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

(2013-06-14 10:58:45)
分类: #平心而论#

 

 

       《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

  -如果你也骂过这个国家,就请斗胆进来看看

 

文:周小平同志


这是一篇我一直想要写给身边人的信,却因为想说的太多,总不知该从何下笔。和中国的大多数8090后一样,我出生在西部的一个小城市,从小也受到地摊文学和杂志的影响,年轻的时候一直傻乎乎的觉得我们国家有体质问题,经济不自由。因此成年之后我在互联网上一直很活跃,并且主要是以批判政俯为主。那时候我是真心的认为我在拯救这个世界,我是在唤醒被欺骗的国人,我是在散播普世主义和西方先进思想。那时候我一度被媒体捧为中国著名博主,2006年时我还被腾讯的专题选为全国十大知名网络人士,排位第四。如果不是一些极其偶然的机会,我也许不会从这场自以为是的噩梦中清醒过来。


2007年的一个下午,我偶然读到了一个报道大致是这样写的:“王小波和李银河吹捧了一辈子美国人的高尚道德,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弟弟就是在美国街头被人刺死的,根据事后的监控显示他临死前挣扎了很久,这段时间路过的车辆和人很多,但没有人停下来帮助他,等最后被发现并送到医院时,早已停止了呼吸。”这段文字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开始隐约感觉似乎外国人的月亮也不是那么的圆。后来这个案例被王小东老师写进了《中国不高兴》那本书,并且在那本书里强调了“仗剑经商”的理念,让我觉得很有说服力,于是我开始反思一些东西,并开始希望自己能多读一点书,而不是杂志。


2008年因为和朋友合伙做生意,在经济上稍微宽裕了一点之后,我开始抽出一部分时间来读书,尤其是那套花了大概九个月时间读完的《资治通鉴》令我印象极深,之后两年我又恶补了《欧洲史》《亚洲战争简史》《欧洲战争简史》《台湾史》《联邦论》等等一系列书籍。越仔细研读这些我就越觉清醒,直到最后当我看到杂志和报纸上的文章以及“畅销书”里的内容都会忍不住想笑的时候,我明白我的世界观正式形成了,而且它应该不会错,因为真理永远只会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这世间上没有容易获得的东西,历史和政治常识也不例外。如果你不读书,没有人能帮得了你。如果你以为微博上、杂志、畅销书上那些夸张的、惊悚的、匪夷所思的或者让你拍案惊奇的东西,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相,那么你永远都无法真正的认识这个世界。本来,别人是否能认清这个世界跟我没什么关系,客观地说别人越愚昧对我越有利,因为竞争者就会越少。所以我本不打算再写任何东西,因为我知道愚昧的人永远都是愚昧的,智者无需你去教诲他自会顿悟。但是在如今这种舆论形势下,我周小平却无法再保持沉默,因为眼见身边的人一个个逐渐被微博催眠、被杂志报纸和畅销书侵蚀、一个个渐渐滑向是非不明,黑白不分的深渊时,我不得不忧心忡忡。因为世界是前辈的,世界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我们的。所以我们这代人怎么想,很重要。尤其是我们这代人里的精英,掌握资金、技术、科技以及管理技能的人怎么想,对子孙后代很重要,因为这个世界的重担终有一天会落在我们这代人身上。如果我们这代人都被催眠了,只剩极少数人醒着的话,那么我们怎么守护得了身边的一切?


再没有任何国家比今天的中国蒙受的不白之冤更多了。如今中国的互联网上80%的声音都是在恶骂政府,却还说中国舆论不自由。你们难道不知道维基的阿桑奇仅仅因为爆料了一部分美国政府的维稳开支就被全球通缉了吗?你们难道不知道斯诺登仅仅因为在网上曝光美国政府通过google监控全球用户的消息就也被全球通缉了吗?你是否还记得当年google总裁到处宣传自己“不作恶”时,那些信以为真的天真糊涂蛋们表现出来的激动劲儿?可现实是google不仅鼓励卖假药,甚至安装后门程度监控我们的网络账户密码以及信用卡信息。


