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看电视-梅妃 (吕洋)

(2008-01-13 16:30:36)
分类: 醉倚歌筵

    昨天晚上看了中央11台播的《梅妃》,吕洋主演。郑佳艳的嫣红,朱强的唐明皇,马宝旺的高力士。《梅妃》这戏挺稀罕,据说程大师当年就极其珍视,年只一演;老戏单上对此剧的宣传是“全本唐代历史美艳宫闱唯一伟大名剧”……我一直只对这戏的唱段、剧本有点儿印象,舞台影像上的认识基本为零。所以只要电视里放,我就一定会积极主动地去看。

    前段时间看了李世济《梅妃》的录像。这个版本很“精简”。首先,由于彼时李的年纪已经不轻了,所以砍掉了前面的“惊鸿舞”一场,直接从高力士述说访来杨妃开始。其次,没有梅妃出现的碎场子一律马掉,如杨国舅送妹、安禄山点将、唐明皇惊变,等等。第三,李的唱马了不少词儿,如“展鸾笺”一段儿好像只唱了四句。还有就是这个版本的梅妃貌似非常“高大全”。我觉得好像老演法应该不是这样吧?导快散“纵横胡虏登金殿”没有出现,“杨氏乱国”、“傻丫头”等唱段我老觉着从词到腔都不太像老范儿。梅妃自刎后立而不倒,这样的处理很震撼,但是也嫌太硬。演到安禄山命人以嫔妃之礼厚葬梅妃就结束了,没有最后和唐明皇梦中相会一场。

    吕洋此剧系李世济亲授,所以处处都有李的影子——唱、念、身段,甚至表情、眼神,比如唱到“柳叶双眉久不描”的“描”字时,略一仰身子,再一晃脑袋……场子全了一些。先是驿使进梅,然后“惊鸿舞”,高力士述杨、收荔(过场),杨国舅送妹,嫣红责高(过场),楼东赋,梅亭“别院中”,却珍珠,安禄山点将,唐明皇惊变,梅妃闻信、逐嫣红,梅妃自刎,郭子仪迎驾,使者访梅(过场),唐明皇梅亭入梦。这个本子是孙洪勋参与整理复排的,裁减掉不少杨妃的戏以及若干开打。这种处理,我的感觉是故事和主人公都被“净化”、“升华”了:比如开始时强调梅妃和唐明皇之间是有着很深的“爱情”的;结尾时梅妃训斥唐明皇“不仁不义不明不智”、拂袖而去,等等。这样一个梅妃,显然是一个有思想、有个性、有气魄、有才学的古典女性,但是我却看不到一个封建宫廷的妃子,一个有着无数幽怨与无奈、最终被命运残酷粉碎的悲情女性。

    ——通过剧本和程大师的剧装照,最后梅魂入梦一场貌似是这样的:梅妃戴魂帕、穿褶子、执梅枝,随众仙女舞上,舞下。始终是唐明皇看见梅妃,而梅妃并不注意唐明皇(或者只有一个缥缈的遥视,并且其表达的意义也是唐明皇自己心中感觉梅妃还在眷恋于他,而实际上此时的梅妃早已与他阴阳、仙凡两隔,脱尽了尘世的一切)。梅妃与唐明皇始终不曾交言。梅妃下场后,唐明皇在深深的怅惘和忧伤中醒来,思想往事,有些茫然,又有些后悔。之所以认为这样作结高明,是因为我觉得这样更能深化此剧的悲剧意味,而且……算了,懒得说了。

    不琢磨演法上的问题了,太废智力。简单记叙一下演员的表演和行头。我一向不怎么喜欢李世济奶奶的唱,不过对她的表演却很赞叹:真是特别入戏、特别有感染力,比如《梅妃》、《爬堂》……她的那些学生们虽然学她学得像到音色(比如隋晓庆),可是在表演的感情上却实在都学得很肤浅。比如昨天看吕洋的“别院中”,吕洋的“悲”,感觉是浮在表面上的,一大段儿二黄听得我直想换台;想起那天看李世济的这段儿,她的表演几乎能调动我跟着剧中的人物一块儿悲——强,实在是强。

    吕洋“惊鸿舞”一场以及末场穿戴相同,都是戴翠凤冠、穿帔(衬皎月色褶子)、披斗篷、系马面裙——帔、裙子前边儿的马面都是银灰色绣红梅(斗篷是银灰色绣彩凤),用的一种貌似防雨布的材料,又窝囊又笨拙还显得旧,没有美感。吕洋“清香阵阵”的最后一个音儿还给唱飞了……醉酒的时候线尾子(也跟她李老师学,挂了两个,宽宽的一大片,中间还分了个缝儿)挂到盔头上。写赋到梅亭穿淡绿色帔,好看(这色儿我喜欢)。“自刎”那场穿明黄帔(衬皎月色褶子),后换红万字蟒。“三拜”感觉不够苍凉悲壮。觉得吕洋扮上不及便装漂亮。我对她的唱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既不觉得特好,也不觉得很差,仅此而已。

    朱强演唐明皇开始那痞子色鬼样儿、后来那废物落魄样儿(换黪三)都挺到位,入木三分,鼓掌。马宝旺演大太监、势利小人,劲头儿拿捏得也很准,嗓子也还挺亮。郑佳艳的扮相很小巧,特别适合嫣红这个人物,不过我觉得她的念白调门太高,以至于搅成一片、听不清楚。嫣红穿嫩黄色宫女衣(红披肩),淡雅美观,只是跟梅妃的衣着有些套色。众宫女穿湖色宫女衣(披肩同色)——站小边儿最靠幕的一个宫女特逗,只要镜头照到她,准看见她斜着眼睛往台口那方向觑,一脑袋官司—_—|||

    杨妃进宫时的行头和“虞姬”完全相同,末场入梦时戴半凤、穿红帔。杨国舅揉奸脸、挂黑满、戴尖翅纱帽、穿墨蓝色大龙蟒。安禄山勾油白三块瓦(不挂髯口),绿靠(点将时褶绿蟒)。郭子仪俊扮、戴帅盔、挂黪三、穿红不红黄不黄的靠、褶缃色蟒。

    ——忽然觉得要么就来李世济的精简版,裁掉所有不出现梅妃的碎场子,杨妃用搭架子,不上杨国舅、郭子仪,以及他们带出来的一应龙套;要么就来老范儿的全本,杨妃跟梅妃争风吃醋,郭子仪、安禄山大开打。像昨晚看到的这种不简不繁中不溜儿的演法,上来人又不干事儿,还抻得挺拖沓,别的且不说,这得多搭进去多少人力物力、电费水费啊?忒不划算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