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忆民微博
李忆民微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999,842
  • 关注人气:1,1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被塔利班“处决”的情侣(组图)

(2011-05-30 10:36:03)
标签:

赛迪卡

阿富汗

卡尤姆

塔利班

普什图族

杂谈

被塔利班“处决”的情侣
                                                 文/李忆民
                    

 

惨绝人寰的暴虐
被塔利班“处决”的情侣(组图)赛迪卡,22岁,土库曼人。这是她生前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
被塔利班“处决”的情侣(组图)卡尤姆,26岁,普什图人,出租车司机。

    一只心怀仁慈人的手,在赛迪卡的坟墓上撒了一把麦粒儿。飞来的鸟儿们将啄食它们,以抚慰那位年轻姑娘的亡魂。按照当地习俗,这是对于因爱情而招致杀身之祸者在天之灵的唯一告慰。一切都表明,遇难者是马马虎虎非常草率掩埋起来的,甚至连上边的干土都没铲平。坟墓也被弃之不顾,因为赛迪卡的家人都搬到城里去住了,很可能招来野狗扒开坟墓撕咬命染黄泉的尸体。对于赛迪卡家来说,这是奇耻大辱,这种耻辱不是指残杀他们女儿的野蛮行径,而是指他们女儿生前“令人发指”的行为。


    赛迪卡的悲剧发生在阿富汗北部的昆都士省,已经过去8个多月了。她和她的情人,被塔利班分子和一些群情激愤的村民,以通奸罪用石块击毙。她,22岁;他,26岁。


    这种处决方式,在塔利班控制阿富汗时期,经常采用。2001年塔利班倒台后,还没用过这种惨烈的“投石击毙”的手段处决所谓罪人。最近,阿富汗电视台播放了这次极刑的过程,这些惨不忍睹的画面,是由这个悲剧的的主要元凶之一用手机拍摄的。这一幕惨剧发生在2010年8月,地点靠近Mullah Quli村市场广场附近的墓地。当塔利班的一个头目宣判这对情人死罪的时候,现场聚集了一百多个村民,有的是被强迫来的,有的是自愿来的。只见一个裹着罩袍的黑影,被人粗暴地推搡着,一直把她推进了刚为她挖好的墓穴里。男人们捡起像球一样大小的石块,嘴里高喊着“真主阿克巴尔”,如飞瀑般纷纷向姑娘投去。投石人中包括姑娘的亲生父亲和和他的同胞哥哥。姑娘挣扎着,试图从墓穴里挣脱出来,但被刽子手又残忍地推回了进去。有些人嘴巴上还挂着微笑。赛迪卡半截身子埋在坑里,被乱石砸击至少有10分钟之久。没砸中“靶心”的石头激起尘土一片,随即消失……当投石结束的时候,遭受极端肉刑的姑娘发出了一声非常微弱的啜泣——这是她告别人间留下的最后一声凄婉的叹息。一个塔利班分子,用AK-47俄式枪向姑娘连射3发子弹,结束了她的生命。

被塔利班“处决”的情侣(组图)村民们在小土岗上聚集了很长时间,等待着被处死的姑娘。赛迪卡裹着蓝色罩袍,被推进墓穴里,等待她的是飞瀑般投来的乱石。
被塔利班“处决”的情侣(组图)卡尤姆身穿白衣,五花大绑,勇敢地面对着镜头怒目而视,大骂刽子手。后被蒙上了眼睛。

    一个生在21世纪近于90后的姑娘,如花似玉,春花尚未烂漫,为了追求与自己心仪的真正白马王子的爱情,竟遭受惨绝人寰的极刑,花蕾初绽的女孩就这样香消玉殒了……当这罪恶的一幕结束的时候,现场笼罩在一片死静当中。


    然而,围观的人群仍没有散去,现在该轮到她的情人卡尤姆了。他在小土岗上等待着。双手反绑在脊背上,被几个人架着下山岗去他的情人受刑的地方。卡尤姆这个血性男儿壮怀激烈,他的勇气堪称典范。他矗立在生死之间,高喊着、痛骂着那些刽子手;他毫无惧色,藐视他们,如炬的目光直对摄像镜头,怒视着正在为他拍摄的那个“大胡子”。刽子手用布袋蒙住了他的眼睛。他穿着白衣蹲在那儿,凶手们像对待牲口一样对待他。刽子手们欢呼雀跃,冰雹似地的石块砸向这个年轻人。他的身体在弥漫的尘土中旋转着,直到尘土中的身体没有任何生命体征……他被匆匆地掩埋了。


