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姝然
姝然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70,434
  • 关注人气:29,9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半生欢颜

(2009-08-12 10:51:24)
标签:

姝然

半生欢颜

红尘绝恋

爱情

婚姻

北大荒

分类: 姝然的故事你不懂

半生欢颜

文/姝然

半生欢颜

一个叫夏梦蝶的女人用一生也没等回那个许诺娶她的男人。她却用生命为代价为男人生下一对双胞胎。自此一个两代人悲苦而缠绵的爱情故事上演了。

出生就失去母亲的一对孩子的命运会怎样?他们会与亲生父亲相逢吗?爱情与现实孰轻孰重?亲情与爱情如何选择?

这个世上,是不是真的有这样一个人,我们,非她不可?当命运的轮盘开始转动,小说中的人物能否左右这注定的一切?听我为你讲述一个生死大爱的现代悲剧……同步阅读《半生欢颜》

第1章:那个飘雪的季节

杜一诺每天写完作业都会看半个小时电视,这是一直的老规矩、

主持人说:我身边这位美丽的小女孩就是这次全国小提琴大赛的总冠军林思夏。我们请林思夏跟电视机前全国的小朋友们说些心里话。

杜浩然进来时曲子已经快结束了,他看到林思夏的刹那,愕然地原地不动,失声喊出了一个梦字后心脏重击般地抽搐,他的身体晃动着手里端的菜掉到地上,发出沉闷的破碎声,杜浩然下意识地扶着沙发不让自己倒下

“她的脸,她的声音,她脖子上戴的那玉真熟悉,梦蝶?梦蝶?你在哪里?为什么此刻又想起了你?为什么看到这个女孩我满脑子都是你?”杜浩然看着电视里的思夏心里默想着。他的血液突然像烧开了的水,上下翻滚,浑身乱窜,一种无法名状的兴奋,或者是不安,或者是召唤……

想起这些,他的心再也无法平静,起身把自己关进书房,因为只有书房是唯一属于他一个人的地方,只有这里没有人来打扰他。他的思想只有在这里才是自由的。杜浩然呆呆地坐在书桌前,身体一动不动,思绪却飞奔回到那片白桦林……那个飘雪的季节……

三月的北大荒,天气依然寒冷,嗅不到一丝春天的气息,只有雪地里偶尔冒出的迎春花,不时提醒着人们,春天已经来了。

夏梦蝶拿着画笔,站在玻璃窗前,心不在焉地在窗玻璃上胡乱地画着什么……

她的表情像个智障的人,脸上惟一活动的是那双呆板的眼睛。空洞洞的的眼睛里,没有光芒,也没有希望。那幽怨的目光似乎在专注于搜寻自己心灵最深处的记忆与情感。

夏梦蝶的个子不算太高,刚好一百六十五厘米。拥有一双修长的腿和玲珑的S型曲线。

也许是久居室内的缘故,夏梦蝶白皙剔透的脸毫无血色。在强烈的光照下,显得格外苍白。而那双黑白分明,如清泉般漂亮的眼睛,随着长长的睫毛跳动而充满灵气,夏梦蝶的美,是因为自然才更显纯洁和可爱。

“秋天,你要我一定等你,等你回来娶我。而今,冬去春又来,我一直在这里等你!可是,你在哪里?难道你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吗?爱情?爱情到底是什么?是梦吗?虚无缥缈?”梦蝶一边胡乱地画着,一边自言自语,看着窗外发呆。

世界上最痴心的等待是一直等下去,不知道他会不会回来,恐怕这也是世界上最残酷的等待。只是一厢情愿地等下去,无可奈何,却心存盼望。

杜浩然离开北大荒后,梦蝶的生活顷刻间失去了所有灿烂的颜色。

她每天站在窗前眺望,守着杜浩然给她的承诺。期盼心中那份等待,能在她正在眺望的时候,突然出现。现在她突然觉得,如果忘记了杜浩然的诺言该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

男人的诺言,还是不要记住的好,记住了一辈子都不会快乐。

窗外,雪,静静地飘落,又悄悄地融化……

原来,最能映衬孤独的,是四季。

雪花漫不经心地从空中飘落。她丢掉画笔,用力将窗户推开,一股冷气倏地钻进她的鼻子而后迅速向全身蔓延,她下意识地打了个冷颤。

一种彻骨的悲凉。才发现,原来这份悲凉早已经深入骨髓。

“雪花,你孤独吗?你看到我的孤独了吗?雪花,你看到杜浩然了吗?你看到他一定要告诉她我在等他……”梦蝶好想这样问雪花,忽然觉得自己好可笑,雪花怎么会孤独,它只是在完成四季交替的使命,它怎么会看到我的孤独?因为孤独是看不出来的。我怎么会弱智到此种地步!!!

把手伸出窗外,想要接住飘落的雪花,想要从雪花那里听到一些远方的消息,可却是徒劳,因为雪花在空中已经融化。嗯,这一定是今年的最后一场雪了。梦蝶自信地说。

曾经,梦蝶期盼下雪,她喜欢雪花在空中飘洒时的浪漫感觉,就像爱情在两颗心灵之间的漫舞;喜欢听雪花扑向大地的声音,犹如两颗心灵相互撞击,迸发出最原始的,爱的音符。温婉,轻快,甜蜜……

杜浩然……

想起杜浩然,夏梦蝶的脸上顿时浮现少见的羞涩,令她略显憔悴的脸颊有了些许妩媚。梦中的花环在无声中溅落,那点点滴滴的过往,清晰如昨,那握在手中的爱,越来越远。往事一幕幕浮现……

作者题外话:这个世上,是不是真的有这样一个人,我们,非她不可?

