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笑祖塔院(一)

(2012-05-02 23:54:46)
标签:

杂谈

                     笑祖塔院(一)

 

一、有500多年历史的笑祖塔院

在西直门桥以北的西直门北大街路旁,有一座以温泉入户、封闭化管理而闻名的高尚社区——天兆家园塔院小区。社区内每座楼的楼牌上,都有一个冗长的,使庸众能够产生宗教遐思的奇怪地名,它与社区西侧的城中村的名字相重,共同分享这个名字——笑祖塔院,是指明代高僧笑岩祖师德宝盖的寺庙。笑祖塔院的佛塔不在塔院内,在元大都小西门附近。

笑祖塔院面积约六亩有余,房屋十七间,附属土地六亩,房屋二间。颃人法物有月心笑严德宝禅泥像一尊,华严经二部,笑祖语录二部,笑祖语录木刊板二百二十七块,计分南北集各两卷。

另有笑严德宝禅师石座砖塔一座,明朝立石碑一座,清朝立石碑四座。旧有“三月三”转塔之俗,明清时是京城热闹的场所,除了著名的白塔寺外,笑祖塔也是举办庙会的所在地。此地因等祖塔而建院,又因塔院而成地名。

下面附图一出自日伪占领北平时期的亚东画刊,日文注明是元土城遗址附近的塔。就现有的资料来看,整个土城这一片塔并不多。只有笑祖塔院靠近元大都城的肃清门(小西门)外,相对而言离西土城最近。又据其它资料佐证,塔院的塔是不太高的一座喇嘛塔(三丈左右);寺庙的房屋离塔有些距离,且地势略低于塔院。这与照片上残塔的情况基本吻合,疑似塔院笑岩和尚肉身之塔。

笑祖俗姓吴,原名月心,又名德宝,号笑岩。北京人。成年后,出家于京城广慧寺,拜了空和尚为师。后“遍参名山”,得法于玉泉时聪,号称临济宗第28代传人。明万历初年,因年老,复归北京,“居西城之桥巷……败屋楼椽,残僧数辈而已”。然其在佛教界声望极高,所撰《笑岩集》四卷,刊行于世。笑祖圆寂后葬于小西门,建有佛塔一座。清世祖福临“三瞻礼焉”,顺治17年(1660年)扩建成塔院。

笑祖之称始见于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碑文。国家图书馆存有笑祖塔院五通碑拓片。

笑岩德宝所归的临济宗是中土禅宗中极重要的宗派,以唐代临济义玄禅师立祖。主张“无心说”禅风机锋凌厉,棒喝峻烈,第二十八祖既月心禅师德宝。德宝,京畿人,生于明正德壬申(1512年)十二月十五日。《补续高僧传》称其“金台锦衣卫族,父吴氏,母丁氏。”可见德宝出身并不寒微,但父亲去世后,他“不乐嗣职。爱游佛地”,于是卸世籍出家,《重立月心禅师碑记》“年二十有一岁礼广慧了空和尚为师,因祝多知善悟,慧业超群。”

此后他又陆续参谒了三十余位南北高僧,卓锡宜兴龙池禅寺,继承临济宗二十七代祖无闻聪禅师衣钵。当时禅宗式微,临济法脉几尽断绝,门派之争纷纭,德宝亦试图挽救颓局,曾“力弘法柄。随方建立。”许多附翼于名门的舌辩家与之论战,都纷纷败服,最后甚至在德宝身边形成了一个史称“八杰”的学徒群体,万历丁丑年(1577年)游学京师,屏居京师柳巷(今牛街),成了个隐于市井的大隐。且与临济宗的另一大老遍融并称于京师。五年之后德宝“邃然示寂。时万历辛己岁正月十九日也。乃瘗灵骨于西直门外之小西门,建塔岿然并勒碑志其事。” (《重立月心禅师碑记》)有语录传世。左图是康熙年间重修笑祖塔院碑记的局部拓片。

可见笑岩祖师塔最早可能建于万历辛己(1581年),不过1930年社会局登记档案里(见附图)却赫然写着“塔院为大明万历十二年(1584年)取得。”估计此说本自月心塔铭的落款:“大明万历十二年岁次”。难道塔院的建筑工期长达三年?不得而知。但塔院到了崇祯末年就毁于李自成的兵火。“国变,塔几毁。”(《重修笑岩祖塔记》)塔院自此第一次汩没无寻。

直到顺治十三年,塔院的命运才因为一位临济正宗传人的到来而改观。当时,笑岩德宝的四世孙、顺治赐封的大觉禅师、报恩寺玉林琇和尚和他的法嗣茆溪森(行森)、慧枢(行地)从南方来扫塔祭祖,正值顺治崇佛之际,临济宗蔚然复兴,三位和尚也当红于禁庭,却目击祖庐荒凉,自然是大为感伤。此前的顺治三年,已经有人在塔院遗存的草莱中“出前碣仅存于凋落之尽”,于是玉林琇“誓心诸天、”“鸠众弟子用阔旧基陛  东一丈五尺,南一丈五尺,北一丈五尺,西至大路止竖碑石筑园墙,以遗将来。”顺治十七年,玄水杲与憨璞聪又“捐衣赀重廓地若干亩,砻石为墙中辟三门,内修房舍,可寝可兴。”(《顺治17年重修笑岩祖塔记》)

