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57)

(2009-08-09 16:24:48)
标签:

政区沿革

西康

韩愈

南山诗

以文为诗

符读书城南

说破英雄惊杀人

水浒

分类: Commentarii

●青藏高原政区沿革笔记(一):
○设治局:民国时期,某地正式建县之前,预先成立的县级行政机构,主官为设治委员。
○行政督察区:民国时期在省与县之区设立的虚级行政机构,为后来的专区(地区)的前身。初用数字序号命名,1948年后改用治所所在地命名。
○1935年7月22日成立西康建省委员会,刘文辉任委员长;1939年1月1日西康省正式成立,省会康定,刘文辉任主席。1949年12月9日刘文辉等人在四川彭县通电起义,西康省和平解放。1950年4月26日成立西康省人民政府,省会迁雅安,廖志高任主席。1954年西康省人民政府改西康省人民委员会,廖志高当选为省长。1955年10月1日西康省撤销,共存在16年9个月。
○民国时期行政区划:
  西康省建省时,辖6行政督察区,46县,2设治局,1(垦殖)实验区,但第六行政督察区13县由藏军占据。
 第一行政督察区(5县1局1试验区):康定县,九龙县,雅江县,道孚县,丹巴县,金汤设治局,泰宁实验区。
 第二行政督察区(7县):荥经县,雅安县,芦山县,天全县,宝兴县,汉源县,泸定县。
 第三行政督察区(8县1局):西昌县,越嶲县,冕宁县,会理县,盐源县,盐边县,宁南县,昭觉县,宁东设治局。
 第四行政督察区(7县):甘孜县,德格县,邓柯县,石渠县,白玉县,瞻化县,炉霍县。
 第五行政督察区(6县):理化县,巴安县,德荣县,定乡县,稻城县,义敦县。
 第六行政督察区(13县):昌都县,恩达县,同普县,硕督县,察雅县,武成县,贡县,宁静县,盐井县,科麦县,察隅县,嘉黎县,太昭县。
  1940年,泰宁实验区升泰宁设治局。
  1943年4月,析西昌县置德昌县。
  1945年2月,泰宁设治局改乾宁县。
  1946年3月,析西昌县置普格设治局,析冕宁县置泸宁设治局。至此全省有48县,4设治局。
  1947年6月,正式批准改设2行政督察区和3类省政府直辖地。
 第一行政督察区(8县):甘孜县,炉霍县,道孚县,瞻化县,白玉县,德格县,邓柯县,石渠县。即原第四区加上原第一区的道孚县。
 第二行政督察区(7县):理化县,雅江县,稻城县,定乡县,得荣县,义敦县,巴安县。即原第五区加上原第一区的雅江县。得荣县县名原有德荣、得荣两种写法,此时统一为得荣。
 第一类省政府直辖地(11县1局):康定县,丹巴县,乾宁县,九龙县,泸定县,汉源县,荥经县,雅安县,天全县,芦山县,宝兴县,金汤设治局。即原第二区加上原第一区的其余各县局。
 第二类省政府直辖地(9县):西昌县,冕宁县,越嶲县,昭觉县,宁南县,德昌县,会理县,盐边县,盐源县,宁东设治局,普格设治局,泸宁设治局。即原第三区,此时兼受宁属屯垦委员会督察。
 第三类省政府直辖地(13县):昌都县,恩达县,同普县,硕督县,察雅县,武成县,贡县,宁静县,盐井县,科麦县,察隅县,嘉黎县,太昭县。即原第六区,此时为藏军控制。
  1949年,再改为5个行政督察区,基本恢复了初建省时的区划,唯原第四区、第五区合并为新第四区,原第六区成为新第五区。