 

第2章:想得太美容易破碎

很多风景都在不经意间错过,很多人也是。曾经信誓旦旦地说过要珍惜的,曾经那么决绝的说过一定不会忘记的。可当我们擦肩而过后谁都没有回头再望一眼。世事总是如此,想得太美,越容易破碎。

十年前……

二十个还是初中生的年轻人组成的队伍,满怀着对北大荒的憧憬,和追求远大理想,实现个人抱负的激情,浩浩荡荡从北京登上了开往北大荒的火车,投入到开垦北大荒,建设北大荒,报效祖国的大潮中。

到北大荒的那天,是个大雪天,雪花像鹅毛,轻飘飘地在空中做着各种动作,最终扑进大地的怀抱。

“夏梦蝶,快来看啊!好美的雪!雪把世界变成了一座银色城堡!”沈依云高兴得像孩子,从地上抓起雪,攥成雪球向其他人的身上扔。

被沈依云的快乐感染,这群稚气未脱的年轻人,即刻兴高采烈起来,很自然地分成了两伙,开始了一场以雪球为武器的对峙。

雪球飞舞,犹如一场突如其来的流星雨,载着这群稚气未脱的年轻人对新生活的憧憬,快乐地跳跃着。

玩意正酣,当地来接他们的领导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必须抓紧时间赶路了。”

“我们不是到了吗?”二十个年轻人都是一脸的迷惑。

“同学们,火车只能通到这里,但是你们要去的地方不在这,离这里还有一段路。”

“啊?那还要走多长时间才能到?”

“不算太长时间,也就三个小时,咱们抓紧时间赶路吧,车在那边等着呢。”

“啊?还要三个小时?那么长时间啊!”顺着领导手指的方向,有一辆很破的车在停着,后来才知道那车叫“铁牛”,是那个连队唯一的一辆车。

结果,经过五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目的地。

曾经,这群年轻人对这个陌生的北大荒充满了幻想,也搁置了诸多的设想和希望,他们信誓旦旦,要用年轻生命在这里努力拼搏,因为年轻不是上苍赐予任何人挥霍享乐的资本,每个人只享有它一次的机会,错过了就永不再来。因此这群年轻人怀着远大的抱负和激情投身到北大荒,建设北大荒。

眼前的景象就像一枚尖利的针,轻而易举地将这群年轻人的憧憬如刺飘飞的气球般刺破,爆裂,变成碎片漫天飞舞。

“北大荒”名字如其地般贴切,中国的北边、好大、好荒凉……除了漫无边际的、被白雪裹上的黑色土地、一片片白桦林外几乎什么都没有。

是他们把目标设计得太具体,所以限制他们的视野和本能?还是他们把目标设计的太远太大,所以诱涨了他们的幻觉和妄想?真的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所以,在我们做一件结果未可预知的事情前,先把结果想得悲观些,并不是一件坏事。

北大荒属于兵团,所以当地的领导都是按照部队的称呼叫的,队长就是连队。

连队里为这群北京知青安排了集体宿舍,集体宿舍里还住着先到那里的上海等地知青。

北大荒的冬天那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冬天,不似北京,天气冷、却冷得暧昧;下雪,却下得羞涩。北大荒的冷是令人恐惧的,是彻骨的冷,是直达骨髓的冷。雪下得是铺天盖地、淋漓尽致。

刚到的那天晚上,夏梦蝶就感冒了。可能是连日赶路,太疲劳了,所以挨上枕头就睡着了,连发烧都不知道。

第二天,沈依云叫夏梦蝶起床吃早饭的时候夏梦蝶已经烧到三十九度,轻度昏迷。

后来,沈依云讲述了让夏梦蝶心醉的“发烧”事件……

一大早,沈依云过来叫夏梦蝶起床吃早饭,夏梦蝶一动不动地躺着,脸色苍白,沈依云使劲摇晃夏梦蝶,夏梦蝶却一动不动。喊她的名字,她还是不动。

“夏梦蝶死了!”沈依云吓得往外跑,结果撞在门上,把头撞了个大包,可能是被撞哭的,也可能是被吓哭的,反正当时依云是嚎啕大哭,她的哭喊声把所有的青年都招来了。

“夏梦蝶死了?”大家的脸上满是惊慌和疑惑,更多的是恐惧。

“不可能的,我们应该先进去看看夏梦蝶到底是什么情况,光站在门口管什么用?走!”杜浩然径直地朝屋里走,却没有一个人跟着进去。

杜浩然疾步进屋,走到夏梦蝶的床前,定定地看了一会后用手摸了摸夏梦蝶的脑门。“大家都进来吧,夏梦蝶没死,只是在发烧,我们必须抓紧时间找医生来为她打针退烧!”

“我去……我去……”呼啦一下青年们像得到了最高指示,一窝蜂似的全都跑去找领导了。

稍顷……

领导便带着卫生员来了,量过体温,卫生员给夏梦蝶打了一针退烧药,当然这一切夏梦蝶都不知道,因为她一直在睡觉的状态。沈依云一直寸步不离地照顾夏梦蝶。

人就是有这样的本能,找什么人做朋友似乎不需刻意,一切就像自然发生的一样,也许是宿命激发了她们相互取暖的本能,夏梦蝶和沈依云的父母都在那场革命中走了。到了这里她们成了彼此的依靠。

或许,人只有孤独的时候,才能品尝出亲情的甜美滋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