康熙己卯(1699年)塔院再次重修,自此塔院的规制基本形成。重修碑已经残损,光绪丙戍(1886年)年被发现,嵌于殿墙上,可知至少在1699年还曾经修过,但根据1930年登记庙产的档案,寺内有清代碑四座,不见提及此碑,查阅国图的碑帖也只见顺治13年、17年、道光22年、光绪13年四种。

作为西直门关厢历史悠久且规模巨大“城中村”,可以说塔院村是“余孽”仅存。塔院村地处高粱桥北岸,交通便利,是西外关厢往来海淀的必经之路,“向西山而带金溪跨梁河而来玉泉” 一派水乡风光。

古迹笑岩祖师塔院的旧门牌号为笑祖塔院村15号,民国时归西郊警察三分属,1951年寺庙登记时此门牌仍在使用,为华北军区军法处占用,后门牌号改为笑祖塔院35号,今为42号,属海淀区北太平庄街道笑祖塔院社区。现在村中还留存着一种名为壮丽村的门牌号,是文革时使用的地名,后废止。

笑祖塔院村南与北官房相望,东抵大都土城,西临京包铁路,北与小西门村相接,界址在村北焊轨厂,今笑祖塔院1号院附近,小西门是土人对元大都肃清门的别称,现在遗址犹存,位于明光桥西南角,在塔院东北一华里,这个地名在几块碑中反复提到,足见小西门是研究西外关厢地理的重要坐标。早年大路从村西通过,向南周折可达西外关厢,向北与小西门外道路相通,与现在的笑祖北路北段基本重合。

塔院座东朝西,门西向正对这条大路。原有硬山大殿三间及两侧耳房,南北配殿各三间。周环土墙,面积约六亩。1930年档案记载共有房十七间,并且还有南跨院占地四亩。笑岩祖师灵塔位于院东高阜上,砖甃围墙,西墙中间辟一门,门下石阶与大殿通。大殿内供奉德宝禅师泥像一尊,院外除祭地六亩外,还有小型僧塔若干,寺内文物有华严经二部、笑祖语录及木刻版二百二十七块(民国十二年集资刻成)、香案、供器、钟磬等物。

人言塔院为广济寺下院,但查档可知该塔院为临济宗公产,由临济宗各寺住持共推院主进行管理,主持祖师塔的日常修护及扫塔僧人的接待工作,管理经费来源于本寺祭地、房舍,塔院俨然是个独立经济体。民国八年临济宗推选的塔院院主灵岩,也是塔院的末任院主,不论是1931年的寺庙登记,还是1937年的维持会报告,还是1953年的登记,都出现了灵岩的名字。

据老住户回忆,文革时期住户在塔院拆墙盗砖,发现外表严整的砖墙实则是由碎砖对砌而成,以至墙体全部拆尽后竟无半块砖石完整可用。谈及祖师塔具体情况,据称塔为通体汉白玉,完整无缺。上有铭文:“笑岩祖师灵塔”,汉白玉之说与1930年登记之“砖塔”不符,但老人言之凿凿,确认不疑。如果所言属实,那么早先流传的那张疑似笑岩祖师塔照片很可能与灵塔无关。首先照片上的残塔为砖石结构,且破损程度不似常年有专人修护者,并且周围环境空旷,并无文革时期拆除的院墙,假设为塔院外围的小型僧塔,似乎又体量过大,既然照片标明摄于大都土城附近,是否可以考虑青塔禅院的普同塔或大憬禅师塔?

比对1930年、1953年两次登记档案,发现塔院在五十年代只剩下剩房屋十六间半,跨院不见记载,寺内文物似乎只剩下语录木刻版,而清碑反而多了一座,不知何解,此后塔院的运途颇为不堪,院门、土墙、陆续拆除。文革期间塔院被北京皮鞋厂占据,自此成为职工宿舍,祖师灵塔毁于造反派之手。

笑祖塔院直到八十年代产权才收归市佛协,殿房至今未能腾退,塔院只剩下松林一片,已被文保部门用砖墙围砌保护,四周又有民房遮挡,并无入口。原先的庙前大路让位于城铁高架桥和隔离带。现在村中道路为单位新辟,从正殿后身穿过,刚好隔开了佛殿与塔院,而路东侧的建筑要明显高于西侧,应该是建在了当年塔院的台基上。

这条路北通笑祖北路,南行至原塔院西南角,沿塔院台基东折,则北侧建筑较南侧略高,道两旁举目可见各种废置的建筑基石,东行到尽头,便能发现一个镌有东南界字样的石桩,根据塔院四至推断,这枚石桩极有肯能也是塔院遗物。

进入二十一世纪,海淀区政府投资,重建笑祖塔院。现前院有西向正殿三间,南北有配殿,左手是藏经楼,右手边是个带卷棚抱厦的偏殿。后面还有一处院落。如今的笑祖塔院隐身在待拆的明光村平房区内,但东边却是高楼大厦林立的西直门北大街。

笑祖塔院(一)

笑祖塔院(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