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距今千年神秘而惊悚的宋代盗墓笔记

(2017-06-30 08:30:44)
标签:

历史

人文

史话

文化

宋朝

分类: 史海漫步

宋代文人笔记《东轩笔录》和《曲洧旧闻》都记载了相同一件事,即元丰元年(公元1078年,宋神宗年间),盗墓贼在河南阳翟(今禹州)同时发掘了两座墓冢,被盗墓主人分别是张耆和晏元献。这起盗墓案给后人提供了大量信息,从中可以管窥宋代的盗墓手段,丧葬文化,以及防盗措施等等,唯一让人遗憾的是盗墓贼丧心病狂的报复,名臣惨遭剖棺毁尸,死后都不得安宁,读来令人触目惊心。

 

墓主人张耆和晏元献分别是谁?张耆可能读者朋友不太熟悉,此人是宋真宗的玩伴,打小就在真宗藩邸生活,论身份应该是真宗的贴身保镖和心腹,射得一手好箭。长大从军后,屡立战功,是与契丹人真刀真枪浴血奋战的勇士,曾经在万军阵中擒杀契丹骁将,此人知兵略,有智谋,曾官居仁宗朝枢密使,因接济过穷困时的章献皇后刘娥,因此圣眷隆遇,一生富贵无忧,卒于庆历八年即公元1048年。


 距今千年神秘而惊悚的宋代盗墓笔记


晏元献即晏殊,元献是他死后的谥号。”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等许多脍炙人口词作的作者,宋朝婉约派词宗,为北宋著名政治家、文学家,与其子晏几道并称“大小晏”。晏殊是少年神童,14岁就进京赶考,最为人津津乐道是科考时,当试卷发到手中后,执意让考官再换一题,原来此题是他曾经做过的,牛人晏殊大获真宗好感,及第后曾官居宰相,王安石、范仲淹等名臣皆其门下弟子,而富弼、欧阳修、韩琦等多经他推举、提拔,晏殊于至和二年即公元1055年去世。

 

这起盗墓案发生于公元1078年,距晏殊死后仅有23年,可见宋朝时盗墓贼光顾的不仅是历朝历代古墓,对于当代名人亦不曾放过。盗墓地点为河南阳翟,张耆的墓距离晏殊墓很近,相去不过数里。两人何故均葬于阳翟?张耆似无疑义,因为张本身就是河南人,而晏殊为江西人,为何也葬于阳翟?兄弟我百思不得其解,穷经皓首后,差点把自己薅成秃飘,总算弄明白了这个问题,据欧阳修撰的《晏公神道碑铭》载,晏殊确实”葬于许州阳翟县麦秀乡之北原”。又据《宋史 晏殊》记载,在他六十岁那年,以户部尚书、观文殿大学士知永兴军节度使(西安)后转任河南府,因病被皇帝特许回京,然迁延时久却医治无效而卒于此任,这可能是葬在河南阳翟的原由。

 

那么盗墓贼又是怎样盯上这两座当代名人大墓的?史载张耆“安佚富盛逾四十年,家居为曲阑,积百货其中,与群婢相贸易。”张耆生前不仅是名闻当世的大富翁,而且善于货殖贸易,擅长经商,那么在盗墓者眼里,那地下肯定黄金万两,富可敌国。而晏殊可就冤枉了,晏殊生性俭朴,他引起盗匪注意的是墓前皇帝亲赐的碑文“旧学之碑”四个大字,这本是彰显晏殊一生盖棺论定的荣耀之语,却成为了盗墓贼光顾的标识牌,岂非令人啼笑皆非。

 

那么盗墓者又是怎样发掘这两座名人之墓的?盗墓贼很聪明,在具体探到张耆和晏殊的墓葬后,晏珠那儿不需探测,碑文就是指向。因两座墓葬相距不远,盗墓者在一个月黑风高夜,在两座墓葬的中间地带开挖一处直道,这样做既可掩人耳目,又可一举两得,两处墓葬只需一处打盗洞,直道完成后,再分别向两边掘进,以地下隧道的方式悄悄向两处墓葬下手,这需要极高明的方向判定,和极高超的地下作业,否则就会偏离方向,徒劳无功,这伙盗墓贼边挖边加固以防坑道坍塌,很明显这是一伙具有专业性质的盗墓贼,手段娴熟,技艺高超。