你说中国人没有探险精神一直固守旧土,那请问我们是怎么从10万平方公里扩张到960万平方公里的?有人说中国几千年政治都是一乱一治,陷入死循环。呵呵,欧洲人倒是没有一乱一治,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治过,一直乱。


你说国家就是要一直乱才会创新,所以欧洲人才能搞出了高科技打败我们,这纯属胡扯。欧洲人之所以走上航海和科技道路是因为奥斯曼帝国垄断了古丝绸之路把他们逼得没办法,所以才搞出的科技好不好。如果不是这茬偶然事件,按欧洲人自己的政治体制,再过三万年,也一样只能在“黑暗的中世纪”里深陷。


也许我不能要求每个人都熟读历史,可我们至少要有常识对吗?


你说中国癌症病人涨了4倍,全是吃地沟油、呼吸毒气、喝自来水里的漂白粉整出的。那么既然如此,我们的人均寿命怎么从32岁变成78岁的?北京癌症患者的数量比60年前涨了4倍,这个不假,看起来是涨了不少。但你知道这60年来,北京城的总人口从几十万变成3000万了吗?这涨了近百倍好不好。


你说如今开窗就吸毒,不如砍柴做饭喂马。如果你真的在农村生活的话,你还会说出这种话吗?你知道不知道那种活真的会累死人的。你又知道不知道砍柴烧火产生的硫化物和pm2.5是汽车尾气和天然气灶台的300-6000倍?其实80年代污染比现在严重多了,落后才要被污染。发达了,才能摆脱污染。


你说中国政府在国外到处投资数百亿美金,纯粹是傻瓜、是在搞面子工程,有这么多钱,为啥要给其他国家呢?还不如给那些贫困地区的孩子。可这是一回事吗?按你这样的逻辑,那么全天下的投资机构、投资人,也都是傻瓜?都是在搞面子工程?有这么多钱,为啥要投资呢?还不如送给那些地铁里的乞丐?


你说中国教育有问题,扼杀孩子的天性。可是你知道不知道英国和美国政界一直都在呼吁进行教育改制,希望在基础教育方面向中国学习经验。因为事实证明,中国孩子的成材率是最高的,21世纪人类的新申请专利中所占比例最高的就是中国人的(含华人华侨)。梅花香自苦寒来,孩子如果小时候打不好学习基础,将来怎么竞争?你能赚钱照顾好他一辈子吗?就算你能,那孙子那一辈呢?财富是不能继承的,只有知识能为他们的人生护航。


你说中国在长安城楼挂主席像,就是搞个人崇拜。那你怎么不说说华盛顿高达几十米的个人纪念碑?怎么不反思一下华盛顿这个城市名字的由来?怎么不吐槽一下美国国会山上雕刻着的那几颗肥硕的脑袋巨像?那四个总统人头雕像,光嘴巴就厚达6米,足可以塞进去一只乐山大佛的脚。


你说中国政府很坏,把PX炼化厂建在城边上。那你对这个产业了解多少?你知道不知道新加坡、美国、欧洲都在城里搞这个项目的?所谓“国外规定PX项目必须离城市100公里是彻底的谎言和造谣”,你只需随便打开地图软件查一下,就不难发现全世界的发达国家都是在城里搞这个项目的。而且你知道不知道,所谓PX,就是你吃饭的饭盒,喝水的饮料瓶、你穿的衣服、戴的口罩、全是PX制品。纯棉?那只是广告而已,现代人生活用品几乎都有PX产品,根本没问题。西方人这样搞舆论战,只不过是希望中国人继续找他们高价进口,他们继续垄断生产,我们继续被赚走钱财而已。


你说中国人吃鱼翅和狗肉很不道德,那你怎么解释俄罗斯人吃鱼籽,日本人吃鲸鱼和海豚,欧洲人吃肥鹅肝,美国人一口吞掉几百条野生鳗鱼苗?你怎么解释英国人把渡渡鸟都吃绝种了?你怎么解释法国皮毛商拼命花钱从雇猎手偷猎藏羚羊?


你说中国人提取熊胆粉救活了一大批非典和肝胆病患,太残忍,太缺德。那你知不知道美国人为了研制疫苗,常年把几百头牛的胃打开,暴露在空气中,并且让牛活着,以便观察牛胃部的活动。你不介意的话,就百度搜索一下“活牛掏胃”吧。——我不认为这些有什么问题,我们毕竟要先爱人,再爱动物,为了救人可以牺牲动物,这难道不是常识吗?


