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情仇剑》是俺看过的最好一出新编戏!

(2009-06-28 00:30:22)
标签:

新编戏

情仇剑

马翔飞

王润菁

马帅

吕昆山

张小清

分类: 剧目考略

《情仇剑》是俺看过的最好一出新编戏!起了这么一名儿,俺开始还以为要编成一出装逼的讲“人性张力”的正剧呢;得亏没落的罗怀臻、陈薪伊那种东西手里,否则还真有这个危险。。。剧情基本按照高乃依的《熙德》没咋动。这个故事本来就具有很浓的传统戏味道,相中这个故事来改造真是非常适宜。走的是半喜剧的轻松路子,算是“架空历史”吧,不过可以使人联想起清代立国初期满汉杂糅的微妙局面:尽管这戏并不真涉及什么朝堂之上的帮派斗争,但这个形式上的联想还是大约能够博人会心一笑。男主角一家其实相当于满臣,女主角一家其实相当于汉臣。。。扯远了。。。

 

话说主要人物:女一号(王润菁),花衫,“越剧打扮”;男一号(马翔飞),其实相当于武生;公主(马帅),女一号的闺蜜,花旦,旗装,定位是“聪慧好心的幕后黑手”;元帅(张小清),女一号的爹;相国(魏积军),男一号的爹;皇帝(吕昆山),公主的爹,定位是“迷瞪可爱的小老头儿”,全听他聪明闺女的摆布,爷儿俩合力促成大团圆;副将(蔡景超),武二花,女一号她爹的部下,男一号的哥们儿。整出戏里没有搞阴谋的“坏人”。玩意儿上处处能见夺换传统戏的痕迹,很令人愉快~

 

头场,金殿。吹【朝天子】,上四堂大铠、两堂宫女、俩大太监(一丑扮/一俊扮)、六朝臣(三个花脸,分别穿紫、黑、白蟒,都是勾三块瓦/三个俊扮,分别穿缃、绿、粉蟒),实验剧场那小台子站都站不下。。。丑扮皇帝上,勾元宝、白吊搭,明黄褶子、长坎肩、玉带束腰,念大引子(俩后半句,台上一众人等合唱。。。囧)。然后元帅带着副将奏凯还朝,元帅黪三、帅盔、褶红蟒;副将蓝碎脸、硬扎巾、黑飘纱、蓝开氅,类似于杨七郎的类型。然后皇帝唱西皮原板表彰总结,让相国敬元帅酒(相国就是六朝臣里的一个,粉三块瓦、白满、紫蟒),也来来往往地唱些原板。接着皇帝老儿就很八卦地撮合两家儿女的婚事,大家很快乐。不过后来皇帝加了相国的官,元帅一嫉妒,抽了相国一嘴巴。。。打【乱锤】,相国很悲恼地耍下场。

 

二场,元帅家的后花园。男一号(白将巾、白硬面褶子)偷偷来探望女一号。女一号上,唱南梆子,导板、头句、前俩过门“感觉上”全学《霍小玉》“夜读书睡眠迟”,但貌似紧跟着就变成黄梅戏了:男女你一句、我半句地错合着唱,还带和弦的。。。俺认为这段唱编得不好。然后公主来探望闺蜜。公主穿旗袍,带俩丫头(梳大头接古装头辫子,袄裤、坎肩、腰巾子,俺觉得与公主不搭,还是扮成鞑妞好些)。这时就听说了将相忽然闹翻的消息;隐在一旁的男一号也是在这时听说的他爹被元帅抽了一嘴巴。这场不太好。

 

三场,相国家。相国很悲恼地唱大段二黄,然后男一号回家,他爹跟他说,要么你给俺报仇,要么俺抹脖子。相国下;打【乱锤】,男一号拿着他爹给的剑,很矛盾地耍下场。

 

四场,元帅家。元帅还在小心眼地嫉妒相国,副将就说你这样不对!元帅一听,恍然大悟,挺后悔。然后男一号拿着剑上(卸了外边的褶子,穿白绣花箭衣,黑大带),唱二六,表达得为爹解恨的意思,儿女私情就只能往后排了。元帅是个思维跑大墙的武夫老头儿,听了很高兴,说好小子,那咱俩打一架吧。然后故意让男一号给杵死:因为老头儿觉得自己这事儿干得太丢人,于是要谢罪。半死之际话剧似的说了一堆话,大意是男一号是个好孩子,所以仍要把闺女给他。设计得不像戏,不好。不过张小清演这个角色真是太对工了!想这个演员老鹰眼、削腮帮、大左嗓,俺看过他演的老戏都感觉挺别扭;唯独这个角色简直就像是专为他写的!俺忽然想,如果以后要排新编戏《笑傲江湖》,则岳不群的扮演者非此人莫属!

 

五场,金殿。女一号状告男一号杀父;男一号为保守元帅实为自尽的秘密(保护其名声),自认死罪。男一号甩发、面牌、箭衣、大带,玩儿着铐子上,唱快原板转快板——看似夺换《战太平·游街》。女一号唱几句散板上,貌似《会审》“来至在督察院”。相国为儿子求情,唱二六。皇帝让女一号判决;打【望家乡】,女一号唱快板。这时有报匈奴来打,于是公主(穿旗蟒)保奏男一号挂帅出征;唱二六,求女一号暂缓处置时学《大登殿》“你的驾可安”:走旗步、一蹲。

 

