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膜拜青海塔尔寺赛赤•确吉洛智嘉措活佛黄胜友在青海

(2008-07-30 11:02:15)
标签:

爱在中国行

青海

塔尔寺

赛赤活佛

文化

《膜拜青海塔尔寺赛赤•确吉洛智嘉措活佛》

 黄胜友 膜拜青海塔尔寺赛赤•确吉洛智嘉措活佛黄胜友在青海

拜见塔尔寺赛赤活佛

 

在来青海的路上,其实,我内心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在塔尔寺。亲自膜拜那些健在的各族信教群众都十分崇敬的大活佛。

膜拜青海塔尔寺赛赤•确吉洛智嘉措活佛黄胜友在青海

(我的相机太专业,拍摄者不会对焦,感受现场的气氛吧。)

 

塔尔寺的活佛,藏青地区及西部地区各族信教群众都十分崇敬。

能够亲自膜拜活佛,近距离感受和领略雪域佛教文化的魅力,净化一下被城市尘埃污染的心灵,祈祷自己未来的吉祥和如意。

 我对塔尔寺只是知道是藏传佛教格鲁派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其深厚的文化内涵,我还只是知道点点皮毛。对于塔尔寺活佛的历史,更是空白一片。在酒店的书店里,购买到一本《塔尔寺文化》,如饥似渴地读到了凌晨。拉开西宁银龙酒店的窗帘,红红的红日已经升起在西宁的东山上,绽放出吉祥的霞光。朵朵祥云飘飘过美丽的西部明珠西宁,我的心已经飞到了佛教圣地----塔尔寺。让我快点来到梦中的塔尔寺。

 

西宁到塔尔寺,很近的距离。

看过的每一处塔尔寺的景点,都是一次深刻的佛教文化教育;虽然团省委安排的青海青旅的藏族导游的汉语还很生硬。但是,看到她对塔尔寺虔诚的目光,自然她俨然是一位忠诚的佛教徒。我目不暇接的拍照,其实塔尔寺每一处都是没有修饰的佛教景色。不用考虑角度,只要快门的声音,你就可以留下难忘的印象。让我震撼的大金瓦殿的金顶,金光闪闪;弥勒佛堂内四百之年前的壁画,还是那么的生动如初;大经堂内,精美绝伦的堆绣;让你如痴入迷地陶醉在佛教艺术的海洋中。

酥油花殿是塔尔寺之游开房的九个景点的最后一个,酥油花艺术是塔尔寺的三绝之一,酥油花的精美举世闻名。我也是平生第一次亲眼目睹了酥油花艺僧,在寒冷的冰水里,用艰苦缔造出来的惟妙惟肖的佛教精美艺术。酥油花殿的牌匾是江主席的题词,酥油花殿内还供奉着大师的佛像。我也如当地信教的群众一样,把自己的头颅轻轻磕在佛像的脚处,以示虔诚,本来就是虔诚。

我们一行确没有按旅游的归途返回,而是直接在大金瓦殿的后部上莲花山顶,在莲花山顶上,通过安全护网,我拍摄了很多金碧辉煌的大金瓦殿的顶部。阳光下,在太阳的辉映下,熠熠生辉。路过班禅行宫,我们没有停下来。在班禅行宫东边的不远处,我们走进了一个平常的活佛的“尕哇”(府邸)里,就是一个藏式四合院,过右侧一个院门,看到有木匠艺人院子里正在维修,院子里堆满了木材,一个木匠正在专心地刻着一个带有龙型图案的装饰品,征得他的同意,他让我拍照,说院子正在维修。

过了东面的院门,看到院子中间,有一丛奇异的菩提树,墨绿出勃勃生机。一位身小喇嘛,在东面佛堂的门口迎候着我们鱼贯而入。

肃穆突然降临整个所在。虔诚突然充满整个心灵。

在殿堂外面,大家把自己原来佩戴的平安吉祥的白色哈达拿下来,虔诚地用双手平端好,依次走进佛堂,屏息静气,放轻脚步。献给一位气宇轩昂、面容慈祥的活佛。活佛微笑着,又回挂给我们每一位参拜者。并以手掌轻轻按一下我们中的年幼的同行。中国银行总行的一位青联委员,把我们的一行分别介绍给赛赤活佛,活佛认真地点头致谢相识;活佛对我们的到来,异常的亲切,象见到故交、亲人一样。膜拜青海塔尔寺赛赤•确吉洛智嘉措活佛黄胜友在青海