网上经常有人吹嘘美国“官民比”比中国低,比如美国的一个“市”也只有几十个公务员,还都挤在一个小楼办公里。可是亲,你真的信吗?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一个市里才几十个公务员,那么老百姓要去政府申请办个社会安全证号,取个公积金,养老金什么的,还不得排队排上个几千年啊??其实这只是那些试图洗你脑的人耍的小把戏而已,他们故意把那些美国的小办公楼翻译成“市政厅”,让你感觉那是很大一个城市似的。但其实,那只不过是美国一个几千人口的村级办公楼。在中国,一个几千人口的村子,村委会编制顶多几个人,比美国的公务员编制要少得多。不信请查一查联合国的统计数据,中国的“官民比”其实一直都比美国低得多。


你跟着媒体记者们起哄,把过马路闯红灯叫做“中国式过马路”,一下就拉低了自己整个民族的脸面、素质,你觉得很开心吗?但你知道不知道那些外国人闯红灯比中国人更狠、更快、更多。北京老外数量不多,有时间你去上海站在浦东街头看看,闯红灯的人里面大多数都是老外。有时间你再去趟美国,欧洲,你去他们的城市街边看过那些白人在生活中是啥素质之后,你再好好想想把人性的劣根性冠上:“中国式XX”的称谓,到底应该不应该。


你说中国军队管理太残酷,但如果我们把军队搞得像清朝军队那样轻松,士兵们中午还可以下班回家做饭,没事就遛弯遛鸟溜猴子,你自己想想代价会是什么?可还记得八国联军,可还记得南京大屠杀?慈不掌兵啊。


你天天说选举,可你知不知道美国总统并不是直选的。你天天说选票,可是你知道有46%的美国人从不去投票吗?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所谓两个政party其实幕后老板都是同一个。拥有美联储的美国七大家族才是真正的政党,所谓的“美国民主party”和“美国共和party”,不是真正的政党,而是普通机构,政party的权力和行政级别和权力范围只相当于中国的人大和政协。这些事实美国人都知道,你知道吗?


每当有什么恶性案件,都会有人成群结队地通过互联网无限放大,把一般案件夸张成:“体制问题、社会逼的、专政。恶性案件刚一发生,就各种造谣指责政府遮掩、说政府替凶手洗地,案件侦查刚一结束就各种质疑,不管抓的是谁,都说是政府找的替罪羊。次次都这样,回回都如此,有意思吗?”政府有这么傻吗?政府有这必要吗?什么样的政府才会吃饱了撑的才会没事就去替杀人犯洗莫名其妙的地啊?而且还都是没背景的平民杀人犯。


如今这社会,工厂里骂政府,学校里骂政府,国企里骂政府,甚至现在连公务员也跟着骂政府。那请问下,这愚蠢的“政府”,都谁啊?在哪啊?在草原?在森林?在山川?在海底?还是在希望的田野上?


玻璃心不会懂得世界有多大,不要去学小清新们,泛滥的同情心只会淹死他们自己的智商。全球有70亿人,中国有13亿人,美国有3亿人。每天光是中国、美国都有几十万人出生,几十万人死去,每年都会发生百万起火灾、几十万起车祸、上千起空难、几十起火车事故。你们仔细想想是谁给在你们心中种下了一种“只有中国不安全”的印象?为什么每年有几十万人死于车祸,几千人死于美国波音空难你不感到害怕,却偏偏害怕只死过几十人的“中国高铁”?为什么明明美国罪案数量世界第一,美国3亿人口的刑事案件发生量(强奸、性奴、杀人、毒品、诈骗)均远高于中国,而你却只觉得“中国坏人多,中国人素质低,中国很可怕?”你静下心来想一想这些有违常理,匪夷所思的舆论现象背后究竟有多可怕的国际博弈。2006年一个非常崇拜美国的湖南籍女华侨终于拿到了美国绿卡,却在纽约地铁里被七八个少年轮奸了,围观群众无人帮忙,想想在中国的地铁里可能发生这种事吗?这个姑娘后来索性破罐子破摔,举办了一场和200多个男人性交的活动,并宣称:“这是美国的性自由”。2012年,中国华裔陈宇晖在军营里被几个白人士兵疯狂殴打,活活逼死,监控录下了完整的过程,然而凶手却只判了几周的禁闭。2003年中国非典死了几百人,你就叫嚷中国没法活了,可你知道就在同一年美国也爆发了流感,短短几个月就死了近5万人吗?48000多人集中暴毙,火葬场开足马力,直烧得尸烟熏天,你知道吗?(相关报道:http://health.sohu.com/20080422/n256452569.shtml)


