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皋陶文化研究三题

(2018-05-19 15:16:28)
标签:

上古四圣

石器时代

初民社会

皋陶史籍

分类: 历史文化

皋陶文化研究三题

皋陶文化研究三题

鲍传龙

 

 

 

 关键词:皋陶 鸟喙 神羊 獬豸 图腾  族徽  太阳  凤凰  鼓木  皋鼓  

内容提要:本文从神羊、图腾、皋鼓、鼓木和鼓等文化符号元素着手,较为深入细致地展开了对皋陶文化三个基本元素(獬豸、图腾、皋鼓)的研讨,从而得出自己的见解和看法。

 

一、皋陶与神羊

 

皋陶是上古皖西地区由狩猎时代进入农耕定居时代的宗祖神,其大致时间应当是在考古学上的所谓“新石器时代”晚期,距今约四千多年以前。古史传说中的皋陶的相貌长得极为奇特夸张:脸色青中泛绿,嘴巴如“鸟喙”一样(亦有释之为“马喙”说),而且老是长长地向前伸着。相传他在尧帝前做法官时,即担任古史传说上所谓的“士”也就是今天所说的司法大法官。皋陶断案公正廉明,铁面无私,其判案推断之准确,让神人为之叹服。

皋陶为什么有这样大的能耐呢?史无确定说法。根据为数极少的古史神话传说资料所披露,是因为皋陶养着一只名字叫做“獬豸”(音“谢智”)的独角神羊。

“神羊”一词出自东汉学者王充《论衡》一书。王充在《论衡·是应》中即有这样的说法:“觟者,一角羊也,性知有罪。皋陶治狱,其罪疑者,令羊触之。有罪则触,无罪则不触。”王充在这里以“一角羊也”代称獬豸。窃以为:此为“獬豸”的最早的文字出现,也是“神羊”提法的最早出现。文中“觟”者,“獬豸”之异体字也!今人袁珂先生在其煌煌巨著《中国古代神话传说》和《中国神话传说词典》二书中也力主“神羊说”(请参见拙文《也说獬豸》,刊载于《皋陶文化研究》第五期59——67)。

这只独角神羊身上长着青色的长毛,身躯极为庞大伟岸,样子很像一只大熊。这只奇异的独角神羊的居住方式极为奇特——它炎热的夏天则喜欢选择清凉的水边而居住,寒冷的冬天里则又偏爱在清新青翠的松柏林中栖身。“獬豸”的性情极为耿介正直,且极善于辩判案件的是非曲直。因此又有传说言,每遇有“状子”告到皋陶跟前时,皋陶总是要“獬豸”出面给断一下案子。于是,每到此种时刻,獬豸总是神奇的会用自己的独角去辨别并抵触那没有道理的一方。故此,皋陶在审理案件时,就常常要将争执的双方叫到大堂上来,然后放出独角神羊来,命它用独角去触辩。经獬豸一抵触,谁是谁非,案情真伪曲直立时便一目了然,真相也就立马大白于人前了。独角神羊抵触辨别断案一说,若从原始宗教的最初发生形态而言,实际上恰好曲折反映出原始人类时期巫觋文化的某种存在状态和精神特点。这点,在美国人詹.乔.弗雷泽《金枝》一书中多有记载。从现今世界上的某些仍处在原始生态环境下的土著部落和种族内依然盛行着强烈依赖巫觋文化力量以统治其部众的做法中似乎可以间接找到有力佐证,即如书中所记的譬如现今仍散居在广袤的非洲和大洋洲等地的某些土著居民的做法。作为原始初民时代,独角神羊抵触辩断案件的做法不失为一种有效断案的方法,但更多的是留有一些巫觋文化荒诞而又神秘的原始宗教色彩掺杂在内。从某种意义上讲,独角神羊依靠独角神奇断理案件的做法,实质上极为客观地反映出作为原始初民时代的一种原始生存和亚宗教文化状况。此即其一。

再其次则是:神话传说终属无稽之谈,但透过神话传说荒诞不经的外衣背后,我们似乎又可以得到一些真实而有益的启示。东夷又称作“鸟夷”。这就是说,作为多以鸟雀类为图腾物的东夷集团的一支的皋陶部落,在进入上古皖西地域且被后来称作淮夷集团的一支后,其很有可能是以融汇结合皖西土著山民的生存生活方式和崇拜偶像而逐渐演变为新的结合图腾物的。这似乎在原始图腾学的发生演变上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因此,如果这一猜测合理的话,那就可以说明,作为东夷集团一支的皋陶部落进入上古皖西后与当地土著的融合是一曲上古民族团结的崭新乐章的。我觉得:从考古学和原始宗教发生学等角度而言,虽然上古皖西土著民的生存状态至今仍是个扑朔迷离久未解开的谜团,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地下发掘的不断发掘出现与充实,也许有一天将会逐步印证我的这一推断的合理性和存在的可能性。当然也不排除这种猜测也许其本身就是荒谬的!

