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贫头陈绍华
老贫头陈绍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29,842
  • 关注人气:10,4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母亲[连载一]仓促的离别

(2008-02-10 16:36:09)
标签:

母亲

母爱

岁月

亲情

回忆

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伟人

——母亲逝世十周年纪念刊

 

母亲[连载一]仓促的离别

 

 

她,没有伟人生平中那种典型故事,甚至在我写此文时都想不出有什么特别的事迹,她是一个再也普通不过的母亲。然而,她的伟大,是在我成人之后对生活的体验中、在她去世后无限的思念中。随着岁月增长,自己对做人做事理解愈深她的形象愈加伟大。

母亲——是我心目中真正的伟人。

 

谨此向天下所有伟大的母亲致敬!

 


 

一、仓促的离别

 

母亲的召唤

1998年春节,我因为手头有些事要做,决定不回西安过年了,给家里电话,兄妹们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父母还好,表示理解我不能回去。可是大年初一那天,我忽然有种莫名其妙的坐立不安,原本打算做的事情怎么都进入不了状态,于是在房间里来回渡步。我相信人的第六感,冥冥之中觉得要有事情发生,就这样,我鬼使神差似地抓起了电话,订了年初二的机票。

 

翌日晚饭前,到了家里,我扔下行李,直奔里屋,母亲坐在火炉边的沙发上,目光迎接着我进来,待我走近,她吃力地抬头上上下下打量着我身上每一个细微之处。这种注目,是自我离开西安后见面次数不多后母亲每次见到我的特有的目光,这种目光的抚爱,难以用语言文字来形容,这是我永远的记忆。

 

爱的凝视

记得1994年,父母来深圳过年,那天他们到家后也是黄昏,母亲借助一扇小窗透进来昏暗的光线,仔仔细细地打量我许久,然后转身喃喃地自语道:哎!我当时怎么会把儿子奶出去。母亲的这句近乎她自己才能听到的自责却深深地震撼了我。

原来,我长期的胃病导致的体弱和消瘦却使母亲一直在默默地承受着自责的怨悔之中!我说:妈,都40年了,这怎么能怪您呢?都是我自己不爱惜身体,您以后再也不要这样想了!而母亲转过身来仍然用那忏悔式的目光细细地打量着我。

 

我出生在浙江上虞的老家,和姐姐是龙风胎,由于母亲的奶水不够我俩贪婪地吮吸(那时还没有奶粉),家里人就商量寄养出去一个,虽然那时男尊女卑的封建意识还很严重,可是我奶奶倒是很开明(也因为上面已经有一个哥哥了),奶奶说:囡儿以后是要嫁出去的,现在又把她寄养出去太不公平。就这样,在月子里我就离开了母亲。其实,我的命很好,正好赶上村里一个产妇的孩子刚刚夭折,自然成了我的奶妈,据说,奶妈人很善良,她把我全然当亲生子哺乳,待我一岁后回我母亲身边时,奶妈还很是不情愿地痛苦了一阵子,可惜后来我们到了西安,等我记事后再也没见过这个妈妈,1981年,我大学实习在杭州专门去了趟上虞,想看看她老人家,不料,她已去世两年了。

 

病魔与医魔

我半跪下,握着母亲的双手,母亲又细细地凝视着我。你看,我现在要用这个了。母亲指着旁边的拐杖说。母亲是个很要强的人,她不愿意让人看到她不行了。说到拐杖,我这才注意到,母亲已经很难站立起来行走了,再看看房间里,还放着一个硕大的氧气瓶,从母亲的精神状态和这一切,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也才明白家里人都一直瞒着我母亲日益严重的病情,内心责备着自己的粗心和麻木。

 

母亲得的是一种少见的免疫系统的过敏症,从开始的腰围皮肤发烫发硬直到后来的行动不便,这个病已经折磨了她四年,其间看了许多大医院和民间医生,都说找不到病因,后来也是因为被某医院确定为不详的慢性病而使家人放松了警惕,其间,也有医院怀疑为免疫系统问题,但终因怕承担责任风险而对家属作莫能两可地模糊解释,这是母亲的病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机的主要原因,而这一切,也只有在事后我们才得以了解到事情的大概原本。因此,我对医院推卸责任的作派和漠视生命的态度深恶痛绝。