你也许会说,我不管这些,我赚钱了就移民,大不了不去美国。可是你再想想,是谁给了你这种“国外一定安全”的印象?你说政府发的书会洗脑,可是你去书摊上买的“畅销书”杂志、报纸难道就不会有人在给你洗脑吗?我外公70年代就在国外工作,我有认识的阿姨80年代就在欧洲练摊,我比很多只去过国外景区的人更清楚国外是什么样。国弱则人贱,我外公他们当年几乎是一刻也不敢离开自己的临时住所,我认识的阿姨他们当年去了十一个人,死了七个,都是被当地警察活活打死的。你也许要怪中国政府无能,不管自己的国民。可那是一万公里之外的地方啊。在一个国家没有强大军队时,怎么管啊?靠嘴皮子吗? 80年代,我们连一艘像样军舰都没有,人家外国人就是打死你中国人,我们即便想管也管不了。这时候,你想回过头来想想,我们为什么要发射火箭、卫星、为什么要造军舰、为什么要造航母?因为如果你的国家没有这些硬实力,那么不管你走到在哪里,都活不好。


1998年,美国为了打造第二岛链从海上锁死中国,策动印尼人屠杀华人。中国政府得知消息,连夜派了当时中国几乎全部有远洋能力的轮船去当地撤侨。结果台湾也派去了一艘军舰,并且开着大喇叭宣传:“中国政府是最坏的共产党,他们是来把你们骗回去枪毙的,然后没收你们的财产。美国是我们的盟友,请相信不会发生什么坏事的。”——这一宣传导致当时只有500多人选择跟随中国政府回到了中国,一周后美国的补给舰停靠印尼,发放枪支,30万华人全部惨遭屠戮。我看过一个视频,一个华人妇女在轮奸之后被按倒在地上,那些老外拿着一根沾满汽油的拖布从她下身捅进去,从嘴巴捅出来,然后点着。那个妇女倒在地上,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嘶嘶声,蹬来蹬去,像一只着火的蚂蚱;视频里同时传来的,还有那些外国人哈哈大笑的声音。——选择跟着中国回来的500多印尼华人,现在还有很多活跃在中国的企业界,有时间的话,你们可以上网搜索一下他们写的回忆录,令人肝肠寸断。


所以我周小平无数次的跟人讲:不是我有多爱国,而是由于人性和民族的天然存在,所以我只能选择和我的国家站在一起。

 

有人说,民族主义无所谓了,人家美国的黑人白人都一样和平共处。可我的朋友们啊,你们看到的这只是目前这短暂的和平时期,这只是美国经济相对富足的时期的表象而已。你们知道不知道,每次美国爆发严重的经济危机如1939年、1967年时,都有大批黑人被活活打死,因为失业的美国白人会抱怨是“黑鬼抢走了自己的工作。”1916年时,一个黑人路过华盛顿广场,被一群失业的白人青年抓住,用铁丝捆起来,架在火堆上活活做成了人肉烧烤。围观的人用当年最流行的木盒相机拍照取乐,路过的警察也很多,却无人心生怜悯。在中国国力最弱的年代,每一根美国铁路的枕木下都埋着一具中国人的尸骨。当你知道了这些,当你回想起过去这些海外华人的悲惨历史,你还会相信:无论国家怎么样,只要移民了就能过得很潇洒这种鬼话吗?


