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悬崖》:令人遗憾的结局

(2012-01-21 12:43:55)
标签:

杂谈

 凌晨一点,我在上海东方卫视看到《悬崖》的结局,感到万分遗憾。开年大戏,只能把一个残缺的故事,呈献在观众面前。

《悬崖》剧本完成的时候,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认可。在拍摄前,就已经签了续集的合同,所以在成稿的时候好多线索,台词,都已经在剧本中打好了伏笔。

在建剧组的时候,与刘导演和张嘉译老师的沟通还是挺愉快的。记得有一次在丽都饭店谈了有十二个小时之多。因为张老师自告奋勇的担当艺术总监。他当时是很热诚的。还提出了要用旁白,还要把书房中的单人床换成躺椅等等。这些意见我并不赞同,但我心里还是很高兴,因为演员用心,比什么都强。在与他们几次交谈中,我都明确地表示一定要用开放式的结局,并告诉他们续集的合同已经签了。还调侃说千万要给周乙留口气。

第一次发现对人物命运的改动,是还在拍摄期间。因为一次偶然,知道了剧组方面把剧中人纪连葵给枪毙了。因为他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在续集的故事中起相当重要的作用。从故事的解读上,我也认为这是周乙为数不多的“成功解救”之一,是整个后半部戏沉闷氛围的出气口。当观众看到周乙开着车拉着从死亡线上解救回来的孙悦剑和纪连葵,那种喜悦,那种如释重负,那种热泪盈眶的欣喜。和现在纪连葵死后,孙悦剑在车上的悲凄和难过,给观众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当时我打电话问导演为什么会这么拍?能不能有补救的办法?导演说是为了增加紧张感,要体现千钧一发。其实要体现紧张,并不一定要杀老纪,老纪和孙悦剑同时面对枪口,也可以千钧一发……当时争执了半天,导演说演员已经走了,外景地也换了,不能补拍了。出于对导演的尊重,此事只好放下不提。

后来发现周乙死了,是在导演给我看的毛带上。当时给我看到的版本是枪声起,画面全黑。我当时心里很着急,跟制片方和导演商量,给我的答复是肯定要用开放性的结局。鉴于我原剧本的结尾部份当时就没有拍,我只好最后妥协到只要把枪声去掉。这样续集里至少给周乙留个活口,也算是万不得已中的一种权宜之计。

接受上海东方电视台采访的时候,我还以为结局已经改过来了。尽管心有不如意,但还是觉得周乙依然有药可救。

这件事原本以为就这样过去了,结果江苏的地面播出结局后,网友跟我说是周乙死了,中了三枪倒地。我感到震惊,去网上查,果不其然。周乙被乱枪打死。说实话这时候我心情是很差的,打电话给制片方。我知道碟片和网上已经是周乙中枪的结局,只好又退一步协商在主流电视台上播出时,只要剪掉最后一个周乙中弹的镜头,这样还可以勉强把周乙救过来。事已至今,已经到了只求周乙别中弹倒地,就皆大欢喜的地步。制片方答应和电视台重新协商。后来又有消息说,央视一套买了《悬崖》,央视要求剪到三十六集,并去掉结尾行刑的段落。我想这应该是个好消息吧。给上海尚世影业的朋友打电话,再次请求他们在卫视播出的时候只是剪掉最后一个镜头。尚世影业的人说先商量一下,五分钟后给我答复。过了一会儿,朋友打来电话,很高兴的告诉我,说商量好了,中弹倒地的镜头在播出时候拿掉。

不断出现的意外,让我对这件事情已经完全失去了信任感。心情还是十分忐忑。果然,几天后朋友又打来电话说结局不能动了,说是审查通过版不能改(我在想,从同意修改到突然又变卦,这几天又发生了什么呢?)。

我再一次商量怎么解决这件事,投资人答应再和卫视方面沟通。其实这时候我已经预感到事情不好的结局了。

你可以认为周乙中弹倒地的镜头很炫,很帅,很有范儿。但影视作品毕竟不是为了迷恋一个镜头,就要改变人物命运的游戏。

这部戏之所以能打动观众,是因为他在力求真实。这部剧不是007,不是动不动就能玩死而复生的。这样的结局播出后,你编剧又多大本事把这事儿圆回来?你怎么编,观众都认为是假的,这动摇了续集令人信服的基础。这样的结局,把编剧所有的努力,关于续集情节的设计和编织,都在那一排杂乱的枪声里,付之东流。

