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相信春风和种子的力量

(2012-09-24 09:08:25)
标签:

马小平

大觉寺

教育改革

学习型组织

理想主义

教育

分类: 教育时评

杨东平按:此系9月8日在京郊大觉寺参加王瑛主持的“来自一线教师的声音主题研讨会”的发言。这次会议的副题是“寻找马小平式的教师”,马小平老师追思会以及他编撰的人文读本《叩响命运的门》发行仪式。钱理群、傅国涌、陈浩武等和一批马小平式的教师共聚交流。 

 

相信春风和种子的力量

  大家好!
     
我参加这个活动,首先是受马小平老师的感动和感召,然后是受王瑛老师影响。王瑛作为一个企业家能够以那么大的投入、热情执着地寻找马小平的同道,传播马小平的精神,不仅思想力很强,而且行动力很强,这个会议的规模和内容都超过我的想象。昨天、今天我分别参加了两个纪念教师的活动,昨天是官方的活动,在京西宾馆举行的全国教师工作会议,温总理做了重要的报告,一些主题和我们今天也稍有结合,我想转达几句。
     
温总理说:"教育的根本目的是促进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当前迫切需要把教育从应试和高考指挥棒下解放出来,解放学生、解放老师、解放校长。"他提出三个解放,这在过去没有出现过。"不能用一个模式办教育,更不能用一个标准去衡量、评价学生。要树立人人皆可成才的观念,做到因材施教,尊重、鼓励个性发展。"长期以来我们不提这个,只提全面发展,当时制定《规划纲要》时候我们强烈提出来要把“个性发展”作为一个重要的教育方针,后来《规划纲要》的提法还是全面发展和个性发展相统一这样的表达。温总理又说了:"要提倡教育家办学,教育应该由懂教育的人办,要培养一大批有志于献身教育的教育家,不但大学应由教育家来办,中小学也应由教育家来办,要改变学校行政化管理模式,取消学校的行政级别。"温总理讲到这儿时插了一句话,他说这句话说了快10年了,这次是最后一次。我想说的就是,中国教育问题的严重性,如教育行政化、教育腐败、教育浪费等等,其实上上下下都清楚,甚至解决的方案也都有,只不过要把它变为普遍的现实,这个道路是非常艰巨的。
     
昨天的会议还表彰了一些先进教师。可以看到国家表彰的教师和我们今天所表彰的教师是不太一样的,国家表彰的教师的最高境界就是那些爱生如子、舍己救人之类的道德楷模;但是马小平的故事就可以做很丰富的解读,马小平固然也是道德楷模,他的悲悯心、他高度的道德感,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他不仅如此,他不仅是个道德楷模,而且是一个得道者,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有信仰的人。这与见义勇为的境界是很不一样的。
     
今天我们探索、追寻、理解马小平,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方面,马小平他还是一个行动者。因为我们这个社会批判者很多,有理想的人很多,但是有行动力的人,身体力行的去改变社会、改变现实的人,相对而言还是比较少的。因为做一个旁观者、批判者是比较容易的,尤其是在网络上。马小平的很多做法确实已经接近于布道了,他力所能及的希望帮助别人、改造别人,一点一滴的行动,不放弃,不拒绝努力,相信人人皆可向善,他内心是有很强大的精神力量的。所以我觉得,这种行动的力量、行动的精神,今天是特别重要的,也是特别需要认识的。
        
我本来以为,今天下半场几位马小平式的老师会介绍他们怎么在各自的领域践行自己的理想,因为我们的环境很糟糕,正因为如此,这种努力就特别重要,特别难能可贵,所以要寻找,要大范围的寻找。而且钱老师寻找了好几年,王瑛寻找了好几个月就寻找到这几位。所以,我想大家应该更多分享怎么在恶劣的环境中坚守、改变,这是很重要的,或者说马小平本人给我们怎么样的启示,我觉得有些东西是需要学习和交流的,否则我们永远打不破应试教育和教育理想的怪圈,要么向现实臣服,要么拍案而起、拂袖而去。中小学很多有理想的改革者,无非就这两条道路,最后离开学校逃离应试教育成全自我,至少不同流合污。但这个选择相对而言还比较容易,就是不合作;如果能够在体制内做身体力行的改变,才是真正了不起的。
     
上面所说的是第一个问题:认识马小平。第二个问题,关于教育改变的可能性。其实马小平本身的存在,包括深圳中学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重要的启示。今天上午我有一个很重大的收获,我听了王赫对深圳中学毫无保留的称赞,因为我认为现在绝大多数重点中学、示范型高中都是不太令人尊重的,都是把最高分的学生弄进来然后上清华、北大,不是你学校的本事,不是你教育的功夫。我相信王赫作为马小平式的老师是有判断力的,她说好的可能就是好的。在我们现在整体这么糟糕的环境中,还有比较接近于理想的学校,这是我个人比较震动的,我以为在体制内已经找不到好学校了,但事实上还是有,虽然非常稀缺,就像马小平一样。这种非常稀缺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启示,为什么他们会存在?他们是怎么生存的?或者,这种变化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在这样的环境中还能够出现这样的人、这样的学校?这样的追问可能逐渐地就会指向一个具有建设性的方向。东莞中学是不是也是像深圳中学一样,一个比较接近理想的学校,王赫说她不太了解,但是她对深圳中学是高度赞扬的,那里的老师在学校里能够不委屈自己,不用“卖身求荣”,这就很不容易。

