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梦域专访--漫画家插画家,靠什么生存?

(2014-09-22 17:51:02)

梦域专访--漫画家插画家,靠什么生存?


  1、本杰明老师您好,今年是中法建交50周年,围绕着中法建交周年纪念会有很多的文化交流活动,据我了解北京也会有一系列的活动,您这边有什么活动的计划吗?
  我跟法国里昂的一家名叫“Aries”的专门教授游戏和动漫艺术的学院合作。我们有一个交换生的项目,去年已经举办过一次,今年的活动,对方学院想把活动做的更大一些,因为去年我们只是简单学生交换学习,人数也不是很多,今年的话一方面是交换学生的数量会增加很多,另一方面是我会亲自去法国,在那边待一个月的时间,对那边学院的学生进行面授,双方学生学习的成果会一起在“Aries”这家学院的总部举办一场美术展,展示双方老师和学生的作品。这个是我们想为中法建交50周年专门做的一场活动。

  2、您开始创作漫画的契机是什么呢?
  当年创作漫画是为了表达青年人生活的苦闷,当时在2000年前后的时候,我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才华无法抒发,没有自己的位置,感觉很难受,但当年我是找不到什么文艺作品能够让我产生共鸣的,我非常喜欢日漫,但是在我20多岁的时候我已经发现日漫对我已经不够看了,特别是日漫讲述的是日本社会环境下年轻人的生活,而中国的环境和日本相差太大,用日本的社会行为准则去要求自己以及用日本的普世价值观来解释发生在身边的事情其实已经不够了。所以那个时候我非常苦闷,非常想找到一些能与自己有文艺共鸣的作品,在世界经典名著中是能找到一部分的,但是当年的我太年轻了,对这些经典作品理解的不够,所以说共鸣不是很多,其结果就是我自己来创作,仅仅是抒发一些自己的想法,在当时的社会环境里我觉得只有我一个人在发出这种声音,这就是我创作的初衷。

  3、对您影响最深的一部动/漫画作品是什么?
  太多了。。。我觉得我应该看过了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日漫作品。在当中如果硬要说印象最深的作品我恐怕无法准确的回答,但是我就这个问题有一些其他项分享的:
  除了日漫作品,我也看过人类文学史上绝大多数的经典作品,还有绝大多数的电影作品,这些作品对我来说都是创作的源泉,这也是我非常幸运的地方,我并没有局限于某一个文艺类型当中。比如我现在带学生,我觉得阻碍学生前进的最大因素是视野的狭窄,他们自己给自己画地为牢了,他们自己热爱日漫,他们认为除了日漫以外的东西都是不前卫的。其实这就是典型的心胸狭窄,心胸狭窄也是社会底层的明显特征。所以我一般带学生,告诉他们的第一件事就是你们要放开心胸,去看人类文明史上所有智慧的结晶,而不是就告诉自己只热爱日漫并把它神化。我非常庆幸的是在人生的几十年当中遇到了很多非常棒的人,他们指导我认识了不同的艺术种类,比如我妈妈当时想当小说家,就买了很多文学名著,我从小就看这些方面的东西非常多。后来我去法国之后认识了很多电影人和动画人,他们带我认识了不同的审美,也带我开始认识动画和电影。也因为他们我开始解读和认识不同的动画作品和电影作品。这种解读与普通大众的消费式观看是不同的。电影、文学、动画、漫画这几门艺术我都非常热爱,才会有了今天的我。
  我的漫画就是典型的日漫,我一直在强调这一点,但是外行是很难理解的。因为经典日漫的主要特征是其讲故事的语言,即漫画语言。而外行看到的是绘画技巧,他们认为风格就是绘画技巧,但是日漫的典型特点是它的故事语言,它的分镜头,它讲故事的技巧。从这一点来说我是经典日漫——非常典型的日漫风格。要是从画风来讲我受到了太多的因素的影响。当中主要的技巧部分是受到旧时苏联的那种美术技巧,就是原来苏联对中国美术有影响的那段时期,也就是列宾美院的那种路线的影响。