 

他就是今日塔尔寺最高主持第十二世赛赤活佛。我们都知道活佛是不轻易见人的,而且赛赤活佛的地位非常崇高,仅次于十一世班禅喇嘛与十四世达赖喇嘛。对于普通佛教信徒,见到赛赤活佛,近乎是痴心妄想。

 

由于青联的关系,让赛赤活佛 和我们没有距离。

 

第十二世赛赤活佛曲杰罗哲嘉措,于1969年12月11日生于尖扎拉毛德钦地方。1984年5月20日出家为僧。1993年2月23日在塔尔寺举行坐床典礼。现为黄南州政协委员、全国政协委员、全国青联常委、青海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塔尔寺寺管会副主任、第十二世赛赤·确吉洛智嘉措活佛。

 

第十二世赛赤活佛,即现世赛赤、曲杰罗哲嘉措,是全国青联常委。与同行而来的青联委员们在青联全委会中经常在一起开会,是非常的熟悉。

因此我们青海之行见到赛赤活佛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活佛在给每一位同行奉献过哈达之后,大家坐下来。只见活佛五官宽厚,气定神闲,一脸慈祥;又感到活佛深藏不露,超然脱俗,具有一种不同凡响的大气。

青联老友相见,甚是亲切。委员们叙旧、彼此牵挂,是亲如兄弟的委员们,理所当然要做的事情。有道是佛法无边,心诚则灵,似乎每个人心里都祈望着什么。那就是友谊和青联的亲情。

我是第一次见到亲善的赛赤活佛,似乎冥冥之中,从前在什么地方见过,感觉没有距离。佛法无边,心诚则灵。

临别,第十二世赛赤活佛曲杰罗哲嘉措分别赠送一枚印制有活佛慈祥图片的护身符。第十二世赛赤活佛亲手递给我的是俩张护身符,大家都虔诚的接受,并致以亲切的谢意和问候。我出来的晚一会,和赛赤活佛在他的座位上留了一张合影。然后大家约请出第十二世赛赤活佛在佛堂外面合影留念。

咔咔的快门声,留下了我们一行在塔尔寺难忘的记忆。膜拜青海塔尔寺赛赤•确吉洛智嘉措活佛黄胜友在青海

 

回来的路上,我问导游。导游说,我们一次能在塔尔寺见到俩位现世活佛,他听都没听说过。特别是能赛赤活佛的礼节,对于佛教信众是一种奢望和痴想。

 

 

 

 赛赤活佛释义

 

赛赤活佛系为塔尔寺的主要活佛之一,也是清代驻京八大呼图克图之一。

其传承已转十二世。前三世系追认活佛。真正“赛赤”活佛的名称是从嘉纳巴、阿旺洛哲嘉措开始的,他为第四世,于1635年出生在塔尔寺六部族之一的米纳部落热顶村(今大通县岗冲乡兰仲台村),曾在西藏广参名学习佛法,精通显密诸论,获得格西学位。先后任德央村仓、果芒札仓及下密院堪布。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升任为噶丹寺第四十四任赤巴(法台),坐上了噶丹寺赛赤(金座),成为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法座继承人。是年五世喇嘛圆寂。

1680年,奉康熙皇帝圣旨,以五世所派代表的名义前往蒙古调解蒙古喀尔喀土谢图汗部与札萨克图汗部之间的纠纷。终于平息纷争,达成和解协议。为表其功,1687年召他入京,赐封为“驻京呼图克图”僧职。

1688年返藏途中回到塔尔寺并建自己的府邸。不久圆寂于自己的故乡兰仲台。1689年,出生在青海蒙古右翼所辖黄河边上名央桑地方的罗桑丹贝尼玛被认定为他的转世灵童。因灵童是噶丹寺第四十四任赤钦(大法台)的转世,其所坐法座藏语称“赛赤”,意为“金座”,蒙古语为“噶勒丹锡勒图”,故这个活佛世系以“赛赤”作为佛号,每一步之法号前加上“赛赤”二字,泛称赛赤活佛。

