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俊国即鹅小鹅
徐俊国即鹅小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9,970
  • 关注人气:1,8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傲慢的时间里(组诗)

(2015-02-18 16:45:21)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诗歌

傲慢的时间里(组诗)

 

徐俊国

 

 

大仓桥

 

有一些鱼路过我,我却叫不上它们的名字。

陌生是好的。互不相识,也互不亏欠。

 

一颗安静的心,对得起红尘滚滚的生活,

干净的夜风,对得起一条河蜿蜒向前的浑浊。

 

从桥上看,北斗七星有些陈旧,

它正好可以低调。不璀璨,也不孤单。

月光也有稀薄的时刻,

但大仓桥依然明亮,因为它古老。

 

你看,风吹着有沧桑感的事物,

总是那么恭敬。

 

 

 

 

淤 积

 

是坚果的颤动让我抬起头来,不是风。

风是形而上的,我把握不准。

沙沙响的,不是风,

是树叶回应空气的挤对。

是坚果和树叶掌管着秋天的嗓音,

不是风。

风只是个诱因。

 

有时候我直起头来,

既不是因为风,

也不是因为被风干预过的事物。

 

我高高地直起头来,

全是因为胸口的叹息,

淤积得太多……

 

 

 

痕 迹

 

我在一个地方丢失自己,

又在另一个地方找回自己。

刚才还在豆芽前站着,

一会儿又来到老橘树下枯坐。

我不断隐身,又不断显现。

从豆芽前离去的我,又在老橘树下多出来。

接连发生的这一切,都留下了痕迹。

这种痕迹叫时间。

 

在快乐中显现,在痛苦中隐身。

从活着的地方消失,

从死去的地方多出来。

这种循环和更新的痕迹,

叫人世。

 

 

 

 

再等一等

 

失去了视力的小昆虫,在刺上赶路,

如果悲伤再明亮一些,就能抵达玫瑰。

此刻,暮晚正在收集骤雨和淡定的木鱼声声。

蓝蝶圆寂之后,

才有资格回到鸢尾花的魂魄里。

灵对肉在进行最后的测试,再等一等。

百感交集的时刻即将降临。

 

我不在光明中,我在人世下面的冷尘里。

秒针弯曲着嫩绿的我,

正抠去头顶最后一层薄霜和黑暗。

 

 

 

 

开始了

 

小河的清澈,我要饮下它,

把肠胃里的铅字和夜晚洗一洗。

 

草的绿,我要穿上它,

把身上的情愁和岔路全扔掉。

 

风的话我要听,

它带着神的香气,训诫我,唤醒我。

大地的慈悲,我已经皈依它。

 

失明的钻石和结巴的钟表,我都爱。

诗歌就是由这两样事物组成的。

 

 

——发表于《星星》诗刊2014年第一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