六场,武戏。之前“中场休息”,好让男一号扎大靠,四堂大铠一半改上手(单刀/回字旗)、一半改番兵(单枪/双锤)。编排得不长不短,恰到好处。先是正反方统一亮个相;然后各出一堂小兵打一场(单刀入枪);然后副将(倒缨盔、蓝改良靠、大刀)和四个番兵打一场;最后男一号(帅盔、白大靠、白缨枪)和“左右单于”(一紫一黑、一碎脸一揉脸、虎头壳、改良靠,传统番将打扮,说“左右单于”貌似不太恰当——非要弄个反方领导人,不如来个大花脸,抓髻蓬头大耳环)暴打,马翔飞真是帅呆了!对把子、大翻身,速度、幅度、力度绝不让正工武生,哇噻,简直帅到家了!最后正方得胜,貌似吹【千秋岁】,有些诡异。。。

 

七场,元帅家的后花园。女一号忧愁地唱反二黄:纠结两家“情仇”,担心去打仗的男一号的安全。新戏的通病:唱慢板总要猴儿急。这里很遗憾地也未能例外。反二黄慢板头句之后应该是个大花过门,编的人知道,但是给弄省了:俩仨小节之后就是下二把,然后再垫俩仨小节就开唱下一句了。。。俺认为这不好,京戏的音乐应该模块化地存在、组合、运用,这样整得支离破碎,显得不伦不类。两句慢板后就转原板,然后越唱越快。。。锯设计得有些问题:休止符用得非常多——其实这样来表现女一号纠结的心境还算是挺适宜的,可这需要旦角戏锯得好的人才能实现。锯是倪楠,功力不足,锯得硬(还老锯错。。。囧),锯这样休止符多的谱子,感觉就像打结巴,听得人心里咯噔咯噔的,挺难受;但如果换了旦角戏锯得对味儿的人,俺想应该是能锯出那种幽咽婉转、参差断续、绵绵若存的感觉来的。唱完之后女一号“入梦”,梦见男一号战死了,于是恐惧伤心,一系列身段,最后一个卧鱼。这段全用琵琶伴奏,貌似是《霸王卸甲》的鏖战主题;女一号的身段设计也不够京戏。其实可以借鉴借鉴《春闺梦》的。。。这场不太好。

 

末场,金殿。公主知道女一号死要面子活受罪、放不开关于父仇的纠结,于是跟皇帝合伙儿骗女一号说男一号战死了——其实男一号(帅盔、白蟒)隐在一旁——以此来试试女一号的真心。女一号很生气,说你们这不是看我热闹逗我玩儿么!继续纠结。。。最后副将说出元帅实为自尽这个真相(吹【急三枪】加比划),问题解决,大团圆。这场众人来来回回唱二六、流水,穿插科诨,喜庆热闹,单拿出来当折子戏演都不赖,作为新编戏真是相当难得。

 

总之这戏编得非常“像戏”,是俺瞧过的新编戏里编得最像戏的!题材找得好,很适宜加工成京戏;本子结构好,比较灵活恰当地夺换老戏。美中不足是受了新编戏流行风气的影响,弄了点儿很雷的“集体活动”:比如合唱;比如大铠们不止一次做出斜上举手中家伙的动作——难道是为了表达“我爱北京天安门”?。。。囧

 

关于本子的结构,俺个人认为如果把相国头场之后的戏份全砍了,貌似更通顺——也就是说,第三场删了不要。因为相国在头场已经有一个【乱锤】耍下场了,第三场他儿子再来一个,犯重。而且更要命的是,男一号在“矛盾高潮”(元帅死)之前没有一段“单独重点”刻画他这个人物的正戏:二场南梆子什么的那是刻画女一号的,男一号跟着唱了一会儿“黄梅戏”只能表现他与女一号感情好这一方面,而与整出戏着重要表达的这个人物的性格特点无关。这样给人的感觉就是男一号在前半出单单薄薄地被剧情推着走,太“皇甫少华”了。。。囧

 

所以俺想该剧第三场所表现的情节应该弄成暗场处理,改为第三场一上来就已经是相国在家悲愤完了,把剑给了儿子,让他去报仇;一开始就是男一号独自捧剑上(表示矛盾地走在去元帅家的路上),安排一个大唱段。然后接原来的第四场。这样在舞台调度上也能够舒服些;否则男一号总跟过场似的。

 

改成相国被搧、回家之后就气病了(这样他就可以不出现了)。如此第五场也不用有他那段二六,这样就不跟公主的二六犯重了。直到最后大团圆让他出来露一面即可。俺想相国这个角色写成这样的戏份就足够了,之所以给他安排那么多唱,貌似就是在犯新编戏另一个流行的通病:贪多。生旦净丑各种各样都要编个齐全。。。何况魏积军唱得又不甚出彩,遂更觉得相国这个角色有如蛇足。

 

好在这戏到底编得范儿比较正,“新编病”不重。女一号有一个“乳娘”(谭晓令,黪网子、缃色褶子、酱色坎肩、黑绦、墨绿裙子),一不使小姐落单,又避免了在公主之外再来一个闺蜜花旦(丫鬟)犯重,编得很妥帖。俺就怕在演小姐纠结时,乳娘也跟着大唱上一段。。。好歹没有~

 

说了好多优点,也挑了好多不足。俺这么费劲地写一顿,是因为俺觉得这戏真值得看,值得讨论、评价。本子真好!近十几二十年的新编戏里出类拔萃的好本子!让人想琢磨,甚至想瞧二遍。只是这戏“教育意义不大”,恐怕到底生存不久;唯一的保命王牌就是“翻唱洋人经典、走向世界”了。。。不过大家一看就明白,这戏是把洋人的故事巧妙地本土化了,目的当然不是哄洋人高兴,而是确实做了一件使传统的精华在新酒瓶里散逸出醇香的好事儿——“走向世界”这样的糟事儿,那是《赤壁》们干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