第五世赛赤、罗桑丹贝尼玛于1734年9月受雍正帝召请赴京,清廷给他赐以“慧悟禅师噶尔丹锡勒图呼图克图”印敕,任掌印喇嘛。1741至1742年,奉乾隆帝之命,协助三世章嘉活佛,在蒙藏翻译家们的配合下,将藏文大藏经《甘珠尔》译为蒙文。1744年,又奉命与三世章嘉活佛将雍和宫改建为藏传佛教寺院。次年仿拉萨传大召在雍和宫举行正月祈愿大法会。

第九世赛赤、罗桑图旦嘉措于1858年9月去北京觐见咸丰皇帝,咸丰帝按惯例赐印敕,并赐金龙座1个。1874年二次进京朝见同治皇帝。1875年受封为北京,热河等大小28座寺的掌印喇嘛、兼任多伦诺尔汇宗寺法台。第十世赛赤、格敦隆多丹贝尼玛于1930年,以青海藏族代表身份去南京参加了国民政府召开的蒙藏会议,被任命为青海参议员。还派以他为主的代表团去西藏谈判解决西藏问题。1932年返回青海途中在宁夏磴口遇害。

第十一世赛赤、罗桑夏珠丹贝坚赞曾任黄南州副州长、中国佛教协会第一副会长、全国青联委员、青海省人民代表、青海省政协委员等职。膜拜青海塔尔寺赛赤•确吉洛智嘉措活佛黄胜友在青海

第十二世活佛,即现世赛赤、曲杰罗哲嘉措,于1969年12月11日生于尖扎拉毛德钦地方。1984年5月20日出家为僧。1993年2月23日在塔尔寺举行坐床典礼。现为黄南州政协委员、全国政协委员、全国青联常委、青海省佛教协会副会长拉茂赛赤活佛,塔尔寺寺管会副主任。

 

“活佛”文化背景

 

藏传佛教高僧称“活佛”。他们与达赖、班禅一样采用“转世制”。康熙年间朝廷对格鲁派上层中“道行至高”、“番蒙归心”者,或有功于清王室者,授予“呼图克图”名号。塔尔寺共有72个“转世”活佛系统,有自己的“尕哇”(府邸),有专门的管家和服侍喇嘛(僧人)。塔尔寺的活佛系统与西藏其他寺院的活佛一样,也是采用活佛转世制度的方法寻访、认定和继承的。要是一般活佛的灵童寻访工作通过打卦问卜、降神、依遗言、预示、辩认遗物等方法寻找。找到灵异儿童,又进行多方考察后报告大法台,大法台会同大僧官商议确定后批准坐床。

 

  过去塔尔寺的活佛除呼图克图外,其坐床典礼在本活佛院内举行。呼图克图一级大活佛的灵童,须经北京雍和宫掣签认定,在塔尔寺大金瓦殿内举行坐床典礼。近几年来,灵童寻访、认定、坐床等手续由各级宗教主管部门层层申报批准。坐床仪式由寺院管理委员会主持,在九间殿院内集体举行。典礼结束后,再回自己府邸,在本活佛府邸佛堂内的象征佛位的法座上接受僧俗顶礼敬献哈达。

 

  据说,在历史上,塔尔寺发展到鼎盛时期,常住寺增达到3600名,活佛共83位,形成大小80多个活佛府邸,藏语称“嘎尔哇”,汉语俗称活佛院。历经沧桑,一些活佛历辈承袭,源远流长;一些活佛由于种种原因,已销声匿迹,不复存在。到20世纪90年代,有建筑院落的只有30多个,大小活佛有10余个,有的常住塔尔寺,有的驻锡于自己的寺院或塔尔寺分寺中,除大型法会和佛事活动外,不常来塔尔寺。

   

  塔尔寺活佛的渊源各具特色,有相传是宗喀巴大师的父母转生的,如阿嘉活佛和香萨活佛;有来自西藏姓氏的名号,如西纳活佛;以地名、部落名、村庄名取佛号者居多,如却藏、拉科、当彩、巴周、格嘉、本巴尔、佐格(诺尔盖)、嘉雅、扎西、却西、卓仓、鄂尔多斯等活佛;米纳、申中、西纳、祁嘉等为部族名;有用汉族姓氏命名的,如杨嘉、朱嘉活佛等;还有以“金座”和“金顶”取佛号的,如赛赤和赛朵活佛。

