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唱响之旅在北大,百年讲堂《大探二》

(2011-09-09 00:06:08)
标签:

北大

北京京剧院

大探二

陈俊杰

文化

分类: 扶風論戲

     今晚在北京大学百年纪念堂上演了北京京剧院“唱响之旅”的系列演出之《大保国 探皇陵 二进宫》,由杜镇杰、王蓉蓉、陈俊杰主演。我受朋友之约,前去看戏,再次走进北大校园,心情又是一番复杂状态,那些建筑和道路既熟悉又陌生,秋意凉爽,丝丝雨滴,彷佛又回到了06年的秋天。三角地旁边那栋灰楼拆掉了,当年在那里很多社团招募新成员,也煞是壮观啊,我还是挺喜欢那栋楼的。

     《大探二》这是一出纯唱工戏,三位主演表现都还可以,只是调门一直很低,我听来最多E调,差不多一直在降E调上,估计是为了就着陈俊杰的调门吧,所以也给了王蓉蓉充分发挥的空间,可着劲的拉长音、拖腔,真是女高音歌唱家,听不出半点儿张派的韵味来。杜镇杰倒还好,稳稳当当的,只是嗓子依旧干涩,偶尔一些腔还很生硬,不过他做戏倒很好,脸上也有戏,能随着剧情的变化而变化,融入了马派的一些东西,只是不要太过,过犹不及,就容易把人物演的太圆滑世故了,比如在《二进宫》最后国太封杨波“七岁男童戴纱帽”那几句,杜镇杰面部表情很丰富,面带微笑,瞪大眼睛又眯缝起来,虽然有“趁火打劫”的狡黠所在,但表现得太多就容易显得世故了,而失掉了杨波本心保国的情怀,但总体还是很好的,只是个别唱词和我所听过的几个版本都不同,比如“汉高皇路过芒砀山,偶遇白蟒把路拦”这句就改成了“揭竿起义”什么云云的,我没记住,但总之没有了“头托王莽尾变苏献”那几句,不知是临时改词还是偷懒,难道到了北京大学就要注重阶级起义而“破除迷信”了?王蓉蓉的无数高腔听得我汗毛倒竖,对她不做评论,在《二进宫》徐杨上场,杜镇杰唱“千岁爷进寒宫”的时候,她频频回顾下场门,也不知道干什么,似有翻场之嫌,实不应该,客大欺店之势可见一斑。

     白天和朋友谈论这出戏,朋友说花脸换成了孟广禄,我想如果换成孟,那肯定会很多人来,不过晚上一看依然是陈俊杰,朋友白天还担心他唱不下来,不过就今晚整体来看,陈俊杰表现还是很不错的,虽然调门低了些,个别高腔费劲些,但是就近些年来,一个花脸独自担当这出戏的还很少有,足见陈俊杰还是有些功底的。这出戏最累的就是花脸,三折都要上场,而且唱功很重,没有深厚的基本功是不能够拿下来的,以前基本都是单演《大保国》带《探皇陵》或者单演《二进宫》,是王泉奎先生把这三折戏连在一起演的,对花脸的要求非常高。陈俊杰今晚表现很好,虽然很累,但做戏认真,工架稳重,唱上也竭尽全力,几个高腔也比较好,最难得的是他的裘派韵味还比较受听,不似当红花脸那么洒狗血,一味追求高调门,细嗓花脸之谓也。曾几何时,我很欣赏陈俊杰的演唱,可惜近些年很少动大戏,几乎都是配角,如《龙凤呈祥》之孙权、《穆桂英挂帅》之王强、《杨门女将》之焦赞等,北京本就缺少好花脸,特别是北京京剧院曾经以裘盛戎先生为强有力的号召力,可惜裘先生的一些经典剧目如《铫期》、《御果园》、《坐寨盗马》、《白良关》等戏都几乎绝迹舞台了,只剩下一出“哼哼唧唧”的《秦香莲》,演的也基本走了样儿,想到裘先生故居墙上那个大大的“拆”字,舞台上的裘派恐怕也拆没了。

     这次北京京剧院的“唱响之旅”倒都是经典剧目,对于喜欢京剧的大学生还是很有可观之处的,在北大看戏明显和在长安、梅兰芳大剧院的感觉不同,观众大多数是学生还有老师,也就是知识分子群体,理性的看戏就不似一般戏迷那样注重唱腔、韵味,总要从文学性、历史性、艺术性等角度来分析,这样就把本是下里巴人的京剧给“高雅”化了,比如这出《大探二》,就会要分析明朝哪个皇帝,是否有这个历史事件,要分析唱词是否符合文学标准,是否有语病等等了,虽然我也自诩为知识分子,但是就看戏这上面来说,我还是希望更大众化一些的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