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应试教育突围:树立新的教育价值观

(2017-06-27 16:38:19)
标签:

应试教育

学校教育

家庭教育

分类: 教育时评

从应试教育突围:树立新的教育价值观

关于中小学生沉重的学业负担,大家其实都清楚真正的问题所在。学生负担过重的主要原因是激烈的择校竞争。教育培训热、奥数热是由市场需求所催生的,没有择校热就没有培训热,这是非常简单的道理。加剧择校竞争的是一些“关键少数”,在北京主要是一些公办的初中名校,在上海主要是一些民办名校。问题的关键仍然是政府治理,要按照义务教育法维护公平秩序,而不是维护名校的既得利益。

全社会的应试教育取向,同时是现行考试评价制度的后果。改善教育品质,从应试教育突围,需要将教育价值观的改变作为重要任务,真正建立儿童优先、以儿童为中心、以学生的健康发展和终身幸福为本的价值。可以做很多实质性的、具体的改变。

1、实行善待儿童的教育。应试教育的最大危害,主要还不是在培养拔尖创新人才方面,而是对青少年人格养成、身心健康、国民素质的损害。这就是说,基础教育的真正价值,首先不是选拔和培养拔尖人才,而是培养身心健康、思维活跃、训练有素的合格公民。就培养拔尖创新人才而言,也需要从保护小学生的休息、娱乐、睡眠开始,做到“每天多玩一小时,每天多睡一小时”,而不是过早地磨灭他们的身心健康、好奇心和想象力。需要将实行善待儿童的教育、使儿童免于恐惧的教育、使儿童能够保障睡眠的教育写入政策文本、政府报告!

2、非认知能力的重要作用。传统的认知心理学主要关注智力过程,而忽视非智力因素。现代的学习科学、多元智能理论已经颠覆了仅仅将数学和语言两种能力视为智力的评价。此外,传统的人力资本理论将认知能力简约为学业成绩,如同经济生活中对GDP的重视那样,产生很大的误导。晚近的一系列研究已经揭示,非认知能力(或者说人格特征,如情绪稳定性、开放性、外向性、尽责性等)对未来成功生活的重要性远远大于认知能力。“以考试成绩作为单一的评价指标,容易导致割裂学校教育和个人未来经济社会之间的关系。鲍尔斯等对24项研究和65个估计的综合分析发现,考试成绩只能解释教育年限对收入影响的18%,并且考试成绩和个人收入之间的关系在近几十年来也没有增强的趋势。” [1]这一研究给我们提示了改善教育的方向。

3、改变重理轻文、独尊数学的倾向。中国的重点学校对数学的偏好、独尊数学的倾向,“全民奥数”等问题,都需要重新辨析和纠正。据对上海PISA的解读,“绝大多数小学数学教师认为PISA数学难度在小学水平内,”“对于参加PISA测试的上海中学生来说,试题是小学水平的”。 [2] 这雄辩地说明上海15岁学生数学的难度明显高于OECD国家。

面向全体儿童的基础教育,采取的应当是一种基本标准(最低标准),而不是先进标准。中国的中小学生高比例的“数学恐惧症”,数学学习的失败,就源自不恰当的高难度。应当适应大多数儿童的学习能力,明显降低课程难度。美国学生的数学平均水平极差,但却有最优秀的数学家,它实行的是对少数优异学生个别化的培养,而不是提高整体教学标准。

英国数学家沃尔夫拉姆认为,现在电脑已经完全胜任计算的工作,可是我们的教育仍然把80%的时间用在练习计算上面。许多欧美国家的考试都允许使用计算器、可以查阅计算公式,将教育重心放在培养数学思维能力上。我们却将解题技巧、解题速度作为教育质量!互联网时代的学习,为未来培养人才,需要极大地降低知识记忆、解题技巧为主的教育,重视综合素养、非认知能力、社会适应性等真正有助于学生一生发展的素养。

4、减少课程门数、降低课程难度是一个真问题。课程繁多,作业、考试太多,而且以大量记忆、熟练计算为主,使得立德树人的目标在教学计划、课程体系中被架空,学生也不可能有自主发展的时间、空间。目前小学三年级以上,开设有语文、数学、英语、科学、思品与社会、音乐、美术、体育、信息技术、综合实践、地方教材,共计11门。最近教育部要求从小学一年级开设科学课,依然在不断加码。我们需要的是做减法的教育,否则,学校就不可能有时间开展更为重要的教育。我们需要认识,为什么德国的中小学可以实现半天上课,下午基本都在体育活动?

5、降低考试的频度和烈度。在考试评价没有根本改变的情况下,为了保护学生的身心健康,通过行政手段降低考试、考核的频度和烈度仍然是必要的。要改变现在期中考、期末考、月考、半月考、周考、日测之类频密的考试,推行并落实上海实行的取消期中考试、学习考试实行等第制评价的做法。

教育评价改革的理想目标,是通过教育管理的地方化、分散化,通过实行GPA评价、增值性评价等,形成一种低竞争、低控制、低评价的教育生态,使得地方和学校具有一定的自主性,能够更多地关注学生,而不是应付评价和追求排名。在这方面,芬兰是一个典型。芬兰的学校几乎完全没有标准化考试,然而在PISA测试中始终名列前茅,是世界公认教育品质最好的国家。



[1] 周金燕:15岁学生如何看待学校教育的适应性——来自中国上海PISA的证据及运行因素分析.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16年第3

[2] 丁道勇 周金燕《PISA数学有多难:对上海PISA数学成绩的第三种解读》,中小学管理,2015年第10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