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梅蘭芳大劇院觀戲之杜喆《野豬林》

(2011-08-09 23:13:52)
标签:

北京京劇院

擂臺賽

野豬林

杜喆

文化

分类: 扶風論戲

     承蒙北京京劇院諸位老師的抬愛,又被選為2011北京京劇院“魅力春天”青年京劇演員擂臺邀請賽的觀眾評委,今天有幸在梅蘭芳大劇院觀看了北京京劇院青年老生杜喆的《野豬林》,剛剛回到住處,興奮之餘寫下一點兒文字,以做紀念。

     《野豬林》這出戲廣大戲迷票友非常熟悉,當然是因為李少春先生電影的流傳,其實在李少春先生演出之前,國劇宗師楊小樓先生曾和郝壽臣先生灌過唱片,可以一窺楊小樓先生的風貌。後經李少春先生整理,與杜近芳、袁世海等合作,為後世所流傳,并常演不衰。我所見過的還有印象的就有厲慧良、馬少良、李光、于魁智、王平、王立軍、常東、李軍等人演出過全劇,至於演出片段和唱段的演員更是不可勝數。

     今晚杜喆的這出戲我是第一次看,整體的感覺還不錯,他個人的表演還是比較穩定的,只是明顯能夠看出學的就是李光的路數,和李少春先生的有些差別,特別是念白上面,學習李光的痕跡很重,當然這出戲的指導老師是李光先生,不過我以為,即便是李光先生,也應該以李少春先生的這出戲作為學習的藍本來教授學生,還是那句老話“取法乎上得其中”,我想如果杜喆能夠很細緻的,一字一句的以李少春先生的錄音、錄像來雕琢的話,會有更大的提高。在“菜園”一場,沒有“舞劍”的表演,這是一個比較出彩的地方,我想如果不是演員本身對這段“舞劍”不熟練的話,是不會隨便去掉的,而且後來“風雪山神廟”一場的武打也證明了杜喆的武功確實一般,如果想按照“文武老生”的路子發展,需要在武功方面提高的空間還很大。“白虎節堂”一場和高俅的配合中身段也不是很順暢,甩發亂、身段僵硬,跪下的時候壓住大帶、箭衣的情況屢屢出現,也是不應該的。“長亭送別”一場的唱腔還是不錯的,只是缺少人物感情,後面的“大雪飄”一段也有這個問題。我覺得對於青年演員不入戲的現象,很大程度上來自于舞臺經驗少、對人物理解弱,舞臺經驗少就只能按照學習的時候來演,不敢越雷池一步,更談不上自己的理解和特色了;對人物理解弱,就是對所演的人物不能夠深入的去挖掘,從歷史、小說、評書等各個方面來了解,所以表演起來就單薄。這些都是青年演員要下功夫的,而且是課外功夫,就像有人說譚富英先生很喜歡看《三國演義》連環畫,來了解諸葛亮的性格一樣,現在的演員大都是本科畢業,還有很多研究生,文化程度要遠高於譚富英先生那一代人,可能夠深入的從正史、野史和其他形式來了解人物的青年演員並不是很多,這也是和前人的差距啊。

     今晚這出戲的其他演員也有所不同,林娘子的扮演者竇曉璇還是挺好的,不搶戲,嗓音也挺厚實;李楊的魯智深卻沒有以前演的史大奈、顧瀆這樣角色好,也許是用袁世海先生的標準來衡量,不過即便是架子花的基本標準,李楊今晚的表現也不算好,剛出場的時候過於賣力,以至於後來“野豬林”一場力不從心,唱念很吃力了,這也是舞臺經驗不足的表現。倒是“菜園子”那幾個無賴演的挺有人物,尤其林沖從牆頭豁口跨過來時大氅被掛住了,幾個“無賴”趕緊給拉了過來,但隨著就給林沖前後的撣土,以示敬意,把小事故給掩蓋過去了,還是很機警的。

     總得來說這出戲杜喆的表現還是不錯的,以後提升的空間還更大。但我還是希望能夠按照傳統老生戲的路數去學習、表演,所謂“文武老生”並非傳統老生行當里有的,而是後來對文武並重的戲附會出來的,所以現在的演員要學習,不能以這個所謂的行當作為標準,即便是真的想文武兼備,類似學李少春,也不能只學李少春,要文學余叔巖、武學楊小樓,李少春先生本人就是如此發展的,何況他是京劇史上不可多得人才,而後人學習只看到李少春先生這種文武兼備的特點,而不考察如何才能如此,那學習起來就缺少根基了。

    

 

                                                                  辛卯年夏秋之交于京城安定門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