我想说的是“活在当下”。其实任何一个时代的人、每一个具体的个人只能活在当下,没有办法。我记得今年某省的高考题好像有一个题,问如果能够选择的话,你愿意活在什么时代,有的选择活在唐代、有的活在宋代。包括现在的这一轮民国热中,也有人指出民国也是在怀旧中被美化了。每个时代的人对自己所处的时代都是不满意的,一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不会对他所处的时代是满意的,当然不同的时代还是有好坏之分。无论如何,既然你只能活在当下,就必须做一个选择,选择一种生存方式。这就是刚才马前说的——我想她体现了马小平的精神——“即便街道上布满了垃圾,也要坚持把手中的垃圾扔到垃圾筒里”。这句话的另外一个表达是这样说的:并不因为你身边有一个垃圾堆,你就注定只能当苍蝇。毕竟人还是有选择的。
     
讲到这个问题,我想推荐大家看一个电影,去年的奥斯卡得奖片,法国的《午夜巴黎》,一个很漂亮的电影。一个好莱坞的美国作家,非常仰慕法国文化,到法国旅行想要留在法国,他的美国妻子就坚决反对,觉得法国很陈旧。他到酒吧穿越到40年代的巴黎,见到了当时的文化名人,他们告诉他巴黎已经完蛋了,巴黎真正的黄金时代是20年代。当他又穿越到20年代的时候,那时候的人说巴黎已经糟糕透顶,巴黎的辉煌时代是19世纪。不断的往前穿越,最后回到当下,他跟塞纳河畔一个卖书的女孩走了。我觉得这背后的寓意很深刻,活在当下是一个人现实的处境,但是需要做选择,就是要做一个有尊严、有价值的人,做力所能及的改变等等。
     
另外一个解决问题的思路,我们经常会把所有的问题都归结于政治体制,所谓总体解决的思路。社会生活中所有的问题都可以直接推导到政治体制。我年轻时可能也是这个思路,倾向于推倒重来,但我们现在越来越知道,这个想法是不真实的。一个社会的改造,或者说社会重建的过程不大可能靠所谓的推倒重来,破旧立新这种总体解决的革命模式。因为第一,这是不真实的,这个改变会不会到来不是你能够决定的。第二,如果没有全民性的文化启蒙,即便大变革到来,仍然会是一片混乱,仍然是一片废墟。
     
我记得傅国涌的一篇文章到讨论小学的作用。我们前几天开过一次教育沙龙,主题是“过去的小学”,我引用了他的话。他说100年以前,蔡元培当时是教育总长,教育次长叫范源濂,他们有一个争论,到底大学重要还是小学重要,蔡元培认为大学更重要,范源濂认为小学更重要,因为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上大学,但是几乎都要上小学;另外大学主要是专业教育,而小学是人格教育,奠定一个人做人的基础。今天我们回过头来看,这话的确很深刻。其实从清末到现在,100年来这个争论就没有停止过,到底是办国会还是办学堂重要,是政治体制改革重要,还是办新学、新教育重要,实际上就是启蒙和革命的选择,直到今天,我们每个人的行为或者思维方式仍然要在这两者中做一个选择。
     
今天,从我个人来说已经可以比较清楚的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可能还是要把更多的力量,更大的努力、行动放在力所能及的启蒙上,尽管这是一个短期内不见效的事情,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本人参与了三个NGO的创建和领导,其中有一个自然之友,上一任会长梁从诫是梁思成的儿子,去年去世了。我们最近刚出了一本《梁从诫环境文集》追思他,在序言中我提了一个问题,我说梁从诫晚年的时候提出了一个疑问,我把它称之为“梁从诫之问”。他晚年的时候非常悲哀,说自然之友已经成立了十五六年了,当年总是以为通过大家的努力,唤起民众、绿色启蒙,我们的环境会越来越好;但是现在我们扪心自问,中国的环境比15年前是好了还是差了?如果环境还在持续恶化,那我们存在的价值究竟是什么?我们的所作所为究竟有什么意义?这就是“梁从诫之问”。实际上这种困境,是每一代人、每一个理想主义者都面临的,到底有什么用的问题。
     
如同梁思成一样,当年的抗争也以失败而告终,历史前进的潮流不可阻挡,北京城被毁了。但是,在更长的跨度上,在人类文明的历史上,这些人永远是真正具有价值的,会被历史所铭记,国家和民族最终会从中受益。我们当时做环境教育,包括我在大学上课,其实也经常面临这种拷问,明明知道下面坐了那么多人,大多是混文凭的,你在那讲他在玩电脑。我的自我安慰,是我相信这个课堂里总有几个人能够从中受益,你不可能指望80%的人都听从你,但是我相信总有几个。当年我们做环境启蒙也是这样的想法:相信春风和种子的力量,撒出去的种子总有几个会发芽。如按宗教家的想法就更是如此,能度一个是一个,绝不会因为我不能拯救整个中国,就放弃了努力。能救一个是一个,与我们整体解决的思路完全不一样。这个概念是非常深刻,也就是胡适所说的一点一滴的改良。
     