如今,中国不敢说强大到无人能敌,但至少我们比当年已经强大了不少。我们有了自己的军舰、有了自己的卫星,所以利比亚和叙利亚在打内战之前,都要先等中国政府撤侨完毕之后才敢开打,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先杀了再说。我外公告诉我说,当年在国外,外国人根本不把中国人当人看,很多酒店都写着禁止中国人入内,但如今中国人再去住这些酒店则会受到礼遇,这不是因为你牛逼了,而是因为你的国家牛逼了。


去年,奥巴马在香格里拉会议召开前力邀23国参与围堵中国时这样说道:“中国有13亿人,他们越崛起,我们就会越没饭吃,因为地球资源供给是有上限的。所以如果让10多亿中国人如果过上与美国和澳大利亚同样的生活,那将是人类的悲剧和灾难,因此我们必须要阻止这件事的发生。”——这段视频网上不难找到,朋友们可以自己去搜来看看。然而中国的崛起大势已经不可阻挡,13亿人都希望过上更好的生活,我们总不能为了西方人的美好生活,而选择自我毁灭吧?以今天中国的硬实力,除了我们自己发疯以外,没人可以再把我们扳倒。美国一边这样到处宣称不是中国死就是西方亡,一边又拼命通过网络告诉中国民众:“你们的政府有问题啊,必须推翻它,然后你们就能过上比现在更好的日子。”——请问,还有比这更可笑和自相矛盾的逻辑吗?但是谁让你们轻易地相信了美国的谎言?诸位亲朋好友,扪心自问。注:【搜索(奥巴马对中国人民说: 你们永远别想过我们的好日子)即可看到这段视频。】


是谁让你们一边嘲笑朝鲜金氏政权世袭,一边又对美国总统老子走了儿子上,儿子下台了老婆上的事实视而不见的?是谁让你们一边嘲笑中国的食品安全标准,却对美国合法使用瘦肉精导致不能达到中国标准而屡遭退货视而不见的?是谁让你们嘲笑中国企业没原则没标准,却对德国用马肉冒充牛肉视而不见的?是谁让你们嘲笑蒙牛伊利奶粉有三聚氰胺,却对新西兰奶粉双聚氰胺超国标8倍视而不见的?是谁让你们一到冬天就抱怨雾霾,一到夏天就抱怨暴雨,却从不去想为什么夏天雾霾少,冬天不发生洪灾的?难道中国有怪兽,只有冬天出来污染,夏天却到处尿尿?是谁让你们相信鳝鱼都吃避孕药,完全不顾成本和生物学的?是谁让你们相信了酸奶里有皮鞋,而忽略了皮革制品里根本无法逆向提炼胶原蛋白这一常识的?要不我给你一双皮鞋,你给我做成酸奶试试?


是谁让你们相信了中国官员很傻帽,张嘴就是“反对我就是反对党”、“我爸是李刚”,可是你们听过录音吗?人家根本不是那样说的啊。是谁在误导你们?他们为什么要这样误导你?你有没有思考过原因?是谁让你们相信只有中国人会山寨,却从不提德国和美国都是因山寨成功而走向辉煌和富有的历史真相?——在接下来的十年里,类似的谣言和段子会越来越多,内容基本都是换谈不换药。黑鳝鱼黑鲫鱼,黑了鲫鱼黑鲤鱼,黑完鱼儿黑鸡鸭鹅猪,骂完空气骂水质,骂完水质骂土壤,骂完土壤喷历史,喷完历史侮民族,侮完民族辱国家,辱完国家反军队,反完军队毁政治。他们会编出更多夸张且内容丰富多彩的段子来抹黑中国和中国人,我不可能永远逐条向你们解释这些都是有违常识的段子是不可信的。所以能拯救你们不被洗脑的,惟有知识和信仰本身。


你可以不相信政府,但你因为不相信中国政府而去相信了外国政府,那你其实比那些只相信中国政府的农民更加小农思想。——因为你的身边充满了谎言与诱骗,所以当你下次要说出:“中国怎么怎么样,人家外国就怎么怎么样的时候。”不妨先停下来思考片刻,究竟这算不算中国特色,还是人类通病。这个时代有太多中国设计师到处嚷嚷:“国外的设计师最棒,中国的全是垃圾。”也有太多的中国研究员到处嚷嚷:“国外的科学家最棒,中国的笨得要死”。更有太多人张嘴就是:“人家外国人最天才,中国人全昏庸。”——说得好像他自己,他爹妈,他妻儿老小,他朋友邻居都不是中国人一样。


