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第六位王宝钏

(2007-09-26 10:35:55)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武家坡前
 

    抹布弟弟是我很早以前认识的一位朋友,那年我刚到西安不久,也是在网上认识的所谓的“网友”。2002年,现在算来已经很长时间了。当时抹布还是不折不扣的杨派老生,那时他刚读高中。不知道后来是什么原因,他成了我的第六位王宝钏。

    抹布弟弟是武汉人。几年以后,当我亲自来到武汉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京剧在武汉是那么的盛行。无论是大街还是小巷,还是在江边。到处都充斥着皮黄的声音。

    从2002年到2004年,两年的时间中断了和抹布的联系。就在04年的那个春节,王大姐回武汉过年的时候,同时也认识了抹布弟弟。他们在一个票房里共同活动过几次,这样让大家更觉得从网络虚拟的空间到现实的生活,是一个无形的转折和开始。

我的第六位王宝钏

    04年的春夏相交的时候,当时我所在的那个票房要搞一个联合演出。就在合唱的时候,王大姐从火车站把抹布弟弟接到了活动的地方。哈哈,原来,这位王宝钏居然很是重量级的。

    抹布来西安也是偶然中的必然。当时我的师妹的弟弟在武汉读书,和抹布弟弟是同班同学。当他们偶然说起要到西安的事情时,居然说到了一起。说到了要到西安的同一个学校,同一个学院,同一个教研室下的同一个实验室。这也算是一种巧合吧。在他们小哥俩来西安的这段日子里,我们一起住在实验室。那个夏天真是热啊,可能是西安有史以来最热的夏天了。

我的第六位王宝钏我的第六位王宝钏

这个夏天虽然很热,但是,在这群妖魔鬼怪的大力造魔下,西安的热浪已经远远盖不住大家唱戏的热情了。那几天虽然我的实验很紧,但是,总是会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逃离实验室,飞奔到票房里。从市老干的三楼到四楼,从松园到理工大,凡是触角所能触及的角角落落都留下了大家疯狂的身影。

我的第六位王宝钏

那个夏天,抹布弟弟去上海参加了第四届高校京剧演唱研讨会,一折《锁麟囊》艺惊四座。

抹布弟弟的小嗓很亮,远远不是现在大家所听到的各种所谓程派的那种感觉。亮亮的音色注定了他的唱腔要走王吟秋先生的路子。仔细听起来,很真有那种感觉。无论是锁麟囊还是胡笳18拍,他都能演绎的得心应手。同时,让我很兴奋的是,他给我带来了很多以前没有看到的珍贵资料,比如童芷苓先生和孙正阳先生80年代前后在香港,天津等地的珍贵录象《18扯》、《活捉》、《红娘》、《盗令回令》等等一些弥足珍贵的资料。

更值得珍藏的是他送我的那把扇子。扇面是自己画的。在几年以后的今天,由于多次的开合,扇面已经断裂。在蓝蓝的帮助下,成功地拿到了书院门修复了一下。我想,以后这把扇子应该静静地躺在书柜里了。

几天的造魔时光很快过去了。王大姐的儿子也毕业了,同时她的陪读生活也结束了。在那个夏天,我大学的同学要去美国读博了。于是,大家决定在王大姐西安的家里再造魔一次。从早上到晚上,整整一天的光景,大家穷尽所能,造魔的酣畅淋漓。

我的第六位王宝钏我的第六位王宝钏

也就是在那次堂会上,我和抹布弟弟第一次合作了《武家坡》,虽然很多地方有些生硬,甚至连词都记不清楚。但是,那次的合作让我很难忘。这个王宝钏和其他的很有不同,是一种别开生面的音色,和大家所触及的程腔大不相同,但是很耐听。

我的第六位王宝钏

几年的时光一晃又过去了。这个夏天,借助去长沙开会的机会我借道去了武汉。武汉这个大镇子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很脏,后来却发现,那里的京剧氛围真的是浓厚。几乎空气中都飘荡着皮黄的声息。

我的第六位王宝钏

    当我再一次见到抹布弟弟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一名“花匠”——这个工作是他多年一直的理想。看花护花栽花养花,恬淡人生。在这样一个肉欲横流,荷尔蒙漫天飞的时代,能保持这样一颗清澈的心,实在是难能可贵。

    我辈不及!远远不及他清澈见底的心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出发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出发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