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小平同志
周小平同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545,558
  • 关注人气:40,8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贫困与愚昧是一对孪生兄弟

(2006-07-26 15:08:25)
分类: 旧文杂谈
 
    当年我刚从部队退伍回家,就赶上了我们那里最大规模的下岗浪潮。所以我们这批退伍兵就被县里面临时召集起来去维护一些容易发生骚乱的企业。
 
    我被分到了xx机械厂。这个厂的所有设备都被浙江一个私人老板买下来了。所以我们的任务就是保证交易的30天内不出任何事故。不过配发给我们的装备也仅仅是一根橡胶棍警棍。
 
    一开始我和所有的愤怒的热血青年一样,很为我这个差事感到羞耻。我觉得是一些奸商和贪官把朴实无华的百姓给欺骗了,给出卖了。所以我每天就是和另外2个同事一起紧闭大门,倒也相安无事。
 
    不过第三天开始情况开始复杂起来,由于浙商的车要进入场内运出设备,所以大量的下岗工人都集中在门口,手持一些棍棒要守卫自己的工厂。那一刻我几乎被他们感动了。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彻底的粉碎了我那颗单纯的心。
 
    双方僵持到中午的时候,110也赶过来了。堵厂门的工人暂时被劝散。不料我们刚把一大门打开准备放浙商的车队进去的时候,异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看似散开的工人又蜂拥过来。
 
    我发誓,如果那一刻他们所做的事情是手拉手的继续拦截浙商进入厂子,那么我想我至少会尊敬他们的团结。但他们没有,他们像蝗虫一样冲进了厂子。像强盗一样见东西就抢。仅仅半个小时所有能徒手搬走的东西都被他们搬走了。有风扇,电视机,柜子,电话,甚至还有井盖!而他们抱着这些抢来的东西离开的时候对浙商的车队再也没看一眼。仿佛从来都不存在一样。
 
    我在那一瞬间有一种上当的感觉。原来他们根本不是为了守卫什么,只是想自己也去分一羹,因为自己没有本事就趁乱哄抢。
所幸的是,那几个浙商并不在意被抢走的小家件,也没有过多的追究。他们只在意那些买下的设备。
 
    第4天开始他们便开始忙忙碌碌的把设备拆卸下来分块装好运走。而工人们也来过几次,当然同样不是为了来守护工厂,而是盯着那些被拆装好的设备。也发生过几次强行冲进厂子里的事件,不过由于那些零件太重,所以没被抢走多少,损失也不大。
 
    而我周围的两个同事也开始趁工作之便偷一些贵重的合金片回家去。
 
    事情在浙商快要离开的时候有了戏剧性的变化。有一天那个浙江老板突然来找我谈话。我记得那个明月当空的夜晚。他递给我一支烟,我摇摇头说:“我不抽。”他说:“抽一只吧。”我便点着抽了起来。他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周小平。”浙商哈哈大笑起来说:“你为什么不像他们那样在下班的时候也拿点合金片去卖?” 我大吃一惊,原来他们什么都知道。于是我说:“那东西本不是我的,为什么要拿。”浙商又笑了对我说:“小伙子,你应该走出这个城市,你不适合这里。”我点点头,其实我早就有所打算和准备。又后来那浙商又说了一句我终身难忘的话:“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信仰。很多丑恶的行为都是带着道德和苦大仇深的面具。”
 
    第2天晚上,有一个老工人骑着自行车来了。他敲了敲铁门对我说:“小伙子,能把门打开吗?我想去看一看我们的厂子。工作一辈子了,有点想念。” 因为有了之前的教训我断然不敢把门打开。于是我婉言拒绝了,老工人叹了一口气微笑着对我说:“我能理解,谢谢。那我站在这里看看就是了。”于是在铁门外的月光下,他叉着腰慈祥的看着这个空空荡荡的厂院。如同父爱一般的眼神在那一瞬间穿透了一切。和别的工人不一样的是,他身上的衣服虽然很旧却很干净,头发虽然花白却很整洁,身体虽然瘦弱,眼神却充满刚毅,身躯虽然衰老,却依然挺拔得一丝不苟。我心里有一种蜡一样的东西融化了,眼泪从我心里流了出来。于是我对他说:“我打开门,你赶紧进来,别让别人也跟进来了。” 他摇了摇头说:“算了,谢谢你。我已经看完了。这点东西包含了我一辈子的青春和生命。我只是来看一眼流逝的过去,进不进去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 说完他跨上单车轻快的离去。那一晚,我像个孩子一样放声大哭。
 
    浙商终于走了,产房里还剩了两个巨大的车床,因为浙商的车队根本装不了,而小城里也雇不到能装那么大车床的卡车,所以浙商们放弃了。他们还要抓紧时间去下一个城市收购这些破产的厂子。
 
    留下那两台设备很新。按厂里老师傅说只需要通上电,加上原料就能产出上好的零件来。于是我建议他们租一个小平房把这两个车床搬进去。然后在政府那里申请注册一个小企业生产一点零件来慢慢发展。我相信这个时候政府也愿意把这点东西给工人们息事宁人。
 
    政府果然同意了东西归所有工人。但是让我又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工人们为了谁出钱买原料,怎么分成又吵得不可开交,几乎发生斗殴。于是他们决定分掉!
 
    是的,分了。真的分了!东家拿一个齿轮,西家拿一块铁板。好端端的两台设备眨眼之间就被分成了一堆废铁。那些分到东西的工人乐颠颠的拿去卖给收废铁的换来几十块钱,像过节一样买了几包好烟,几瓶好酒,几块猪肉开心的拿回家享受去了。在分东西的人群里我没有看到那晚那个满头白发的老工人。
 
    在那一刻我甚至怀疑这个地方是不是被诅咒了的土地。就在那一年我离开了家乡,再也没有回去。很多年过去了,当我舒适的住在北京小窝里的时候我依然会时不时的想起我故乡那片土地上的所有人所有事情。我真的很希望,有一天我们能改变点什么。
 
2006-07-26 于北京南滨河路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