可是现实却是:美国搞四代机搞了十几年年,中国搞四代机只搞了年,美国发射火箭失败了几十次,中国只失败了几次,GPS卫星定位精确到米,北斗卫星定位精确到厘米,美国3D打印技术只能打印塑胶部件,中国3D打印技术已经开始打印超坚固超耐高温的钛合金部件,并应用在了飞机上。中国的天宫正在搭建,美国的哈勃今年就要失去控制,过几年就要完全坠毁,再无力维护。欧洲的诺基亚和美国的摩托罗拉固步自封濒临倒闭,可中国不仅100%全包了苹果的生产,而且我们自主研发的四核芯片手机,还成为了世界智能机销量前三,在欧洲口碑相当好。所以,你顶多只能说你自己不行,但你无权能诋毁其他中国人的成就。


我亲爱的朋友们啊,你是不是觉得那些领导说什么就信什么的人特别可悲,特别可怜,特别奴性?那你想想,如今网上这些盲目相信“人生导师”“成功精英”“意见领袖”的人和盲目相信领导的人又有什么区别呢?你以为只有领导对下属不常说实话是吗?那我告诉你“人生导师”“成功精英”“意见领袖”对你更也没有半句实话。


马云多次公开批判中国工业化进程,说不如青山绿水的中国好,但马云绝不会告诉你他是中国工业化最大的受益人,没有中国制造就没有阿里巴巴和淘宝。马云们这样说,有他们的商业目的。李大眼恶骂中国政府遣返“脱北者”,但他绝不会告诉你美国遣返“脱墨者”时根本不顾那些可怜人的死活。巴菲特和比尔盖茨经常说自己是自由经济的受益人,是美国梦的代表,但他们不会告诉你,他们一个的父亲是国会议员(相当于中国部委级高官),另一个的外公是银行家,母亲是美联储的高管(相当于央行的部委主任)。李开复说纽约60万美金一套别墅,比北京便宜多了,但他不会告诉你那套所谓的别墅其实是个仓库,而且离纽约市区开车需要四个多小时。薛蛮子说美国人卖房连地皮一起卖,但他不会告诉你那块地你想传给儿子的话得再交45%的钱,而且每年按估价(由美国政府人工估算价格,纯人治)2.5%交税,一旦交不起就收回。


美国政府是没有拆迁的问题,是因为原住民已经被他们杀光了。美国是没有面包车校车,是因为他们有90%的人口都住在城里,不需要开小面包绕山路去村里接孩子。而城市化生活需要更多的高铁、需要更多的核电站、需要更多水电站、需要更多的PX产业、需要更多的塑料、需要更多的矿山、需要更多的水泥路,把食品、水、生活物资从几千里外的地方源源不断地送进来,以供人吃喝穿住用。


如果你有心,可以找一个周末的夜晚去八达岭高速看看那些一眼望不到头的货车车流。看看那一车车满满的蔬菜、肉类、饮料是如何送入我们的城市,你再来谈谈为什么我们要继续提升工业化指标。——我们当然要继续加快建设,而不是“停下来等一等人民”。我们的思想是可以停下来休闲以下,但我们的胃绝不会等待哪怕一天。


2013612日星期三,端午节,风和日丽,我周小平坐在通州北苑某小区的花园长椅上里一直想着这些事。在夏日的微风中,在北京的蓝天下,我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还有草坪上散步的老人以及孩子,真切地希望这一切能够永恒。


中国就像一个饱受指责但自强不息的农村孩子,他通过自己的努力一点一滴的改变着人们对他的印象。一开始人们嫌他土、脏、穷,他自己也因此自卑过、犹豫过、哭过、闹过、愤怒过,但最后他安静下来,埋头做自己的事,不再关心别人说什么。六十年弹指一挥间,中国已经有6亿人走向了小康。有许多和我一样的农村娃都变成了一个又一个城市里的新青年。这种规模的沧桑巨变就已知的人类历史而言,绝无仅有。如果这还不能证明我们的政治体制更优秀,还不能证明我们的民族和种族更优秀,那请问还有什么值得我们去信仰。如果生在中国,你的命运和收入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都还要认为体制不公的话。那么如果你生在阶级20年前就固化了的美国,或者阶级在30年前固化的日本或欧洲你又当如何呢?所谓国外社会整体收入为橄榄型,根本就是个鬼扯,只能骗凤姐儿。根据美国去年自己的公布的数据表明:有40%的美国人,只占有社会0.2%的财富。这分明就是铁三角,哪像橄榄了?