二、皋陶的族徽

 

皋陶的“族徽”究竟是什么呢?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话题,也是皋城人和对皋陶文化研究感兴趣的研究者应该有所知道的问题。这里的“族徽”,实指的是原始初民社会某一氏族部落的图腾物,即图腾Totem)

什么是图腾?李则刚先生在《始祖的诞生与图腾》一书中则认为:“何谓图腾(Totem),据法国涂尔干(E.Durkhein)的定义:‘一大群人,彼此都认为有亲属的关系,但是这个亲属的关系,不是由血族而生,乃是认为在一个特殊的记号范围内,这个记号,便是图腾。’”要想弄清皋陶部落的“族徽”,亦即图腾的问题,就应先从其部落的族属方面入手,顺藤摸瓜,认真剖析,这样才能最终搞清皋陶的“族徽”究竟是什么东西。

据古文献记载和地下发掘证实,皋陶族原居住在今山东曲阜一带地面,后来向南迁徙至江淮之间的英、六地区,最后形成为淮夷部落。皋陶族是中国古史传说时代中的东夷人的一支。

东方夷人原是我国古代散居于东部沿海及其以南地区的一个较大的古老部落群体。他们主要分布在黄河下游及淮河流域广大地区,其分布在黄河下游地区的号称东夷,散居在淮河流域的史称淮夷。东方夷人中最著名的氏族有三大支,即少昊族、太昊族、蚩尤族。皋陶姓偃,而少昊姓赢,偃、赢实古本一字,东汉学者许慎《说文解字》就这样结论道:“乃语之转耳”;皋陶之“皋”,与少昊之“昊”(又作“皞”),实亦一字之转。故皋陶和少昊一样同属于东夷集团。另外,《世本》又说:“皋陶出自少昊,其后为六,偃姓。”皋陶出生于偃地,即今天的山东曲阜,而少昊之墟亦在以曲阜为中心的鲁地。山东曲阜是古东夷族系少昊部落的活动中心地,所以皋陶应是少昊族的一个分支无疑。

关于少昊的图腾问题,史家多有分歧。范毓周先生认为:昊,从火从日,上世纪70年代大汶口文化晚期遗址发掘中曾发现三件分别刻有两种连体形类似于“Ο”下方“山”字形体的陶文的灰陶尊和灰陶残片,范先生认为,那两形体相似而略有差异的灰陶尊和灰陶残片组合文字从火从日,应该与“昊”实为一字。少昊族是以太阳为图腾的。昊、皋、皞实为一字相转,都含有光明之意。所以,皋陶族和少昊族一样,也是以太阳为图腾崇拜的。何光岳先生等则认为:春秋时少昊后裔郯子称,少昊族共包括二十四个“鸟师而鸟名”的氏族。偃,董作宾考定即是“燕”。偃与“鸟师而鸟名”则说明都是以鸟为图腾崇拜的,少昊与皋陶都是鸟夷。何先生更认为,少昊、皋陶、伯益三个鸟夷部落是以燕而主渐至演变为凤图腾的。

其实,我认为:范、何二先生的观点应该是一致的。虽然少昊族崇拜太阳,以太阳的后代自诩。但切莫忘记古人是以“三足鸟”(即“三只脚的乌鸦”)来喻日的。《山海经•大荒东经》上有“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的记载。汤谷是太阳出升的的地方,这里实代指太阳。长沙马王堆汉墓帛画中即有红日中站立着一只三足乌的图像。因此,崇拜太阳的少昊族也应是鸟夷,只不过图腾物是一只三足乌罢了。皋陶族是少昊族的分支,其图腾当与之接近。这样,我们可以说,在皋陶族高擎的大旗上,画着的“族徽”也应是一只与三足乌有关的鸟类,少昊与皋陶都应该是与鸟(即“三足乌”,也就是凤凰)为图腾的部落,他们的共同崇拜物都是光芒万丈的太阳!