  4、您的作品中总是透露出强烈的时尚感、或者说是很抢眼的感觉,这与您服装设计专业的学习是否有关呢?
  十几年前我刚开始画漫画的时候,学服装的背景确实对我很有影响,所以我很在意服饰配件这些方面的细节。比如我画西装的时候会考虑到它的形、它的领子的形状是怎么翻过来的,比较多的时候还是会从服装效果图的角度去考虑这件事。但是这么多年过来,服装这个行业我并没有真正去干过,从大学毕业后就没有做过服装设计,而这个时代的发展,今天的服装设计工艺和过去已经有很大的区别,所以说我一路走来不能说服装设计对我有非常强烈的影响,它只是在我刚开始从事创作的一个阶段性的影响。包括您所提到的时尚感,今天我的作品可能时尚感已经不是那么突出。当年是因为我20岁出头,是非常重视外表的时候,所以非常强调自己的画能够跟上潮流,到了今天我已经觉得如果特别强调画面的时尚感,追求潮流感,其实会伤害作品本身要表达的意图,读者第一时间会注意到的是画里的人很漂亮,却忽略掉了画面的情怀。我希望第一时间让读者感受到的是一种画面的感情,相对的我会刻意的削弱画面的时尚感。

  5、平时您的创作状态是怎样的呢?
  我现在的创作状态不太好,因为都是碎片时间,没有整块的时间去画画,我自己又有一个公司,又要去当老师,同时还在外面跟一些合作方去进行一些项目的企划,这些都消耗掉我大量的时间,所以我现在很难像以前一样,在家一憋就是一个月,毫无干扰的专心画画,真的是没有这样的时间了。现在我的创作方式变化特别大,以前是以插画为主,一张完整的插画可能要画一个星期左右,可以面面俱到的让它非常漂亮。现在就只能利用一些碎片时间画一些随笔和速写,用最快的时间表达自己的感觉感情。要说状态的话,是我(现在)的生存环境,逼迫着我换一种对绘画的理解方式,以前我的每一张画都是要力求完美的,现在我认为一张画是要表达一种突出情感,用一种最快的方式去表达一种突出的情感。

  6、是否有遇到瓶颈的时候呢?又是如何去突破瓶颈的呢?
  创作当中的主要瓶颈,应该说是心态。不光是我,我认识的很多画画的艺术家,都有不同阶段的心态问题。其实画画本身是相对简单的抒发你的情感,表达你的社会认知,有的时候被雇佣去创作,这都是相对简单的。但是画家呢,把很多社会的属性加在自己身上。他会认为自己出名了,然后别人应该更崇拜自己,自己应该是大师。如果感受到别人如果没有这么崇拜自己的话,就会很焦急啊,想创作更好的作品,他想开画展啊,想卖很多钱啊,其实这都是社会因素对画家的影响。这种心态就会造成一种创造上的焦灼,焦虑,浮躁,特别想出一个一鸣惊人的作品。但是这种心态跟创作是背道而驰的,因为创作应该是很自然的嘛。所以你要问我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主要还是作为画家跟社会接触的时候的这种心态,年轻的时候是很难克服的,经常会因为心态不稳定,创作一些挺奇怪的东西,现在就非常清晰了,好好画画就是了。

