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离离的离歌
离离的离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2,441
  • 关注人气:2,5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离离 第五届中国“红高粱诗歌奖”获奖作品

(2015-10-08 09:29:25)
分类: 我的诗歌

离离 <wbr>第五届中国“红高粱诗歌奖”获奖作品


《六一村的证词》(组诗)


题记:

      我缺少的,正是我这一生不断找寻的词与物,故乡和事件,为此我开始了写作,生育,无数次的逃离和背叛。我的青春发生在几个地方,再也没有连在一起。我的初恋跟随一个人渐渐被遗失在几个城市。我试过几种方式讲自己的故事,从一个村子开始,把每一天都当做一个新的开始。



⊙ 我喜欢简单的事物

全世界的路少一些吧
那样我出门就不会再迷路

全世界的颜色只留着白色吧
孩子你想画什么就画什么
孩子你重新描绘一个童年吧
天空的风筝多了,是靠不住的

风也别换着方向吹
风也不要吹完大海就吹回西北
风也不要带着鱼腥味
和战争的味道吹

风请沿着一条铁路拼命吹吧
我希望那个方向总有人回家



⊙ 碎了的一只杯子

那晚我在地板上捡了很多
碎玻璃。我捡起了过世的父亲
和孤独的母亲
那晚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捡起了
自己一张挂满泪水的脸
我也捡到孩子梦中的脸
他喃喃说了一句话

我捡到的羽毛
鸟儿是一年前死的
我捡到的地名,是老家的
是一个原来叫芦漪滩的村子,据说是因为很多芦苇
可我捡到的芦苇,却已枯了很多年
后来我们都叫她陆义村或者六一村

我捡到的雨
被风带到西北就停了
我捡到被我过得不成样的生活
割破了我的手
那晚湿漉漉的我在地板上,一双惊惶无措的眼睛
一直无处安放



⊙ 那些桃花依旧开了 

春风从南边吹来
北山的桃花就开了
去年的风从身后吹来
旧时的花香又浓了,多好啊
在路边,几块无名无姓的石头
无人爱抚
几只无名无姓的鸟,无人注视
很多无名无姓的树,划到张家的地界上
就随了张姓
那些树上,都挂着花苞

像我的灵魂
挂在我的身体上
像我的灵魂
挂在我赞美春天的指尖上
像我的灵魂,香气已越来越远



⊙ 所有的天线都像花在盛开

你一定还记得,在村东头的院子里
我们在下面眨巴着眼睛一起喊
往左转一点
往右转一点
弄天线的人在房顶上
其实他啥也听不见
名叫喜喜,是个哑巴
每天晚上,他会向我们要两毛钱
才让进他家的门
十四英寸的黑白电视机,放在窗口的桌子上
我们都在院子里
一点也看不清楚
每次我都感觉那钱出得冤了
离开时就看看那高高的天线
像花在空中盛开
真漂亮


⊙ 我吹过一支笛子

在六一村,那时候河水还是宽阔的
蛙鸣也是,我喜欢吹笛子
朝着河水吹出的曲子
就会沿着水流走
就会去很多地方
遇见的人,都是忙忙碌碌的人
忙着播种,忙于收庄稼
忙着生育,忙于在低音里离开人世
我还买过一把口琴
不吹的时候就放在口袋里
一个孩子的衣服
有时候是全新的
有时候是亲戚的孩子穿过的
有时候有小小的鹅暖石在里面
也许有破了的洞口
所以有不同的
声音在我的耳朵里
就没打算停下来


⊙ 没有鸟的电线

走了一半的路
就想在路边坐坐,看看已经荒废了的
人间。冬天离得多么近,而雪又很远

雪一定在来这里的路上
鸟儿也是,很多天没看到一只了
一抬头就看到电线。交错,不安
没有一只鸟落在上面



⊙ 愿——


愿我有足够强大的内心
足够宽阔,能安放越来越陌生的故乡
愿我是一个优秀的独角演员
把这一生    
演给她看

愿的我身体里有森林、麋鹿和豹子
有蚂蚁和蚊虫
愿一部分流水经过我
更多的一些流过饱经苦难的人
愿我们在黄昏  
都是最美的



⊙ 我们去看桃花吧

我们去北山看桃花吧
只看一朵
就知道春天已经比南方来得迟了
只看一朵
就知道树还没长绿的山坡上,我们眼里只有
忘记悲伤的一朵



⊙ 绳


小时候喝过几年羊奶
我把我的母亲  用绳子牵着
带她去吃草
带她爬在陡峭  但是草茂密的地方
后来他们把她卖了  我的
作为羊的母亲
在她眼中  我是另一只小羊
她简简单单地爱我  喜欢用头轻轻蹭我
被牵走时   她回头  
叫我——咩

