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安的中国与文艺

(2008-11-27 17:38:34)
标签:

草灰蛇线

漆盒

墨荷

和合二仙

李安

中国

文化

从《卧虎藏龙》开始,突然就不喜欢李安了。原来他是我唯一爱的台湾导演,因为侯孝贤我看不懂,所以只好看李安。从《喜宴》到《饮食男女》,部部都是恰到好处的中国人。

前阵子跟人说到民族和国家文化差异,有些差异就在无法言语无法描绘的地方,比如中国人看到荷叶,会想到很多东西,从步步金莲到爱莲说到和合二仙到桂花蒸藕到姜夔的冷香飞上诗句到小时候过年装杂拌儿的漆盒子……而外国人若能看见荷叶想到张大千的墨荷图,就算他是很厉害的中国通了。

就好比夜莺与蔷薇这两样,我也只可以想到王尔德,若换了个在欧洲文化中长大的老外,不知道该有多少绮丽的联想。

《色戒》其实是部纯中国的影片,所以老外们都看不懂。如果他们能看懂那几场麻将戏,那才不是一般的老外,起码也是中国女婿或者中国儿媳。连我这正宗的中国人,还拿着DVD慢放暂停琢磨了半晌,又请教了会打麻将的人,才懂得那几幅牌究竟是什么牌,更别提一边看牌还要一边留意台词里的句句机锋。

其实这么细致的做派从《红楼梦》就看得出来,草灰蛇线,伏笔千里。中国文化历来就是这样,讲究含蓄,隐晦得令人恨不得掘地三尺。

其实身为作者,真正从写作中获得的最大乐趣,就是读者的懂得。

即使像我这样写小言的小写手,也有很快乐的时候,比如写到童雪说“曾遣慕振飞打水,屡替何羽洋签名”,底下有看官大叫,啊这是倪匡的典故。

这个时候,就乐不可支,觉得人生在世,快乐时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