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胡同非借自蒙语水井

(2014-08-31 16:57:41)
标签:

文化

古译

语言

方言

比较

     京津一带以及内蒙东北三省叫小街巷为“胡同”,张清常先生写了四五篇文章说是来自元代蒙语水井hUttak的译音,并说因胡同多有井,胡同以井为名的也特别多,此“x井胡同”可比“卡车”之例。此论影响不小。《汉语大词典》也采取源于蒙古语说,但依《汉语外来词词典》说作:“胡同(-tong4)源于蒙古语 gudum。元人呼街巷为胡同,后即为北方街巷的通称”。

 

    张说是从明沈榜《宛署杂记·街道》“衚衕本元人语,字中从胡从同,盖取胡人大同之意”起意的,但实际胡同与蒙语水井比,音义都有差距(按蒙语井为 xUdag←xUdUg,不同于《汉语大词典》gudum)。大家知道,吸收外来词大多是由于有前所未见的新事物传进来了,像古之“葡萄、苜蓿,菩萨、罗汉、佛、塔、劫、禅”今之“沙发、巴士、咖啡、逻辑”,或出于赶时髦,学社会上层语,如唐以后称“兄姊”为“哥、姐”之类,而汉语表街巷的词语,自古以来“街、坊、巷、弄、里巷、曲巷、火巷、火弄、后衕”等等已经够多了,何必再另行吸取音义并不贴切的译词呢;况且拿“井儿胡同”跟“卡车”比,也让人觉得不伦不类的,“卡 - 车”当然是一种新式的车,“井儿-胡同”可不是什么新式的井啊。

    

    衚衕的写法虽后起,衕字则早,《说文》“衕,通街也。”南宋鄞人楼钥《小溪道中》诗,“後衕环村侭遡游,凤山寺下换轻舟。”说明他在上舟之前,是先在环村的小巷中恣意穿行尽兴游览了一圈的。人们常说“前街后巷”,后衕显然与后巷同义。“衕”字《广韵》有去声徒弄切、平声徒红切二音,楼钥此诗依平仄律显读去声,应音如“洞”。这跟早期胡同写作“胡洞”正相合。

 

    古朝鲜司译院的汉语会话教材《翻译老乞大》:“这衚衕窄,牵着马过不去”,俩字的谚文注音是“衚·hu/·hhu衕·tung/·ttung”,谚文声母双写,依例对汉语的文读浊音,而左·点则表去声。1998新发现的保持元代用词旧样的原本《老乞大》,则此句原写作“这胡洞窄”,洞字正说明衕乃读去声,不读阳平(也合于明杨慎《丹铅总录·琐语》:“今之巷道名为胡洞,字书不载”)。元至治新刊《全相平话三国志》也有“张飞着力杀上血湖洞入去”。

   

    那么“胡洞、湖洞”很可能来自“后衕”——因为“猴狲”后又作“胡狲”,“喉咙”又作“胡咙”。“猴喉后”都是古侯部字,自古至宋,都经过 o>u>ou的音变链的演变历程,若有滞后在u 段的,就会混入“胡”音里去,则“后衕”就可音如“胡洞”了(谚文音注表明,元明间“胡洞”两字皆读去声,其文读皆读浊声母,这正与“胡[读去]”来自“后”的推断读音相合)。

   

    宋人既然已有“后衕”的说法,那么就不好说来自元代蒙语借词了。

    就退一步说来自借词,元代之前,北方多年在辽金统治之下,也不一定非得说是元代借蒙语的。张先生在《再说“胡同”》中否定了日本多田贞一《北京地名志》以胡同对蒙语“浩特”(按[xOt] 称牧区的村落、城市),说是蒙语的四个后元音不能错对。按今蒙语城镇为 gOt,似乎跟胡同相距是更远了。但“胡同”广泛见于东北三省方言中,它跟达斡尔kotung、满语 hoton、锡伯 Xotun、鄂伦春kUtUn、赫哲 Xoton、鄂温克xOtOn等语“城镇”一词的音义又是很接近的,那么说它由满洲各族语言借来也是有可能的。注意汉语的“巷”古音读作*groongs(今晋方言xə’lON) 和吴方言“弄” long 也都是它的分异形式),古义“里中道”本就指居民点里的道路,也可指里邑,《诗·叔于田》“叔于田,巷无居人”就指整个居民点说的,而不只是一条巷。而“巷”字所对藏语同源词grong的意思则正是“城镇、村庄”。这比起水井来,语义变化要近多了,还有着汉藏语言平行变化的语例相帮衬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