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abokov
mabokov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114
  • 关注人气:6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怀念那些冬夜,怀念那些朦胧的灯光!

(2007-02-16 02:55:45)

野马导言:查尔斯·斯米奇(Charle

我怀念那些冬夜,怀念那些朦胧的灯光!

Charles Simic

s Simic),一听名字就知道他是一位来自东欧的移民。没错,斯米奇1938年出生于前南斯拉夫的首都贝尔格莱德。他是一位诗人、杂文家、翻译家。斯米奇现在供职于美国新汉普郡大学,讲授美国文学和文学写作。到目前为止,斯米奇已经出版了20部诗集,杂文集5部,一部回忆录,以及译著若干。他获得过普利策奖和麦克阿瑟奖励金。新诗集《凌晨三点的声音》发表于2003年;2005年春天又推出《我那安静的随从》。斯米奇在密执安出版的“诗人论诗”系列丛书包括《无人雇用的命理师》(1994)、《孤儿工厂》(1997)、和《汤里的苍蝇》(2000)。斯米奇曾经获邀担任过《1992年美国最佳诗选》的客座编辑。

    “打牌”是斯米奇2005年发表在《弗吉尼亚评论季刊》上的一首小诗,是关于诗人小时候的一段回忆。那时候的南斯拉夫还处在纳粹德国的铁蹄之下。随时都会有人莫明其妙地被捕或者被杀。即使呆在家里,一听到街道上有脚步声,大家就会噤若寒蝉,不敢因为任何的响动而找来麻烦。所以,在家里,除了读书看画之外的娱乐就只有大家在一起打牌了。“记忆是盛世繁花”(不好意思,借用了一位博友的名字)。尽管这首小诗写的是诗人的那段堪称黑暗的岁月,但是字里行间还是流淌着一股温馨的情感。不难理解,那个时候的恐惧其实是属于大人的;在孩子们的记忆中,留下的只有美好——虽然艰苦,但是与母亲、与家人在一起玩耍,那是幸福。所以诗人才会说“我想念那些冬夜”……这也自然让人联想到意大利电影《美丽生活》所讲述的故事。

    “风定落花深”(不好意思,又挪用了一位非常有才情的博友的博客名),在这个特殊时节的深夜,斯米奇的诗句也勾起了野马许多关于童年的回忆;尤其是令我也思念起远在苏北老家的母亲——过年了,我却因为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不能回去陪她老人家玩牌(以前回去,总是要陪妈妈打扑克或者麻将的),不能让她老人家尽享全家团聚的快乐……惭愧啊!

    明天就是除夕了,在这寂静的夜晚,在这里,我向妈妈送去春节的祝福:祝您老身体健康、心情舒畅、天天快乐!

 

我怀念那些冬夜,怀念那些朦胧的灯光!

野马译诗

     打牌
/查尔斯·斯米奇

 

我怀念那些冬夜
怀念那些朦胧的灯光。
母亲紧闭着双唇
我们也屏气凝神
围坐在厨房的餐桌旁。

 

她长长纤细的手指
将纸牌叠拢,
等待将它们打出。
街道上走动的皮靴
令我们霎那间鸦鹊无声。

 

没什么更多的可讲。
家家闭门琐户,
透过红颜色的窗栏,
看到院中一棵树,孤零零,
秃桠枯枝,残败畸形。

 

附原诗:

 House of Cards
by Charles Simic

 

I miss you winter evenings
With your dim lights.
The shut lips of my mother
And our held breaths
As we sat at a dining room table.

 

Her long, thin fingers
Stacking the cards,
Then waiting for them to fall.
The sound of boots in the street
Making us still for a moment.

 

There’s no more to tell.
The door is locked,
And in one red-tinted windows,
A single tree in the yard,

Leafless and misshapen.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