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探母“马前”,“开罪老谭”?---与翁思再先生商榷

(2009-01-22 15:54:34)
标签:

梅兰芳

谭鑫培

四郎探母

文化

分类: 扶風讀書

     近日读翁思再先生的《非常“梅兰芳”》,获益良多。能感觉到翁先生查阅了大量资料,对于普通读者认识、了解梅兰芳先生,进而了解京剧都起到了非常好的普及性作用。当我读到第三讲第三个问题,即“开罪老谭、愧疚半生”这个题目时,产生了一些疑问,关乎史实,所以斗胆写出来,与翁思再老师商榷,更请诸多朋友指正。

     翁先生在这个题目里说谭鑫培带着梅兰芳演出《四郎探母》,由于老谭在后台把自己心爱的鼻烟壶打碎了,没有过足烟瘾,进而影响了台上演出的质量,他告诉梅兰芳“今儿个,你好生唱啊”,是要梅兰芳随着他,结果梅先生误以为要他卯上,就示意琴师梅雨田(梅兰芳伯父、曾为谭鑫琴师)“马前”,意思是“快点”,结果老谭状态不佳,而梅兰芳又越发卯上,两个人对戏很不和谐,惹得老谭场终之后,拂袖而去。几天之后,老谭约梅兰芳又演此戏,这次是老谭要求梅雨田“马前”,结果让梅兰芳慌了阵脚,忙活得满头大汗。为此事,梅兰芳觉得自己没有领会老谭意思,让前辈丢了面子,一直引以为憾。

     我读到此处的时候,产生了几个疑问:一,梅兰芳和谭鑫培第一次合作是什么时间,演出的是什么戏?二,梅雨田是否给他们演出《四郎探母》操过琴?三,梅兰芳的《舞台生活四十年》又是如何记述的呢?带着几个疑问,我查阅了相关资料,了解到梅兰芳先生与谭鑫培合作已经是在民国以后了,根据《舞台生活四十年》记载“我陪谭老板演戏,已经是在民国以后的事。……我第一次陪他在戏馆里唱的是《桑园寄子》,……民国六年以前我们俩没有搭过一个戏班”。通过梅先生的自述,我们可以了解到,在民国之前,谭鑫培和梅兰芳是没有合作过的,他们第一次合作是在民国初年,根据许姬传先生的《许姬传七十年见闻录》记载的梅先生原话为“民国元年冬,谭等发起为正乐育化会筹募基金义演,委托王君直、陈子芳、丁辑甫、李丙庵组织两天义务戏,地点为天乐园。王君直等约我陪谭老唱《桑园寄子》,我一口答应,当时我觉得这是谭老提拔我。”从这段话可以看出,梅兰芳和谭鑫培的第一次演出的剧目是《桑园寄子》,时间是民国元年冬,也就是1912年冬天,地点在天乐园。

了解到这些后,还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如果在此之后老谭和梅兰芳合作了《四郎探母》也是有可能的。假设他们的合作是在民国元年冬以后,那为之操琴的会是梅雨田吗?答案是否定的。梅雨田生于1865年,即清同治四年,卒于1912年,即民国元年。根据《舞台生活四十年》的记述“我第一次在文明茶园贴演《玉堂春》的情况,在我自己说是值得纪念的。这是宣统三年秋天的事。”“他(指梅雨田)是教完我《玉堂春》以后,转过年来的 八月二十八日死的,那年他是四十八岁。”梅兰芳的《玉堂春》是他伯父手把手教的,第一次演出于宣统三年,即1911年,而转过年来梅雨田就去世了,所以我们可以得知,梅雨田去世于1912年夏天。也就是说,在1912年冬,谭鑫培、梅兰芳第一次合作的时候梅雨田已经去世了,所以即便他们两人在以后合作过《四郎探母》也绝不可能是梅雨田操琴了。

那谭鑫培和梅兰芳演出《四郎探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是否真有梅兰芳“马前”让老谭丢丑的事呢?梅兰芳在《舞台生活四十年》里有详细的记载,由于篇幅过长,我在这里只简单的概述一下:他们当时也是在天乐园演出,戏报已经贴出去了,可是老谭那天早晨起来就觉得身体不适,饭后试音嗓子也不给,就想回戏,结果戏馆回话说园子满座,不能回戏,老谭硬着头皮才去演出的。当晚梅兰芳见他精神不好,问他是否对对戏,还再三要求在台上兜着点儿,老谭说不用对戏,并告诉梅兰芳:“孩子,没错儿。都有我哪。”他上场唱完慢板,等再唱“未开言不由人泪流满面”的时候,嗓子突然哑到一字不出了,后面的快板对唱也是只见嘴动,听不到唱词,最后过关被擒时翻了一个“吊毛”,才赢得了满堂彩,“见弟”后就半途终场了。这事对谭老板打击不小,但他却鼓励梅兰芳过一段再唱这出戏,挽回局面。休息了一个多月后,谭鑫培约梅兰芳在丹桂茶园重演《四郎探母》,老谭使出浑身解数,越唱越好,“未开言……”的倒板唱的转折锋芒,跟以往大不相同,后面“叫小番”的嘎调一口气唱完,后面场子也严密紧凑,整场演出非常好,不仅挽回了上次失利的面子,更赢得了新的赞誉。可见此事从头到尾与梅兰芳没有什么关系,完全是老谭个人原因,也就谈不到梅兰芳“马前”,使老谭赶不上,而得罪于他的事情了。

最近一段时间,由于陈凯歌导演的《梅兰芳》电影热播,让很多关于梅兰芳的故事都涌现了出来,难免有不实之谈,当然珍闻轶事不能避免,不过作为对梅兰芳先生人生和艺术的解读,还是更应该严谨一些。京剧史其实就是京剧演员的人生史,我们今天来研究京剧,吧京剧作为一门学科来解读,更需要有认真的治学态度。我作为后生晚辈,本着对京剧无限热爱的心情,才写此文与翁先生商榷,绝无意冒犯之意,言语不周之处还请见谅,唯盼赐教。

 

                                                               戊子年岁尾于辽宁绥中寓所

 

              探母“马前”,“开罪老谭”?---与翁思再先生商榷

                  (翁思再先生新作《非常“梅兰芳”》,中华书局出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