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洞庭湖3万亩“私家湖泊”,是如何任性18年的?

(2018-09-17 09:59:27)

洪巧俊

新华社报道,被誉为“长江之肾”的洞庭湖,是我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的重要湿地。新华社记者5月暗访发现,位于东洞庭与南洞庭交汇处,横跨湖南岳阳、益阳两市,被河流冲刷出的一片巨大湖洲——下塞湖,自2001年以来被私营企业主逐步改造,圈湖筑围,形成了面积近3万亩的“私家湖泊”。

3万亩的“私家湖泊”,有多大?算一算,你会吓一跳,我们一个500多人口的村庄,才400多亩地,也觉得好大,有的乡镇也才有3万亩地。当然这3万亩的“私家湖泊”,并不是一下围筑起来的,而是围筑了18年,这18年的任性就没人发现?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就都不知道?

对这样一起严重破坏生态环境下塞湖非法矮围问题,当地老百姓也能挣只眼闲只眼?显然不是,而是身后有强大的“保护伞”,你举报也没用,人家围筑并不仅没停止,而且在不断壮大,壮大得肉眼看到的是无边无际?

这个强大的“保护伞”被打掉了,12日,经湖南省委研究并报中央纪委批准,决定对省畜牧水产局等25个单位的62名国家公职人员进行问责,11人被立案审查和监察调查。另外,私营企业主夏顺安因涉嫌非法捕捞、骗取贷款、非法采矿等犯罪行为,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巧哥想,如果不是新华社记者暗访,在6月,“新华视点”栏目播发《3万亩“私家湖泊”为何如此任性?》报道,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不难想象,这3万亩的“私家湖泊”就要继续任性下去,是不是还要进一步扩大?

“护鸟卫士”李剑志说:“原来矮围存在时,到冬天里面的鱼被私人捕捞一空,候鸟都吃不到,不再往这里飞。”

可见这种圈湖筑围,不仅是竭泽而渔,而且严重破坏了生态平衡和自然环境。

“经查,2001年以来,沅江市私营企业主夏顺安以生产和销售芦苇的名义,先后多次与湘阴县湖洲管理委员会和沅江市漉湖芦苇场签订合同,在下塞湖开沟挖渠,筑围修路,经营芦苇;2008年至2011年,夏顺安与岳阳市湘阴县和益阳市的沅江市湖洲管理部门违规续签长期承包合同,非法围垦湖洲、河道,擅自修建矮围,从事非法捕捞养殖、盗采砂石等;尤其是2011年以来,夏顺安开始大规模加高、加宽和加固矮围,并修建3个钢筋混凝土节制闸,严重影响行洪安全,严重破坏湿地生态。2014年3月,湖南省国土资源厅通过遥感卫星发现下塞湖非法矮围后,省委、省政府多次作出部署,开展专项整治。”

有意思的是湖南“省委、省政府多次作出部署,开展专项整治”,为何没有效果?

“对湖南省委、省政府三令五申的整治要求,湖南省畜牧水产局、省水利厅、省林业厅等省直部门和益阳、岳阳两地市县党委和政府及有关部门态度不坚决、行动不积极、履职不到位,少数领导干部甚至严重违纪违法、失职渎职,为夏顺安违法行为提供帮助,致使下塞湖矮围问题长期得不到有效整治,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我想问的,既然他们态度不坚决、行动不积极、履职不到位,少数领导干部甚至严重违纪违法、失职渎职,为何当时没有追查他们的责任?为何等到4年后新华社披露后才追查了他们的责任?这不仅是湖南省畜牧水产局、省水利厅、省林业厅等省直部门和益阳、岳阳两地市县党委和政府及有关部门有问题,纪检监督等部门也同样存在着问题。

更令人不解的是这样一个违法犯罪的主却是省人大代表,即使夏顺安拉票贿选省人大代表,那么组织部门又是如何把关,让他当选的?贿选了谁?受贿者处理了没有?

具有讽刺味的是2013年1月28日湖南省主流媒体报道了夏顺安的“先进事迹”《樵民”夏顺安》:

    芦苇荡里养鱼种菜,三不误

    涨水为湖。退水为洲。

    省人大代表夏顺安的家乡就在亦湖亦洲的地方,洞庭湖畔,沅江市漉湖芦苇场。

    多年来,夏顺安的身份不断更换:涨水渔民,退水樵民。

    ……

    夏顺安决定将部分芦苇地转向,创造出“芦、林、渔”一体化湖洲经济发展模式,“宜芦则芦、宜林则林、芦林间作”。他已开辟了一万多亩面积的油菜地、鱼池(围网)……他说,国家对湿地、“樵民”的政策并不十分明晰,但他认为自己的决策,应该可行,至少,跟随他的2000多名从业人员收入不会大幅减少。


可见之前对夏顺安的所作所为,湖南是“正面”宣传,并不认为他所干的是违法的。由此可见,这样破坏洞庭湖生态环境的恶劣事件,只要在权力的保护下,就能大刀阔斧地干,而且越干越大,甚至肆无忌惮,还能成为典型人物,省人大代表。

综观那些落马的“老虎”也好,还是那些折翅的“苍蝇”也好,大多都与不良官商关系相关。商人丁书苗的做大,得益于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原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刘铁男腐败案件中,商人倪日涛是重要的行贿人;原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被地产商人刘卫高所“环绕”;原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身边环绕着密密麻麻的官商关系网,其中就有“灰顶商人”邓鸿的影子。……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当权和钱“混”在一起,当官和商“粘”在一起,就会像炸药接上雷管,迟早爆炸。3万亩的“私家湖泊”案也不例外,也是官商勾结的结果。

斯密早就说过,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仅仅是“守夜人”。问题是,我们今天的经济形态,表面上界定为“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实际上仍然是政府主导的投资经济、规模经济,这必然需要政府的行政之手。而这种“手”也往往成了“保护伞”与腐败之手。

请关注巧哥新号"巧哥有话讲"(hqj7815),为防止再失联,请同时关注巧哥小小号"巧哥巧说"(hqj1567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