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最敬爱的老师李世霖先生逝世(内附珍贵照片)

(2009-01-20 02:05:03)
标签:

打金砖

敬爱的老师

看家戏

遗体告别仪式

李世霖

杂谈

    至今,我一生最敬爱的老师——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著名戏曲教育家李世霖先生于2009年1月15日在北京宣武医院逝世,享年93岁。今天上午我去参加了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

    认识李世霖先生是1996年我在中国戏曲学院附中的时候,当时进入高年级阶段,学校给我们请名家打磨专业。我很幸运在中专即将毕业的时候和这位伟大的老师相识。在认识老师以前我不是很被重视,但是自从老师教我以后,他很看重我,说我的个头儿、扮相、声音条件都是极好的、难得的苗子,在他没有老师这样夸过我。当时我觉得自己个头太高了,好像不大适合唱京剧,但是老师说,个子高在舞台上才好看;我永远永远忘记不了李先生对我的鼓励和帮助,他的认可和鼓励让我感到了漫漫冬日将近,无限春光在前的美好憧憬,也让我的戏校生活画上一个美好的句号。

我演出《打金砖》以后和先生的合影(中间:李世霖先生,右面:逯兴才教授)

我最敬爱的老师李世霖先生逝世(内附珍贵照片)

我最敬爱的老师李世霖先生逝世(内附珍贵照片)

    遇见老师那年,他老人家已是80高龄了,但是只要天气晴朗,他依然乘坐公共汽车来学校给我们上课,下课以后还不让我们送他,说不要耽误我们的时间。天冷的时候,我们会去老师家上课,师奶奶会给我们每人起一杯茶,有时候还留我们吃饭。记得奶奶说话的声音很大,她也很喜欢和心疼我,经常给老师说我的好话,但是遗憾的是,奶奶去世的时候我不知道,记得某一次去老师家,我发现奶奶的遗照挂在墙上,当时我就痛哭起来,我非常非常地想念老师和奶奶。

    戏曲的剧目学习是一个口传心授的过程。虽然老师当时已经80多岁,但是戏的一招一势,他仍旧认真地给我们示范,经常说跪就跪,说躺地上就躺地上……我再也没有见过这么尽职的老师。

    我跟老师学的戏有《打金砖》和《六部大审》,一个是他的看家戏之一,另一个是已经失传了的戏。两个剧本都是老师用圆珠笔写在之上,复印给我们的。他的剧本写得很细,舞台摆设,人物的服装、扮相、位置,一个停顿,一个眼神……都记录在剧本上。

这是老师手写的京剧《战太平》:

我最敬爱的老师李世霖先生逝世(内附珍贵照片)我最敬爱的老师李世霖先生逝世(内附珍贵照片)我最敬爱的老师李世霖先生逝世(内附珍贵照片)我最敬爱的老师李世霖先生逝世(内附珍贵照片)

 

我知道《打金砖》这个戏是老师的看家戏,是我向校领导提出来想学这个戏,所以也要感谢当时的校长陈国卿老师。

我最敬爱的老师李世霖先生逝世(内附珍贵照片)

    《打金砖》这个戏说的是刘秀错杀忠臣以后进入太庙,神经错乱似乎看见了忠臣的鬼魂,吓得他失魂落魄,所以有很多的技巧——翻、扑、跌、倒、滚等等。这个戏要求演员首先技巧要过关,所以老师教授以前也很谨慎,首先来考察我的技巧情况,我记得是在附中的336教室老师让铺上软毯子,看我的翻打情况,看后比较满意,决定教我此戏。

下面这张照片是我在演出前最后一次练习这个高难度动作,穿着厚底,从桌子上倒翻下来。老师当天考虑到我这个动作不娴熟,不让我做这个动作,我坚持要做,甚至因此和老师闹得不愉快,因为我不想以后看录像有遗憾,也是为了给老师争气,但是老师担心我受伤。最终老师“妥协”了,“好,我不管了”。老师生了很大得起,戏锣响起,老师急忙走到幕布边上,站着看我演出完毕;演完以后他很激动地握住我的手:“好,好,幸亏没出事。”听老师说完这句话,我的眼泪不住地流淌下来……

我最敬爱的老师李世霖先生逝世(内附珍贵照片)

我最敬爱的老师李世霖先生逝世(内附珍贵照片)

    由于我急功近利,所以在训练过程中脊椎受伤了,至今脖子一直不是很好,但是当时这种情况我不敢跟老师说,因为说了,他会有愧疚感,这个事实后来证实;当我考大学没有考表演系的时候老师很生气,说这么好的演员条件为什么要去当导演,后来我给奶奶说别让老师生气,因为我练功不小心上了脊椎,不能当京剧演员了。老师知道以后不再埋怨我,总是说我让你不要既不要急,你不听,唉……可惜呀!

    当我考进中戏再次做回演员时,老师非常高兴,他说:话剧可不简单呀,需要更好的观察生活,要把人物演活,演像了。还说上个世纪,曹禺先生曾请他到中戏来给学生们讲讲京剧,说说表演,可当时有事没有去。老师说:老师希望我踏踏实实地做个好演员。

    我和先生最后一次见面是前年的夏天,当时先生声带已经出现萎缩现象,说话很费劲,但是先生还是想着怎么样把戏传下去,仍在努力着……由于先生的身体不便,加上我所谓的忙,所以很久没有去看先生,仅仅时不时打个电话问候而已,这是我的错误。今天还听小阿姨说,先生是常念叨我,说我好,说我忙。我想我好什么呀?忙什么呀?!我太懒了,太烂了……

    在我还念中专的时候我就想过:等我有钱的时候,要请老师好好吃一顿饭,开辆好车带老师好好转一转,甚至给老师买一些高档的食品、电器之类的东西,但是我无一做到……我真是白活这二十多年了,太没有本事了,老师至今都没有享受到我这个“好”学生的福。我好什么呀?有什么好的???

    通过参加今天的遗体告别仪式,从亲属的悼词中我才知道老师培养了好几个大学生儿女,有清华的、北大的,还有好几个孙字辈的他也鼓励他们留学深造。他是在京剧界家庭里培养出大学生最多的人。

    老师是一个很与时俱进的人,在十几年前教我们戏的时候,有些京剧里特有的尖团字,他都要我们能不念则不念,因为很多年轻观众不一定能接受;他在剧目上、表演上的革新理念是很多年轻一辈的戏曲人所不及的。他是一个真真正正——继承传统、推陈出新的京剧表演艺术家、教育家。

    遗体告别仪式最后,很多人走了,等亲属们最后见完老人,我提出了也要和老师最后亲近一下的想法,亲属答应了。我走到老师遗体跟前,俯下身子和老师的头挨得很近很近,我轻轻对老师说:老师您安心地走吧,我会努力的!

    老师,您安心吧,我一定会努力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