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福新
刘福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74,311
  • 关注人气:58,6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花钱买来的官司

(2007-01-12 22:17:06)
标签:

枣胡子

案件

青牛观

昌乐知县

青州知府

夏辛村

姜家庄

人命官司

杂谈

分类: 昌乐村影

花钱买来的官司                                

 

 花钱买来的官司

 

    刘福新

                                                

  在故乡朋友的陪同下,披着冬日的阳光,到了昌乐县城南街道办(原南郝镇)位于水长流西南、西庵西北的地方,这里常年流淌着一条负有历史盛名的河流——尧河。我为什么要到此处?那是因为水长流与西庵之间的尧河两岸曾发生过一件奇特的人命案。

          简言之,这条河是昌乐与益都(即青州)的界河,清朝同治年间,尧河的这一段岸边发现了一具尸体,死者矮小,呈卧状,当地人哪敢耽搁,飞也似报告里正,里正更不敢延误,又飞也似赶往昌乐县城,向知县老爷禀告,昌乐县令听后,也不敢怠慢,带了三班衙役,乘坐轿子来了,昌乐县城离此约有十五里路程,不到一个时辰便急急火火赶来了。

知县姓贺,祖籍安徽,是个清官,他下了轿,望南 望北瞅了瞅,此地村庄破屋断墙,一片穷困景象,心里想,这些村庄怎能打得起这场没头没尾的官司?再看尸首就卧于岸边,离河水也不过一两步远近,他也不愿意给自己找麻烦,突然心生一计,大声对仵作说:“死者是何容貌,年纪几何,伤在何处?老爷我实在难以看得清楚觑得明白,来,把尸体翻一翻再做计较。”

可贺知县此时故意紧紧挨在尸体东面,仵作想,若是朝东面翻,势必就翻到县大老爷的脚上腿上去了,仵作哪有这胆子,只能朝着西边翻去。翻了一回,贺知县又说:“怎么还看不清楚呀?再翻!就这样连着翻了两次,尸体掉到不宽的尧河河水里了,只能再翻,不几次就到了河西岸了。贺知县明知故问:“此河叫何名字?”手下赶紧回答:“禀报老爷,这条河叫尧河。”

    贺知县攒眉搓手道:“是了,我想起来了——是尧河呀。那这命案于我们何干?须知这可是益都县的地界哪!”说完,转身就过了河,急忙上轿打道回昌乐县衙了。

        再说益都县,县令是个贪官,送上嘴边的肥肉焉有不吃之理,一心里指着这案件好赚些钱财,顺便孝敬一下自己的顶头上司青州知府。清朝时候断案,死在谁家地里,地为“案地”,户主便为“命主”,土地所有的人家要负责的。可是,尸体所在的这块河水西边的凹地,是益都县巢家庄的。要说这巢家庄么,那时不过十来户人家,不但很小,而且很穷,大都靠着给北边不远的姜家庄打短工或者扛长工打发日子。北边姜家庄那时候土地很多,横跨益都和昌乐两个县,庄里有大户姜文、姜宽弟兄二人觉得姜家庄财大气粗,大包大揽把那块躺着死尸的巢家庄的地买了过来,打起了官司。       

这死者到底何处人氏?却原来是离此十八里一个大镇叫做郑母街的人,皆因长得矮小,被周围乡村赐了个绰号,叫他“枣胡子”(土语“核”读“胡”)。“枣胡子”虽说三十有余,却仍是光棍一条,他平日里仗着没家没业,破罐子破摔,死猪不怕开水烫,属于当时泼皮一类的人物。那天正好农历二月十五西庵、水长流之间的“青牛观”庙会,就在那天傍晚时分,“枣胡子”被人杀死在尧河岸边。

据说被杀的原因有二:

一说是那时候“青牛观”庙会很大,不仅香火很盛,而且每年都扎着戏台,供香客与赶庙会的会众看戏娱乐。要说这“青牛观”么,自古以来就流传着“先有青牛观,后有昌乐县”的民谣。为什么呢?因为“青牛观”是西汉年间建造起来的,而昌乐县直到宋朝建隆年间才有了建制。如果按西汉开国皇帝刘邦驾崩的公元前194年算起,也比北宋建隆年间早了1240年,“青牛观”有着足足2200年的历史了。可以这样说吧,昌乐县除了姜子牙所封的齐国故都——马宋镇故城村一带,就数这“青牛观”了。

