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微软亚洲研究院
微软亚洲研究院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42,359
  • 关注人气:10,9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外专家畅谈在线教育现状及未来前景”—2012年微软亚太教育峰会系列分享

(2012-11-07 20:22:27)
标签:

微软亚太教育峰会

在线教育

斯坦福大学

卡内基梅隆大学

it

分类: 技术

编者按:由微软亚洲研究院、南开大学、天津大学联合主办的微软亚太教育峰会于20121026日、27日在南开大学隆重举行。本届大会以“前沿科学研究与教育”为主题,邀请来自微软研究院、中美顶级学府的杰出科学家、学术工作者及校长,通过精彩的主题演讲和专家论坛,共同探讨计算机科学研究成果在教育中应用的现状以及未来前景,为中国乃至亚太地区的计算机科学的研究和教育提供新的视野。

 

本期博文将就“在线教育发展的现状及发展前景”这一倍受关注的主题,分享微软研究院杰出科学家Anoop Gupta、斯坦福大学教授Andrew NG、卡内基梅隆大学教授Candace Thille、华中师范大学校长杨宗凯的观点和看法。同时,在博文中我们也将看到微软研究院相关科学研究成果将会对网络教育产生的深远影响。

 

Anoop Gupta    微软研究院杰出科学家

Andrew NG    斯坦福大学教授

Candace Thille   卡内基梅隆大学教授

杨宗凯  华中师范大学校长

 

问题一:能否请各位分别介绍一下目前在线教育在斯坦福大学、卡内基梅隆大学及华中师范大学的开展情况?

 

Andrew:我们正致力于建立网上课程的社群,让更多的学生参与其中。那么无论你在什么时候思考问题,都会有人在世界不同的地方想到了同样的问题,大家就可以在社区中实现交流讨论。另外,有人说,如果斯坦福课程都放到了网上,进行免费学习,是不是就不会有人来斯坦福这样顶尖的大学了。但是我觉得你上斯坦福这样的顶尖大学,关键的不是你学习的内容,因为这些内容是越来越免费的,关键是在于你上了一个知名的大学,在于你可以和老师以及其他的聪明学生一道进行学习。

 

Candace:在卡内基梅隆大学,我们开放了很多计算机系的云计算课程。通过网上课程的提前学习,有了更充分的准备,来到课堂上时,同学们发言都很积极,比以往参与度更高。此外,更重要的一点是反馈。通过网络教育中学生的反馈以及系统自动收集的信息,老师更清楚的知道了如何对教学进行改进。

 

杨宗凯:今年,有100多万学生注册了网络学院,69所网络学院提供了在线教学。在华中师范大学,我们要求每一学生必须有两门课通过在线学习完成。此外,我们也正在着手制作自己的开放课程,惠及更多的学生。此外,今年中国也有三所大学在以开放大学的形式进行教学,注册的学生约有359万人。教育部同时也批准了三家公共服务平台,把大会与社会连接起来,更好的进行对接。对于中国来讲,网络给我们的教育改革带来了一个强有力的支撑,信息技术对教育的推动是革命性的。

 

“中外专家畅谈在线教育现状及未来前景”—2012年微软亚太教育峰会系列分享

    

问题二:在线教育的想法很好。但是要制作高质量的在线课程,成本投入却是非常高的。那么对于这些课程,收入从何而来?能否谈谈你们是怎么做的?