  7、您是如何看待中国目前的漫画、插画现状的?您觉得中国的作品要走出去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漫画跟插画现在看起来都是遇到一些瓶颈。
  漫画遇到的是数字化、电子传媒的冲击。现在漫画大家也在搞授权,授权给中国移动等等各类新媒体平台,但是授权的结果好像是没多少钱赚。就我们听到的,真实的,好像是没多少钱赚。漫画家到目前为止,主要的利益来源还是靠实体书的出版。但是纸媒过去这几年,每年都在暴跌,特别是动漫这块,我几年前就讲,漫画是一门屌丝艺术,所以它马上就会遇到一个特别大的瓶颈,因为屌丝是没钱的,永远都会去找最便宜的方式来阅读。不要觉得我的形容可能是有点贬义,我说的事实。你看进入数字化时代了,买书的人就越来越少了,漫画怎么办呢?我觉的是漫画家现在遇到的一个最主要的问题是他的收入现在在锐减,头几年的时候可以签到几万的书,现在可能只能签个几千了,因为出版社也不肯冒风险了去印那么多的书。现在大家都在收缩对市场的欲望,不敢随便的去扩张了,所以漫画家现在会遇到一点稍微艰难的状况。那当然漫画在收入方面的来源方式也在变多,我们看到漫展上那么多周边,这是漫画家可能得到的一种收入的来源,还有授权什么微电影等等。但是我们讲漫画家的整体,从这么多的方式里面得到钱的可能性还是很小的。只有当中非常特殊的一些个体,比如说卖玩具卖了很多钱啊,这都是非常特殊的个体。所以我觉得从整体上来讲,漫画家现在的生计是蛮难的,目前现在视野内可见的收入来源主要还是版税。新媒体的阅览方式,现在还没有真的产生比较大的收入。他们也是还在尝试,所以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当然希望新媒体牛了以后可以付出比传统的纸媒更多的钱,来让漫画家创作。但目前我们还没看到,我们目前看到的还是操作和炒作,也就是背后你得有一定的实力才能在新媒体上玩的起。一些草根漫画家的话,其实大家都是道听途说的一些在商业上成功的,一些在新媒体上成功的一些虚假的案例,我不认为这些是任何一个草根冲上去就能做到的。
  再谈一下插画的事吧,因为我现在主要行业是画插画的。插画家现在也是比较尴尬。插画其实顾名思义,一直都是一种被雇佣的艺术,他不是一个自由创作的状态。插画在历史上一直都是,比如圣经当中的插画,他的主要的价值是圣经的文字。今天的插画家的生存状态,我看到的,也是被雇佣的,一种是为游戏公司工作,做一些海报啊什么的,价值还蛮高的,还可以吧,作为一个工薪族的话。要么就是被广告公司工作,那个就比较痛苦了,因为广告公司每次都要的很急,然后量都很小,作为插画家为广告公司工作那是相当痛苦的,但是也确实有这么一批插画家在这个行业里辛苦挣扎着。这两样工作对于一般的社会大众来说,跟他们比收入还可以,一个月收入个几万,两三万,这还是可以的,但也就这样了。我是觉得,到了今天,我一直在尝试走的路,其实不是这两者,这两样过去我都已经走过。现在我想尝试,就是插画独立创作,不是被任何人所雇佣,就是尝试用它去产生价值。其方式呢,在国内我还没有成功过,中国人还是相对滞后一点,在西方的话我主要是通过画展,在画展上卖我的这种,签名的作品,(作品)是打印件,但我会跟买家签一个合同,就是全世界我只会在这一张画上签名了,别的打印件我都不会再签了,那么它等同于原作了,靠这个来产生价值,每年办几次画展。有一些我的前辈,就是跟我同一家画廊的,像是宫崎骏啊,大友克洋啊,他们都在跟我一样的尝试这件事,这个也是刚刚开始没几年的这样一种方式,把插画通过这样的方式去售卖。在中国的话我觉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我们中国人现在还没有这样的意识吧,我觉的再过几年会有。你要讲如果是一个插画家,中国的年轻的插画家,他应该往哪个方向走,我个人觉得应该是写实的插画,因为现在写实的艺术应该说是越来越珍稀了。当代艺术这个领域啊,已经有很多年,大概已经有个一二百年,不崇倡写实艺术了,大家都是画抽象的。那么到了今天,这个手上功夫,就已经成为一种像是珍宝一样的东西了,能用你的手,能徒手去画出一个非常写实的东西,这种是一种非常棒、比较少见的能力了。大多数人都只会画抽象的,我们在动漫圈我们也看到,大多数的动漫作品是抽象的。所以说写实的东西我觉得,未来应用面会非常广,无论是做游戏插画,还是自己创作,因为你有写实的能力,前途无忧啊。这是我对年轻人的一个建议。我不是说写实艺术就怎么优,或者是好,它不是在艺术品格上好,只是说在我们年轻的时候应该有这么一门手上功夫,当然你可以选择写实的也可以选择抽象的,但是写实的能力会对你的生存有很大帮助。
  关于走出去最大的障碍,讲漫画作品的话,就是跟日漫太近了。因为我们中国的市场对日漫是不开放的,是封闭的,但是在海外,特别是在欧洲,动漫市场对日漫是完全敞开的,对全世界任何动漫都是敞开的。顺便说一下,美国和日本的市场同样是封闭的,日本的市场是不欢迎外国的动漫进来,美国的市场也是一样,尽管日漫已经进去了,但本质上是不太欢迎的。但欧洲的市场是非常非常敞开的,也就意味着你作为一个中国的漫画家,当你的书摆在欧洲的书店的时候,你旁边就摆着这些真正的日漫,日本的漫画家,也就是你的偶像们的书就放在那。这时候欧洲的年轻人,这些日漫的读者,就跟我们中国的日漫读者一样,他们是很敏感的,那些日漫的狂热的粉丝,他们就认为,只有日本作家,在日本地区创作出来的漫画,才叫做日漫。那么其他国家的,无论韩国的还是中国的,创作出来的这些像日漫的东西,他们都认为不是日漫,他们都认为这玩意不是特别的正派。包括如果我们在风格上跟他们有些接近,故事架构上各方面都很接近,其实我们就已经输了。因为真正的日漫他们有一些章法,就我们这一代的漫画家还理解的不够深刻,。那欧洲的读者到时候一翻,就会觉得虽然这也是日漫,但跟真正的日漫比还差那么点,那么就会被抛弃了。这件事实际上已经发生了,在过去的几年时间大概有一百多部漫画翻译成法语在法语地区出版,绝大多数都是非常非常失败。比较少的只卖掉了几本,稍微一般的卖掉几百本,绝大多数都是亏本。这也证明了我一贯的说法,中国想要走出去,首先应该向日漫学习,这是肯定的,但同时不能像日漫,不能看起来跟日漫是同一类型,那就会被日漫给挤出市场,起码在短期内是这样一个情况。我们应该在绘画的技巧上跟日漫有区别,但是在讲故事的技巧上,风格技巧上,应该像日漫学习。这是我实际上在做的,假如想走出海外,就得这么干,因为我也是因此才会在欧洲那边生存下来。