清朝时期,统治者大力提倡礼教,凡看戏娱乐,严格按照“男左女右”的秩序,“男女授受不亲”,性别井然。可那各处从郑母街前来赶庙会的“枣胡子”却偏偏往女人堆里扎,那些妇女侑于礼节,一时间东倒西歪,俗语叫“打呼”,戏场搅得不成体统。西庵当地的人气便不打一处来,趁着“枣胡子”傍晚回家时就把他活活打死了。

另一种说法是“枣胡子”以前来赶庙会时勾搭上了一个当地风骚娘们,每次来此地,必然与他那相好的娘们鬼混一番,当地村民早就憋了一肚子气,此次焉能袖手旁观?趁着“枣胡子”串老婆门子时,被村人乱棍打死,然后弄到尧河边去了。村民根本不懂什么律条,早知道死在自己地里,自己的村庄要吃官司,也不会草草把死尸丢在自己的土地上。还亏了昌乐知县是个不想多事的人,才将这场官司转嫁到了一河之隔的益都县境内。

本来,这个“枣胡子”没什么家人,并不是件大不了的事,但郑母街却要维护本村的尊严,打起了官司。若要提起郑母街,那可是明清以来闻名遐迩的绅士之乡,历史上出过王丞相(宋朝王曾)、董尚书(元朝董进)、赵状元(明朝赵秉忠)、冀侍郎(明朝冀镧)四大名臣,为“四大御葬”之地,好不厉害!姜家庄要与郑母街打官司,可见有多么难了。我们这里有一民谣曰:“三里尧沟(指昌乐县西北的尧沟),七里镇(指寿光市侯镇),四里郑母(指青州市的郑母街)不用问”。郑母街东西长,笔者在青州上学时曾多次路过,印象是很深的。前些年发现的“状元卷”即是明朝万历间状元赵秉忠的殿试试卷。

        据说,姜家庄打这场人命官司的第一阶段时,连续十八天用三辆推车推着制钱(圆形方孔钱,俗称青钱)往益都县衙和青州府衙里送,青州知府衙门是当时管辖近二十个县的权力机构,比现在的潍坊市大得多,西边到淄博,东边到青岛的一些地方,所以两级衙门都在这场官司里得到了不少好处。

姜家庄做为益都县的远僻地界,一心里要显示自己的富裕,为了不吃人家的饭不住人家的店,立刻在送钱的沿途买上地,盖了房子。声称,无论到县衙和府衙,不吃别人的饭不住别人的店,官司照样打得起。姜家庄这样的举动,还真让青州县令和青州知府大吃一惊,怎么也没料到区区一个偏远的村子会这么有钱。官司打了一段日子,益都知县和青州知府觉得收的钱已经不少了,姜家庄的财力眼看着枯竭了,人命官司也就不了了之了。所以当地流传着“赢了官司输了地”的说法。从清朝末年到民国,再从民国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姜家庄的地基本卖光了,一穷到底了。

在公元1950年“土改”时,姜家庄竟然没有一家被划为地主、富农的。……独独姜家庄没有地主富农可划,也就搞不成阶级斗争,竟然因祸得福,活得比周围村庄的人家安稳滋润。这正应了“青牛观”供着的那位老子(李耳)说得话:“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呢!

……这次故乡之旅是愉快的。回来后笔者想了很多。水长流、西庵以及尧河西边的姜家庄一带,西边有香山,南面有荆山,离此不满十里,又有尧河的滋润,真好比山如屏,河如带,平原绕于前,山岭耸于后,灵秀之地也!既称灵秀,必有奇景佳境,也难怪2200年前传播老庄道家思想的“青牛观”来此落户呢。

山川钟天地而毓万物,采日月精华而生百态,更有奇闻逸事孕育其中,“枣胡子”案件恐怕只是奇闻逸事的一只蜗 角吧?                                                                                                                                                                                       2007112日凌晨结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