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南北二韩统一的关键局限

(2018-05-29 08:27:20)
标签:

财经

北韩

南韩

经济解释

增值税

分类: 五常谈经济

五常按:五月二十四日晚上,本文完稿时,特朗普总统忽然宣布取消与金正恩的会面。这会影响南北二韩的前途,但如果两韩友好互通,本文的结论不会受到影响。

不久前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为自己的全五卷《经济解释》作了一次修改,称为第五版,主要是把此前写过的一些要点再说得清楚一点。我惯用的经济学只有三个基础:需求定律、成本概念、竞争含意。这些是整个经济学不可或缺的范畴。比他家的简单很多,但要用出变化才有可观的解释力。一九六九年,我对西雅图华大的同事说我们不能用复杂的理论解释复杂的世事。他们同意,认为我是改革传统理论的人选。我见世事复杂,决定把理论简化,每一步皆以真实世界的现象引证。这项工程我从事了数十年,今天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推断行为要掌握局限转变

重点是这样的。上述的三个基础属公理性;公理性的实证科学不仅可在事后解释现象的发生,也可在事前推断某些现象必将发生。既然可作事前推断,以事实验证假说——即试行证伪——就成为实证科学的主要法门了。四十多年前在美国我提出今天成了名的例子:一纸百元钞票在行人路上,在我指定的情况下,会失踪,而情况有变该钞票失踪的概率怎样变也可以推得很准确。在所有科学中只有经济学可以事前推断钞票的失踪!这推断是用着上述的三个简单的理论公理,一般化起来可以推断或解释人类的所有经济行为!

今天经济学者一般不相信这些简单的经济学公理可以解释起自人为的世事。这是四十年来经济学发展的悲哀。不止此也,他们发明了无数无从观察因而无从验证的术语,教学生玩弄那些自欺欺人的回归统计分析,而又推出那基本上与经济学无关的博弈理论。这是为什么二〇〇〇年退休后,我大兴土木,写《经济解释》。当年可没有想到要用上十八年。

当然,绝大部分可以事后解释或事前推断的人类行为,不是上文提出的钞票失踪那么简单。然而,我的经验说,解释或推断人类的行为,不管如何复杂,只要我们能掌握有关的局限转变,经济理论的解释或推断很准确。无数的经济学者不会同意,但经济学跟其他学问一样,从事者有大人与小孩之分。

让我举个重要的例子吧。一九八一年我肯定地推断中国会改走市场经济的路,因为几位诺奖得主大声反对,该推断要到一九八二年才出版。当时我掌握着两项有关键性的局限转变,简化下来就跟推断钞票失踪没有两样。然而,世事复杂,考查当时中国的有关局限转变我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而任何人考查钞票的失踪局限则用不着两分钟。

不止此也。考查真实世界的有关局限转变往往可以错,推断因而会跟着错。这不是说简单的经济理论不管用,而是世界复杂,要这里那里考查,这边那边衡量。今天在这里写专栏,为兴趣下笔,推断南北二韩会否统一,我有的时间不是两年,而是两天。推错了当然没所谓,推中了也不值得仰天大笑。

文化相同利于统一

何谓国家,为什么会有国家,不是浅学问。大致上,我在新版《经济解释》的第五卷处理了。这里考虑与推断南北二韩会否统一这个问题,我们当然要从局限转变带来的利与害衡量,得到的结论是不仅统一有大利可图,更重要是因为天然资源分配的局限南北不同,不统一不容易处理。让我分点说吧。

首先说文化。历史说,文化互通是《三国演义》说的分久必合的主要原因。共同的文化可以相当大幅地减低一个民族的制度或交易费用。以中国为例,十多年前我到位于山东的孔子故里曲阜一行,跟着又到广西的黄姚古镇一行,竟然发觉两地展示着的对联的品味与风格完全一样,虽然文字的水平前者明显地高于后者。只不过百年前,这两地是近于无从接触的。为什么品味与风格皆一样呢?