○解放以后行政区划:
  1949年12月9日西康省和平解放,时辖48县,4设治局。
  1950年5月,省政府驻地由康定县迁至雅安县。
  1950年11月,撤销原有的五个行政监督区,设立雅安、西昌2专区、藏族自治区(专区级),金沙江以西13县统称“昌都地区”。
 雅安专区(6县):雅安县,荥经县,汉源县,天全县,宝兴县,芦山县。即原第二行政督察区除去泸定县。
 西昌专区(9县3局):西昌县,盐源县,会理县,宁南县,冕宁县,盐边县,德昌县,昭觉县,越嶲县,宁东设治局,普格设治局,泸宁设治局。即原第三行政督察区。
 藏族自治区(20县,1设治局):康定县,泸定县,丹巴县,九龙县,雅江县,道孚县,炉霍县,甘孜县,瞻化县,德格县,白玉县,石渠县,理化县,巴安县,定乡县,稻城县,得荣县,乾宁县,邓柯县,义敦县,金汤设治局。即原第一、四行政督察区加上原第二行政督察区的泸定县。
 昌都地区(13县):县名略。
  1951年1月1日,成立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以后昌都地区在名义上仍属西康省,实际已不受西康省管辖。
  1951年3月,金汤设治局撤销,并入康定县。
  1951年7月,析雅安县设雅安市,由省直辖。
  1952年4月30日,析西昌专区设凉山彝族自治区;改普格设治局为普格县;改宁东设治局为喜德县;撤消泸宁设治局,并入冕宁县;析越嶲、昭觉县设普雄县;析昭觉县设美姑、金阳、布拖县。凉山彝族自治区辖昭觉、普格、喜德、普雄、美姑、金阳、布拖7县。析会理县设会东县;析盐源县设木里藏族自治区(县级)、金矿县。
  1952年5月,析越嶲、汉源县设石棉县,属雅安专区;析会理、德昌县设米易县;为避免县名中有歧视少数民族字样,理化县改理塘县,瞻化县改新龙县,巴安县改巴塘县,定乡县改乡城县。
  1953年2月,木里藏族自治区(县级)改木里藏族自治县。
  1954年11月,四川省的名山县划归西康省雅安专区。
  1955年3月,藏族自治区改名藏族自治州
  1955年4月,凉山彝族自治区改名凉山彝族自治州。至此,西康省共辖2专区、2自治州、1地区(名义);1市,46县,1自治县:
 省直辖(1市):雅安市。
 雅安专区(8县):雅安县,荥经县,汉源县,天全县,宝兴县,芦山县,石棉县,名山县。
 西昌专区(11县1自治县):西昌县,盐源县,会理县,宁南县,冕宁县,盐边县,德昌县,越嶲县,会东县,金矿县,米易县,木里藏族自治县。
 凉山彝族自治州(7县):昭觉县,喜德县,普格县,普雄县,美姑县,金阳县,布拖县。
 藏族自治州(20县):康定县,泸定县,丹巴县,九龙县,雅江县,道孚县,炉霍县,甘孜县,新龙县,德格县,白玉县,石渠县,理塘县,巴塘县,乡城县,稻城县,得荣县,乾宁县,邓柯县,义敦县。
 昌都地区(行政区划略)。
  1955年10月1日,西康县撤销,金沙江以东并入四川省,以西的昌都地区划属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
●我在之前的笔记中介绍过韩愈的两首俳谐诗。这里再介绍两首名作,一首是长达一百零二韵、一千零二十字的《南山诗》:

  吾闻京城南,兹惟群山囿。东西两际海,巨细难悉究。《山经》及地志,茫昧非受授。团辞试提挈,挂一念万漏。欲休谅不能,粗叙所经觏。
  尝升崇丘望,戢戢见相凑。晴明出棱角,缕脉碎分绣。蒸岚相澒洞,表里忽通透。无风自飘簸,融液煦柔茂。横云时平凝,点点露数岫。天空浮修眉,浓绿画新就。孤撑有巉绝,海浴褰鹏噣。春阳潜沮洳,濯濯吐深秀;岩峦虽嵂崒,软弱类含酎。夏炎百木盛,荫郁增埋覆;神灵日歊歔,云气争结构。秋霜喜刻轹,磔卓立癯瘦;参差相叠重,刚耿陵宇宙。冬行虽幽墨,冰雪工琢镂;新曦照危峨,亿丈恒高袤。明昏无停态,顷刻异状候。西南雄太白,突起莫间簉。藩都配德运,分宅占丁戊。逍遥越坤位,诋讦陷乾窦。空虚寒兢兢,风气较搜漱。朱维方烧日,阴霰纵腾糅。昆明大池北,去觌偶晴昼。绵联穷俯视,倒侧困清沤。微澜动水面,踊跃躁猱狖。惊呼惜破碎,仰喜呀不仆。
  前寻径杜墅,坌蔽毕原陋。崎岖上轩昂,始得观览富。行行将遂穷,岭陆烦互走。勃然思坼裂,拥掩难恕宥。巨灵与夸蛾,远贾期必售。还疑造物意,固护蓄精祐。力虽能排斡,雷电怯呵诟。攀援脱手足,蹭蹬抵积甃。茫如试矫首,堛塞生怐愗。威容丧萧爽,近新迷远旧。拘官计日月,欲进不可又。因缘窥其湫,凝湛閟阴兽。鱼虾可俯掇,神物安敢寇!林柯有脱叶,欲堕鸟惊救。争衔弯环飞,投弃急哺鷇。旋归道回睨,达枿壮复奏。吁嗟信奇怪,峙质能化贸!
  前年遭谴谪,探历得邂逅。初从蓝田入,顾盼劳颈脰。时天晦大雪,泪目苦矇瞀。峻途拖长冰,直上若悬溜。褰衣步推马,颠蹶退且复。苍黄忘遐睎,所瞩才左右。杉篁咤蒲苏,杲耀攒介胄。专心忆平道,脱险逾避臭。
  昨来逢清霁,宿愿忻始副。峥嵘跻冢顶,倏闪杂鼯鼬。前低划开阔,烂漫堆众皱:或连若相从,或蹙若相斗;或妥若弭伏,或竦若惊雊;或散若瓦解,或赴若辐辏;或翩若船游,或决若马骤;或背若相恶,或向若相佑;或乱若抽笋,或嵲若炷灸;或错若绘画,或缭若篆籀;或罗若星离,或蓊若云逗;或浮若波涛,或碎若锄耨。或如贲育伦,赌胜勇前购;先强势已出,后钝嗔□譳。或如帝王尊,丛集朝贱幼;虽近不亵狎,虽远不悖谬。或如临食案,肴核纷饤饾。又如游九原,坟墓包椁柩。或累若盆罂,或揭若■豆;或覆若曝鳖,或颓若寝獸;或蜿若藏龙,或翼若搏鹫;或齐若友朋,或随若前后;或迸若流落,或顾若宿留;或戾若仇雠,或密若婚媾;或俨若峨冠,或翻若舞袖;或屹若战阵,或围若搜狩;或靡然东注,或偃然北首;或如火熹焰,或若气饙馏;或行而不辍,或遗而不收;或斜而不倚,或弛而不彀;或赤若秃鬝,或熏若柴槱;或如龟坼兆,或若卦分繇;或前横若剥;或后断若姤。延延离又属,夬夬叛还遘;喁喁鱼闯萍,落落月经宿;訚訚树墙垣,巘巘架库厩;参参削剑戟,焕焕衔莹琇;敷敷花披萼,闟闟屋摧霤;悠悠舒而安,兀兀狂以狃;超超出犹奔,蠢蠢骇不懋。(□=[讠豆];■=[登瓦]。)
  大哉立天地,经纪肖营腠。厥初孰开张?黾勉谁劝侑?创兹朴而巧,戮力忍劳疚。得非施斧斤?无乃假诅咒?鸿荒竟无传,功大莫酬僦。尝闻于祠官,芬苾降歆嗅。斐然作歌诗,惟用赞报酭。