 

Andrew很多人会问我这样的问题。有人会说,每门课收5美元是一个不错的收入方法。但是很多农村的人连信用卡都没有,他没有办法付这个钱,而且他们获得不了这样的课程,我觉得就没有服务这个社会的需求了。确实,从我们学校来说有一些成本的投入。但是,我们可以把我们课程上最好的学生,在他们同意的情况下,介绍给雇主,可以从雇主那儿收一些钱。或者是跟我们合作的大学,如果这个大学给学习者一个证书的话,如果你想在证书上有一个大学的印章,那我们可能就会收一些钱。所以,我们这样的模式,我们的内容是免费的,如果想拿到大学的证书,你是要交钱的。

 

Anoop:我这里也想加一点,就是Andrew他们的这个模型,我们可以看一下全世界的政府,他们每年在教育上花的钱恐怕要超过一万亿,所以并不是缺钱,我觉得很多钱已经花掉了。政府在花这个钱,只是说这个钱是不是非常有效率的在花,这一点需要质疑,可能需要考虑这一点,更多的是这样,并不是说教育没有经费。

 

问题三:刚刚提到,筹备在线课程的成本很高,那么请问有没有这样的计划,能够整合这些课程,不断获得更多的学生,同时降低成本?

 

杨宗凯:实际上,我们利用混合式学习的时候,就是节省了课堂的时间,这个是对成本的降低。比如说40个学时的课程可能会降低到30个学时,甚至20个学时。这样的话,把学的问题都放在网上了,就是课堂内的时间是大大减少了,这是一个可以降低成本的地方。第二点,我们现在6所师大共享课程,所以很多课程不需要再请老师,比较弱的课程不需要请老师,让学生去上北师大的课程就可以了。所以这样的课程共享和资源共享,对整个成本的节约也是非常有帮助的。

 

Andrew我们非常开放的接受大学的合作,我举个例子。在几周之前,我们在斯坦福大学做了一个实验,这个实验就是做人机互动的课程。当时在周日的时候,我当时是在办公室里面研究怎么样来做更好的同行的评分。之后的五天时间,我们把这样的评分标准应用到社会学的课程中,我发现同行评分的机制是可以在不同的课程,不同的院系之间共享的。所以,我觉得其实快速的最佳实践的分享,是一个非常有效的途径。因为,我们是非常开放,我们对于合作也是非常开放。

 

问题四:在线教育对于学习能力优异的同学来说,是非常好的辅助工具。他们可以通过课前的预习以及课后的复习,促进更快速、更高效的学习;但对于学习自觉性不强、能力不高的一些同学,他们不愿意观看在线视频,需要接受课堂教师敦促方可进行学习。这样的学生占了大多数。那在线教育对于此类学生,真正的意义在哪里?

 

Candace确实在我们的课程上,有很多学院的学生参与,但是我知道有很多学生是像问题所描述的那样的。有的时候学生需要练习,需要能够支持他们自己的学习,同时还需要能够建立起他们这样一种学习者的身份,我们也知道,教师在采取各种各样的办法,来帮助学习转变。因为我们看到很多的学生来上大学,来上社区大学,他们可能对于学习的概念都不一样,他们以为学习就是我到课堂上来,坐在凳子上,然后老师跟我说,我应该知道什么,我把它记下来。然后过一周,这个老师会考我,我要按照老师严格的要求写下来才行,这是我学习到的东西。这个学习的概念,是很多大学生上学时头脑里面的理念。我们是通过这种资源支持学生学习的。

 

“中外专家畅谈在线教育现状及未来前景”—2012年微软亚太教育峰会系列分享


Andrew我想对于学习动机不强的学生,我们的在线教育对他们更有意思。因为他看网络视频的时候,是互动性更强的。你甚至可以让教师讲话以1.5倍的速度来讲,或者在网上进行互动,这样其实是能够解决他们学习动力不强的问题。另外还有一点,我们有一些传统的想法,在美国我们会觉得,如果你是一个种族或者性别上的少数族群的话,你这个计算机就学不好,在课堂上也回答不好问题,在班里总是最差的学生,最后计算机课程学不下去,可是在网上就没有这种威胁了。不管你是什么族群的学生,你做20次练习都没有问题。所以我有一个学生看了20次的视频,才把问题解答出来,可是一个老师能给你解释20遍吗?没有任何一个老师可以耐心的做到这一点。

 

