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先勇牡丹亭
白先勇牡丹亭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2,645
  • 关注人气:62,9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白先勇:我有一个悲愿

(2019-05-22 16:57:42)
标签:

白先勇

昆曲

文化

红楼梦

分类: 白先勇
白先勇:我有一个悲愿
【2019-05-16】

白先勇 点燃文化之火种 / 首席艺术视频:
http://m.v.qq.com/play/play.html?vid=y08528wb9pj&ptag=4_7.0.8.22154_copy

听闻白先勇先生,不少人是因为青春版《牡丹亭》,我就是这不少人中的一个。

还记得,那是青春校园,美学老师为我们讲授美学意义上的优美与壮美。从她的口中,我第一次听说,有一种昆曲叫校园昆曲;有一场《牡丹亭》,称之为青春版《牡丹亭》。

白先勇:我有一个悲愿
青春版《牡丹亭》剧照    图/许培鸿

巧的是,当晚,她就要去看这出即将风靡校园的优美《牡丹亭》,近距离接触白先勇。我还清楚地记得美学老师第二次讲课时那兴奋的模样,她还特意强调了一番白先勇就坐在她旁边,那样子简直比今天粉丝看见自家偶像都来的疯狂。

当时我很不解,一个内心如此低调遗世独立、卓然傲物之人,竟然还会因为坐在名人旁边观了一出他的戏而兴奋骄傲成小迷妹的样子?这行为与她清新恬阔、理性中兼具感性的优雅气质并不匹配。也许是因为这一疑问,白先勇这个名字印在了我脑海。

​​白先勇:我有一个悲愿
青春版《牡丹亭》剧照    图/许培鸿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我一度用上面这张经典剧照做了QQ头像。

转眼五六年,当我也有幸见到白先勇先生时,这个疑问才有了答案,原来,这就是中国传统文人的模样:

和蔼可亲又不世故圆滑、饱读诗书又不故弄玄虚,温润如玉又义正辞严,读古人却不被古人囿,活在当下。

令我相当敬佩的是,这样一位满腹古典经纶,向古人看齐的中国传统文人,竟然怀有一颗靠近当下青年观众审美,引起他们共鸣的心。

​​白先勇:我有一个悲愿

“虽然现在的戏曲来自于古典故事,可我用现在的眼光重新来审视它。一种表演艺术要继续下去的话,一定要合乎现代人,尤其是青年观众他们的审美,引起他们的共鸣。所以这么一来,《义侠记》里潘金莲这个角色就有了新的意义,有了更加现代的、复杂性的、从女性观点出发,比较谅解宽容和重视人性的观点。”

短短两小时,那间采访室穿越了上千年,从《牡丹亭》《红楼梦》到《金瓶梅》《义侠记》,从高雅大家闺秀到市井三教九流,每个人物不论贵贱,都让他魂牵梦萦,侃侃而谈。我们似乎已经忘了,他是出生于1937年,年过八旬的耄耋老人,谈笑间,白先生真像一个七八岁的天真孩子,肆无忌惮。

​​白先勇:我有一个悲愿

自儿时接触古典昆曲,白先生便当其为最高的艺术形式,“吴侬软语、婉转缠绵、一唱三叹、载歌载舞……”这般优美语言还不足以表达他对昆曲的感悟,最后只有感叹:“滋,太美了!”好像世间根本没有一个词能准确地表达他心目中的昆曲之美。

这种美,其根源,白先生归于一个“情”字。

杜丽娘为了情,生可以死,死可以生;潘金莲为了情,谋害亲夫,不肯向命运低头。如果杜丽娘是一往情深之魂的话,潘金莲便是世俗情爱之体,不一样的调性,对白先生来说,却是同样折煞人的可敬可爱,耐人寻味。

白先勇:我有一个悲愿​​
《义侠记》潘金莲    吕佳饰    图/许培鸿

“潘金莲很俗,和杜丽娘完全不一样,但她俗的可爱。潘金莲出生不好,后来又被赶出来,被迫嫁给一个三寸丁武大郎,一段畸形的婚姻。她那么美貌,而且很叛逆。当家里突然间来了一个从天上掉下来的英雄,她很容易动心了, 越来越不肯接受命运,不向命运低头。我想说,这么一个很有自己个性、很强悍的女人,敢于追求爱情,所以大家看了以后会同情,尤其是女性观众,同情她勇于追求自己的爱情,所以我说,淫妇也有权利追求自己的爱情。”