 

最后的“谎言”

那一阵子,恰逢那个在全国传得神乎其神的神医在西安终南山脚下行医,初三大早,我和两个兄弟一起去现场了解情况,希望能够让母亲得以分享神力,下午回家后我们将神医的故事讲给母亲听,告诉她明天就带她去看病。此时,我看到了母亲在疲惫的眼睛里放出一丝纯真的亮光。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安慰性的求医计划都未能成行,就在当晚上10点左右,母亲急促而艰难地呼吸促使我们将她急送医院抢救,医生给母亲装上了呼吸机和各种各样的管子和导线,母亲进入了昏迷状态。

 

初四的上午,母亲的神智有过一段暂短的恢复,她微弱地睁开眼睛看着我们,似乎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她又闭上了眼睛,我趴在母亲的耳边说:妈,大夫说你没事的,等你病情稍好一些,我带你去看神医。只见母亲脸上的肌肉微微地抽动了一下,她是想微笑,然后很微弱地点了点头。

这是我对母亲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是我对母亲的唯一的一次撒谎。 

年初五的上午11点左右,母亲终因肺部组织的纤维化而缺氧窒息,当心电图显示出一条平静的直线时,她那依旧美丽的面孔是那样地宁静安详。

 

她,终于走完了她六十六年——劬劳而苦难的一生。

此时此刻,母亲终于可以不再操儿女的心而安静地休息了。 
……
 
幻觉…

在母亲离去的那个晚上,久久不能入睡,心里空荡荡的,静静地,躺在漆黑的夜里,想了很多很多,但似乎又什么也没想。终于,渐渐地迷糊过去,忽然又清醒起来,那是个临界点的幻觉,是一刹那,还是几分钟,我不知道,只觉得有一种灵魂游离的感觉,游离了肉身,甚至游离了血缘和辈分,剩下的,似乎是一个成年男人自责与愧疚感交织在一起的巨大悲悯…… 。

在这冥冥之中,我仿佛看到一个衣衫单薄,孤独无助的小姑娘,在那寒风凛冽,雪花漫舞的天地间,艰难地攀爬着陡峭的山坡。天幕渐垂,大地昏沉沉,只有雪地反射的余辉,映衬着那娇弱的身影,洁白的衫缕,舞动着寒风的节拍,忽隐忽现出那清纯玉洁的面孔,微笑着。四周,混沌一片,皑皑冰雪覆盖的森林里,闪烁着点点荧绿,耳边,不时地传来百兽阵阵低沉的饥吼…。忽然,出现一道光,那是一道七彩的虹,瞬熄飘向无垠的苍穹。于是,万籁寂静……。当天空再次亮起时,那小姑娘已无身影。但在幻觉的视觉残留中,依稀可见的是一串串脚印散落在那蜿蜒在崎岖的山涧莽野上。
 
 

谢谢新浪的推荐!因此,特别将文章的最后一篇的最后一段放在这里吧:
 

今天,在纪念母亲的十周年时,无论多么隆重,多少赞美的词汇,也不如她老人家在世时儿女们的一次探望,一个问候,一句贴心话儿。愿天下所有父母健在的儿女们能在百忙之中,抽出一点时间,花一点心思,去珍惜这一有限时光里的无限柔情。

在这个家人团聚的传统节日里,祝大家合家欢乐!健康幸福!

 
 
 

请读续篇:
 
母亲[连载二]
◇苦难的童年
母亲不识字
日寇细菌战的幸存者
 
母亲[连载三]

劳模奖章的背后

母亲的双手

民不聊生的三年

黑饼逸事

超越血缘的爱

 

母亲[连载四]

上善若水

母亲是水珍

心灵手巧的母亲

潜移默化的教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