杨宗凯:即使在同一个大学,也有好学生,也有坏学生,特别是在国内的大学,还有比较大的差别,就是好学生和坏学生,我们说了,就是学习不太好的,或者坏学生学习不太好的,需要推着走的学生,有这样的学生。如果在传统科学当中他是非常包容的,你很难推动的,推也推不动的。我们现在做的情况来看的话,在网络上做的学生都比较Active,因为中国的文化,在课堂问问题的比较少,很少问问题。但是在网上不一样,我们就是控制在100人的课堂中,老师的工作量为什么增加了?因为双向的互动性很强。所以,我觉得这个也是对提高学生的兴趣和主动性好的方面。即使对一些成绩不太好的学生,他觉得变了一种模式。

 

问题五:几位都描述了在线教育很好的前景,你们在探索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或者说我们要实现的话,还需要克服哪些障碍?

 

Andrew目前还没有做到完美。第一,教学法方面,我们认为还有待提高,课程要更加吸引人。此外,还要收集大家学习的数据作为反馈,帮助我们去改进这个课程设置。目前来说,注册人员当中只有1/3的学生说完成作业,甚至可以拿到证书。但是这个比例相当不错了,应该更高才可以,这个还需要一些技术手段来实现。

 

Candace我知道在美国关于教育到底是什么,有各种各样的教育理论。我想打个比方,每个教育理论就像一把牙刷,每个人都喜欢自己的一支牙刷,是不会愿意用别人的牙刷,之间大家还有很多的争执。现在有了这些技术之后,我们可以覆盖更多学生群体,我们可以有大规模的实证实验的数据,最终能够帮助我们消除不同教育理论之间的纷争,找到真正好的教育理论。

 

“中外专家畅谈在线教育现状及未来前景”—2012年微软亚太教育峰会系列分享


Anoop我觉得,教育是非常庞大的社会过程,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关系,有老师,有学生,还有雇主,还有家长。学生认为接受教育是物有所值的;雇主要承认你作为大学给他们发的各种各样的证书,然后他依照这些证书给予一定的就业机会,这也是要花时间的。此外,老师觉得在整个过程中有这种权利,有充分的参与,家长要愿意为教育服务,进行支付,方方面面都协调起来,其实是很难很漫长的过程。我认为确实改变社会当中人的思维的模式,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问题六:社交及移动终端使人们的生活时间变得碎片化了,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教育方面是否也有碎片化的问题,这会让学习的质量打折扣吗?有没有办法克服碎片化带来的弊端?

 

Candace我觉得,教学的媒介本身并不会改善或者伤害我们的教学条件。在一个很好的教学环境下,只要有一个很好的教学结构,进行一番设计,使他们能够参与非常具有互动性、具有积极性思维的教学互动,我觉得就没有问题。那样你的教学既可能是很丰富多彩的,很有互动、很深入的教学。

 

Anoop我可以举几个网络教学、在线学习的例子,来说明怎么更好的利用我们的时间。传统来讲,在课堂里听一次讲座要长达一小时,现在我知道有一个2年级到12年级的网上课堂,每次的讲座就是10分钟的时间,相当于在公共汽车上可以用手机边听边学,中间还可以用手机做一些互动的小测验。

 

“中外专家畅谈在线教育现状及未来前景”—2012年微软亚太教育峰会系列分享


问题七:华中师范大学跟微软研究院合作有什么成功的方面,可以值得借鉴和推广的?

 

杨宗凯:微软跟我们的合作有从下几个切入点:一个就是他们现在做的多媒体(Multimedia)方面的研究很多,我们在教育方面多媒体用的最多。第二个,就是自然的人机交互,因为以后跟机器学、跟人学是结合起来的,有很多技术可以用到这个方面。当然,微软的操作系统也是一个平台,在基础教育中用的还是比较多的,尽管我们自己也有操作系统。对于我们国家数字化学习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来讲,一定要提高国际合作,提高我们的水平,要更加的开放。

 

问题八:您觉得国外网络教育有哪些方面是我们可以借鉴的?

