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苦行人
苦行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604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公告
侠之大者当像雄鹰搏击长空何惧雷霆万钧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1-03-01 10:45)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谈

    《击鼓骂曹》,骨子老戏。昆腔里还有所谓的《阴骂曹》,即明朝徐渭《四声猿》中的一折。祢衡老先生真是恨透了曹操,活着没骂够,死了还要骂。昆腔《阴骂曹》当下已绝迹舞台。京戏《击鼓骂曹》还是比较常见的一出戏,有成套的唱腔,有夜深沉曲牌的击鼓,有激愤的场面。再加上谭鑫培、杨宝森等诸位前辈艺术家精湛的功力,这出戏绝对是老生的经典剧目。

    早上上班的路上,手机里随机播放了骆玉笙先生的京韵大鼓《击鼓骂曹》。其实也不是第一次听了,不知为什么,今天听着别有感受。以前都是赞叹骆玉笙先生精湛的唱功和完美的歌喉,要不然就是佩服其学自京剧的双键击鼓。可今天听来,这些好自然是吸引人之处,而对于祢衡这个人的思考是今天才有意识的。

    所谓恃才傲物,想必祢衡先生也确有其才,虽然在这出戏里未见展露。拷其相关,一篇《鹦鹉洲赋》针砭时弊,表达不满,确能显示其文采字功,然却不足以使其如此之傲物。而且,文辞之才与谋略之才不一定会兼有之。即使祢衡先生兼有之,也不至于只见自己,不见他人。历史和演义总是互相纠结,历史的曹操肯定是和演义中不同,以一个普通读者的角度,真曹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7 22:08)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谈

    下午看了王冠丽老师的《杜十娘》,唱、演自是不错,但是添加了许多新词新腔。所以对不住王老师,我睡着了。“一闻此言大吃一惊”这段经典的唱段时醒了,还真就为听这一段。

    《杜十娘》这个题材应用的很广泛,诸多剧种都有,另外单弦八角鼓里也是个传统曲目。所以所谓“比美”不是杜薇和其他女同志之间,而是诸多个杜十娘形象之间的。

    我最喜欢的当属鲜灵霞的评戏《杜十娘》,这里边有偏好的原因。我偏爱鲜派,高亢激越,擅于表现悲伤、愤恨的情绪,比如《蝴蝶梦》、《井台会》等等,《杜十娘》就是悲伤、愤恨的综合表现。鲜派的唱腔有明显的大口落子的痕迹,所谓有老味儿。真听评戏的主儿还是对老味儿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戏曲

    昨天听了一个录音,《坐宫》,王则昭、李经文合作。这是不久前从《梨园经典》上下载的,一直放着没听,原因是提不起太大兴趣。并不是两位演员不好,而是因为这是个大俗戏。原本只想找到对唱快板那一点听听,可是艺术家的魅力在这个时候体现出来了。 王则昭老师的一句句唱不由得让我想听听前面的段落,就这样倒着把这段录音听完。我估计这段录音不会很早,因为王则昭老师已经明显的有点力不从心,快尺寸的时候有的地方没板,明显能听出来是心里有,但气力已经跟不上了。虽有这些,但丝毫不影响他老人家的艺术魅力。王则昭先生拜师谭小培先生,可称谭派正宗。又受张伯驹先生指教,可称有本有源。张伯驹先生与余叔岩交往很深,不知其“鱼”如何,但我冒揣其“渔”一定上乘。所以王则昭先生是典型的谭、余的共同作用下成就的,先生一生可谓著名,然并未大红。我觉着是因为先生扮相不似孟氏那么优秀,经历不似孟氏那么传奇,但我坚持认为论唱他们各具千秋。听着王先生的唱,我想到了孙岳先生,这二位先生是我认为共学谭、余最优秀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谈

    东西好自然有人赏识,这是个永恒不变的道理。

    昨天带一个搞音乐的朋友去了趟群星,看天津曲艺团青年队的演出。很倒霉,没有冯欣蕊、王莉。倒也不是特喜欢他们,而是总要相当数量的节目能撑起这台演出。

    说两句演出状况,进门时时维已经在唱了,唱的不错,唱的什么段子却忘记了,原因在后边。在他们这一代演员里边我觉得是数得上的,要不也不会以一个业余爱好者的身份进入天津曲艺团这个事业单位。固然她受到赵学义老师的指教,然若没有天赋和愿望也难从事这一行。但是以一个观众的角度来看台上的演员,时维难免有“鸡肋”之感,听着也不错,但绝对不能算吸引人。我有几点感觉,其一,作为演员要考虑自己整个的舞台呈现,做到近乎完美的是马连良先生。曲艺是民间艺术,这是事实,但是通俗不等于低俗也不等于艳俗。现在好多曲艺演员在台上的服装和化妆实在令人大跌眼镜,我们可以看七八十年代舞台上活跃的老艺术家的照片,并非如此的“耀眼”,却那么的舒服合适。其二,是一个老问题,一个演员红火了,后来者甚至同辈就争相模仿,这本无不妥,然而优劣不分,条件不辨就有不智之误。白石老人的话总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8 23:01)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谈

