,玛法早知道。这一次,他一路嗅着血腥味来到泉边,终于没有白等。他看见了那只身材雄伟的山中之王,咆哮一声,带起一阵旋风,从危崖上飞跃而下,倏然间就来到泉边,猛然又昂头吼叫数声,惊走了一群梅花鹿、狍子、野兔、猞猁和飞禽没命地奔逃。等一切都静寂了,那老虎才慢悠悠潇洒地进入泉水中。玛法离它不远,铁胎弓搭着狼牙毒箭,追踪虎头转动了几圈儿,但那虎的威风让他发呆,他忘记了拉开弓弦,随后又冒一身冷汗,如果一箭射不死,它便会扑过来,那后果就是葬身虎腹。眼看着那虎向他迎面而立,尽情地洗浴。那是浓浓的黄色皮毛,它的胸部和腿的内侧生着纯白耀眼的绒丝,不论黄毛白绒,都绵绵的长长的。尾巴又粗又肥。那虎头大得惊人,目光凶狠,猛一皱眉,额上便显现出黑色的“王”字来。这还只是它往起一站时看到的,随后又没入水中。它全身的皮毛沾湿了。这时,更不能放箭了,因为箭矢容易滑脱。

    突然,水花翻滚,那虎带着一串白浪跳了出来,玛法浑身一激凌,以为是发现了自己。可那虎是向另一个方向扑去,只听得一声嚎叫,老虎扑倒一头卧在草丛中的野猪,野猪身上皮毛如钢刺,可锋利的虎爪抓住了猪身,钢刀似的牙齿已经咬进了野猪的脖颈。血从野猪的脖颈中喷射而出。

这时,玛法的箭不失时机地射了出去,他瞄的是虎头,而这时虎正把头从野猪的脖颈往起抬,箭射在了它的前腿上。

  “啊!”玛法吃了一惊,马上又射了一箭,老虎大叫一声,三蹿两嘣就无影无踪了。这号称山中大王的老虎原来如此怯懦,连伤它的人还没看清便逃跑了!

玛法非常失望。等了十几年,就是这么个结果。

   玛法也知道,此次打虎,是犯了大忌。按传统,打虎应该等到冬天,带上四五只好猎狗,就是当时一箭射不死它,也可以带着狗循迹追踪,直到捕获它。实际上,这时已离冬天不远了。

      玛法没想到,他的一箭使老虎受了伤,而老虎一受伤,便不断积郁怒气,并且变得更加狡猾凶狠。它要吃人进行报复。这些,玛法是没有想到的。

那时,玛法天天在山里转悠,想在大山的怀抱里清淳一下自己燥热难耐的胸怀。秋后,都柿果(这种果被当代的诗人和作家们称为北国红豆)的香味飘进他的嘴里,使他觉得很酸很甜。而他经过一片白桦林,一眼望去,那整齐的白桦林,就好象无数代山里人的白骨排排竖起,阴森森冒着凉气。沙斑鸡这蠢笨的精灵突然间受了惊吓,咕咕咕叫着,扑啦啦飞着,使他不敢走进白桦林,而向一座陡坡上攀去。天边涌动着一团团深紫色的卷毛云,裹着血红色的太阳。他走着,突然心情烦躁,感到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想返身往回走,就在这时,传来了摇撼山岳的虎吼声,风声飒飒,树叶唰唰,在他眼前的山坡上,翻翻滚滚,一入一虎跳跃扑打,撕缠博击,搅碎了这山野的安宁。    

 玛法有一双好猎人的眼睛。那时,他看出那是混血的年轻猎人,那虎,他认出是在自己箭下逃掉的伤虎。

     翻翻滚滚地撕打,山摇地动。年轻猎手的手中只有根木棍子,他挡、架、遮、拦,纯熟的施展石祖门的功夫,偶然发出狂呼,狠狠抡出木棍击打虎身。而在这四百多斤重疯狂地要向人类进行报复的猛兽面前,人毕竟是渺小的。何况混血儿受了偷袭,一支胳膊受了伤的。他只是凭自己求生的本能、坚强的意志、年轻骄傲的心在拼命地对抗,而且竟逐步占了优势。

     玛法隐在一块岩石后,他的脸色就象那块岩石,铁青铁青,身旁正好生着一丛象火羽般飘乎的都柿果,使他拉圆搭着毒箭的弓,却对着眼前生死的搏斗沉默。

     那丛都柿果点燃了他心中虽然埋藏却远没有熄灭的火。那泉边的胴体,此时如同小鹿的红唇在他身上蹭痒,这漫长难捱的日月,多少苦汁吞进肚里,火烧火燎地难耐。

     玛法如果持钢叉冲上去,两个勇敢而又武艺高超的猎人对付一只受了伤的老虎,一定会打败老虎。可那危崖坚硬锋利的岩石刺伤了他的心,那林中仙人柱小木屋窗前新鲜的虎皮烧灼得他疼痛难耐。那虎皮后面,那夜的声音,他自虐的伤口,到现在还伤痕累累又疼又痒。