 

杨宗凯: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其实是有很多方面可以借鉴的。一是他们在资源的制作方面。他们因为有好的老师,再加上他们开展的比较早,所以他们的开放课程量大,质量也比较高。第二个,他们在线的学习有一定质量的保证和控制,这是我们要学的,就是质量方面。因为他们有作业,有互动,因为这一点不容易,为什么?我指在大规模下,我们现在还做不到,大规模解决VOD了,就是点播视频了,我们小规模可以控制质量的。但是,他们现在叫做MOOC,就是大规模的开放课程。在这个方面他们走的比较快,很多作业都是机器批改,还有一个Peer evaluation,学习就像社区一样,大家讨论。就是不仅仅跟老师学,一定要同学跟同学学,这个才是最快的方法。

 

“中外专家畅谈在线教育现状及未来前景”—2012年微软亚太教育峰会系列分享


问题九:推行数字化,其中有一个就是教师的问题:教师需要更多的学习工具。对于华中师范大学来说,本身就是培养教师人才的,有没有具体的技能提升方案?

 

杨宗凯:很好的问题。因为我们的学校是培养未来的教师,因为我们学生有一半是师范生,师范生出来按国家要求必须要当老师,而且面向基础教育。因为我们基础教育面临的孩子,我们叫做数字人生,就是他生下来就在数字社会中了。所以我们的教学方法更要适合于信息社会的教学方法。作为我们培养老师的老师,老说师范大学是教育之母,所以更需要来做了:

第一,建立数字化的环境,我们建立数字化的教室,建立云环境、云平台、教育云等

第二,建资源,建大量的资源。我们要投很多的钱建数字的资源,面向中小学老师,面向中小学来做。

第三,老师的培养培训是很重要的问题,因为要面临着完全全新环境下的教学,那就要对教老师的老师进行培训,我们去年开始,就是400多名教师,就是中青年骨干,这是很重要的,一定要以中青年骨干为主,来对他们进行培训,我们已经在去年和今年培养了400多个教师,这些教师就成为骨干了。鼓励他们立一些教改的课题给他们,就是为了提高质量的教改课题,给这些老师,让老师来进行教学方法的改进。这是很重要的。

 

另外,对学生也要提出一些基础的要求,学生层面,我们希望学生尽量利用网络,我们搭建了以后,我们建了自主学习中心,就是图书馆的一层,建立自主学习中心,就是学生采用各种方法学习,不一定光去课堂,在线也可以学习。这样的话,我们进行一些项目的改革,促进这个事情。我刚才说了,人的问题是最难的问题,老师的Powerpoint,原来是粉笔,他也习惯了,他也能教,不是说不能教。你现在要改变他,改变这种状况,这就是我们说的革命。因为革命是什么?实际上是影响到他的习惯,某种程度影响到他的利益,这是一个问题。技术只能驱动变革,但是决定不了变革,我觉得是这样的关系。

 

所以,我觉得,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只是刚刚开始在做一些教师教育的创新。由于网络的教学方法还有一些措施,我们把我们实习的学生,因为你当老师一定是跟医生、律师一样的,你一定要有学习,因为你是跟人打交道的,所以跟人打交道都得实习。律师也好,医生也好,老师也好,都是需要实习的。实习的时候,一定要有实践的教学。教学都要下到基层去了,这边的学习怎么办?所以在下面我们会建数字化的学习港,就是在那边有投入,我们在实习基地有投入。这样,学生还可以在实习基地边学习边实践,这就是教学模式的创新。不像过去,你在课堂里面培养不出来好教师的。

 

所以,没有网络,没有在线教育就做不到,所以现在你学校的教室不是传统的教室,而是很大的教室,就刚才说的一样,随时随地进行学习。这样对教学模式的创新,都是非常革命性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