周乙死得太窝囊了,太不值了。明明是个顶天立地,惊天地泣鬼神的大英雄,却无端自降身价,变成了“我偏死给你看,不信你不心痛我”的廉价煽情。我多次强调,这部戏要有分寸感,不要比狠,比虐,比惨,不要刻意地去煸情。为虐而虐,为狠而狠,为惨而惨。这都是很低级的,不入流的东西。要把观众当成一个有深刻理解力,有审美见地的朋友来沟通。不要粗暴对待他们的眼睛。我们创作一部作品不是让人绝望,不是让人哭昏过去,不是在考验观众的生理极限。我们是和观众一起审美,一起交流,一起震憾,一起感动,一起思想。

这件事到现在也让人费解,问题到底是出在哪儿了?从发现结尾周乙被枪杀到现在,历时两个月,我打了好多次电话。跟相关人员把所有利害都说得一清二楚。为了把周乙从刑场救回来,我就差拎枪上阵了。剪掉一个中枪倒地的镜头有那么难吗?保留一个镜头,与编剧和所有演职人员付出的努力相比,哪个轻哪个重?我们所有人花这么大精力,付出这么多辛苦产生的价值,难道还比不过一个个人趣味?其实这是满盘皆输的结果。对观众,对电视台,对出资方,对演职人员,都是不好的结果。我不明白这件事到底卡在哪里,卡在谁那儿?哪位大佬对这半途而废的结尾负责呢?

我在这个行当也有几年了,有较大的修改的时候,剧组都会及时和编剧沟通。特别是事关人物生死的段落,要特别谨慎小心才是。这种为了所谓悲壮,一心求死的犟劲,我还真是没有领教过。您这过瘾了,编剧傻眼了,观众被涮了。这种不管不顾,断人后路的干法在江湖上也都说不过去。

如果说周乙一定要死,那我对故事后半部应该是另一种编法。周乙有结局了,顾秋妍,高彬,鲁明,刘魁,甚至春三儿都应该有结局。这种不伦不类的死法是哪门子套路呢?为了一个倒地的镜头,非得毁一盘好菜,本来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事情,有点儿犯不上吧?

一个故事的完整性被粗暴打断,等于把观众给扔半道上了。这种完完全全的自宫行为,是出于艺术?出于犟强?还是出于什么别的目的?不理解,实在是不理解。

为什么要一心求死?为什么删掉一个中枪倒地的镜头有那么难?这仅仅是艺术观点不同吗?

您要实在不愿意折腾续集了,咱能商量个完美结局吗?把没说清的地方说清,该圆的地方圆回来。或者换人马接着往下讲,观众也是能理解的。观众凭什么就因为您的个人爱好,看个残缺不全的故事?

我清楚演职人员都是很辛苦的。在冰天雪地里摸爬滚打,我非常尊重他们的劳动。一个场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都是因为有他们无私的付出,才会创造出一部好的作品。一部戏的成功,是所有人共同努力的结果。

谁都知道编剧是很苦逼的行当,各种束缚下,编不好,最先挨骂的就是这群爬格子的人。在别人都去睡觉和玩乐的时候,编剧们在电脑前辛苦挣扎。他们编的故事,无论多么不完美,都是付出辛苦和劳累换来的。构思和想法,就和盖一幢房子一样,我辛辛苦苦,尿血写出来的东西,您一顿大铲车给我扒了,是不是也要尊重一下我的感受?尊重都是互相的。一个人的文明和修养,最开始要起步在对别人劳动起码的尊重上。我们从小就被告知不要随地吐痰,不要随地大小便,老师教导我们的文明就是要先从尊重环卫工人的劳动开始的。

这是要负责任地说,两种结局绝不是炒作,可对编剧来说,谁会拿自己孩子的生死来炒作呢?另外,网上说的两个结局的版本,根本算不上是两个版本,无非是删掉了一个中枪倒地的镜头而已。

《悬崖》是个根本就没说完的故事,大家看到,所有的人物都是没有结局的。而对这个虎头蛇尾的结局,我只能表示遗憾。对大家说声抱歉!

 

       导演说法: http://ent.qq.com/a/20120109/000109.htm

       艺术总监,男主角的说法:http://www.northnews.cn/2012/0120/648492.shtml

       公司方面的说法:  http://nf.nfdaily.cn/xjb/content/2012-01/22/content_36798499.ht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