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豆蔻梢头二月初

(2010-08-29 21:05:35)
标签:

金铭

舒畅

童星

刘亦菲

冯宝宝

文化

电视剧杂志专栏 刊于总第236期

 

90年代初琼瑶剧占据了大陆电视剧的半壁江山。犹记得当初大街小巷,都能听见人唱“一个女孩名叫婉君”,那时候年纪小,看着屏幕上的金铭,凤冠霞帔穿在她的身上,不胜重负的样子,倒好像一个粉妆玉琢的洋娃娃,一本正经的拜天地,喝交杯酒……行过婚礼之后,仍旧是天真灿烂的孩童生活,扎着两条乌黑的辫子踢着毽子,好似我们最寻常的一个同班女生。一转身,小金铭就变成了俞小凡,一双盈盈秋水似的眸子,直直的望进你的心里,仿佛时光真的瞬息之间已然十年。
    金铭在所有的“琼女郎”中,或许是最小偏怜的那一个。《婉君》热播之后,在台湾创下了收视纪录,最受欢迎就是金铭饰演的小婉君,据说电视台曾经因观众之请,专门重播了《婉君》的第一集和第二集,只因为大家最爱看的就是小婉君那段戏。因为一位小演员而重播一部电视剧的前两集,不能不说是破例之举。而琼瑶似乎对这个小婉君亦甚是满意。后来的《雪珂》与《青青河边草》,几乎都是为了金铭量身订作,为她增加了不少戏份。
    十年二十年后,金铭很少出现在电视机里,偶尔有一两部剧请她担纲,亦是惊鸿一瞥。比起幼时的大红大紫,似乎显得平淡而寻常。虽然她是北大国际关系学院毕业,但并没有去当外交官,反而去了煤矿文工团。看到访谈,她心平气和的说起自己下井去慰问演出的事情,看她自己说并不恨嫁,看原来1980年出生的她,原来也快到而立之年。时光如此残忍,我们总希望童颜依旧,岁月永恒。可是却原来记忆里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并没有任何异能可以停住时间。
    另外还有一些童星,小时候或许在银幕上的表现并不是那么突出,可是忽如一夜春风来,海棠初开的时候,却格外楚楚动人。比如舒畅,五岁从影,从《我的故事》开始,演过许多部电影和电视剧。真正逐渐被观众熟悉和记住,却是在《孝庄秘史》里面,她出演温婉动人的董鄂氏,方当十五岁,却是韶华胜极,仿佛一枝桃花,占取春风第一流。《孝庄秘史》是尤小刚秘史系列的开山之作,本来是清初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悲歌。讲到顺治帝与董鄂妃,只是主线里的一段插叙。可是史书上字迹模糊的倾国之恋,到了这里,却是小儿女纯净如雪的一段心事。
    怎么能叫人不爱呢,那般的风姿楚楚,仿佛一阕词,又仿佛一轴画,眉目依稀间总蕴着一分笑意。是长沟流月去无声,是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如果史上的董鄂妃真的是这般,那么为这样一个人一见钟情,甚至最后轻了天下,亦不为过之吧。
    到了另一出民国大戏《金粉世家》,她偏又成了金家的八小姐梅丽。原著里写到梅丽,总是清丽无比。虽然出身富贵,可是天真动人,并没有半分骄气,真正是难得的极品人物。张恨水的这部辉煌巨著,号称是民国时代的“红楼梦”,一个家族的兴衰,一个时代的悲欢离合。小说的结尾,原是梅丽走入黄尘雾里,让人想起冷清秋与金燕西的初遇。痴男怨女,红尘谪恋,哪一个又能逃得脱呢?在电视里面,梳着辫子的舒畅让人想起《像雨像雾又像风》里的周迅。都是一样的古灵精怪,都是一样的飞扬跳脱,却都是一样的聪明绝顶。小小的年纪,或许有心事,可是这心事并不瞒人。所有人都知道那点烦恼,观众或许会含着笑意喟叹一声,十五十六岁的时候,谁不是这样过来的呢?那个时候,整个世界都是青葱笼绿,那个时候,连水晶都比不上她们剔透的眼神。
    后来亦见她一部戏接一部戏的拍,或在清宫戏里演着小格格,或在武侠剧里演着走火入魔的天山童姥,或者是飞扬跋扈的建宁公主,到了新版西游记,她便成了女儿国的国王,依旧是幽幽一腔女儿心思,却不知世上并无双全法,不负如来的那个人,终究是要负了卿。
    倏忽也就十七年了,方不过二十二岁,却已经在水银灯下,唱念作打了十七年。观众眼里,她似是邻家那个小女儿,惹人怜爱,却没有认真去计算过,原来与我们相知相伴的时光,已经有十七个年头。也幸得只有二十二岁,未来的路还长,所有人都等着她一转身,或许又给观众带来无尽的惊喜。谁又知道会不会,这就是下一站天后?
    《金粉世家》不仅成就了舒畅,还成就了另一位少女明星刘亦菲。或许是因为刘亦菲太漂亮了,所以演出原著里那个十分不讨喜的白秀珠时,也多少令观众不禁唏嘘。这样一位美丽的千金大小姐,为爱做出如此疯狂的事情,自然是可怜又可叹。后来她出演张纪中版《天龙八部》中的王语嫣,似乎已经是众望所归。因此也得了一个绰号叫“神仙姐姐”,犹记得金庸原著中写到王语嫣出场,说她身后似乎有烟霞笼罩。彼时刘亦菲穿一身粉色的纱衣,真真如有烟霞笼罩。
    到了《神雕侠侣》,她与黄晓明搭挡出演小龙女,这一对金童玉女,真是赏心悦目。在九寨沟拍摄外景的时候,外国游客无意间拍下她立于瀑布前的照片,素衣凛冽,浑然如画,所谓的吴带当风亦不过如此。
    江山倍有美人出,童星渐渐长成少女,可是新一代的童星,又初露锋芒。
    比如林妙可。
    新红梦以铺天盖地之势席卷而来,关于额妆关于演员关于配乐关于旁白……任何一样都成了最有争议的话题。可是还记得一幅剧照,里面是黛玉臆想中,幼年的自己立在书案边,是停笔凝睇的那一个刹那,就像我们偶尔想起的童年。
    终究还是有一种温润如玉吧,小小的林妙可素衣垂髫,笑容里依稀有着微生的暖意。纵然是潇湘妃子,纵然是还泪而生的绛珠仙草,也曾有这样一个时刻,无限的接近于这个攘凡的尘世。
    有的人一生是在水银灯下经历的,比如冯宝宝,从童星到妙龄,从妙龄到如今,演过的戏,拍过的剧,怕是连她自己,也不尽然能够一一道来吧。
    数十年弹指过,少年子弟江湖老。
    纵然我们只是看戏的人,可是看着一幕幕的悲欢离合,数着一部部的电视剧,不知不觉,我们也成了时光的旧客。
    很多观众不喜欢童星长大的样子,或许正是出于这样的自私。时间已经够残忍了,为什么还要用其它来提醒我们,它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
    可是又有什么关系,我们毕竟见过最好的时光,是豆蔻梢头二月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