 

那么,盗墓贼得手没有?喜忧参半。因张耆生前就是土豪,所以盗墓贼首先发掘的是张墓,看起来张墓似乎没有任何防盗墓手段,因为盗贼太轻松了,打开张墓后,盗贼被眼前琳琅满目的金银珠宝惊呆了,张墓倾刻间被打劫一空,张耆作梦也没有想到,生前富贵死后还想保持荣华富贵的他最终一穷二白,死不带去。因张墓收获颇丰,盗贼们大发善心,将剖开的棺椁慢慢合上,退出时又用泥土掩其坟茔,不留一丝痕迹,外人看上去,完好无损。

 

接着盗墓贼开始发掘晏墓,晏殊生前大概料到会有盗墓者光顾,因而有所防范,盗墓者在挖通地下墓道时,遭遇了令其魂飞魄散的反盗墓机关,那么都有那些防范手段呢?一是烟雾。墓道挖通后,一股黄色的浓烟泛起,可能是毒烟,盗墓者久不能进,可能是用活鸡活鸭做了示范后,最后终于等到浓烟散尽始进入墓道。二是有护墓兽嚎叫,似有甲兵鼓噪之声。这是警告盗匪切莫擅入,难道宋人就已经巧妙的利用了声控原理,或者用风声巧设机关?盗匪们又是怎样破解的?初时盗匪大惊,谁都不敢再往里面走,后来呼其徒壮胆而入,寂然无响,可能机关开启不久后即时效过期。三是巧设活人。盗贼举着火把,蹑手蹑脚进入墓穴后,猛然抬头,发现有一衣冠博带者,端坐一隅,喝斥不断。盗匪们初时噤若寒蝉,稍后一拥而上,用盗墓的锄头铁锹击打,坐像应声而倒,这可能是木俑或石俑,令人惊奇的是居然能够发声,这是什么道理?破坏了这些防盗措施后,群盗不无挪喻,放肆的嘻笑道“晏宰相之神机妙算,不过如此耳。”

 

令盗墓贼大失所望的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破解机关进入墓室,最终却面面相觑,因为晏殊的墓中并无金玉古玩,尽皆是一些平时所用日常器具,且都是陶瓷之物,盗匪们不甘心一无所获,于是打开晏珠棺木,但见随身衣物似蝴蝶片片飞扬,只发现了一条木制的描金之物借以替代玉带,装饰在身,而金银陪葬物满打满算不到数两,这伙盗墓贼失望之余,将满腔怒火发泄在晏殊尸体之上,碎其骨,焚其尸,满地狼籍而去,可怜一代名臣死后被人扬尸锉骨,其情景令人惨不忍睹。

 

那么这两起神不知鬼不觉令天人共愤的盗墓案是怎样败露的?难不成是宋代文人魏野、朱弁道听途说?还真不是,人算不如天算,吃盗墓这碗饭的最终还得栽在这上面。话说盗贼在张墓满载而归后,隐藏了许久,可是架不住利欲熏心,急于出手张墓中的金银珠宝而大捞一笔,这天,盗匪中有一个分得张墓金盂者刚到集市售卖,正好被埋伏的宋朝刑侦警察逮个正着,人赃俱获,盗匪亦未狡辩,竹筒倒豆子全招了,于是这起耸人听闻的团伙盗墓事件最终被破获。

 

这起发生在宋代的盗墓案依稀告诉我们,宋朝时盗墓已经蔚然成风且肆无忌惮,当代名人的墓都敢堂而皇之盗掘,而且是团伙专业性质的作案,很不幸,河南人又中了招,如同近现代,河南人还真是盗墓的祖师爷(没有任何贬低河南人的意思,就事论事)。其二,宋代已经有了防盗墓的措施,只是这些防范措施还不太完备,吓唬吓唬一般的盗匪可以,对于专业的盗匪,作用不大。我好奇的是这些防盗墓手段现代人能否复原?其三,盗贼对于多金的张耆和少金的晏珠采取了迥然不同的对待方式,是否让后来的丧葬文化里多少给盗墓者留点值钱的东西成为无可奈何的选择,这是否又间接的助长了盗墓之风呢?

 


                                                              文:老蔡的菜园子


距今千年神秘而惊悚的宋代盗墓笔记



       距今千年神秘而惊悚的宋代盗墓笔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