​​白先勇:我有一个悲愿
《义侠记》王婆 陈玲玲饰  潘金莲 吕佳饰    图/许培鸿

潘金莲这样的古代女子,白先生发现她是可爱的,这大概还是因为那个“情”字,她作为一个人而饱含的纯真情感。

作为作家,白先生常说,文学是人情,教人一种同情,一种悲悯。

从他的言谈中,我能深深感受到他那满怀人世间的悲悯沧桑。

“我一直觉得文学写的是人性、人情。我们经常在挣扎,人的内心都有不可言喻的痛,我想文学可以写出来……我写作,是因为我想用文字来表现人类心中一种无言的痛楚。”

​​白先勇:我有一个悲愿

有人曾说,他的悲悯和情怀来源于他的痛苦和孤寂。

尽管出生于官宦人家,父亲是被奉为“战神”的白崇禧,母亲也是大家闺秀,他从小锦衣玉食,过着普通人只在电视里看到的生活。但是,“忽喇喇如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半世浮沉,家国放逐,客居异地,亲人挚友离世……

“而我自己亦尽了所有的力量,去回护他的病体,却眼看着他的生命亦一点一滴耗尽,终至一筹莫展。我一向相信人定胜天,常常逆数而行,然而人力毕竟不敌天命。全力以赴,却仍一败涂地。”

白先勇:我有一个悲愿​​

在白先生眼里,“这并不是悲观,而是对人生怀有一分悲感,这也使我对人生更加珍惜……我想艺术家有一种独特的灵感,特别能够感受到国事、乃至于民族的文化状况。”     
  
《红楼梦》乃天下第一书,白先生已经在各个场合不止一次说过,小时候读它,废寝忘食,被这个青春王国里的情情爱爱所吸引,为林妹妹的多愁善感牵肠挂肚。现如今,重拾旧物依然新鲜,从“十二钗”的可爱情愫中,更是读出了小时候不曾有过的另一番深意。而最令他感动的,已不再是林妹妹、宝姐姐,却是化身情僧,满目悲悯的贾宝玉。

​​白先勇:我有一个悲愿
87版《红楼梦》剧照

在他说出最钟情于贾宝玉这个人物时,我想,此时的白先勇已经跨越了通俗意义上的性别之分,男女之别,超越了世俗情爱,回归于人之本然。

爱人,爱一切生命本体。

“我喜欢茶花,茶花美,很高贵。茶花凋谢,不是枯萎的跌落,它是很决绝的,一整个掉下来,非常决绝的……《红楼梦》讲的就是这个,告诉你人生哲理。我不认为它是很悲观的,有时候可能是一种解脱,是了悟。”  

其实,他自己何尝不是那个情僧,担负着世上一切情殇,一个活在当下的贾宝玉。

白先勇:我有一个悲愿
李少红导演版《红楼梦》剧照

聊起传统文化的未来,他灿烂的脸上瞬间添了一澜惆怅,悲叹道:“对中国传统文化,21世纪这是我自己的一个悲愿”。

轻微却掷地有声的言语搅动了一颗颗中国心,我完全被这历经岁月沧桑却依旧天真纯然的声音感动了。

“西方14—16世纪的文艺复兴,让他们的文化脱胎换骨,我觉得它最重要的是从他们的古文明——古希腊罗马文明中获取灵感。我希望这种文化回声也影响到我们,我们从自己的古典文化中寻找灵感,掀起一场欧洲范式的中国文艺复兴。我一直做昆曲,我想,对我来说不光是演戏,而是点燃一个文化的火种。”

​​白先勇:我有一个悲愿

他对中国文化的焦虑、忧心、热爱,一直在燃烧,一直没停过。

当下,我们仍旧翘首向外看西方的绚烂多彩时,他早已转身向内向更远更深的方向走去,为我们流浪许久的灵魂寻找自己的故乡。

“当我们的文化不完全时,我们的灵魂会一直流浪。”

所以白先生毕生推广古典昆曲,解读《红楼梦》,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在中国诞生一场中世纪欧洲式的文艺复兴,这样,我们中华儿女的灵魂可以重返故乡。

白先勇:我有一个悲愿
​​白先勇

当代著名作家,昆曲推广人。1937年生于广西桂林,中国国民党高级将领白崇禧之子。现任香港中文大学博文讲座教授、香港中文大学“昆曲研究推广计划”荣誉主任。

著有短篇小说集《台北人》《寂寞的十七岁》《纽约客》等,长篇小说《孽子》,散文集《蓦然回首》《树犹如此》等,昆剧青春版《牡丹亭》新版《义侠记》等。

《台北人》入选20世纪中文小说100强(第七位,仍是在世作家作品最高排名);2018年获得第五届郁达夫小说奖“短篇小说奖”和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终身成就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