 

  活佛中有藏族、蒙古族、土族和少数汉族。活佛府邸的建筑除米纳、巴周、关嘉、赛朵、土观、却西等活佛的院落建在寺谷低处的山脚下和坪台上外,大多数活佛府邸建在寺东西两面的山坡上。以山势随地而建,高低错落。但有身份地位的活佛府邸多建在显要地理位置上。

 

   

  历代塔尔寺活佛中被清朝政储册封为驻京呼图克图(指内呼图克图)的有阿嘉、赛赤、土观、拉科等活佛;被清廷或西藏地方政府及、班禅赐封为“诺门汗”名号的有赛朵、却西、巴周等活佛;还有几位活佛被赐予“班智达”的名号。他们分别享有不同等级的待遇,如对内外呼图克图,按清廷对格鲁派采取的尊崇与优礼政策,被列入中央理藩院档册之中。据《理藩院则例》卷五十六载,列入该册的蒙、藏内外呼图克图共160人,其中青海占30余人。青海驻京八大呼图克图中,塔尔寺就占4人。这些活佛成为高一级喇嘛,他们享受和拥有清政府专门制定的袭其前朝旧封,制定等级,赏赐名号等优裕礼遇和特殊权力。使大喇嘛享有很高的社会地位。根据《理藩院则例》的规定:“凡呼图克图、诺门汗、班智第达、堪布、绰尔济、系属职衔;国师、禅师、系属名号。”还参照世俗等级制度,制定了相应的喇嘛等级。按职位高低依次为:掌印札萨克达喇嘛、副掌印札萨克达喇嘛、札萨克喇嘛、达喇嘛、副达喇嘛、苏拉喇嘛、德木齐、格贵、格隆、班智达等。

 

       清政府确认大喇嘛的特权,视喇嘛职位、佛位高低给予相应的特权,如拥有地方政府官员一切权力,允许大喇嘛私人占有一定数量的服役人员,允许乘坐不同颜色的车轿和穿戴不同等级的服饰等;从经济上给予相应的特权和优待,如可不服徭役、不纳赋税。对于理藩院注册的大喇嘛,由政府发给一定的钱粮,作为生活费用;对于来京朝觐,朝贡的喇嘛活佛与官员一样,根据其职位高低给予廪饩。允许广建寺庙,清政府把广建寺庙也视为是崇奉和扶植格鲁派的一项重要措施。采取了“修一庙胜用十万兵”的策略。以建造寺庙,宣扬佛教,让贤人们弃恶扬善,达到对信仰佛教的民族进行思想统治的目的。上述优礼政策是清政府为蒙藏地区社会安定,巩固自己统治地位而采取的有效措施。另外清康、雍、乾三代皇帝御赐寺名、匾额成风。蒙藏地区以及河北承德、五台山等地,凡著名的藏传佛教寺庙,几乎都有清廷皇帝御赐的寺名和匾额,以示朝廷的重视和关怀。塔尔寺殿宇和活佛府邸中也有清康熙、乾隆、道光和同治等皇帝御赐的匾额及国民政府要员蒋介石、戴传贤、于右任、马福祥等所献匾额。

  

      清政府对藏传佛教寺院在崇奉和扶植的同时,又采取了一些相应的限制措施。即所谓“革其弊,不易其俗”。一是组建中央政府理藩院,专管喇嘛事务;二是对于“妨害国政”的大喇嘛依律治罪;三是“广封大喇嘛,众建分其势”;四是限制喇嘛庙的规模,控制专院经济,规定僧侣人数,建立朝贡制度,五是颁发度牒札付;六是掌握对大喇嘛的封赠和废黜权,削弱大喇嘛的世俗权力。自青海发生罗卜藏丹津事件后,雍正帝据年羹尧所奏而制定了“青海善后事宜十三条”和“禁约青海十二事”等条约。这些措施又大大制约了一些大寺院、大活佛的特权。塔尔寺的活佛和喇嘛也受到了清政府的优礼待遇、封赐和权力的限制。但每一个活佛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仍有许多与一般喇嘛不同的地位和权力,民主宗教制度改革后,这些特权均被废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