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德雲評劇社演出之四--《殺子報》

(2009-09-13 20:36:25)
标签:

殺子報

德雲劇社

評劇

文化

分类: 扶風論戲

     去年德雲社成立評劇社,在廣德樓和德雲劇場演出了一些場次,我看了幾場,後來由於奧運會和營業狀況不佳而停演,今年八月份恢復演出,但是筆者一直忙於工作,前些天幾場戲如《人面桃花》《劉翠萍哭井》等都沒看到,很是遺憾,今天下午德雲評劇社演出傳統戲《殺子報》,筆者有幸前去觀看,略陳於此,希望和大家交流。

     德雲評劇社的演出不景氣,我中午到的時候冷冷清清,票價一律三十元,不分前後排,買票后又去永安路郵局轉了一圈,一點二十五到門口也就十幾個人在等著檢票,一點半進場,我坐在頭排,仰著頭看戲不是很舒服,讓我想起了幾年前在瀋陽京劇院梨園劇場看演出,也是坐前面,看得不是很舒服。

           德雲評劇社演出之四--《殺子報》

                                  (德雲劇場門前的水牌子)

 

     《殺子報》是戲曲的傳統劇目,京劇、評劇和其他地方戲都有演出,此戲描寫王徐氏丈夫新喪,超度丈夫時與和尚那云勾搭成奸,被兒子官保看見,怒打那云,王徐氏恐事情敗露,遂定計殺子,被女兒金錠告知官保,官保害怕不敢歸家,將此事訴于老師錢正林,錢不相信親生母親會殺兒子,官保與其師約定,若第二天不上學就請老師帶為申冤。王徐氏與三更時分將官保殺死,大卸八塊裝入油壇之內。第二天錢正林不見官保上學,就到官府告狀,而當官不信錢正林所訴並將其收監,夜晚官保托兆,言道其尸身在油壇內放在家里床下,錢正林讓其夫人前去告狀,州官私訪得出真情,遂未官保昭雪,將王徐氏、那云處斬,並將金錠拜在錢正林夫婦旗下以為義女,這也是惡有惡報,所謂“虎毒不食子”,王徐氏殺死親兒子,報應照章,是謂“殺子報”。

     這出戲因為演出時有王徐氏與和尚私通、半夜殺子等色情、暴力情節,在五十年代初期被列為二十八處禁演劇目之一,其實在北洋政府和國民政府時期,這出戲也是一度被禁演的,甚至早在清朝末年這出戲也是被禁演的,不僅是其中的色情和恐怖成份,筆者覺得親生母親殺死親生兒子,在任何時代都是難以讓人接受的。據說京劇花旦大師小翠花先生善於演此戲,他塑造的潑辣旦非常逼真,而且在五十年代中期還曾多次上演次戲,結果差點被劃為“右派”,從此收到打壓,一蹶不振,以致“小派”藝術幾近失傳。

     筆者是第一次看這出戲,沒有對比,劇情在前面也說了,值得說的就是“通姦”和“殺子”兩場,次戲之所以被禁,也主要是由于這兩場。“通姦”一場是那云和尚為王家做完法事后三天,去王家討要經錢,其實是與王徐氏約會,二人正在苟且之際,被下學回來的官保撞見。其中重點的表演了二人苟且的床戲(當然,戲曲不能和電影、電視比,戲曲畢竟是寫意的藝術),在大帳之內,不時伸出二人的大腿,並且大帳亂晃,以示二人正行雲雨之歡。其實我們看古典小說,對於此種情節的描寫很多,也并不色情,就戲曲舞臺的這種表演,也並無暴露,但是和其他的傳統戲來比,已經是“色情”的不行,不過今天看來也絕不會讓人學壞(比這個讓人學壞的東西多了)。

            德雲評劇社演出之四--《殺子報》

                                (王徐氏與那云和尚的“床戲”)

     “殺子”一場,王徐氏赤袒右臂,手拿菜刀上場,第一刀砍刀官保面門,官保未死,繼而又將其殺死大卸八塊,並把胳膊,大腿等扔在臺上,在文化不發達的舊時確實很恐怖,不過今天看來倒讓人覺得新奇,這種演法是否和《大劈棺》類似,也無非是戲曲在當時的一個噱頭。

            德雲評劇社演出之四--《殺子報》

                                 (夜半三更提著刀就把人殺)

          德雲評劇社演出之四--《殺子報》

                                (被刀砍面門的官保)

          德雲評劇社演出之四--《殺子報》

                               (大卸八塊,裝入油壇)

     後面還有一場“托兆”,是官保靈魂向老師托夢,述說死因,官保戴黑紗,穿白道袍,連上涂亂紅以示傷痕,唱反調,官保是陶陽扮演的,唱得也不錯,這孩子若有個好老師調教,會很有前途。

            德雲評劇社演出之四--《殺子報》

                                       (官保托兆)

          德雲評劇社演出之四--《殺子報》

                                     (先生告狀)

     據說這出戲在過去還有“法場”一場,王徐氏的女兒金錠祭奠法場,然後一頭碰死在地,當官爲了表彰金錠,就在她碰死的地方樹立了貞節牌坊,與其母成鮮明對比,而王徐氏被判淩遲。

     接下來說說演員,德雲社的水牌子寫的徐豔玲、劉軍亭等,但是究竟王徐氏和那云哪個是徐、哪個是劉我也沒弄明白,等下次再問吧。去年看過他們半場《桃花庵》,感覺不一般,扮演王三思的丑婆子卻很好,可惜今天沒看到。這次再看卻是已改以前的看法,感覺還不錯的。特別難的扮演錢正林的老演員,已經八十來歲了,在臺上舉手投足都十分到位,抬腿還能很高,記得去年演《瀟湘夜雨》,他演崔文遠,拿著雨傘摔搶背很是乾淨。
     很難的在和諧的今天能看到這麼好的一齣戲,雖然水平不能喝國家院團比,但是演出的劇目卻是難得的。現在看來,這出戲確實算是戲曲的“三級片”,但今天卻應該恢復,因為這戲屬於瀕危之列,需要保護,以筆者看來,列入“文化遺產”也不為過。形式已經大於內容,技術要高於思想,所以要保留。

     有一個疑問,就是扮演錢正林的老生演員在告狀前唱散板用京胡伴奏,後面官保唱高撥子也是京胡伴奏,不知道是什麽原因,難道是從京劇移植的時候不完全?記得《瀟湘夜雨》里也有用京胡伴奏的情景,期待高人指教。

     場下觀眾也就三十左右,還有一些演員的熟人,很可憐。可氣的是後面坐的幾個年輕人,一看是地道北京人,一知半解的在那裡瞎說八道,也不顧別人的感受,讓人很討厭。

     下周的劇目是《風雪配》和《秦雪梅弔孝》,希望能有時間去,也很期待。

 

                                                                    己丑年蘭秋于京城西南郊寓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