我宁愿从此
改名叫
——咩
从此,我没割过草  也极少踏草而过
我只愿她们自己枯了  干了  烂在自己怀里
从此我再没见过
绳子那端的
白茫茫的爱



⊙ 那些年

那些年,我们手中没有风筝
只有鸟,各种各样的鸟
一抬头就能看到,低头也能看到
那时候,我就替村里瞎了眼的大叔难过
他去挑水,我在身后帮他看着
高低不一的石阶
我比两个水桶更担心
提心吊胆的一路
他桶里的水都没掉一滴
那些年,都是这么去泉边挑水的
学着大人的样子
我用俩瓶子
盛满水,回到家时
总剩下两半瓶
我知道自己对水还不了解
对瓶子也不了解
就像我对自己不了解
对这个世界也是如此陌生



⊙ 做一件悲伤的事


我偏爱悲伤多一些
因为照片上
妈妈不再是村里的美人

她可以往脸上涂胭脂
走在黄昏的街道上
米面、蔬菜和水果,甚至药丸
都挽回不了
她曾经美如清晨的容颜

——妈妈
我情愿不停地洗这些小白菜
小芒果,小田螺
小小的物件
把母亲养成老妇人的
小东西
我情愿以此来证明
我的悲伤
源于他们



⊙ 村庄记

一切都还不算太晚,记忆中的炊烟,还在李三叔家升起来。
树木依旧葱绿,村子被围起来,这么美的人间,我叫她六一村。

村里的那对孤寡老人,都已去世。
那年腊月我去看他们,冷冷凄凄的老屋,墙上全是被炉烟熏黑的痕迹。
被子上有灰白的棉花翻出来。我坐在炕头给她剥橘子,给她一瓣一瓣喂进嘴里。
她的老伴给炉子里加煤球,有灰尘飞起来,落在我们身上。
那些尘埃,后来落在我心里,这些年一直都在。

村里的狗,在消失了几年之后,重新又多了起来。
上次在村西,我就看见一只大点的,带领几只小的,
从村西到村东,再从村东到村西,来回地走。
但我依然害怕它们在夜晚突然撕开了嗓子叫,据说那样会把一个亲人从人间叫走。

黄昏是村里最美的时候。有人从田里归来,有人唱起山歌,和年轻的媳妇打情骂俏。
牛羊也是,顺着回家的路慢悠悠地走。总会不时地叫上几声。
暮色落下来,一条条路渐渐发白,像延伸的带子。
每户人家的灯火逐渐亮起来。
他们都会在亮着的光里做些什么呢?



⊙ 想

漫山遍野的青草
就要黄了,想起一个曾经在这里生活过六十多年的人
枯萎的全过程。尽管我们给他穿了新衣服
给长明灯里不停地添油,灯是暂时长在墙上的一株
植物,过不了几天也会枯萎的

满山遍野的亲人,都改变了生活的方式,喜欢在夜里
不停地走路,尽管白天看起来
他们都是静止的。没有光,没有空气。再也没有一日三餐的困扰了
漫山遍野的草,尽管看起来都是静止不动的
尽管在它们眼里,我们走得如此匆忙,活得如此疲惫不堪



⊙ 落下来了

在故乡,秋风掠过的地方
都有我们不安的命
萧瑟,恐惧以及倦怠
都印在下落的叶子上
它经过树的一年,仿佛
我们一生
它无法把握
秋天,但是秋天
已经
落下来了

它疏忽过什么,沿路的迷茫
在叶尖上闪烁
它不曾梦见的露水
连夜找到它
它无法回避
可是,枯萎
已经是它



⊙ 六一村的证词

即使不停地离开
也走不出这个地方
最早去过青海,又回来了
像被什么牵着
之后是新疆
我混在广袤的沙子里
即使被磨砺成葡萄
又滚回来了

一个人在火车上,一天两夜
身后吹来的那阵风
还吹来了我的姓氏
我回来了
但还会出去,不安分的心
去湖南,湖北,西安和
另一个人的心里

他带走我,会爱我到老吗
当我回头时,已到中年
我们带孩子去北京,登长城
在故宫的墙角下
突然想回来,那么多人当中
我不是自己
似乎也不是别人,越来越小
越来越清晰的
两个字,缩进车票里
连夜被带回来



⊙ 墓志

为什么突然会想到这个
仿佛突然的一声尖叫
我也吓到自己了
我的善良  和无知
还没有用尽
我的年龄和爱情
只褪去一小部分
我不敢对着镜子数脸上的皱纹
我每天深爱一位老人,一个男人,一个孩子,一只猫
这都没有错
我还爱过很多擦肩而过的,相遇在地铁里的
和消失在往事里的
为什么突然会想到这个
要不要告诉他们
某一天我终会离开
这个世界  就像去年的那些叶子
离开我 而我不小心踩着他们  在夜里走路的时候
我一定不是故意的

因此——
我还想回到我的六一村
我和我写过的诗歌
都被深埋在这里
请不要踩踏任何一处  
有碎片的地方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