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离离的离歌
离离的离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2,441
  • 关注人气:2,5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喜欢的人间有烟火(组诗)(南方诗歌2015.02)

(2016-04-21 10:01:49)
分类: 小诗发表


@我喜欢

我喜欢吃
烂掉一点的苹果
我总在纸箱里翻找,被挑出来的一些
有时昂首,有时低头,站也站不稳
我不知道该对他们说些什么
当我低头的时候
的确有点难过
让我想起在省城的那家医院
在众人之间
我们过了怎样的一个冬天

我突然喜欢上
挑了我的女医生
她总问我说,今天感觉怎么样
然后,她的手术刀
对准我的身体,轻轻划开
比我削苹果时
还要轻一点




@ 在医院

离开这么久了
再想它就感觉是一种罪过
但我总是忍不住去摸那几处
被人动过的地方

进去之前我曾那么害怕
我不是怕你失去我,而是担心
你看不到我时
手术室门前那一幕
作为病人家属,你签字时手会抖个不停



@ 我喜欢的人间有烟

我们没有去放烟花
而是去楼下走走

在院子里,我看见天空中慢慢升起的许愿灯
就赶紧捂着胸口

你一定不知道
那时我对你说了什么

我们都不知道
那些灯,对天空说了什么



@ 风吹我

风吹我
风继续吹
我。风无数次,吹在我的脸上
像我的孩子
在我想他时伸出了他的手

风变着方向吹
吹左边的我,吹右边的我
在黑暗的街上
它陆陆续续吹干了
我的眼泪



@ 我觉得自己已经很老了

不是年龄的问题
是我们拥抱的时候,心跳的不一致

我们只是偶尔
身体轻轻靠在一起。但我一直羞于
承认这些

直到那天我们俯下身
同时捡一根筷子



@ 妈妈——

妈妈,那天我真的想把自己藏起来
可是在广场上,在廊下我听到了年轻的
爱情的声音。两个孩子,不到二十岁
两个孩子,就足够代表了
他们相爱的快乐

我真有点难过
开始想念我的第一个孩子
如果她能活着
来到这个世上
她也应该快到了
被一个男孩偷偷拥抱的年龄

我有点难过
当年的手术台上
特别冷,我不停地发抖
听那个女医生
找一把钳子,顺便和另一个美丽的女医生
对骂了几分钟

我的孩子
那时一定想藏起来,我隐隐听见
她叫了我一声
妈妈——




@ 就到这里吧

写完一封信
总习惯写上
就写到这里吧,有时候和一个不熟的人说话
肯定不会多,三五句就想结束
就想说,就到这里吧
有时候害怕亲人们走着走着
就会轻声说
就到这里吧,我们再也不能
陪你了。就好像
我们用给别人的话
突然转身
都成了针芒
对着自己



@ 动物的爱情

老家的旁边有个麦场
除了把收来的麦子一捆捆
垒成一个个垛
那里还可以供牲口们交配
有时候是马,也会是驴或者黄牛
会有很多人围着看,都是些成年男人
他们会抓着牲口们的生殖器,会浪笑,红着脸
我们几个孩子
躲在不远处,我们不敢看牲口们
怎么表达它们的爱情
我们就观察男人们的脸
他们似乎很难为情,又好像很愉快



@ 那样的夜晚和一首诗的结尾

我没有别的可以给你
已经三十七岁了,如果你不嫌弃
我还可以是三十八岁,或者四十八岁
我可以是卷发,也可以头发全白了
像我的姑妈
那天晚上在文化广场,我和她站在一起
我喜欢他们看看她,再看看旁边的我
你也在我的旁边,你不必担心
他们都替我想好了
怎么老去,你只要
不嫌弃
我就成为那个样子的自己



@ 漫长的冬天

一个冬天,就已经够漫长的了
在北方,很多有趣的事
都被冬天省去了。我们差点就忘记了
夏天做过的事和
春天要做的事情
多么简单,在北方
只要下雪了,我们就可以不出门
不恋爱,也拒绝死亡和
失踪。我们都在家里
办公室里,在简单的植物面前
我们想不起花的颜色
每过几天,我们会给它们浇水,隔一段时间
就会剪去长歪的部分
我们在冬天
多么无奈,花也拒绝开放
我不忍再说
我们结婚快十五年了,你要不要送我点
什么花


@ 小雨

世界这么小,窗外的雨
也下在你的城市
我听到的雨声,你也一定听到了
雨一连下了几天,感到颓废的
不止我一个,鱼在缸里偶尔吐出水泡
更多的时候,鱼忘掉刚刚游过的地方
正如我忘记刚刚写下的几行
我们都在原地重复
这世界多么可怕,总这样反复折磨我们
雨刚刚下着,又继续落下来
让原来黯淡的地方明亮
又回归到泥泞,让我们既是友人
又充满敌意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