从教育改革的实践来看,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在一线从事教育改革的创造者、追求者,包括钱老师、朱永新老师,他们都在提倡这个概念。而且,这也是一个理论研究的成果,加拿大研究世界范围内教育改革的学者迈克尔·富兰写了一本书《变革的力量——透视教育改革》,他说近几十年来世界各国政府自上而下推动的改革,绝大多数都是轰轰烈烈开始,无疾而终。因为教育改革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非线性过程,影响的因素非常多,所以寄希望于自上而下、由政府或专家强力控制、规划出来的改革,其实是不真实的,需要寻找教育变革真正的力量。
      
日本的佐藤学写了好几本书,像《静悄悄的革命》,鼓吹的都是一个概念:真正的变革是在课堂中发生的,依靠越来越多的学习型个人和学习型组织。学习型个人就是像马小平这样的人。朱永新的名言,说关起门来你就是国王。尽管可能教室里还有监视器,但教师仍然可以做你的国王,就是说你可以在这个课堂内影响和改变学生,在这个空间内你是有自主性的。学习型组织,如刚才王瑛说的东莞中学的语文教研组,包括深圳中学的教师群体,学习型个人逐渐的就会带动、扩大为学习型组织,它不是依据外在的行政控制、外在的专家系统,而是自己能够主动学习,主动的探索、解决问题。出现越来越多的学习型组织、学习型个人,才是教育改革的真正动力。相反,如果没有这种自下而上的“静悄悄的革命”,即便宏观的体制变革出现了,大家可以想像,学校和课堂的面貌依旧,作为一种文化性的变革,这种改善和启蒙注定是一个较长的过程。这是我想讲的第二个问题,关于教育改变的可能性,马小平在今天生存的可能性。
     
第三个问题,我想跟大家交流一下关于教育改革的路径和方法。马小平提供的是在体制内的学校坚守和做力所能及的改变,包括樊阳、杨林科等等。在应试教育、行政化的学校教育环境中实践自己的教育理想,这可能是属于最艰难的一种选择了,大家可想而知。我想说的是,在我们今天的社会环境当中,已经有越来越大的选择性和改善的空间。
     
我们注意到一个现象,近些年来,很多自下而上的教育改革,都是农村的边远地区的学校首先发生的,包括山东的杜郎口中学、山西的新绛中学等等,出现了“农村包围城市”的现象。在这些农村学校进行的学生主体课堂的改革,确实极大的调动和解放了学生。所以我们认识到,学校系统、教育系统也并不是大一统、铁板一块的,它有它的薄弱处和可能的生长点。在一些农村学校和一些民办学校,是否可能成为实践新的教育理想的生长点,需要探索这种可能性。当然我也很关心为什么深圳中学能够存在,这种公办学校照样能比较好的追求教育理想,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大家越来越意识到学习型社会的出现带来的改变,意识到教育改变的路径不限于学校教育这一种可能性。譬如李英强发起的“立人学校”,举办社区的图书馆,在召集那些县城的高中毕业的失学青年,以图书馆为中心,把这些有志于阅读的、有思考力的失学青年组织起来,培养地方、社区的青年精英。当然还有很多实践,像书院、私塾,上个月刚开了第二届全国书院大会,全国有案可查、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书院好像有591家,这比我们想象的要多。教育的板块开始逐渐分化,新的教育空间、教育可能性开始出现。另外就是利用新媒体。刚才王瑛也讲到,我们要重视新的传播方式,不仅仅是在课堂上,譬如说樊阳的讲座,能不能成为公开课程一样在视频上播放?用新媒体来传播,这个可能性完全存在。

在路径上,我觉得马小平老师已经做了一个很好的总结,他说“阅读是通往自由之路”,说的非常漂亮,已经指出一个教育改善的路径。朱永新做的新教育实验,核心价值也是阅读,从学前开始的阅读,然后到小学。可以想象一个孩子六年读过多少本书和没有读书的人,精神境界、精神营养是完全不同的。现在社会上鼓励读书和阅读,建图书馆的NGO也非常之多,数以百计,支持图书馆和阅读活动的基金会也很多,这种社会资源是客观存在的。当然,在家上学也是一种自主教育的途径。
     
总之,今天的社会已经进入到网络时代,学习资源的开放和丰富性,使得超越学校教育的自主学习、社会化学习、个性化学习,越来越成为可能,这是我们改变教育的一种真正现实的前景,而在若干年以前你要是离开学校、离开老师就难以学习,今天这个环境已经完全不同了。
      
因此,首先我非常欣赏和赞同王瑛做这事情,其次我们需要有一种开放性的思维,在新的社会环境中,建构面向未来的教育变革,就是用多种形式、多种途径推广我们的教育理想,改善我们的教育现实。让我们共同努力,谢谢大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