昨天有位朋友在这里提到了朱复先生,正巧前些天有篇日记涉及到了这个内容,意思恰恰是这位朋友要表达的,所以录于此处。

 

2010年6月26日星期六 朱复先生家归来

今天,应该说昨天,因为已至凌晨,去朱复先生家里拍曲子,这是《望乡》的第三次,学了 园林好 和 川拨棹各两支曲子,总共是四支。由于没有了爱聊天的傅明,所以拍曲显得很干涩。拍曲的间隙或是我或是朱老师会找一些聊天的话题,每次几句而已,于朱老师是想让我们歇一歇喘口气,于我可能是想从先生嘴里知道更多的以前他拍曲学曲研曲的经历和见闻。

以前也总想落笔写些什么,但是习惯上不大支持。上周五和路应昆老师聊天时,老师拿了一本八旬老先生的新近出版湘剧随笔给我们看。我受到了些刺激,一方面,那样年纪的老人仍笔耕不辍,虽然并不都是很有价值,但是那是一种历史和经历,是发掘有价值东西的源头;另一方面,我想到了我现在所喜爱的东西,京昆戏曲也好,曲艺说唱也好,都接触了不少老先生,也可以说是那一个领域的智者,在我看来是凤毛麟角的人物,比如说像朱复先生之于昆曲,赵玉明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8 14:31)
标签:

杂谈

分类: 戏曲

    离京回津真是件痛苦的事情,北京留下了太多的记忆,说到实处就是有太多玩的由头和圈子,一下真是割舍不了。但各种状况把事情推到了这一步也不得不离开,也许是暂时离开。不过生来的没心没肺,倒也不会对我产生太大的影响。回来之前还去看了一出不错的戏,朱强的《四进士》。这次看戏还真是不大一样,主要是指票的来源。由于工作和爱好的原因我看戏经常不用买票,但是都是因为工作或者好朋友送票。这次则不然,是中央电视台《空中剧院》送票,是个网友互动活动。一好友告知此信,我也就注册发帖报名。谁想这个还要求时常顶贴,我哪有那时间啊,呵呵,主要是没那心思,结果落选了。还好朋友说可以带个人去,于是我也承了经常咒骂的中央电视台的恩泽。心情很奇怪,一方面是对他们的满心不屑,一群不懂的人来糟蹋艺术;另一方面,又感谢人家送票。考虑以后还骂不骂,拿人家手短。不过总算是看了戏了,位置还不错。

    《四进士》本来就是出好看的戏,故事引人入胜,情节曲折动人,人物个性鲜明,唱念做并重的,也是颇见功力的一出戏。南北两位大师都擅演此剧,风格却迥然不同。我个人来说,更喜欢周信芳先生的演绎,当然马连良先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戏曲

    前两天看了天津京剧院的《审头刺汤》,魏以刚的陆炳,吕洋的雪艳,窦骞的汤勤。去看戏的原因有二,其一,这是一出精彩的冷戏,现在少有人演;其二,魏以刚是迟金声先生的弟子,期盼着有先生的心血在其中。

到剧场时前边垫场的《赤桑镇》正演到精彩处,“见包拯怒火满胸膛”,李宏的扮相和嗓音无疑是当今青年老旦演员中的佼佼者,李鸣岩先生的弟子,赵鸣华先生的儿媳,这个环境及其能够带来的便利条件也是有近水楼台之利的。然而,李宏在台上的表现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稳定,好的时候少,差强人意的时候多。好的时候的精彩程度着实的让人亢奋,能够不禁让人想起兰文云。而更多的时候是总觉着不过瘾,观众积蓄着热情等待着演员提供一个释放的通道,而这股热情被憋回去的感觉自然是令人郁闷的。李宏这样的情况需要时日来历练,我想一方面是嗓音状态的摸索,另一方面是力度尺寸的把握和运用,而主要就是这第二方面。进门时以为包拯是王嘉庆扮演的,听着怎么这么不入耳,后来发现是位女花脸,没记错的话叫刘嘉欣。这性别的转换使我的判断也发生了变化,觉得水平也不低了,女花脸演员能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再插个话题,那老生也就罢了,好好的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28 23:54)
标签:

杂谈

    好的演出似美女,着实养眼。而又有过之之处,不但养眼,而且养心。

    多么优秀的演员都有状态好坏的时候,今年赶上张秋萍老师状态好的时候被邀请出来演出。张老师头两年可能是各种各样的原因基本不怎么出来演出,即使出来观众也是隔靴搔痒的感觉,一来是看到张老师登台之喜悦,相反的是张老师在台上的表现并不如期盼中的让人过瘾。今年,这个遗憾没有再继续,张老师在这场演出(大年初四湖广)中的状态我认为是近年来难得的好。张老师的特点概括起来,一个冲字。嗓音的高亢洪亮、表演的大刀阔斧,无论是视觉上还是听觉上都给人以极大的冲击力,不可说不好。然而,由此让人想到一个问题,刘派京韵大鼓到底是什么感觉。翻出刘宝全先生的录音仔细聆听,似乎一点“冲”的感觉都没有,如果非要给个形容的话就像高度的陈年五粮液,高而不亢,韵味绵长。纵观第二代刘派的大家中,慢慢地有了“冲”的痕迹,而小岚云达到了顶峰,虽然张秋萍老师师承林红玉先生,但是受小岚云先生的影响在我看来不比乃师少,从风格上说更接近于钟先生。我想,这种“冲”的出现也是观众审美的变化要求,舞台效果的逐渐强化,必然要有火爆热烈的氛围,只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上回说到了两场讲座,这回单表三出戏。

    《西施》这个戏没看过整出的表演,原因很多,比如不是特别特别着迷梅派、听唱段感觉节奏很拖沓等等。这次纪念梅兰芳先生115周年,冲着梅葆玖先生和魏海敏女士特意去看看这个戏。对于细节,我不懂,所以没有发言权,只能说感觉。四点比较深的印象,最深梅葆玖先生、次之朱强先生、再次魏海敏女士,最后黄德华先生。

    人到古稀,还能有精力演出本身就很难得了,那更难得的是小梅先生还能热衷于各种各样的社会活动,电影、话剧等等关于梅兰芳、关于京剧的事务总能看到他的身影,而且是朝气蓬勃的感觉,不愧是大师之后。对于一个古稀之年的男旦我们还能有什么奢求他能演得多么出色,但恰恰不奢求的时候却得到了意外的收获。小梅先生在最后一场游湖登台,除了身体略显笨拙之外一点也不显得是一个那么大年纪的老头子。尤为难得的是他的嗓音是那么甜润,这个现象值得研究。许多老艺术家都是有一个过程,上了年纪嗓子不好了,过段时间以后又突然的回复,甚至好过从前。小梅先生是个典型,还有谭元寿先生、叶少兰先生等等。言归正传,小梅先生在这场载歌载舞的表演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07 23:20)
标签:

杂谈

    久不敲字,也只有用这种盘点的方式记述一下最近比较上心的文化生活,这似乎是我的惯用伎俩了。

    十月的北京似乎到了演出的旺季,各大剧场纷纷上演着各种戏,赶上今年要纪念的京剧大师比较多,又是六十周年大庆,真是忙得不亦乐乎。但是于我这个看戏有些麻木的人来说可能能提起兴趣的并不多。没兴趣并不是因为演出不好,抑或是我眼光高,而是因为琐事缠身,不是十分阵容和戏码是很难激荡起我心中尚存的的一丝戏曲涟漪。

    离开学校已经四月有余,却总是游荡在学校,一来是因为住得近,二来是还在留恋学校的感觉。离开了学校才觉出以前不那么重视的讲座突然变得很诱人,我知道这不是讲座比以前好了,而是应了那句话失去了才知道珍贵。幸好人缘混得还好,每有我会关注的讲座,那些故交挚友就会想念起我,使我得以珍贵。

    傅谨,我没记住他到底是戏曲学院的教授还是艺术研究院的什么职务,但我却记住了我经历的他的每一次发言。我们初识,当然是我识他,他未必识我,是在上海的一次京剧发展的研讨会上,我作为晚辈戏迷代表舔列于会议之上,现在想来发言之幼稚还一阵阵脸红。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