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德雲評劇社演出之《珍珠衫》

(2009-12-06 21:13:39)
标签:

德雲社

評劇

文化

    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去德雲社聽評戲了,最近這幾周,德雲評劇社演出了《人面桃花》、《劉翠萍哭井》、《桃花庵》等傳統經典評劇,可是由於工作比較忙一直沒去看,今天正好有時間,中午就奔了天橋。

     到德雲社的時候剛剛一點,時間還早,買了票后在天橋地區轉了轉,以前還真沒有認真看過這裡,在德雲社劇場對面的小廣場,有“天橋八大怪”的雕塑,栩栩如生,可見當年的天橋是多么的繁盛,正如德雲社劇場舞臺的那副對聯“酒旗戲鼓天橋市,多少遊人不憶家”。一點半的時候,劇場門前已經有幾個人在等待開門了,觀眾人數比我想像的多,可能是週日的緣故吧,沒等裏面檢票,觀眾都陸續入場了,我依舊是2號桌,我覺得這個位置好,前面沒有擋的,也正好能看到下場門的文武場,看戲我是很喜歡這個角度的。

     《珍珠衫》這出戲以前看過幾次,最喜歡聽花月仙演唱的這出戲,去年德雲評劇社開張,在廣德樓也演過這出戲。《珍珠衫》這出戲出自明朝馮夢龍的《警世通言》的第一回“蔣興哥重會珍珠衫”,我上高中的時候對這個故事就爛熟于胸了,不過後來看到舞臺演出,印象更加深刻。

     今天的演出總體很好,徐豔玲的表演非常好,將近七十歲的人,大段的唱工都很飽滿,可見其功力是不一般的。“滿斟酒敬老爺”這段唱很有特點,雖然和花月仙的演唱區別很大,但也很好聽。這出戲的核心唱段“襄陽府東陽縣名叫羅德”,唱的很動聽,我覺得比國家評劇院團的演員好多了。

               德雲評劇社演出之《珍珠衫》

                                 (滿斟酒敬老爺雙手奉請)

     扮演吳杰的是那位在榮春社坐過科的老演員,舉手投足,上下場身上都非常有范兒,一看就是專業的出身。相比起來,扮演陳商的那位小生和其他幾位德雲社相聲演員的配角,就差了很多了,舉手投足不規範,上場手腳沒地方放,說話語無倫次,多少影響整體效果的。

     蔣興哥的戲份不多,總體來說這個小生還算規矩,女小生我見過的不少,尤其是評劇女小生,必須要有一股精氣神,以前德雲社請的天津的劉霞那個劇團里的女小生就很好。老一輩的女小生我見過洪影、艷銘杰,她們的演唱都堪稱一絕。我還見過我家當地的一位女小生,叫金少樓,據說和艷銘杰學過戲,年輕的時候也是大紅大紫的人物,後來“文革”受迫害,等結束“文革”,我們當地的評劇團也解散了,晚年很淒慘,前幾年看過一次她清唱《人面桃花》,很有艷銘杰的風韻,不過那次后不長時間就去世了,很可惜。再說德雲劇社的劉俊亭,唱工、做工都不錯,只是有些閉口音的字唱的時候后槽牙咬得太緊,聽起來不是很舒服。

              德雲評劇社演出之《珍珠衫》

                            (這老先生要演《太白醉寫》也沒問題)

            德雲評劇社演出之《珍珠衫》

                               (他是我的前夫本姓蔣)

     今天觀眾有二十人左右吧,上次看《殺子報》坐後面的那些年輕人也來了,呵呵,讓我很無奈。聽戲和聽相聲不同,聽相聲可以台下互動,但是演戲是有規矩的,在台下瞎起哄只能攪亂臺上演員的表演,而且更顯現了自身素質的不高,如果這幾個哥們兒敢到長安大戲院去這麼喊,那才是爺們兒,不過看這情況我估計這幾位未必去過。什麽叫“貧”,今天算是見到了。

     如果下周有時間,還去看,一個人的生活雖然孤單,但是也方便,呵呵

 

                                                            己丑年孟冬于京城西南郊寓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2010鸿运当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2010鸿运当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