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有传承的剧目尽快呈现舞台吧

(2010-07-27 17:12:43)
标签:

杂谈

分类: 戏曲

    前两天看了天津京剧院的《审头刺汤》,魏以刚的陆炳,吕洋的雪艳,窦骞的汤勤。去看戏的原因有二,其一,这是一出精彩的冷戏,现在少有人演;其二,魏以刚是迟金声先生的弟子,期盼着有先生的心血在其中。

到剧场时前边垫场的《赤桑镇》正演到精彩处,“见包拯怒火满胸膛”,李宏的扮相和嗓音无疑是当今青年老旦演员中的佼佼者,李鸣岩先生的弟子,赵鸣华先生的儿媳,这个环境及其能够带来的便利条件也是有近水楼台之利的。然而,李宏在台上的表现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稳定,好的时候少,差强人意的时候多。好的时候的精彩程度着实的让人亢奋,能够不禁让人想起兰文云。而更多的时候是总觉着不过瘾,观众积蓄着热情等待着演员提供一个释放的通道,而这股热情被憋回去的感觉自然是令人郁闷的。李宏这样的情况需要时日来历练,我想一方面是嗓音状态的摸索,另一方面是力度尺寸的把握和运用,而主要就是这第二方面。进门时以为包拯是王嘉庆扮演的,听着怎么这么不入耳,后来发现是位女花脸,没记错的话叫刘嘉欣。这性别的转换使我的判断也发生了变化,觉得水平也不低了,女花脸演员能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再插个话题,那老生也就罢了,好好的女孩子为什么要学花脸,我怎么也不能理解,除非禀赋天成,天生一条粗犷的嗓子、一副威武的扮相,可近观当今的女花脸,卸去粉墨装扮都是可人的小姑娘,奈何奈何?

    《审头刺汤》是《一捧雪》中的一折,也是这出戏最常演的一折。可就是这最常演的一折,在当今舞台也是很难见到的,足见其冷。我生也晚,没有见过那位老先生的演出。还得说李瑞环爷爷功德无量,音配像补偿了我们。雷喜福、马连良是我印象较深的两位先生,一位威严老辣,一位嬉笑怒骂,都是垂范后世的经典。其实看戏和演戏在某些方面是很相似的,演员越唱越有味道,观众越看越有门道。随着看戏时间的累计,我发现自己有两个变化,一是爱看武戏了,另一个就是爱看做念的戏了。《审头刺汤》就是一出绝好的做念并重的戏,初回天津就赶上这样的戏,实感幸运。

    首先,魏以刚这出戏整体是不错的,后来尚远贤弟说是迟金声先生细抠过的,很欣慰看到了迟先生的心血。总有一种心理,希望能从什么地方找到迟先生的影子,所以比较系统受过迟先生指教的人我都很关注。尚远贤弟自不必说,我们相交很近,这次魏以刚演出又是一次寻觅。说他不错,不是因为他像某人,但台上却很顺,很抓人,念白音正,不似现在好多名演员念白都阴阳怪气的,没有中国传统的中正之美,或一时赢得掌声,实难长久。这自是马派的优点,也是迟先生的心血。魏以刚的声音是在马派演员中比较出色的,但也是最不像马派的,恰恰是这点我觉得倒是优势。现在的马派好多都是张学津派,不是说张学津先生不好,而是都成这样就不好了。我喜爱朱强,原因很简单,他唱的很松弛,演的很洒脱,没有很形式的东西套着,人物进得很深入。魏以刚的声音和气势都比较冲,虽然失于潇洒飘逸,但形成了一个场,让人觉得很带劲,在面对汤勤狗贼的时候那种威严很有力度,我觉得强之张建国先生的表现。张建国先生的《审头》是他们这辈演员里恢复最早的(我所知道的),但是看着就像没有传授的,虽然也不错,但那么小家子气,一向擅长的念白,在这里也显得差强人意。以这出戏来论,魏以刚先生要强于张建国先生。

    其次,说说不足。看得出这个戏魏以刚很生,词不拱嘴,有时候有点恍范。陆炳初见汤勤时以怒言试探,汤勤转身就走。陆炳应该说“为何去心忒急”,汤勤说“不是啊”。魏以刚把后边的词给说了,说成“哪里去”,汤勤的原词的就没法说了。窦骞饰演的汤勤稍愣一下直接念了后边的词。再加上现在进剧场看戏的内行越来越少,也没引起什么观众的反映。后边也有几次词不大顺,或者跟锣鼓的尺寸不大和托,但总算瑕不掩瑜。总的说起来就是不熟。

    第三,马连良先生一生有许多艺术贡献,同时有一种艺术精神一直贯穿着他的艺术人生,那就是“一棵菜”的精神。这出戏在这一点上就相当的差劲了,台上的角们好多时候都有明显的等下手的状态,不知后台怎么回事。让雪艳认人头的时候,陆炳让把三个江洋大盗的人头提上来的时候,衙役从上场门就拎出一个木桶来,稍楞,陆炳又说把莫怀古的人头提上来,从下场门上来一个衙役拎出来两个木桶,然后刚才那个衙役又从上场门拎出一个木桶。而且舞台上四个木桶摆放的极其偏离舞台中心,各自距离也不同,雪艳认头时来回的步伐就会受到影响。我忘记了老先生们的音配像是怎么演,查《中国京剧戏考》中词是这样的:“将前日斩的几个人头摆在堂口,连莫怀古的人头也摆在其内。”这样就合理了。若此次演出,分别叫衙役拎上江洋大盗和莫怀古的人头本身就有问题,那样雪艳还分辨什么啊?不知是不是因为木桶拿上来的太慢,魏以刚先生临时应变?不得而知。

    要点题了,趁着这些老先生还健在,身体还硬朗,多挖掘恢复一些有价值的传统戏,总比那些现在所谓的精品强上百倍。之前,李金声先生过世,据说带着几十出老爷戏一块走了,这些老爷戏也就绝了。中国的戏曲是需要传授的,更讲究实授,并不是看看录像,听听录音,看看剧本就能成的,所以有传授的剧目是非常危险的,当身有这些剧目的老先生们离我门而去,那就全完了。我们的文化领导们啊,知道你们身在其位,有难处,但是为官一任啊,积点德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流派的弊病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流派的弊病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