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千古恨,入江声

(2009-10-23 15:51:34)
标签:

江声

轮渡

千古

木芙蓉

我住长江头

文化

昨天改文改到很晚,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到远远的汽笛,想了一想才明白过来,应该是江里夜行的轮船。

很小的时候,家里有一房远亲,大约是我外婆的堂弟,是跑船的。有一次去他家玩儿,他的女儿比我大不了几岁,但辈份是我的小姨,她领着我去船上玩儿,坐了一整天的船,去上游拉了矿石再回来。舅奶奶听旁人说我们上了船后大惊,给我妈妈打电话,怕出了责任担待不起。

那时候觉得船上一点也不好玩,马达轰隆隆吵得要命,我起初还有兴致看江两岸的景,后来就觉得太无聊了,非常后悔。回来后又是深夜,下了船就被赶到码头边的妈妈痛骂了一顿。又困又累,被我妈弄回家去,在路上就睡着了。

不过长大后依旧爱坐轮渡,任何有轮渡的城市都喜欢尝试一下,曾经在长江上游的陌生小镇花了几毛钱过渡,两岸的秋色萧萧眼底,有卖桔子的农民担着金灿灿的果实。身边的人都行色匆忙,只是我是孤独的过客。

最近一次过江遇见下雨,本来是打算去江对面买吃的,雨势太大,想了想马上又买票坐回来。算是在大雨里过了两次江。白雨跳珠乱入船,当然现在的船都有大玻璃窗,可以观雨景而不用淋雨。冒雨过江有一种清淡的趣味,像宋词。

但现在轮渡可以刷卡了,和公交一样。

忽然想起来去年国庆节的时候,因为私事出门在外,那座城市在长江的下游,酒店就在江边,种满了木芙蓉。坐在茂密的芙蓉树下看着江水滚滚东流而去,一发呆就是一上午。

呆完了就写了《千山暮雪》。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这首词真的很美,但长江沿线的城市基本都不饮用长江水了,因为污染太重。

所有的诗情画意,其实都像爱情一样脆弱,是经不起现实折腾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