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2013-03-10 04:27:44)
标签:

十全武功

实胜寺碑记

实胜寺叠去岁韵

平定大小金川

天地会林爽文起义

分类: 碑刻、摩崖造像


      实胜寺位于北京香山南麓,是乾隆效仿皇太极松、杏山战役胜利建实胜寺的史实,并为了彰显自己平定金川叛乱而在乾隆十四年(1749年)在原来的鲍家寺基础上改建,现在是部队大院占据着,寺庙早已踪迹全无。

 

实胜寺承载着乾隆时期的“十全武功”(十次重大战役)中的“三全”(三次战役),乾隆御制亲书的四通石碑清楚地记载了这三次战役的起因和经过。“十全武功”主要是: 

1乾隆14(公元1749) 平大小金川
2
、乾隆20(公元1755) 平准噶尔,
3
、乾隆22(公元1757) 再平准噶尔,
4
乾隆24(公元1759) 平回部
5
、乾隆34(公元1769) 平缅甸,
6
、乾隆41(公元1776) 再平大小金川,
7
乾隆53(公元1788) 平台湾
8
、乾隆54(公元1789) 平安南,
9
、乾隆56(公元1791) 平尼泊尔,
10
、乾隆57(公元1792) 再平尼泊尔。

 

实胜寺的四通石碑分别记载的是“十全武功”里面的乾隆十四年二十四年五十三年的三次战役。

其四通石碑分别是:“敕建实胜寺碑记”碑(两通)《乾隆十五年御制赐健锐云梯营军士食即席得句有序》碑“实胜寺后记”碑

 

一、“敕建实胜寺碑记”碑(亭碑)刻于乾隆十四年(1749年)五月。碑有两通,一立于香山演武厅南侧果园内的实胜寺碑亭内(简称‘亭碑’);另一通原立于实胜寺内(简称‘庙碑’),寺毁后一直消失,前些年被发现,现立在了宝相寺附近。

“亭碑”是一块巨大青石立碑,平面呈四方形。额高145厘米,宽175厘米,有篆书御制二字。碑身高310厘米,宽155厘米。须弥座高115厘米,宽192厘米。碑身四面文字分别用汉、满、蒙、藏文书写。汉文乾隆御笔正书。“亭碑”详细记载了平定四川大小金川叛乱、建筑碉楼的起因、建造实胜寺的原因和组建健锐营的前后经过。

 

有趣的是乾隆为了彰显“实实在在”的胜利,本意是新建实胜寺,在《钦定日下旧闻考》里记载也是新建,“因命择向庀材建寺于碉之侧  名之曰实胜”。但是碑文镌刻的却是“因命于碉傍就旧有寺新之  易其名曰实胜”,实物和记载有十二字的不同。仔细观察碑文,这十二个字曾经被修改过。究其因似乎在建造实胜寺“择向”时不知何故最终利用鲍家寺改建,《日下旧闻考》也载“表忠寺亦称鲍家寺,今改建实胜寺”,可能《日下旧闻考》修订在先,碑文修改在后,最后出现了差错。

碑文十二字的修改在“亭碑”和“庙碑”中均有。

 

《日下旧闻考》记载的碑文:

 

御制(应为敕建)实胜寺碑记

   去岁夏,视师金川者久而弗告其功,且苦酋之恃其碉也。则创为以碉攻碉之说,将筑碉焉。朕谓攻碉已下策,今乃命攻碉者而为之筑碉,是所谓借寇兵而资盗粮者全无策矣,为之懑然。因忆敬观列朝实录,开国之初我旗人蹑云梯肉薄而登城者不可屈指数,以此攻碉何碉弗克?今之人犹昔之人也,则命于西山之麓设为石碉也者,而简佽飞之士以习之。未逾月得精其技者二千人。更命大学士忠勇公傅恒为经略,统之以行,且厚集诸路之师期必济厥事,赖天之佑大功以成。此固经略智勇克兼用扬我武,酋长畏威怀德厥角请命。是以敌忾以往者率中道而归。窃恨未施其长技,有余怒焉。记不云乎:反本修古,不忘其初,云梯之习犹是志也。而即以成功,则是地者岂非绥靖之先声,继武之昭度哉。因命择向庀材建寺于碉之侧,名之曰实胜(实际碑文:因命于碉傍就旧有寺新之,易其名曰实胜)。夫已习之艺不可废,已奏之绩不可忘。于是合成功之旅立为健锐云梯营,并于寺之左右建屋居之,间亦依山为碉,以肖刮耳勒歪之境。昔我太宗皇帝尝以偏师破明十三万众于松山、杏山之间,归而建实胜寺于盛京以纪其烈。夫金川蕞尔穷番,岂明师比。然略昆明而穿池,胜乔如而名子,其志不忘一也。汉书训碉作雕,碉为石室,而雕则若雕鹗之栖云者,皆非是盖西南夷语彼中呼楼居其音为碉云尔。  乾隆十有四年岁在己巳夏五月之吉

