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涨姿势!古人为何将梅兰竹菊称为“四君子”

(2017-09-19 12:56:06)

涨姿势!古人为何将梅兰竹菊称为“四君子”


 

春的万紫千红,夏的蓬勃热烈,秋的静谧绚烂,冬的肃穆萧瑟……四季流转,各有清欢。

 

中国人对于“花中四君子”梅兰竹菊的赞赏由来已久,万紫千红中,为何只有他们被尊称为“四君子”?

 

随手翻开一本中国画画册,以“梅、兰、竹、菊”为题材的杰作,琳琅满目;随意打开一卷古诗集,歌咏“梅兰竹菊”的诗词,比比皆是。中国人对于“花中四君子”梅兰竹菊的赞赏由来已久,万紫千红中,为何只有他们被尊称为“四君子”?

  

潘天寿先生的一番话可谓一语道破真谛:“盖梅兰竹菊等,为植物中清品,不可假丹铅以求形似,须以文人之灵趣、学养、品格注之笔端,随意写出,以表作者高尚纯洁之感情思想,一如《三百篇》之草木鸟兽,《离骚》之美人芳草者然。故世称为四君子。”

 

梅,剪雪裁冰,一身傲骨;兰,空谷幽香,孤芳自赏;竹,筛风弄月,潇洒一生;菊,凌霜自行,不趋炎势。四君子,分别代表着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高洁、清逸、气节和淡泊这四种品格,一直为世人所钟爱,成为古代文人墨客人格品性的文化象征。

 

“四君子”是中国画的传统题材,明代黄凤池辑有《梅竹兰菊四谱》,从此,梅兰竹菊被称为“四君”。画家用“四君子”来标榜君子的清高品德,《集雅蔡梅竹兰菊四谱小引》中写道:“文房清供,独取梅、竹、兰、菊四君者无他,则以其幽芳逸致,偏能涤人之秽肠而澄莹其神骨。

 

梅: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梅花最令文人墨客倾倒的气质,是一种寂寞中的自足,一种“凌寒独自开”的孤傲。它“俏也不争春”,在万木不禁寒风之时,独自傲然挺立,在大雪中开出满树繁花,疏影潇洒,冷香四溢,清韵高洁。从梅花的这一品性中,文人墨客看到了理想的人格模式,就是一种“冲寂自妍,不求识赏“的孤清,所以文人墨客常用“清逸”来描绘梅花的神韵,如宋代“梅妻鹤子”的林和靖著名的诗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兰:本是王者香,托根在空谷

 

兰最令人倾倒之处是“幽”。它生长在深山野谷,从不取媚于人,以清婉素淡的香气长葆本性之美。这种不以无人而自芳的“幽”,不只是属于林泉隐士的气质,更是一种文化通性,一种“人不知而不愠”的君子之风,一种不求仕途通达,不沽名钓誉,只追求胸中志向的坦荡胸襟,象征着疏远污浊政治,保全自己美好人格的品质。孔子誉之为王者之香;屈原为其植百亩,树九畹;兰花以其若无似有、怡人心神的幽香,不知迷倒了多少墨客骚人。

 

竹: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凉爽的闲庭中,翠竹依阶低吟,挺拔劲节,清翠欲滴,婆娑可爱,既有梅凌寒傲雪的铁骨,又有兰翠色长存的高洁。它虽无牡丹之富丽,无松柏之伟岸,无桃李之娇艳,但虚怀有节,是谦谦君子之风的体现。文人骚客对竹的喜爱,甚至达到虔诚的地步。东坡先生曾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甚至还有文人说:“何可一日无此君”。 

 

菊: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菊是群芳中的隐者,在百花即将枯萎的时候,悄然绽放于田野村舍,木栅竹篱。在凛冽的秋风中,开出的花朵,可眩黄郁金,可皑皑白雪,可水墨滴翠,可万紫千红,皆是一派自然潇洒的气度。千百年以来,对菊花的欣赏,俨然成为君子自得自乐,儒道双修的精神象征。儒家那种务实积极的精神和道家那种萧散冲淡的气质,通过那傲霜怒放的花蕊得以和谐统一。

 

忙忙碌碌的都市人,在横流的欲望之河中,常常会感到身心交瘁,失去自我。 “四君子”所代表的人文精神,像是这喧嚣世界的一剂清凉剂,让人在对自然的感悟中,找到自己的诗和远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