  8、您认为一个创作者如何才能找到自己的个性、又不会过于激进呢?
  创作者偏激是很正常的,特别是年轻漫画人。我觉的其实找个性也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也经常有学生问我这个问题,我就跟他说,个性不是找来的,个性是属于你的,找恐怕是很难找得到。你应该经营你自己,你有犀利的看法,你有不同的观点,这个时候你才会有个性。你去模仿别人那种有个性的举止,或者风格或者怎么样,那都不算有个性,那都是假的。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独特的艺术家,就像习武的人一样,首先应该修炼自己。对我们这种搞文艺的人来说,就是大量阅读。你想有个性,就是说你的价值观和别人不一样,你跟别人完全一样,普世价值,那我认为你很难有个性。比如说所有人都在看这些经典的最畅销的日漫,这时候你就,应该多去看一些历史啊,比如你应该去看荷马史诗,比如法国的二十世纪初的那种浪漫主义文学,就是说应该扩展你的知识面,你应该多接触一些不同的价值观。包括你在现实生活中去整理,通过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去整理和思考,这个时候你才称得上有个性了。要不然好嘛,别人都爱这个,你也爱这个,还想要有个性,我觉的那就是自欺欺人。对年轻的作者来说,我觉的个性不是跑去画一点怪怪的东西啊,或者去地摊上花两百块买一身叮叮当当的配件往身上穿一穿啊,打打孔啊刺个纹身啊,这都叫没个性,有个性应该是思考。

