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章台柳

(2006-12-04 23:14:38)
分类: 长篇的中篇的短篇的小说

见到双成的那个下午,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天气很热,酒店大堂里的空调却是永远的二十三度,他带着助理,西装革履,衣冠楚楚的坐在大堂的咖啡厅里,等一位重要的客户。

时间到了还没见着那位顾总,助理忍不住掉书袋:“当关不报侵晨客,新得佳人字莫愁。”

何止画龙点睛,简直一针见血。听在耳里他都几乎笑出来,平日太纵容下属,一个个修炼得伶牙俐齿。回头真要让他们好好整饬收敛。

身后有细细的手机铃声传过来,旋律很特别,他听出来了,是《赛龙夺锦》。这么热闹的民乐很少被人当做铃声来用,而且——正好又是端午节,倒是应景,不由就转过脸去。

就在回顾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了双成。

她穿黑,夜色的那种黑。越发显得她那种憔悴的白,白得钧瓷一样,细腻不凡,隐隐的透亮。一刹那教他想到所谓“玻璃心肝水晶人”,用在这里再贴切不过。她低头接着电话,颈中绝细的一条项链,灯光下像沾了水的蛛丝一样,若断若续。

他呆在了那里,怔怔的看着她。

她接完了电话,一抬头也看到了他,怔了一怔,目光却从他身上掠过去,望向他身后。他回过头去,连忙站起来迎上一步:“顾总。”

顾总和他握手寒喧,他又介绍助理。顾总转脸看到她,漫不经心的吩咐:“双成,我有公事,你先上去吧。”

他的心微微的发寒,脑子里“铮”的一声,似乎什么东西断裂了。

竟然还有机会再见到她。顾总宴请,出乎意料有她在席间。她还是穿黑,黑使她更显得瘦,风吹欲去,仿佛一缕轻烟。发绾起来了,斜斜的插着一枝钗,钗上细密的水钻在灯光下光芒四射,可是窄窄的脸,楚楚动人。

他有些茫然,他的床头柜里有一打女孩子用的发钗。因为当年她看上一只日本出的琉璃发钗,很贵,他买不起。两年前出差到东京,他买了一打那样的发钗带回来。十二枝琉璃钗,每次看到,就会想起她的长发。青丝一绾……翠翘金雀玉搔头……

花钿委地无人收……

饭吃到一半,顾总出去接电话,他们有机会说话。

可是他不知道开口可以说什么,笑一下,那笑也是苦的,连自己都觉得。桌上的餐巾是紫色,绞着细琐的白边,教他想起当年她的白衣紫裙子,裙子上有大朵的白花,微风里裙角飞扬。她坐在自行车后架上,紧紧抱住他的腰。仿佛可以就那样海角天涯,地老天荒。

她终于牵动了一下嘴角,浅浅的,梦一样的笑靥。

他心里一酸,苒苒光阴似流水,没料到命运弄人至此。

她静静的说:“世事真是残忍。”

他不作声,心里汩汩的淌着血。最痛苦的时候,他甚至愿意用一半的生命去换取一次的相遇……大学毕业五年了,他如了意,终于见着了她……

昔日青青今在否?纵使长条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

也应攀折他人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