凄美浪漫的爱情


   在这两起凶杀之前,这对情侣已经逃离了这个村子。赛迪卡除了到几公里之外的亲戚家做客之外,从来没离开过家门。女孩子不能进学校读书,小姑娘跟镇上的毛拉(mollah——穆斯林伊斯兰教学者)学习古兰经。大部分时间深居在家中织布。“但她雄心勃勃,梦想过一种现代生活,和村里其他姑娘攀比着赶时髦。”她的女友扎拉说——当然是通过电话对记者说的,因为阿富汗女人是不能面对面接受记者采访的。据她介绍,赛迪卡喜欢听收音机里播放的音乐,但从来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世界,不知道外面的大千世界有多么精彩。在Mullah Quli这个村子,没有电网,当然就没有电视看。她一生只留下一张唯一的一张照片——这位美丽姑娘浓密的长发和深邃乌黑的眼睛,会永远存留在这个世界上善良人们的心中。她被处死的时候,被罩袍包裹着,看不见她当时的面孔。
卡尤姆是一位出租车司机,赛迪卡哥哥的朋友。一天,他把姑娘拉到一个亲戚家,他们交换了手机号码——手机是这个落后地区唯一的奢侈品。有些店铺设有发电机组,可以为手机充电。“从那时起,他们俩经常互通电话,不顾卡尤姆已经结婚并生有一子。”小伙子的一个朋友穆罕默德说。几周的通话交流,互相产生了爱慕之情,也将要改变他们的命运,也就是说,将横遭厄运。像罗密欧与朱丽叶一样,在离开各自部落很远的地方相爱了。她是土库曼人,他是普什图人。他们勉强能用阿富汗的官方语言之一——达里语吐露心声,卿卿我我,交流绵远感情。


    “卡尤姆对我说,他要娶赛迪卡做第二个妻子(一些穆斯林国家的男人可娶4个妻子)。”穆罕默德说。


    一个叫Abdul Karim 村民介绍说,赛迪卡已经与另外一个男人订婚,那人是一个肉店老板,30来岁,他已有完婚的权利。姑娘的父亲想把女儿尽快嫁出去,要求男方付45万阿富汗“尼”(阿富汗货币单位,此数约合7300欧元)。正当双方为彩礼争执不下的时候。发生了上面的事情。


    赛迪卡怀孕了,未来孩子的爸爸不是那个与她订婚的肉店老板,而是他热恋中的卡尤姆。她唯一得救的途径就是远走高飞。卡尤姆也有同样的谋划:他开出租车的收入不能养家糊口。他不动声色,但思想开放,思索着一个理想的生财之道——去沙特工作。


    这对情侣出逃可说一路春风一路梦。可是他们逃走后,姑娘的父亲召集60多个亲戚,飞奔到卡尤姆的家里。如果没有长者们的居间调停,这些来者不善的人们非把卡尤姆的家洗劫一空不可。“两个逃亡的‘叛逆者’若是不回来,势必引起普什图族和土库曼族两个部落之间的流血冲突。”赛迪卡家的一个成员说。


    塔利班分子决定“维护治安”——当然是依照他们的方式。那是塔利班分子控制Mullah Quli村的时期。他们的村长派人抓捕了卡尤姆的一个哥哥作为人质:如果让逃亡者回来,就可以释放人质。他保证他们不会受到伤害,而且人们会欣喜地看到两人喜结良缘。当然,必须赔偿原未婚夫。经过讨价还价,还是解决了赔款数目问题。起初,赛迪卡的父亲坚持要卡尤姆的脑袋作为对他家的赔偿。最后接受了各部落的一个共同法院的裁决。此时,这对情侣到了与巴基斯坦接壤的楠格哈尔省,在那里躲藏了3天。他们远离家乡,觉得安全有了保障,便给家里打电话。于是家里人便劝他们还是回家乡来……一个早已设计好的圈套,正等待着他们。他们回来后被关了7天。赛迪卡被关在一个土库曼塔利班分子的家里,卡尤姆被关在一个废弃的旧商店里。开始时,年轻人否认和情侣同过床。当塔利班分子要挟他说让赛迪卡和肉店老板结婚的时候,他承认了和姑娘有过肉体关系。

被塔利班“处决”的情侣(组图)                                             赛迪卡被乱石击毙的过程。

被塔利班“处决”的情侣(组图)                                      卡尤姆被乱石击毙的过程。

    “他给我打电话,让我帮他筹集30万阿富汗‘尼’。”他的朋友穆罕默德说。卡尤姆似乎相信钱是万能的,只要给钱,一切问题就可以解决了。为了这个目的,他家还抵押了一块土地。然而,在一个清真寺内,当普什图族理事会和塔利班分子无休止地进行谈判以寻求比较体面的结局的时候,一个骇人听闻的传言不胫而走:两个年轻人可能遭投石击毙的极刑。后来成了千真万确的事实。要求所有商人的店铺都关门,倾听对他们的判决和观看立即执行死刑。
……
    今天,各行各业的商铺都大门紧闭,一片萧条,因为没有顾客。同盟军的武装力量和阿富汗军队已经把原教旨主义(塔利班)分子从各个村子驱逐出去了,他们大部分人都逃跑了,但某些人转入了地下。在当地看不到一个阿富汗军队士兵的影子,民众们都不太相信政府能控制住局势。而塔利班分子却仍骑着摩托招摇过市,到处巡逻,虽然没携带武器,可是窥视着,随时准备寻衅滋事。因此,民众很担心间谍,都保持高度警惕。有些村民壮着胆子匆匆去市场买些生活必需品,如米面油盐等作为储备。从前,这里播放着塔利班的歌曲;如今,静如止水,一片沉寂。偶尔可听到从手机里传出来微弱的 “嗞嵫”的音乐声。