  9、作为一位进行多领域创作的创作者,对您来说,创作是一种怎样的概念呢?
  我不知道是谁说过的,各行各业的最牛的人里,全都是哲学家。无论是个战争狂人,还是个文学家,还是个物理学家,其中最牛最天才的那部分人,他们全部是哲学家。我想这应该是真的,比如我想我看过爱因斯坦写过的散文,我觉的他写的非常有哲理,他越了解这个世界,宇宙万物,他越有一种所有东西其实冥冥之中都是安排好的感觉。他是一种从哲学的角度来讲,而不是从实验科学的角度来讲他的感受。我们看很多这种有名的政治家的传记,发现他们都是从哲学的角度来讲自己的行为方式。不是从我们看到的利益的,博弈的角度来讲。所以我相信,如果要把一件事干好的话,还是得从这个角度来讲。创作我觉的就是一种哲学思考吧,包括咱们从小学的那个马列主义,他都讲认识为什么而生的,怎样来到这个世界,为什么要活着。你要说创作为了什么,应该说创作就是为了思考吧。我们这种文艺人,就应该思考为什么活着,然后解读,什么叫幸福,怎么样去努力,怎么样看待自己的过往和未来,怎么样把自己的智慧和前人的智慧结合在一起,然后变成新的智慧,这就是创作的原动力。载体的话,大家可以选择各种各样,一般老百姓就会选择嘴作为载体,你要听过大妈在那讲东家长李家短,你会觉得超级有意思,一件小事被她添油加醋形容之后能变得非常有意思,这就是她的创作。她在创作的过程中同时也把自己的哲学理念也给植入进去了,她就认为谁家的那谁谁谁那样做的对,谁谁谁做得不对,这就是她的理念了。我们一听觉得,太扯了吧,其实就是一种普世价值观,经常就是这样。那我们这些画画的,会跟这些普世价值观有时候不太一样,我们也需要传达我们的理念,有什么样的特长就用什么样的特长去传达。我选择过文字,我画过漫画,我也画过插画,今天我还想去做电影,我想去做动画,这些事,这些载体都是有难有易吧。但都是我依据当时身边的环境,社会环境和我自身的能力去选择一个最合适的对接,去创作出来。至于是什么样的一个形式,这个其实不是特别重要。所以什么是创作的原动力,我觉的应该是哲学。

  10、从漫画、插画到小说,您的作品不管在领域上还是内容上都有很大的跨度,请问您是如何掌控多种创作形式的?其中有没有什么是您所坚持不变的东西呢?
  其实,漫画我只画过短篇,长篇漫画不适合我,因为长篇漫画需要很多的图片,就带来特别多的时间成本。我觉的为了讲述一个简单的理念,用那么多的时间成本就太过分了,我又不是一个希望通过畅销来实现自己价值的人,所以我也不需要把漫画拖的特别长,一直在卖钱等等,画个短篇就够了。我一直在画的就是中国年轻人的生活,一直都想表达的就是真实的生活状态,这个算是我的坚持吧,或者说现阶段我能想到的我经历的都是这样的事。

  11、自您最初开始画漫画到如今经历了很长时间,您觉得国内外的创作环境有什么变化?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些变化的?
  现在的创作环境很好,只要我画了就有人买,大家都在等着我创作,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状态。很可惜的是到了这个时候我对画本身的兴趣就不是特别大了,我想去做个视频做个影像,想去做动画电影吧,下一步我正在努力的方向就是去做动画电影。参与一部动画电影固然是好的,但我现在特别想主导一部动画电影,这就很难了。所以为此也在不断努力吧,向各个方面都去寻找机会。

  12、您的作品又是否受到大环境和潮流的影响呢?
  有影响的,但以前没有特别的想过。比如动画电影一直都存在,但我一直没去干,就是因为以前的我太弱了,没法接触这个层次的东西。像国外的这些,法国那些动画电影导演,我以前从来没接触过,但是现在有这样的机会能接触到,可以跟他们成为朋友,甚至他们也会邀请我去做点什么。不过这个不是社会环境变化,而是我所处的社会的层次不一样了,这个东西对我影响挺大的,所以我现在对单纯的画画兴趣也不是特别大了。

  13、在您已经出版的众多画集、小说等作品中,有没有哪一部是您最喜欢的?
  马上我会出一本书,叫《中国女孩》,是一本小说跟画集结合在一起的一本书,我希望这本书是我所出版过的最满意的一个,因为它代表了我目前的水平,以前的作品呢,我觉的都是阶段性的,是一个比我现在更年轻的年轻人,怀着一些不成熟的想法创作出来的,今天在我看来,有很多宝贵的地方,但是也有很多缺点。我最近创作的这本,大概今年能够出版,如果出版以后,相信是目前为止我认为水准最好的作品。