你也许会说,中国有腐败,有坏人,有变态,有潜规则。我告诉你,全世界都一样。中国有几十万城管,粗暴执法的也就是那么一小部分而已。而且这总比在美国或者欧洲根本不准你随便摆摊,你敢无证摆摊就被工会暴打一顿要好一些吧?(美国摆摊证数量是固定的,你想摆摊需要排号,你若无证摆摊,美国警察有权当场将你击毙。)中国有上百万军队,所谓“仗着自己是军车到处乱闯”的又有几辆,你算算百分比占了多少?中国有上千万公务员,你如果骂公务员队伍庞大,那我请问你应该配置多少警察?多少教师?多少医生?多少税务员,能满足13亿人的政务需求??你说中国有杀人犯,那请问怎样才没有杀人犯?你说良好的体制不会有坏人,那从犯罪率来说,岂不是恰恰证明中国的制度优于外国,因为中国人的犯罪比例在所有国家中明显偏低。


朋友,能望远的人才能登高。生活需要我们抬起头来做人,而不是鼠目寸光地只盯着一处肮脏。我周小平从不否认中国有贪官、有监管、有坏人、有跋扈者、有变态狂。就好像我从不否认一个美女身上有脚皮、鼻屎、大便、细菌以及病毒、口痰、淋巴、胰腺液一样,(而且这些成分所占的比例还不少)。但我看见美女的时候依然觉得赏心悦目,依然希望能拥她入怀。如果此时你在一旁不断的嚷嚷说:“你被洗脑了,这美女是由脚皮、鼻屎、大便、细菌以及病毒、口痰、胰腺液、肠子、内脏、骨头、淋巴组成的,非常恶心,快点清醒吧。”我真心不知道这是我瞎了,还是你疯了。如果你只是在一旁这样嚷嚷,我顶多一笑了之。可如果有一天,谁要动手来清除这个“迫害人的美女”时,我绝不会袖手旁观。原因很简单:我若坐视不管,那还算是男人吗?——男人最大的美德是守卫。


佛说:“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圣经上说:“魔鬼永远都是以天使的面孔出现在世间。”圣贤说:“真理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如今这社会一百个人里,难以找出三个人支持政府,大多数人都沦为了公知的信徒。——末日审判时,只有罗得一家三口得到救赎,不是因为他们和城中大多数人的价值观一样,而恰恰因为他们是俗流当中少见的例外。


 

除此之外,知识是人生最重要的防火墙,但知识绝对不在杂志、报纸、或者段子里。有条件的话,推荐阅读中华书局出版的《资治通鉴》文白对照版,以及《台湾史》《欧洲史》《欧洲战争简史》《亚洲战争简史》《联邦论》。当你了解完直到18世纪,整个欧洲地区,都还以法律的形式规定农民结婚当天新娘必须献给地主或者城主破处之后,你再来跟我谈一谈中国是怎样的一个文明。


这篇文章里的很多话容易得罪人,我周小平本不当说,也不该说。但目前这种形势下,已是不得不说。文明和理性需要星火传递,如果当初你不说,他不说,谁都不说,就不会点醒像我这样的人。因此今天我也一定要说,哪怕这些话对99%的人最终都是无效的,但只要能点拨1%的人就已经相当值得了。


我们都有幸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我们都在目睹这一次翻天覆地的变革,我们正在经历着这场东方文明对西方霸权的终极逆袭。这个特殊的时代赋予了我们必须完成特殊的使命:那就是为我们这个饱受了百年污蔑民族和国家正本清源。我的朋友,请不要辜负了这个时代,不要让子孙后代责怪我们今天的愚钝。

周小平

2013年6月13日

于北苑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