 

三、皋陶、鼓木与鼓

 

将皋陶与鼓木、鼓一类东西相提并论似乎是有点风马牛不相及,有人会斥之为荒唐。然而,古文献中的某些文字记载和现今民俗活动中的一些远古生活孑遗,则往往会让你出乎意料,甚至是大吃一惊的。

“皋陶”的确切词义似乎应当有两项。一是指人,即皋陶。这既是“上古四圣”之,又是被唐玄宗册封为的“德明皇帝”,还是咱们皋城的老始祖。但是,“皋陶”的另外一个义项则是常人不易觉察和注意到的了。

古时候的人们还将皋陶释作一种你万万也想不到的东西。啥?鼓木!你肯定不相信,但这却是铁一样的事实!《周礼•考工记•恽人》中便有这样一段文字:“恽人为皋陶。长六尺有六寸,左右端广六寸,中尺厚三寸。”恽,读作yun ;恽人是古代专门制造皮鼓的手工业匠人。清代朴学大师孙诒让《正义》便释之为“此工主治革以冒鼓,又兼为鼓木。”这里的“鼓木”便是前面《周礼•考工记•恽人》所引文字中所说的“皋陶”。恽人的主业是以皮革蒙张鼓,此外还兼作叫做“皋陶”的鼓木。恽人所做的是一种什么样的鼓呢?古文献上说是“皋鼓”。《周礼•考工记•恽人》上又说:“(恽人)为皋鼓,长寻有四尺,鼓四尺,倨句磬折。”恽人兼制的鼓木够长够厚实够宽的,所做的鼓更是够大够漂亮的了。“倨居磬折”便是说皋鼓的样子弯曲而又变化,不是那种平板呆滞之形。皋鼓应是大鼓的一种,又称作“磬鼓”,但现在已无法知道它确切具体的样子了。无独有偶的是,何光岳先生在其著《东夷源流史》中声称,民俗研究表明,至今朝鲜还保留着一种名叫“皋鼓”的大鼓,他进而推测:此皋鼓便是古史上所说的“皋鼓”,而今天的朝鲜人很有可能便是东夷皋陶族的后裔。而今天的韩国人(包括朝鲜人)始终自称其为“东夷发源地或后裔”,并大肆举办或弘扬东夷文化,也间接或直接的说明了某些问题。何先生的推断且不去理会,但此“皋鼓”是否就是古书上称之为“皋鼓”的东西,也就不容轻易否定了。我认为,无论是从东夷的源流考辩,或是从朝韩地域文化源流传承等方面的衍变来考察,这与“皋鼓”的传承演变应该是有着某种历史的影子闪现的。

鼓在上古是传递信息、召集部众且兼作娱乐的物类,旧时各类府衙前均悬鼓以备告状之人击鼓以催官吏衙役升堂之用。虽然,我们现在还无法准确弄清古人何以击鼓升堂,制作的皋鼓又为何以皋相命名?但有一点是应该明白的,即此可能均与“上古四圣”之一的皋陶有着某种历史渊源的关系。皋陶作士、为大理,明五刑、弼五教,旧有獄神之称。古时的击鼓升堂当应是皋陶断案理事时的历史延伸和自然的衍变承接,它除了保留了远古时代利用击鼓声响召集聚拢民众的特点外,皋陶理案治狱宜是其合理衍变的理由。否则,旧时各级府衙就不会悬以鼓木以备含怨者投诉了。治狱鼓后来衍变为民间喜庆娱乐必需之物,那就是娱乐性在民间的极为自然的延伸了。

 

 

参考文献

1、【东汉】王充《论衡》 ,张宗祥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12月第一版;

2、【现代】袁珂《中国神话传说词典》 ,上海辞书出版社19856月第一版;

3、【西汉】司马迁《史记》  中华书局1959年第一1975年8月印刷

4、【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译本》 ,李恩江、贾玉明主编,中原农民出版社200010月第一版;

5、【古代】《世本八种》,商务印书馆1957合订

6、【现代】何光岳《六国考》,《皋陶与六安(第三集)》,黄山书社201710月第一版;

7、【美】.乔.弗雷泽《金枝》,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7年6月第一版;

8、【现代】李则刚《始祖的诞生与图腾》,摘自《图腾艺术史(岑家梧)、始祖的诞生与图腾(李则刚)》,上海文艺出版社19889月印刷(影印本);

9、【现代】范毓舟、魏宜辉《略伦皋陶族南迁传说的历史依据及其影响》,《皋陶与六安(第二集)》黄山书社198710月第一版;

10、【现代】《山海经图文读本》 ,诸葛瑾主编,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12月第一版;

11、【清代】孙诒让《周礼正义》,中华书局: 198712月第一版;

12、【现代】何光岳《东夷源流史》,江西教育出版社19908月第一版。

 

(作者系六安市皋陶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2018年5月中下旬修改于旧文稿,皋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