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流过眼
风流过眼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0,138
  • 关注人气:5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前线发表:得体与圆滑

(2020-11-20 16:58:46)
标签:

历史

文化

语言

世相

小品

分类: 世相漫话

  人际关系中,最难拿捏的是分寸。关系再好,也要有分寸感。所谓分寸感,就是在交集中互相熟悉,在熟悉中互相理解,在理解中互相尊重。分寸感不是圆滑老到,而是言行得体,既不显得生分,也不显得过分。生活中那些高情商的人,其实都是能巧妙把握分寸感的人。
  在社会现实中,对同一件事,每个人心中都会有自己的看法和想法。但是,看归看,想归想,待得说出来,就要斟酌一番了。或者说,在有些情况下,人们嘴边的说法,同内心的看法、想法并不一致。心直口快不见得就是坏人,但却有可能坏事。不论你心地如何坦诚,见解如何透彻,不顾及包括对方在内的公众感受,口无遮拦地放炮,尽管并非故意而伤害到别人,同样不可原谅。
  一家人生了个男孩,抱出来给大家看,这是民间再正常不过的喜事,照例应该美言几句,可有人偏偏煞风景,说这孩子将来要死的,于是遭到大家一顿合力的痛打。
  鲁迅在哲理散文《立论》中所设置这一叙事场景,每每读来,都觉得不可思议,世间怎会有这等怪事发生呢?可回头仔细想想,类似的情形却并不少见。
  说那孩子将来要发财要做官,虽然是客套话,当不得真,但也算是“借您吉言”;说那孩子将来要死的,虽说是必然,但乌鸦嘴式的直白的确该打。有人以为,鲁迅先生借助这一场景尖刻地讽刺了“说谎的得好报,说必然的遭打”的人文世相。其实非也。鲁迅所要针砭的,并非这类所谓的“毒舌”,而是在谎话和真话之间打哈哈的“滑头”。
  所谓“滑头”,就是那些“不说好,不说坏,谁也不见怪”的人。他们以“圆滑世故”立身,看起来居中公允,其实一点也不老实。说话讲究艺术性,体现的是一个人的胸襟和涵养,但这并不等于丧失做人的原则,用好话文过饰非,以文辞欺世盗名。关键的问题是,如何表达才能既客观又得体。
  说到“滑头”,不能不提胡旦。北宋大平兴国年间的国史馆修撰胡旦,晚年因眼疾在家闲住。一天,国史馆的人共同商议为一高官写传记。这个人年轻时地位低贱,曾以杀猪为业。隐讳这个情况吧,就不是如实记录;照实写出来吧,又怕过于唐突而得咎。史官们实在想不出好办法,于是就一起去见胡旦。胡旦说,为什么不说这个人年轻时曾操刀割肉,表示自己有宰割天下的志向呢?史官们听后无不叹服。胡旦的睿智固然让人钦佩,但通过辞色溢美的方式为人作传,未免失之圆滑世故,哪里还有客观公正可言?
  类似胡旦的例子,于今并不少见。如,有人把损坏文物称为“保护性拆除”,把互相输送不当利益叫做“礼尚往来”,把剽窃抄袭鉴定为“过度引用”,把涉足不洁场所说成是“去了不该去的地方”……诸如此类的辩解,说出来艺术多了,听起来温和多了,看起来是为了在舆论上有个交代,听起来是换了个说法,而事件的性质,正是在这种“换个说法”的忽悠中遮掩过去,变得轻描淡写,无足轻重。说到底就是帮丑闻遮羞,为劣迹辩解,这就不是得体,而是滑头,甚至涉及到原则问题了。
  附注:本文发表在《前线》杂志2020年第11期燕山札记,责任编辑丁兆丹,作者王兆贵。
前线发表:得体与圆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