 

   “敕建实胜寺碑记”碑(庙碑)刻于乾隆十四年(1749年)五月。“庙碑”和“亭碑”内容完全一致,但是也有区别: “庙碑”为立碑,规制较小,碑额雕有云纹,上面篆书“御制”,碑高3米多,碑身30多公分厚,碑身两面分别只有汉藏两种文字(说明实胜寺为藏传佛教,番子营的番人当是藏族,而非苗族)。                 

 

       最为珍贵的是在石碑的侧面镌刻着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四月的御制诗《实胜寺叠去岁韵》。此诗起因就是前面所说乾隆“十全武功”之一的平定台湾林爽文起义。

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因当时的台湾府知府孙景燧取缔天地会,天地会领袖林爽文率军反抗,于是台湾爆发了当地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农民起义。第二年,也就是乾隆五十二年,乾隆派一等嘉勇公福康安与大将海兰察出兵平乱。福康安于当年十二月由鹿港登陆,与起义军决战于八卦山。结果清军大胜,福康安先后收复彰化、嘉义,并于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二月生擒林爽文。至此,持续一年零四个月的农民起义被彻底平息。乾隆听后大喜,遂做实胜寺叠去岁韵》诗,刻于实胜寺寺内石碑之侧。此诗是史诗,记载了当年皇太极松山、杏山战役后建实胜寺的经过,和台湾天地会起事镇压经过。当年由于风化严重,此诗多难以成句。


此碑文物价值不亚于“亭碑”,甚至高于斯,其碑身记载了乾隆“十全武功”的其中“两全”。 全诗诗文如下:

 

实胜寺叠去岁韵

实胜寺每兆实胜,蒙天恩不可无记。

匪予始乃自太宗,松杏山攻率子弟。

敬述此事用此名,西域金川早如志。

以为是后应偃武,与民休息可无事。

不意丙午岁之冬,台湾邪教萌逆计。

兩提臣乃互观望,不敢首進更退避。

以此养痈贼蔓延,攻城擄社猖獗至。

更命重臣征劲兵,百巴图鲁娴师律。

屢战屢胜擒二竖,三月功成乱反治。

幸哉未致辱前名,不然何以掩斯愧?

       乾隆戊申清和月中澣叠去岁韵御笔

 

三、《御制赐健锐云梯营军士食即席得句有序》碑刻于乾隆十五年(1750年),此碑位于香山南麓松堂内的畅轩里。碑型为石屏风状,整块青石雕刻。高270厘米,宽194厘米,厚25厘米。碑文为乾隆御笔行书,先序后诗。序文和诗主要还是对平定大小金川歌功颂德,不过在序中也提到在金川战役中俘虏了一些熟悉乐器的番人(俘番习工筑者数人)并在健锐云梯营侧看管居住。序和诗如下:

朕于实胜寺傍造室庐,以居云梯军士,命之曰:健鋭云梯营。室成居定,兹临香山之便,因赐以食。是营皆去岁金川成功之旅,适金川降虏及临阵俘番习工筑者数人,令附居营侧,是日并列众末,俾预惠焉。

 

犹忆前冬月,云梯始习诸。
  功成事师古,戈止众宁居。
  实胜招提侧,华筵快霁初。
 馂余何必惜,可以逮豚鱼。

      乾隆庚午御笔

 

四、“实胜寺后记”碑刻于乾隆二十六年(1761)四月,立于香山团城演武厅北侧的阅武楼内。之所以称之为后记,是因为碑文记载的平定新疆回部大小和卓叛乱是在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

该碑为整块巨大青石,卧碑。额高79厘米,宽403厘米,厚70厘米。碑身高166厘米,宽387厘米,厚54厘米。须弥座高97厘米,宽412厘米,厚73厘米。碑文也是“四样字”,碑身阳面汉、满两种文字,阴面蒙、藏文。汉文为乾隆御笔正书。碑文记述了健锐营在平定新疆回部大小和卓战乱中的功绩。碑文如下:

 