  全诗分六大段。第一段五韵,简要介绍写作本诗的由来:以前的书籍对秦岭(南山)壮观景象的记载都太简略了,所以我才要不揣冒昧,写这篇长诗好好描绘一下。第二段二十五韵,详细描绘从渭河谷地观看秦岭的种种奇景。这一段又可以分四小段:第一小段从“尝升崇丘望”到“海浴褰鹏噣”,共七韵,写在秦岭以北稍高的山丘(应该是骊山一带)上观看的秦岭百态;第二小段从“春阳潜沮洳”到“顷刻异状候”,共九韵,先各用四句写秦岭四季的景象,最后总说秦岭之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第三小段从“西南雄太白”到“阴霰纵腾糅”,共五韵,极言秦岭之高、之广,以致山坡南北气候迥异;第四小段从“昆明大池北”到“仰喜呀不仆”,共四韵,写晴天在昆明池水面上观看到的秦岭倒影。
  如此铺叙之后,第三段十七韵话锋一转,开始追述从前取道杜陵的一次登山经历。这条山道极为险峻,在登山的时候,作者不禁遐想要是能请巨灵和夸蛾两位大力士神仙把阻碍登顶的大石都搬走就好了,但是这两位神仙恐怕也会惧怕造物主的意愿,不敢干这样的事。最后由于时间不够未能登顶,只好去山间一个水潭游览。在潭边,韩愈看到飞鸟在空中叼住下落的树叶,飞了几圈之后又把它丢弃,急急回巢哺育幼鸟,觉得十分有趣,便把这奇景写进了诗中。第四段八韵又追述两年前贬官之后的又一次登山经历,这次是在冬天,取道蓝田,由于下了大雪,山路同样非常难走,最后只好迅速撤离。
  第五段四十韵是全诗的高潮。这是作者第三次试图登顶,这回终于成功了。也许沿途仍然遭受了很多艰难险阻,但是一旦登上山顶,看到了壮丽的景象,这些艰难险阴都不值得一叙了。从第四韵开始,韩愈用排山倒海的排比句群极力铺陈了秦岭众峰的雄伟景象。这个排比句群又可以分四小段:第一段从“或连若相从”到“或碎若锄耨”,共九韵,连用十八个“或×若××”结构的句式,所用的喻体基本都比较具体形象;第二段从“或如贲育伦”到“坟墓包椁柩”,共六韵,或四句一比喻,或两句一比喻,节奏略微放缓,算是高潮中的小息;第三段从“或累若盆罂”到“或后断若姤”,共十五韵,又一口气连用三十个“或”字开头的句子,具体句式不再限于“或×若××”这一种,而是多种句式交错出现,所用的喻体也越来越抽象,到最后竟然用完全抽象的六十四卦符号来描述山势;第四段从“延延离又属”到“蠢蠢骇不懋”,共七韵,每句头两字都是叠字,至此全诗的气氛达到最高峰。
  最后的第六段七韵,先是惊叹造化之妙,最后决定把这首诗做为祭诗献给山神,全诗便这样在一种庄重肃穆的气氛中结束。
  《南山诗》集中体现了韩愈诗作的主要特点:一,意象险怪;二,用词古奥;三,好押险韵;四,以文为诗。前两个特点自不必多说。本诗所押韵相当于《广韵》去声四十九宥(《平水韵》去声二十六宥),一百零二个韵脚没有一个出韵,也没有重复(“凝湛閟阴兽”的“兽”字和“或颓若寝獸”的“獸”字本为两字,简化后才合并为一字),几乎把宥韵的常用字都用尽了。这些韵脚里面,仅“究”“走”“首”“收”今天已经不再读去声,“茂”“袤”“愗”“贸”“瞀”“懋”的韵母变成ao,“覆”“戊”“漱”“仆”“富”“复”“副”的韵母变成u,其余八十五韵押韵仍然甚齐,因此此诗在今天读起来仍然颇为悦耳。最后,本诗像文章一样有明显的段落,每一段落往往为奇数韵(一般五古的段落多为偶数韵,这样显得句式谨严、节奏整饬),一些句子也打破了五言诗惯有的节奏(如“时天晦大雪”“尝闻于祠官”都是上一下四的结构),这都体现了以文为诗的特点。
  对于这首诗,前人已经做了太多的评价,尤其喜欢把它和杜甫的《北征》相比,因此不免扬《北征》而轻《南山》。我则认同明人王嗣奭的观点,认为《南山诗》“不可无一,不可有二”。坦白地说,这首诗吸引我的主要是华丽古奥的辞藻和险僻的韵脚,读罢全诗,我的确对韩愈的才学佩服不已,对此王嗣奭也已经说得很好了:“总不脱文人习气。”
●如果上面的《南山诗》你觉得不忍卒读,那么下面这首《符读书城南》读起来就舒服多了:

  木之就规矩,在梓匠轮舆。人之能为人,由腹有诗书。
  诗书勤乃得,不勤腹空虚。欲知学之力,贤愚同一初。
  由其不能学,所入遂异闾。两家各生子,提孩巧相如。
  少长聚嬉戏,不殊同队鱼。年至十二三,头角稍相疏。
  二十渐乖张,清沟映污渠。三十骨骼成,乃一龙一猪。
  飞黄腾踏去,不能顾蟾蜍。一为马前卒,鞭背生虫蛆;
  一为公与相,潭潭府中居。问之何因尔?学与不学欤!
  金璧虽重宝,费用难贮储。学问藏之身,身在则有馀。
  君子与小人,不系父母且!不见公与相,起身自犁鉏?
  不见三公后,寒饥出无驴?文章岂不贵?经训乃菑畬。
  潢潦无根源,朝满夕已除。人不通古今,马牛而襟裾。
  行身陷不义,况望多名誉!时秋积雨霁,新凉入郊墟。
  灯火稍可亲,简编可卷舒。岂不旦夕念?为尔惜居诸!
  恩义有相夺,作诗劝踌躇。

只不过,它已经不像诗了,倒像是一篇有韵的散文。的确,这首劝诫儿子韩符在自己的城南别墅中要好好读书的诗,是韩愈“以文为诗”的代表作。和《南山诗》一样,它有明显的段落。全诗二十七韵,可分四段:第一段从“木之就规矩”到“所入遂异闾”,共五韵,先说明读书学习的重要性,在于成为“贤”,而避免成为“愚”;第二段从“两家各生子”到“学与不学欤”,共九韵,用一个戏剧性的例子说明了贤和愚是怎样渐渐分化的,“一龙一猪”、“飞黄”与“蟾蜍”、“马前卒”和“公与相”的对比极为强烈,因此这一段是全诗中最艺术化的部分;第三段从“金璧虽重宝”到“况望多名誉”,共九韵,继续说理,层层递进,先说学问比财富重要,再说家庭的显贵是难以继承的,续用两个比喻进一步说明“书中自有千钟粟”、富贵实际如烟云的道理,最后又痛斥那些“不通古今”的人只不过是穿衣服的牛马,整天琢磨的就是追名逐利;第四段从“时秋积雨霁”到“作诗劝踌躇”,共四韵,点明写诗的主旨:秋天已经到了,白天渐短,黑夜渐长,正是读书的好时候,写这首诗的目的就是要劝诫“你”(韩符)好好读书。从上述分段情况不难看出,本诗的四段中有三段是奇数韵。
  但是本诗“以文为诗”最明显的特点,仍是在于散文化的句子,如“在梓匠轮舆”“乃一龙一猪”“人不通古今”均是上一下四,打破了五言诗的惯有节奏,全诗多用文言虚词,如“之”字竟然五用,“与”字四用,“乃”字三用,其他如“在”“由”“所”“欤”“且”“而”“诸”触目皆是,“欤”“且”“诸”甚至还占据了韵脚的位置(也因此可以理解为什么韩愈为这首诗选用了相当于《广韵》九鱼、《平水韵》六鱼的韵)。不过,这种散文化的句子倒是为后世留下了好几个四字成语,其中“飞黄腾达”是最常用的,其他较为少见的成语还有“一龙一猪”“马牛襟裾”等。
  说过了这首诗的艺术特征,再来说说其思想意义。用今天的观点来看,韩愈在这首诗中对读书意义的阐述显然是有很大问题的。第一,读书的目的并不只在于当大官,用“公与相”作为奋斗目标未免庸俗(虽然在韩愈的时代是很正常的事情);第二,很少有儿童愿意终日学习,尤其是学儒家经典那么深奥复杂的东西,所以孩子读书不读书,主要还是在于家长的训导,王安石《伤仲永》中有一句“不使学”,算是点明了这个要害,而韩愈这首诗通篇不提家长的责任,把“一龙一猪”的原因全都归于儿童本身,这是非常偏颇的。
  但是,这首诗中有一个思想是非常宝贵的,那就是“诗书勤乃得,不勤腹空虚”和“君子与小人,不系父母且”。这种对个人奋斗、对勤劳的推崇,对靠祖宗吃饭的“富二代”“富三代”的蔑视,正是传统中华文化的精华所在,在今天也是应该大力弘扬的。
●前一阵子看了黄波著《说破英雄惊杀人》(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12月),这是我开始执行“精泛并读计划”以来泛读完的第一本书。
  我从初中时就不喜欢《水浒传》,觉得里面的“好汉”根本不能算好汉,更不能算农民。年龄越大,对《水浒传》的反感越强烈。我一直觉得和我一样想法的人一定有,事实证明我是正确的。黄波这本书对《水浒传》所体现的人性的解剖就很精彩,以后一说到从现代文明的高度批判《水浒传》的落后反动思想,我肯定首先就会推荐这本书。