     他的喉咙也在发痒。他有绝技,正是从虎啸中学来。高声地狂吼,放射出最激烈的人的生命的声音。那会把那只虎吓呆的,哪怕只是一刹那,使那年轻猎人有了缓手之力……

    又一次抖动,那危崖,山神爷神秘的窠居。那水边白色的仙姿和那令他吃惊后退的虎皮。他犹豫,颤抖,难受得闭上了眼睛。手松了,毒剑发射了出去,不是对着老虎,是射向那混血年轻猎人的腿,那年轻猎人中箭扑倒在地。

    那虎借此时机,前爪一把抓住了那个年轻的混血儿的前胸,  血盆大口咬向他的脖颈,那混血儿伸出胳膊去挡,另一支胳膊用尽最后的力气,把木棍捅向虎的小腹。虎吼和人吼同时发出,这一幕吓傻了一时间思绪万千的玛法。毕竟人的力量是有限的,那木棍只是扎伤了虎的皮肤,那虎没有死,原本是绿的眼睛,此时变得血红,锋利的牙齿咬穿了年轻猎人的脖颈胸膛,好长时间才张开嘴。然后,它低低地哼哼着咂着嘴,绕着这个曾经打死同类、打伤自己(老虎认错了人)的人转来转去,虽然自己也受了伤,但这是胜利,是快意的报复。它蹲了下来,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玛法瞪着受惊的眼睛清清楚楚地看到,确实就像那古老的传说,老虎不吃人的脚和手掌。它先齐着脚脖子,“咔巴、咔巴”咬下了两只脚,头一晃,甩到了一旁。它不喝血,任血流淌一会儿,再从下细细地往上吃。它吃到了年轻猎人腿上中箭的地方,居然能把毒箭拔出来,甩到一旁,它再继续吃人腿上的肉。

    “咔、咔、咔”。那虎咀嚼着年轻猎人的腿骨,一声一声,传入玛法的耳膜,只不过烤一只兔子功夫,那年轻的混血儿的下身便进了虎腹,同时下腹也被撕开了,老虎吃的津津有味,还得意的摇头晃脑,把一缕缕一片片的血肉泼向草地。“咔巴、咔巴。”它咬下两只手掌,再往上吃。忽然,它惊了一下。因为混血儿那颗没死的心突然在胸腔中蹦了出来,鲜活活的跳荡,老虎猛地一掌拍下,久久地捺压,那颗心才停止跳动,老虎才又继续吃下去,吃掉了心、肝、肺、肋骨,又向脖颈和头颅张开了巨口。

     这虎食人的一幕幕场景,使玛法再也忍受不了。他胸中作呕,喉咙、鼻孔发痒,再也止不住了,猛然一声喷嚏,一声呕吐,喷出吃过不久的野猪肉,手中的弓箭又发射出去,射向老虎。那是一只鸣镝箭,这箭的刺耳声音,和那飞来的箭矢,老虎一眼瞧见,一跃而起,但它身上多处受伤,四肢不便,腹部疼痛,它再也不能轻捷自如地旋跳如飞了,而是一滚滚下了那壁立千仞的悬崖。一声吼叫,凄凉惊惧,随后归入死一样的静寂。

    玛法在自己的身上又留下十数道刀伤,这一次比每次划得都深。

    他忘记了自己是怎样起来的怎样下的山,他躺了三天才又进山,暗中指引那山神爷的女儿找到这里,他远远站着,听她那旷古哀伤的哭声。他青着脸,没有胆量和力气走向她的身边。

    那已经穿上皮袍,打扮的美丽的东京辽阳来的精灵,东一块西一块捡着残存的骨肉、脚掌、手掌,她把那年轻猎人的头捧在手上,用唇吻闭了他怒目苍天的眼睛。那部族中的人来了,他们不会慰解伊人,把这年轻人残剩的血肉骨骼头颅收入熊皮尸囊,在高山之颠,找一浑身疤痕如虎纹的红松之王,悬起尸囊,让风云送他,让鹰喙送他。这时的玛法,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扛着那只掉进山涧摔死的老虎来了,“咚”地一声摔到地上,喑哑着说:

    “就是它!”

     那辽阳来的美丽的精灵,眼睛充血,纤纤十指,插入虎腹……

    而之后,是大碗相撞,酒声浪浪,放声大笑,为死去的人干杯,更为活着的英雄干杯。玛法成了远近闻名的打虎英雄。一声喷嚏,吓的老虎摔下悬崖跌死。玛法名满女真所有部落。

    美丽的仙子疯了,怀抱不满两周岁的婴儿,在林间喃喃:“他走了!

    “他回到了老虎身上。”

    “他回到了老虎身上。”

    “他原本就是一只虎,是神的使者。”

    玛法一直想得到这辽阳来的美丽精灵。可是,一看到他,她的眼睛就变得血红,犹如妖魔,伸出十根尖尖的利爪抓向他。她居然会石祖门的“虎扑”、“灵蛇出洞”、“巨灵神降妖”的功夫,她终于吓走了玛法和无数的男人。

    玛法知道动摇不了那仙子的心,而独处森林深处的仙子,确实是危机重重。他悄悄地把消息告诉了辽阳来的俺达,就这样,讷哥和她的额娘被接回了辽阳。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