  14、作为中国最著名的国际插画艺术家,能否谈一下与国外出版社合作的经历呢?
  跟国外的出版社,主要是法语地区的出版社,最早是一家叫小潘的出版社来找我,它是一家非常小的出版社。这个出版社的老板是一个工程师,那时候他来中国出差,在书店里看到了我的书。因为我的漫画挺不一样的嘛,而他从小非常热爱漫画,他就产生了一个想法,就想把这种很不一样的漫画介绍到法国。所以他成立了一个出版社,就叫小潘,然后就直接来找我,想在法国出我的书,我是他出版的第一本中国的漫画。但是...这个出版社在前年倒闭了,因为他之后出版了特别多的中国漫画,有一百多本,但是绝大多数都失败了。这也是我谈到的中国漫画不成熟的地方,比如说太像日漫了,这就是典型的不成熟。其他的法国出版社,过去这些年一直也有很多向我提出过邀请,但是因为跟小潘的合作的蛮好,所以没有答应。小潘倒闭之后,我就选择了法国在日漫这块排行第二的出版社来合作,那么他们现在就有我最新的这本,《中国女孩》的出版权利,应该在今年年底就会出版。我觉的跟大家想象的不一样,跟法国的出版社合作不需要任何的社会关系,不是像我们中国人想象的,得认识谁啊、得通过谁推荐通过谁介绍啊。实际上法国一些大的出版社对中国动漫市场和动漫作者群有非常详细和深入的调研,我们的绝大多数作者他们都掌握情况,他们实际上就只是没有提出邀请而已,没有提出邀请呢有很多很多原因了,包括市场还不够成熟,包括他们的观察中国漫画在法国市场上的表现,我刚才说过了,是很失败的,所以他们还没有特别强烈的意愿来做。但是据我了解,现在法国也有一家非常大的出版社,在跟中国的漫画出版社合作,也就意味着应该是马上就要推出一批中国的漫画,我非常希望这一次能够成功。

  15、早在2002年您就出版了《BENJAMIN 电脑漫画技法》一书,影响了很多有志学习电脑绘画的人,在当时电脑绘画还不是十分普及的情况下,您为何会决定出版这样的教科书呢?
  那本书主要是讲用Photoshop来画漫画的,因为当时comic studio 在中国大陆还没有出现,大家不知道怎么画漫画,这本书实际上是来填补当时的空白的。Photoshop来画日本漫画是非常合适的软件,它有批处理功能,也就是可以一键处理二十几张三十几张漫画,多少画都可以一次性处理完,那么跟大家想象的,一张一张画过来是不一样的概念,这是我当时推出那本书主要推荐的一个功能,批处理。但是已经时过境迁了,这都都十年过去了,今天很多很多软件都可以拿来画漫画了。

  16、您创立“本色国际视觉艺术学院”,是为了培养怎样的专业人才呢?除了技法,在理念上与别的的绘画教学机构有什么不同呢?
  我当时做这个学校其实就是一种冲动,机缘巧合之下就把这个小小的学校就给办了,办到今天的话,其实体验还是蛮深的。首先在日漫这块,我们学校每年都办一次日漫的培训班,非常非常有必要的,发现我们来的所有学生对日漫概念的不了解,令人发指。因为他们都号称是日漫的死忠粉,特别特别热爱日漫,但是他们居然不懂日漫的原理。甚至我后来翻看国内一些日漫的作者的作品也是,很多作者居然都不懂,日漫是怎么样工作的,他们都是从一些表面的,仅仅是从画风上来评价日漫。我觉的这一点真是,不跟他们接触,就不知道他们的情况,所以我觉得这是非常有必要的。那么据我所知,在国内,我还不太清楚哪个别的培训机构是能够去讲日漫的真实的道理。然后说插画这块,我们看到国内有很多的培训机构,他们主要是帮助同学去找到工作,也就是就职前的培训,比较容易找工作的都是游戏公司的职位,所以挺多的动漫的培训搞的都是对游戏的培训,和针对动画的培训。我们呢就是针对插画,我觉的这个也是很必须的,因为很多年轻人热爱绘画,但是并不一定就决定了去游戏公司工作,所以我去教他们最早的,插画的理念。插画就是创作的理念,还有就是如何把控美,美的原则、美的规则。把这个学好的话,将来无论去什么地方工作,这都是非常强的手上功夫。同时,因为我认识很多的大师,我也很希望能有一个小小的平台吧,能让我们中国的这些年轻人,能跟这些事业有成的大师们,能够跟他们接触一下,然后能够学到他们身上的一些艺术的道理,这是我想做的。我的这个小培训学校不一定能做的很大或者怎么样,但是哪怕这么小,但是仍然能够跟法国的一些动漫大学交换学生交流,将来随着我们的实力一点点增强,就会有更多的经费去请一些全世界最顶尖的艺术家跑到中国来来教这一小波学生,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不一定会非常非常大,甚至不一定能非常成功,但一定是中国很独特的这么一个角落,可以跟世界上最好的,水平最高的一些人一起学习。