悲剧的后续消息


    悲剧的罪魁祸首们已所剩无几。赛迪卡家和卡尤姆家,也都卷铺盖走人,搬到东部去了,以免遭当地人的唾骂和千夫所指。参加投石击毙这对情侣的元凶们,没一个受到审判和惩处。利用当地正面部队的兵力占优势的时机,警察前来调查。然而大部分刽子手已经逃之夭夭,不见踪影。美国人在萨尔万地区发动了一次清剿战役,只有刽子手当中一个叫Mullaz Zzhir的(塔利班的一个头目),已被击毙。

被塔利班“处决”的情侣(组图)
    赛迪卡的前未婚夫阿卜杜勒•哈菲兹毫发未损地摆脱了困境。这一天,他甚至诚邀了一百多位村民到他家里做客,与家人和他的朋友们欢聚一堂。所有的人都坐在地上,面前摆着一盘盘丰盛的米饭和肉食。但没有音乐,因为担心招来塔利班分子。没什么大不了的,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肉店老板举行他与另一位姑娘的订婚仪式。他父亲摇晃着一大叠钞票给了女方的父亲。这是预付的钱。当他们的儿女正式拜堂时,还要付50万阿富汗“尼”,这个数目比当初赛迪卡父亲索要的还稍多些。这次阿卜杜勒家同意付这么多钱——这好象是他们家从整个事件中吸取的唯一的教训。

 

推荐阅读:

我的个人首页 
从金字塔峰滑落下来的法老(组图)
阿莱西亚、丽维亚,你们在哪里? 

我们应该向美国人民学点什么(图) 
如花少女地狱3096天(组图)
富可敌国的法国时尚“女魔头”为谁敞开心扉
 
  
亚马孙森林里的“世外桃源”(组图) 
暗杀教皇保罗二世的刺客(组图) 
面对面与“活恐龙”深海相遇(组图) 

人造生命——能造男人和女人吗(组图) 
让世界感受动态的真实汉语和中华文化
安娜:令全球惊艳的女间谍(组图) 

绑在桅杆上的伟大画家(组图) 
世界最高峰上两个女人的较量(组图)   
“黑寡妇”的情书(组图)

外国记者眼里的上海世博会(组图)   被塔利班“处决”的情侣(组图)

美国胖子应向全世界敲响警钟(图) 
全球首例异体移植换脸手术(组图) 
“鬼城”华雷斯(组图) 
石川和夫——绞刑架下30年(图) 被塔利班“处决”的情侣(组图)
法国“猫王”:我比杰克逊幸运(组图) 
2010年度“法国小姐”美在哪儿(组图) 
“你要领先别人,就去学中国话吧!” 
王妃与总统的浪漫恋情(组图)
人类登月记忆(之一)
人类登月记忆(之二)
人类登月记忆(之三)

一日尽览天下花(组图)
一位外国总统的中国情怀(下)

一位外国总统的中国情怀(上)

八胞胎的离奇故事(组图)

站在废墟上的人也得活下去(图)

法国小城缘何为巴金而自豪(上)

法国一城市确定2009年为“巴金年”(图)

母亲带婴儿孤舟穿越大西洋(组图)(下)
母亲带婴儿孤舟穿越大西洋(组图)(上)

谁是当今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女人?(下)

谁是当今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女人?(上)
水性杨花-婚变-复婚(组图)
我要把他们的声音带到白宫,天天都听
出神入化的总统贴身保镖(组图)
“奥巴马,我的顾客!”
新款奥巴马总统专车解密(组图)
玫瑰潮水般的火烈鸟群(组图)
涉外往事小撷(五)
涉外往事小撷(四)

涉外往事小撷(三)
涉外往事小擷(二)

涉外往事小撷 (一)

现代版的维纳斯--金铸的诗神凯特-莫斯(图)

我收藏名人情书……(组图)

没有丢失的瞬间感悟(图)

毕加索为最怕羞的少女画裸体画儿(组图)

听海洋独一无二的动物唱歌(组图)

太平洋里的杂交鲸鱼与人玩耍(组图)

女人从哪儿看一个男人的善与恶(组图)

世界顶级美女想嫁什么样男人?(组图)

非 洲 记 忆(组图)

从闯红灯不被罚想起的……

还有一妻多夫、一夫多妻制吗?(组图)

在意大利农民家里做客(图)

赌城摩纳哥一个杀人犯的奇遇

起来,地球到了最危急的时候……

任教法兰西

白璧无瑕——最性感影后查里兹·塞隆(图)

一个美国女孩想起此事就会哭(图)

韩国80后青年的志趣和情怀(图)

 

声明:

     网络转载请尊重有关法律和作者版权,注明文章出处和作者姓名;如报、刊等平面媒体有意转载,请通过下面的电邮地址与作者联系,及时寄样刊,支付稿酬。否则,视为侵权,将追究法律责任。

者电子邮箱:lym901@sina.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