实胜寺后记

岁在己巳建实胜寺于西山之下,其缘起已见前记不复缀。今赖昊天垂佑、宗社笃祜,平凖噶尔回部,拓地伊犁、喀什、噶尔、叶尔羌一带二万余里,其外羁縻,附属如哈萨克、布鲁特、安集、延拔、达克山等部不与焉。凡乘机决计信赏必罚奉天讨罪藉众集事诸大端,具见太学之碑。开惑之论、西师之诗亦不复缀。兹记者,寺左近健锐云梯营实居之,营之兵是役効力为尤多,故不可不旌其前劳以劝夫后进。先是呼尔璊霍斯库鲁克之战,我师以少敌众,而贼据险伺隙,故凡行陈叅伍弥缝之际,略觉旗靡鼓馁处得健锐兵数十立其间,则屹如坚城,整而复进,遂乃斩将搴旗用成殊绩。盖索伦兵马射虽精,以之驰突乘胜破阵无不如志,而知方守节终不如我满洲世仆,其心定、其气盛。夫人出万死一生,为国宣力而为之,君者事成而忽若忘,独何心哉?朕岂为之哉?自己巳设此营,而辛巳即收其效,不啻树树,十年之得报,是潜移黙运,有若天授予。亦有所不知其然而然者,而敬绳祖武丕扬国烈,瞿瞿惴惴惟盛满之,是惧犹初志也,是用重勒碑记之,且肖

喀喇乌苏袭迫之状,筑堡其侧,岁时幸香山阅健锐兵,用寓尹铎晋阳之意不亦可乎!

乾隆辛巳孟夏月之吉御制并书


光绪年绘制的西山八旗营房、寺庙图,黑字是四通石碑所在位置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实胜寺碑亭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碑亭内“四样字”“御制实胜寺碑记”石碑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硕大精美的碑首高有1.45米,宽有1.75米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雕有游龙边饰的汉文碑身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这就是修改过的碑文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这是原立在实胜寺内的“御制实胜寺碑记”碑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如意灵芝云纹碑首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缠枝纹饰碑身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此碑也有凿改的痕迹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碑侧的乾隆五十三年乾隆御制诗《实胜寺叠去岁韵》诗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松堂内,白皮松林中的来远斋,屋顶为八十年代后建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宅内的石屏风,两侧石柱上也可由乾隆御题楹联:指云际,千峰兴怀蜀道;听松间,万籁顿入梵天。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碑文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演武厅北侧阅武楼,内有“实胜寺后记”碑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阳面满汉文字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碑阴蒙藏文字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实胜寺后记'汉字碑文
关于“实胜寺”的四座碑刻


附:实胜寺叠去岁韵(诗中黑字为乾隆注脚)

  實勝寺每兆實勝,蒙天恩不可無記。匪予始乃自太宗,松杏山攻率子弟。敬述此事用此名(崇德六年八月,太宗以偏師破明總督洪承疇兵十三萬於松山、杏山,歸而建實勝寺於盛京,以紀功績。予於己巳歲,以金川凱旋,亦就西山舊寺葺新之,名曰「實勝」。自是平定伊犁、回部、兩金川,無不名副其實;遠紹前光,即以敬修武備也),西域金川早如志。以為是後應偃武,與民休息可無事。不意丙午歲之冬,臺灣邪教萌逆計。兩提臣乃互觀望,不敢首進更退避(上年逆匪林爽文初滋事時,黃仕簡、任承恩以兩提督率兵渡海,若能奮勇剿殺,不難立時撲滅。不意黃仕簡安坐郡城、任承恩株守鹿仔港,以致賊勢蔓延,攻城擄社,日肆猖獗。迨予繼命常青為將軍,過臺灣籌剿,而賊眾日增,已難措手。非二人養癰之咎,何以致此)。以此養癰賊蔓延,攻城擄社猖獗至。更命重臣徵勁兵,百巴圖魯嫻師律(葉。客夏,予燭照事幾,非遣重臣前往,不能迅速蕆功。於是命福康安、海蘭察等於八月初率巴圖魯百餘人,帶領續調川、黔、楚、粵勁旅近萬人赴閩。此百餘人皆素嫻師旅,無不一以當百。賊眾聞之,已皆膽落)。屢戰屢勝擒二豎,三月功成亂反治(福康安等於十月底自崇武澳放洋,一晝夜間,揚帆達鹿仔港。軍威所至,勢如振槁;未及三月,而二豎就擒,妖氛悉靖。闔郡之民,咸安衽席。成功之速,無以逾此。茲予駐蹕香山,顧瞻寺額,幸而無辱前名。此皆仰賴上蒼眷佑,用是益深敬畏耳)。幸哉未致辱前名,不然何以掩斯愧?   乾隆戊申清和月中澣叠去岁韵御笔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