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緬懷景榮慶先生

(2009-08-07 18:45:36)
标签:

京劇

架子花臉

景榮慶

分类: 扶風隨筆

     知道景榮慶先生去世是2號的下午,當天我參加完同學的婚禮,去朋友家喝茶,朋友告訴我的,當時心裡一陣難過。早知道景先生生病了,因為4月份譚元壽先生演《失空斬》的時候,馬謖用的李長春,當時聽說景先生已經身患癌症,正在治療,不想這麼快就去世了,讓人很痛心。

                           緬懷景榮慶先生

                                       (圖片引用自網絡)

     景先生早年坐科中華戲校,后入榮春社,曾得到郝壽臣、侯喜瑞、范寶亭、錢寶森等諸多名家傳授,架子花臉不失傳統又獨具風格,49年以後京劇舞臺上“十凈九裘”,架子花臉又有袁世海影響廣大的時候,景榮慶先生能獨佔一席之地而且絲毫不弱于前者,可見他的藝術魅力。我生也晚,沒能趕上景榮慶先生輝煌的時期,好像只親看過景先生一次舞臺演出,如今景先生駕鶴西去,今天又是景榮慶先生遺體告別的日子,把我所見到的景榮慶先生寫出來,也算是一點懷念吧。

     我知道景榮慶這個名字是在多年前看電視播放《連環套》,景先生扮演竇爾墩,那種霸氣十足的感覺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後來很多年,有了京劇音配像光盤,我才欣賞了更多景榮慶先生的戲,如《將相和》《逍遙津》《孫安動本》《赤壁之戰》等,但一直無緣景榮慶先生真正的舞臺演出,直到我到北京工作,06年11月份在長安大戲院由菊聲社主辦的《大戰宛城》,景榮慶先生的曹操,才一睹真容,當時景榮慶先生已經年逾八旬,但在舞臺上威風不減,上場的打引子、定場詩,就一下子把曹操那種霸氣和傲視一切的感覺展現了出來,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後面的“馬踏青苗”一折,是當年郝壽臣、侯喜瑞等前輩大師拿手的好戲,最近上海東方臺的《絕版賞析》也正好介紹“金郝侯”三位花臉,其中也探討了這出戲,也有景榮慶先生的採訪,前輩大師無緣見到,但是就我所見到的“馬踏青苗”或者說《戰宛城》這出戲來說,景榮慶先生是最好的。有人會說袁國林的更好,的確,袁國林的“馬踏青苗”確實很有侯派風貌,但筆者認為,1994年袁國林演出這出戲的時候剛六十出頭,和已經八十出頭的景榮慶先生比起來可謂“年富力強”,但是比較起來,袁國林特意的突出了“馬踏青苗”一折的動作,而景榮慶先生從一出場就以一種飽滿的精神演出,並沒有可以突出這一折,這樣觀眾看起來也很自然,不顯得突兀,所以筆者覺得景先生似乎更勝一籌。在《絕版賞析》中吳小如先生說侯喜瑞先生的《戰宛城》只前半部好,後面半部不好,筆者淺陋不知後面如何,但看景榮慶先生的《戰宛城》卻是前後一樣的精彩,後面曹操見到鄒氏的時候確實色心大發,但並未失態,并沒有由雄兵統帥突然就變成了色迷迷的流氓,景榮慶先生把曹操這個時候的心態和表現拿捏得特別到位,當時場下彩聲四起,景先生的表演也十足的震撼了我,真是太好了。看了景榮慶先生的曹操,當晚我久久不能入睡,眼前閃現的都是景先生的形象,至今回想起來還歷歷在目。這也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現場看景先生的舞臺演出。

     2007年10月份,在東城區文化館舉辦紀念王泉奎先生逝世二十周年演出,我又一次見到了景榮慶先生,作為嘉賓,景先生回憶了和王泉奎先生的交往,景先生講話聲若洪鐘,我就坐在景先生邊上,更近距離的目睹了景榮慶先生的風采,雖沒有交談,但心裡默默祝福景先生健康、長壽。(具體內容見筆者07年10月10日博文)

    可惜歲月不饒人,不想兩年不到,景先生就西去了,不誇張的說,景榮慶先生的去世,代表著京劇架子花臉行當的終結,隨著景先生的去世,很多傳統劇目也近乎失傳了,景榮慶先生拿手的《通天犀》恐怕再無人會了,《戰宛城》的精彩表演恐怕也成絕響,其他諸如《逍遙津》的曹操、《除三害》的周處、《將相和》的廉頗、《失空斬》的馬謖也恐再無與景先生相媲美者了。想到此處,又怎不令人扼腕?京劇的消亡就是隨著這些老先生的去世而越來越近了。

     最後,我冒著得罪人的危險,再多說點我個人對袁世海和景榮慶兩位先生藝術比較的看法,不說具體的,只從整體上概括。袁世海先生的藝術成就已為世人公認,不過稱“袁派”倒值得商榷,這裡也不探討。袁世海是郝壽臣先生的入室弟子,按理說應得郝氏真傳,不過郝先生拿手戲如《打龍棚》《李七長亭》《鬧江州》等戲,袁世海似乎從未演過或很少演出,如前面提到的《戰宛城》和《法門寺》《黃金台》等這樣的曹操戲和老公戲袁先生演的也不多,更多的是《群英會》的曹操,不過在這個角色的塑造上,袁世海先生的確有獨到之處,只是不知當年郝先生如何演法,其他如《將相和》《連環套》等戲,我覺得袁先生演來也并不比景榮慶先生出色許多。我的感覺是袁世海先生演出的傳統戲自出機杼的地方太多,雖然很多精彩之處,也難免有畫蛇添足之感,而景榮慶一生演出的傳統戲卻是很規矩的,這是筆者家鄉一位和景先生年輕時就熟識的老先生評價的。而今的京劇正是需要這種的規矩,可惜很難再找到了。當然,兩位先生都是非常優秀的架子花臉,難分軒輊,如今想要看到他們那樣精彩的演出“除非是夢裡相逢”了。

     胡亂的寫了點文字,羅嗦半天,也算是對景榮慶先生的追思和緬懷吧。

     景榮慶先生千古!

 

                                                               己丑年立秋日于京城西南郊漏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