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思文
思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8,448
  • 关注人气:15,5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悬崖上有虎穴——危崖虎穴玉笛声 三(连载小说)

(2010-03-11 21:40:49)
标签:

危崖

勃极烈

虎穴

虎子

玛法

渤海

文化

分类: 我的连载小说

      文/思文

    可讷哥往哪里去呢?她迟疑着,仰头望望那高不可测的危崖,想看见那个神秘的虎穴,可怎么也看不见,太高太险了。自己此番闯关东打老虎复仇,像梦一样,真的能看见老虎,吃虎肉,取到虎皮虎骨吗?讷哥信心很足,只要那里有虎,再有男人,就成了。何况,额娘说过,要打,就打那危崖上面的王中王,就是它妈妈吃了我阿玛。可刚才这两箭,击碎了我的一个梦。

    如果那是个雄老虎?面对箭矢,它也不会逃的。虎和人一样,见了我,会不会往那上想呢?不,不,虎和人不一样,额娘说过,老虎从不成双成对,它们有后代都是偶然的。老虎最值得崇敬,无论雌雄,单独一个,称霸山林。在最危险最高的危崖上作穴,月明星稀,兀立峰顶,长啸一声,山回谷应,天地震颤。

    自己又犯痴病了,幻想着自己描画的猎虎的梦。

自己并不象人说的那样是山妖水怪,也知道饿。讷哥胡乱往嘴里塞了几块烤肉,拿出皮囊喝水。忽然想笑,小虎子那个悍小子,喝了自己刚洗过澡擦了身子的水,虽是醉眼朦胧,赤条条的自己还是让他看见了,那就该喝点儿洗澡水。在渤海,随便叫个男人喝自己的洗澡水,谁也不会拒绝。这小子不是情愿的,他想着我是山妖、树怪、水鬼、狐狸精,还有他的同类——老虎,也该让他喝了自己的洗澡水。

这只兔子可够肥的,打个地坑,笼火,烤了吃。茹毛饮血,我要成为野人,与野兽为伍。那个武馆的黄头发,也许还在痴痴地惦记着我吧。他算什么,也就是我一时高兴,想玩儿。那个男子汉护卫小底队长,最弱了,也忒俗气了,我早忘了。在白山林莽中,这高山上的晚霞是头一次看见。刚钻进大森林,仰头,连太阳也看不见,而此时晕红的晚霞当头罩满了整个的危崖,还挺美的。

    老虎!

    “老虎!”她声音虽轻,却是喊出来的。晚霞抱住了半壁危崖,树是红的,岩是黄的,云是紫的。树上边,云里头,岩石边那危崖上,挂着一个颜色发黄有黑色纹路的影。朦朦胧胧,想看看不清,不想看,它冲进你的眼瞳里。额娘说过危崖上有虎穴,通往虎穴的道路只有虎能走,上去时声若轰雷,旋跳如风,几个纵身,闪电般钻进穴里;下来时驾一朵云,带一阵风,飞旋下来,灿灿烂烂,便站到这石壁上了。而眼前,云和霞倏然散去,那虎竟立了起来,象人一样,手攀脚蹬。那是一种绝妙轻功,比壁虎游墙功更能贴壁上蹿的功夫。

    她看傻了,惊呆了,身上的东西都落了下来,迈不动脚步,一屁股坐到岩石上。

    在海边危崖上黄头发双手握着如意钢丝鞭绳往上爬和往下滑溜时,她都没呆,都无如此惊愕。那时她很镇静,她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大将军的护卫小底队长扳弯铁栏,捆绑老虎,讷哥也没生一丝得恐惧和怯意。

    而眼前的情景,使她惊愕,那不可思议的轻功攀登危崖的人,使她浑身微微发颤。她镇定了一下,捡了几根枯枝,又学着刮了些松树油子,堆好了。她拿出了打火石,还从另一袋皮囊中抠出一小块黑油,准备生火。霞光消隐了,天幕拉开,她怀着半喜半惧的心情希望听到惊叫声、咆哮声,看到一场人和虎的搏杀,危崖发颤,古树变色,血肉崩溅石壁,有人血,有虎血。她翘首张望、谛听。可那危崖静悄悄的,又终于在暮霭中消失了。树退了,水也只剩下了一片幽幽的光。“嚓”一声,她燃着了火。那火好亮、好红。她常常烤食物、烤野兽,知道怎样烤兔子,但此时她心不在焉地把整只兔子扔在火里,用那把刀拨拉着。她还希望出现奇迹,兔子突然活了,带着火蹦起来,让老虎看着吃惊。

    奇迹没有发生。她抽出随身携带的一柄长长的玉笛,先是轻轻地吹几声,突然间她吹出最大音量,山里于是充满了有节奏和生命的声音。火把她的脸烤得通红,皮肤发烫,曼妙优美的乐声使她激动不已,多么不容易,是真的激动,随后完全进入一种忘我的状态。她站了起来,绕着火堆,起先是轻轻的,一步一扭一拍一踢,空寂沉闷,雄伟的山,注入了女真美女格格魂儿的激素。她跳,她扭,旋律催促着她的脚步,那脚步很快很重,山和树和火,胆战心惊地看着这个真正的活的精灵,那是渤海女真武功中最美的“灵蛟戏水掌”。火堆毕毕剥剥响着,向四处散射着火星。她从嘴唇上拿下玉笛,在灵蛟戏水掌里加上了。玉笛十八打”,那每一打里都隐含着十多招变化,火蛇随着她的掌法吞吐,她围着火堆尽情地把掌法、笛法发挥出来,酣畅淋漓,十分痛快。舞着,舞着,她又横笛与唇上,激情悦耳的声音充满山林。