  黄波也认为水浒“好汉”中除了陶宗旺是农民出身外,其他人其实都不是农民,有很多实际上是“流民”。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王学泰曾经写有《中国流民》一书(香港中华书局,1992年),对流民文化做了论述。在王学泰观点的基础上,黄波总结了水浒江湖的主要价值观:利字当先,其他东西(包括生命)都次之(李逵就是一个典型,作者分析说,“为什么淳朴和嗜血这两种迥异的特质可以在李逵身上统一起来?其实并不奇怪,就因为李逵是个完全不把生命当回事的人。他不仅对别人的生命全无怜惜,就是自己的生命也是毫不以为意的”,诚为中肯之论);实力挂帅,资历反而不重要;山头主义,也就是小圈子化;所谓的“洒脱”,也就是不受任何拘束。如果用严格的道德标准来衡量,这四条价值观都是很成问题的。利字当先在今天已经不受多数人欢迎了,最起码几乎没有人会为了利而视生命(不管是他人的还是自己的)于不顾。实力挂帅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合理的,因为这是对个人价值的肯定,但是一个人在凭实力实现个人目标时不应该破坏其他道德规则,比如对有资历而无重大过错者(特别是创始人)理应保持起码的尊重,这也是对个人价值的肯定。山头主义是全人类的劣习,是人性中挥之不去的梦魇,古今概莫能外。最后,洒脱式的自由不应该是没有限制的,这个道理自然无须多说。
  然而,今天的有些人因为自身的自由有限,或是对江湖那种实力挂帅的生活方式羡慕有加,就十分向往水浒“好汉”那种“洒脱”的生活,为此连他们其他那些恶劣的品德也愿意原谅,或是视而不见,这就是情绪多于理性了。这些人实际上一点也不懂得(或至少是故意忽略)经济学的常识:当他们生活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面时,他们能够享有由正常社会带来的种种好处,比如人身安全、受尊敬等等,但是当他们到江湖之类的变态社会里面生存时,他们得到了“洒脱”的好处,却失去了原有的那些“机会成本”,总的来看,江湖所能给予他们的好处远远不如正常社会所能给予的好处。难怪会有人把《水浒传》、武侠小说之类统称为中国人的“成人童话”:众所周知,童话是给儿童看的,而儿童的智力发育还不健全,很多事情都不能理性看待;同样,现在这些成年人也有意无意地丧失理性,把这些小说营造的社会当成自己的“理想国”,却不管这理想国在看似漂亮的幕布后面是一个怎样丑陋、污浊的世界,他们在本质上其实还是儿童,他们所迷恋的这些小说自然也还是童话。
  最后有一些和作者本人有关的感想。作者在本书的代序中说:“……在‘英雄’的判断问题上,我秉持的价值观都是一以贯之的,即看是否把人的天赋权利摆在最重要的位置。可以说,我的每一篇关于《水浒》的文章,都贯穿着这样一种价值观,我之非议梁山好汉,也是因为他们常常是漠视人的天赋权利的。”初读此书时,在看到这段之后,我想:如果作者把这里的两个“天赋”去掉,我会完全同意他的态度,但就是因为有了这两个“天赋”,令我觉得作者未免有“自由派”之嫌疑。当然,通览全书之后,我认识到作者就算是“自由派”,也并不是一个典型的“自由派”,其实中国多数人是温和的,接受一点“自由派”的语词,内心未必真有那么极端。像作者这样的温和派会说出一派“自由派”之言来,主要原因我想还在于作者供职于平媒,而平媒近年多由“自由派”把持的缘故。将来非“自由派”(如民主国族主义)如果能在媒体界获得更大的话语权,我想是可以把温和派争取过来一部分的。

 

2009.08.0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