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溫哥華島Day2-7.魁達洛古堡和羅斯灣公墓.

2018-04-27 01:36:12

从Government House(总督府)出来,跨过Rockland Ave(洛克兰街),沿Joan Crescent(乔安路)一径向北,大约500米,就是红顶砖墙的Craigdarroch Castle(魁达洛古堡)。

按照行程计划,这是翔氏往下一个景点之前的Side Trip,所以没有预留太多时间,也未打算入堡。

净坛将车子泊在路边,就与太宰顶着日头,绕着古堡转起圈子来。

看到实景之前,单听名头,总以为是座阴森森的建筑,好像黑森林里的拥有黑魔法的黑女王住的黑漆漆的几层楼大房子;

而且要年代久远,“古”堡嘛,没有个足可以上溯到吸血鬼和狼人时代的背景,怎么敢称“古”。

待到真到了跟前,太宰却瞠目哑然掉下巴:

要不要这样萌啊,粉红色的房顶?!

而且走来走去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整个儿一迪斯尼风格嘛,凭这造型,说是白雪公主和她的白马王子后来的居所,也还蛮有可信度的咯。

既然长相不慑人,历史总该有些分量吧。

太宰于是查资料:

建成于1890年……

-_-|||……

罢罢,北美大陆才几百年历史呢,咋能指望这片土地上矗立着几千年的石屋,决定是朕太无邪了,所谓“古”堡,不过是国人近年时兴的译法,保不齐是受了周董那首《威廉古堡》的撺掇,实际人家只是“城堡”,或者干脆直白点,就是一煤老板的豪宅——

不过,当年斥资修建这宅子的煤矿大亨Robert Dunsmuir先森本人,却无福享受入住新屋的满足感和成就感,他在城堡建成的前一年驾鹤去了,大约可算作“人死了,钱没花完”的典型代表吧。

后来宅子自然就归了煤老板娘,再后来就归了煤少爷和煤小姐,再再后来,煤少爷和煤小姐把宅子卖了,变了现。

那这宅子,便由私宅而部队医院,而维多利亚学院和音乐学院,而如今的博物馆——

内里号称是19世纪上流社会生活细节的缩影,欲观之,需付门票费13.95加币:

拜访一百多岁的纸醉金迷,诚意总要有的。

太宰对墓地的兴趣,缘起有二:

其一是净坛,无论游至何方,逛坟永远不忘,帝王的固然要看,诸侯的也不嫌弃,典型古墓派正经嫡传;

其二是美剧,首当其冲的就是《Supernatural》,天使恶魔和人类各种作,虽然很扯但就是死不了的情节真正开心无压力,帅哥男主动辄挖坟掘墓,焚尸烧骨,尤其那种石屋子造型的大墓穴,令太宰很是神往。

所以当太宰为温岛行定计划,在备选景点里居然看到一片墓地时,毫不迟疑地就扒拉进行程里。

起先不过在G-Map里看看街景,透过树林桠杈望进去,貌似有不少样式古旧的墓碑,后来仔细查看了墓园的资料,才发现它可远不止“神仙鬼怪,面朝大海”这么简单:

Ross Bay Cemetery(罗斯湾公墓),BC省现存最古老的正统墓园景观代表作,园内很多墓碑的造型,园道的设计以及树木的位置,都保留着维多利亚时期的风格。

墓地的凝重,除却安睡着曾在世间或张扬或低调地行走过的灵魂,更深层的,是它以此并珍藏了同时期的历史痕迹。

Ross Bay自然也不例外。

在维市古墓协会(Old Cemeteries Society of Victoria,忍了很久终于没译成古墓派)提供的墓碑特写里,就罗列了包括前BC省总理(BC Premier)、总督(Governor)、首席法官(Chief Justice)等在内的政要之墓,诸如斯宾塞家族(Spencer Family)、登斯缪尔家族(Dunsmuir Family,前文介绍的Craigdarroch Castle的主人家)、麦肯齐家族(Mackenzie Family)、欧莱利家族(O'Reily Family)等名门望族的家族墓室,还有据说最受游客青睐的艾米丽·卡尔(Emily Carr,加拿大最著名的艺术家和作家,之一)的墓地……

不过太宰比较在意的,却是墓碑本身。

好比开篇提过的石屋大墓,在园中通常作为家族墓室而存在,方方正正地坐在那里,让人很难不去留意;

再比如高高的圆柱形墓碑,其高度往往就是墓主及其家族身份的象征,地位越高,墓碑就越高,反之亦然。

墓园里其实并不只有哀愁和忧伤,更多的,是伴侣亲朋对逝者的深深的爱恋与思念,而这些,都浓缩在独具匠心的墓碑设计里。

凭着记忆,太宰只能列举这么几处:

Baby Chair(婴儿椅)——

墓碑雕刻成一把小椅子,上面摆放着一双婴儿鞋,椅架上刻着“A Little Hero”(小小英雄)。

墓主David Campbell,1913年去世,年仅17个月。

The Firefighter(消防员)——

墓碑主体是一个青铜头盔,摆放在石头制的枕头上。

墓主Fred Medley,生前是一名消防员,1925年执行任务途中,消防车在快速通过路面结冰的弯道时倾翻,Fred被压身亡。

Pooley Angel(普利天使)——

这个墓碑通身都被人蓄意破坏:

右手被砸断,手中所持的玫瑰也不见踪影,身上被喷涂了蓝色油漆,因为无法清洗干净,她还得了个别称,“Blue Angel(蓝天使)”。

传说她会在月圆之夜暗自啜泣。

墓主Charles Edward Pooley,曾于维市议会大厦建造期间任执行委员会主席(President of Executive Council)。

St Clare(圣克莱尔)——

白色大理石雕塑的修女及其身后的一众十字墓碑,代表了被称为“可怜的克莱尔们”的罗马教修会里的修女们。

传说,几个世纪前,克莱尔修女无法参加子夜弥撒,但她却在房间的空白墙壁上看到了弥撒现场的幻象。

此处不得不佩服人类的脑洞,因为电视机问世之后,这位修女便被封为了“电视机守护神”(难道不应该是“投影仪守护神”更确切嘛)。

其它的大抵想不起,只记得园里各式各样的墓碑实在多,相比之下,传统的十字碑和旧式的长方形卧式碑就少了。

现只把照片列在这里,以后有机会重游,再细细记来:

在太宰记录了映像的所有的墓碑里,最喜欢的是这座。

虽然太宰无宗教倾向,不知这位神仙姐姐姓甚名谁位列哪班,可站在她身前,仰望她面孔的时候,却也觉得格外慈祥和安然。

这种感觉不由令太宰忆起,若干年前,曾与净坛置身西湖畔净慈寺,正殿里端坐着的那尊雄浑无比的佛像,也让太宰顿时心生敬畏。

从翔氏的上一站,Craigdarroch Castle(魁达洛城堡),沿Joan Crescent(乔安路) - Rockland Ave(洛克兰街)- St Charles St(圣查尔斯路)一路向南,直到海边,便是Ross Bay公墓的所在,驱车只需5分钟。

维市古墓协会并提供了墓园的平面图,将一些知名的墓碑加以标示,方便游人寻访。

其实太宰觉得,在晴朗的天气里,墓园当真是个不错的地方,绿树荫蔽,石碑静谧,小径通幽,便是不看墓,只散步,也好得很;

更何况,在这里,可以触碰到那些已逝的时间和灵魂呢。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缈斿お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9,923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