  17、创建教学机构,是否有什么预料之外的插曲、或者让您印象深刻的事件呢?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学生们的“弱”,包括刚刚提到的大部分学生对日漫概念的不了解,一般来讲我们觉得,画画的人,当然应该这么想,比如说喜欢日漫,当然应该知道这些事,而实际上99%的人什么都不知道。以及好多学生都号称自己学了多少年画,很多学生都是专门什么动画专业的,学了很多年画了,居然连绘画基本的东西,不知道。比如说色彩规则,色彩规律,已经发明几百年了,居然我们99%的同学,不会用。我一说他们都会说“这些我们早都知道了”,但你看他们的画,他们都不会用啊,他们画画都是用,我们中国人管那个叫流氓招,就是特别好用的几招,但是不讲规则。你如果想要当武林高手,那你一开始肯定要从基础开始,扎好马步,这样将来每一个流派的,什么招你都能学会。但是我们的同学呢,主要用的就是流氓招,最主要的流氓招我管那个叫造型,就大家苦练造型,只要造型练好,就觉得这个人算是会画画了。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误区,造型就是我们讲的把东西画的很像,这个能力越强,可能意味着你将来的空间越小,因为你会非常非常依赖于这种能力,没有时间去学色彩,你也没有时间去想别的。然后你就开始拼命的工作,就进入什么游戏公司啊。一干就是干多少年,你这一生都会在一个没有色彩的世界里度过,但是你以为你是有的,因为你的颜色是有固有色啊,别人有的你也有,你以为你是有的,实际上你不懂色彩规则。这是我亲眼看到的事,我觉的这些让我非常震惊。我们中国人学东西就是没有多少耐心,甚至也不想有太大发展,就想赶紧吃饱饭,让别人觉得我厉害,这是他们最高级的。是不是真的厉害,只有我自己知道,你们别管,最重要的是你们要觉得我厉害。很多同学一上来就提出,我要这样那样,我说,你想这样那样是可以的,我可以教你这些招,但是你将来可能提高也不会太大。我觉得办这个学校最让我意外的就是,这些想学画画的人,他们的水平之低,他们的理念的错误,真是让我想象不到的。所以我也是因此类推吧,可能在中国百分之八九十的有志于画画的,都怀着这种错误的理念。

  18、您作为漫画家、讲师、艺术评论者,不同的职务身份对待创作有什么不同的感情?
  我一直都是很真诚的,不管大家需不需要,大家理不理解,我都把我真实的想法告诉你,我们应该怎么样创作,应该怎么样去理解这些世界万物。对我来讲没有身份的冲突,我是怎样创作的就是怎么样去教这帮学生的。

  19、有很多年青一代的动漫爱好者有志于进入动漫行业或打算以此为生,包括有志向投身于漫画、插画创作的后辈们,当中也有一些人急于成名获利,追逐话题性而不重视自身的基本功,热衷于炒作等等,您是如何看待这样的现状的?
  我觉得,首先人有各种各样的类型,人群差异特别大,我不是说热衷于炒作和话题就不能成功,他当中也是有特例会成功的,但是我们画画的人主要的特征,能坐得住凳子,能耐得住寂寞,自己一个人在家画一个月不寂寞不孤独。所以你身边如果有人热衷于炒作,热衷于话题性,你应该欣赏他,你看他这个样子也挺有意思的,但同时你也要坚持自己,我就去画画,也要相信自己就是不玩这些也一样会成功。保持差异吧,相信自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