    此时她似乎看到虎穴洞开,她的心有感觉,头脑也有感觉,可她已经不能不疯狂地旋转,浑身颤抖,出腿耸肩,曼妙无比。当笛音一停,她竟吓了一跳,愣住了,山林的寂静震撼得她浑身上下一激凌,这以前是极少的事。自己停了笛音,却什么感觉也没有。

    “真的,玛法一辈子没上去过!玛法空手打死过老虎,可他一辈子没上过那么高的危崖,没钻过王中王的巢穴。”是小虎子在说话,他已经从危崖上的虎穴中下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这是什么功夫啊?轻盈的一丝声音也没有发出,倏然而至。使自己断了笛声,停了“戏水”。

    那是老虎啊,小老虎。恐惧只是一瞬间的事,火光里,毕竟是个人影,她镇定了下来,问道:“可是,你看见老虎王中王了吗?”

    “肯定是有老虎,那个窝还好好着,还有热乎气儿呢,让玛法给吓跑了。这虎,号称王中王,实际是个胆小鬼,总想会会它,可它总不露面。”

    “是你给吓跑的吧,小老虎吓跑了大老虎。”讷哥满含笑意的说。

    “不是。对了,是你的笛声把它吓跑的。如果是玛法吓跑的,那虎窝里早就凉了!那王中王怕你,你跳的舞很好看,比萨满跳的好,我看出来了,你那每一掌,每一脚,都能打死踢死老虎,你的玉笛也能戳死老虎。”

    这时,小虎子溶在火光里,浑身上下成了紫铜色。衣服破破烂烂的,身上的血道道凝成了血筋筋。脸面的伤很特别,全伤在额头,麻迹斑斑的血点子。她问,怎么弄的。他答,说是顶岩石顶的,贴危崖贴的,挂峭壁挂的,因为那危崖最上边有一块凸起的岩石,只有全身每一处都抱住那岩石,才能攀上去,进入虎穴。他指着额头说:“我这地方最结实,每年熊节,我玛法都蘸蜜蘸酒,在这写上‘王’字,指望我象头老虎,成为山中之王。写上这‘王’字,胆子大,能吃鬼魅。不管天多黑,我一个人,才五岁时,就到红松场子里去坐,吃上供的馒头,还等着从枯骨堆里出来的鬼和我一块儿吃。那是堆了几十年年年有新骨的生女真部的风葬场。玛法告诉我,鬼如果坐在我身边,就把鬼抓过来吃了,那我就多长一个人的力气和灵劲儿。可惜,一次也没让我遇上,只能捞鬼火吃。那鬼火很难捞得到,必须轻轻的,轻到连风也感觉不到,又要用极快的速度,比闪电还要快,才能捞到鬼火。可一次次捞着了鬼火,往嘴里一放,没了。鬼总是来无形去无影的。我一连吃了十三年的鬼火了。”

    难怪他来无影,去无踪的。但她想了想,这是什么奇妙的练功方法啊。武林中传说有“鬼掌”、“鬼手”功夫,但谁也没见过。讷哥忽然笑了:“你以为我也是个鬼吧?我如果是鬼,你敢吃了我吗?”

    小虎子瞪着惊愕的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遍,她也看到了这还不知人事的小伙子浑身悸动一阵。于是,她感到满足,这才是人的感应,男人和女人之间应有的正常感应。这比东京辽阳任何一个男人的眼光和颤抖都让讷哥满足。在这深山老林里篝火旁,他们两个人就是野人,是石祖门那些人说的“始祖人”。额娘说自己去猎虎实在是太危险了,这已经到了危崖下,虎穴旁,却没有感到一丝的危险。她对自己的冒险,又给予了肯定。小虎子说话了:“你这个鬼,会吹玉笛子。你吹的跳的舞的和萨满一样,比萨满更好看。你这样的鬼,我吃不了。”

    她脑袋里那根总是疼痛不已的神经忽然不疼了,乌林达押虎轻功虽好却不敢出山。而那老玛法却要阻止自己猎虎,遵行勃极烈之法,虎,只能留给辽廷的皇家来猎。现在一切都正常了,有希望了。好象爬一座十分陡的山,终于可以歇歇脚了。

    “你爬那么高,那么陡,可真险!——你玛法比老虎还凶,他怎么又放你回来了呢?”

    小虎子也感到疲惫了,坐下说道:“我向爷爷说,爷爷就是玛法,再别拿老虎吓唬人。人家海边来的大闺女,美格格,孤身一人赤手空拳来到危崖下,虎穴旁,一丝儿都不害怕。玛法气急了,他说,以后不认我这个孙子了。不认就不认,我非打死这只老虎不可!”

    “打老虎违反勃极烈大法!发现老虎的踪迹要报给勃极烈手下的契丹详稳。”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她自己都吃惊。自己早不把契丹这个管理鹰路狩猎事宜的官放眼里,却劝别人去听他的,可笑。渤海女真入了辽廷国籍,划入郡县管理;白山黑水的女真,只是臣服于辽廷,每年进贡。派了个叫详稳的官,也管不了多大事儿,只是催讨贡物而已。自己却想到他,可笑,还不如这个小虎子。啊,是自己试探他的。

    “我也不带钢叉弓箭,我要等它要吃我的时候再打!”

    小虎子,不虎也不傻。这样,就是打死老虎,也不违反勃极烈的大法了。

    她眼睛里放出一种热切的神秘的光。

    你这山里的生女真人,始祖人的后裔,我很想和你说会儿话,告诉你我是谁?怎么和你说,你才能明白呢?你不会把我看成真的山妖吧?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