更奇怪是出土的古文物。从上古的红山文化到春秋战国到汉、唐各代的玉石与金属等器皿,年代不同风格各异,但年代相同则风格一致,虽然出土的地方相隔甚远。

南北二韩的文化我没有研究,但显然是很一致的。除非是韩国人,你不可能读懂他们的文字。中国的文化他们是喜欢的——我知道他们有收藏中国书画的传统——但为什么他们的文字跟中国的差那么远是有趣的话题。相同的文化可以减低交易或制度费用,而南北二韩皆小国,统一后人口增加会容易地享受着个人的平均制度费用下降的利益。

其次谈国防。二韩统一,国防费用当然会大幅下降。统一后他们还有什么国防费用呢?俄罗斯与中国皆没有兴趣抢夺他们什么,日本也没有兴趣。昔日有套电影称《西线无战事》,二韩统一就会出现东线无战事,这对中国大有好处。

再其次说投资与贸易在统一后的互通,这里有点问题,当然也有利益。问题所在,可以看看香港回归中国后的例子。香港大学的比较优质的学生,其收入在回归后的今天比回归前下降了约五分之一,但到内地做生意或工作的,他们的收入却上升了。上升了多少我没有资料,但好些同学告诉我他们恨不得早就往内地跑。风险当然较大,尤其是说不出普通话是个问题。南北二韩没有语言不通这个困难,所以我们不能肯定南韩青年的收入在统一后会下降。

资源分配与税率厘定是关键

最后说资源的分配。这里就比较麻烦了。我赌读者猜不出麻烦的重点所在。

一九九年六月,柏林围墙拆除,东德与西德再统为一国。当时东德贫,西德富,合并后无疑有好几年的麻烦,但今天的德国是地球上的表表者。然而,目前南北二韩的局面很不相同。虽然南韩的人均收入与工资远高于北韩,但论及国家的富有,我会把钱押在北韩那边。这是因为报导说,以土地面积算,北韩是整个亚洲矿藏最丰富的地方。这解释了为什么这些年我们见到一个国民收入或工资低下的北韩,却有钱造那么多火箭、研发核弹与部署强大的军备,而人民的住所与基建皆有可观。

这就带来一个关键问题。北韩开放,两韩互通,南韩掌握着国际贸易的重要关系与讯息,北韩提供廉价优质的劳动力,南韩当然会跑到北方去设厂。双方都有利,但工业产出北韩要交多少税呢?如果他们仿效中国的县际竞争制度(或任何其他制度),抽百分之十七左右的产品增值税,大家可以相安而且互相得益。这百分之十七的增值税(最近下调到百分之十六)中国用了二十多年,经得起国际竞争的考验,北韩应该考虑仿效。

问题是北韩的矿藏富有。这不仅支持了那么多年那里的人民生计,搞了那么多的基建与民居,现在转为不再大搞军备、火箭、核弹了,矿藏的钱要怎样使用呢?他们大可减少工业的税收。原则上,因为有矿藏的钱,北韩可以把工业税率减到近于零!这样一来,不管是什么税制,双方大事开放,南韩的工业可能因为北韩的税率奇低而近于全部转到北韩那边。风水轮流转,这样毁灭了南韩的工业也算是天下奇闻了。

可幸的是,南北二韩统一可以解决上述的问题。为南北二韩的人民生活着想,统一后南方可以容易地说服北方,大家采用相同或相近的税率,让北方把研制火箭、核弹与部署军备的矿藏钱,按人头发给北韩的劳苦大众。这样处理,北韩的人均收入会上升,收窄与南方的差距。虽然因为北方的工资低会吸引南方的工业,但不会有税率也奇低的双管齐下的效果,何况我们容易推断北韩参进国际市场后,他们的劳动工资会上升得快。北韩矿藏多于是成为两韩统一的关键局限了。

中国的经验可教

当然,南北二韩不统一这两全其美也有机会出现,但竞争这回事,斗个你死我活不一定有肤浅经济学教的好效果。局限不同,选择有别。合并磋商可能远为优胜。漠视交易费用往往惹来不可取的浅见。南北二韩统一可以大幅地减低磋商与监管的费用。

〇〇八年九月,我发表《朝鲜必放说》。提出这个推断可不单是因为读到金正日的言论,更重要是本世纪初期,两次有人问我有没有兴趣到北韩走走,给他们一点意见。今天老了,记不清楚是谁的要求。

我的意见可有可无,但中国开放改革的经验可教。北韩要派些能干的到中国来视察,不要只看好的地方或听好的言论。他们更要重视中国在改革过程中的错失。最近听说有人正在把我二〇〇九年出版的《中国的经济制度》翻为韩语。那很好,为该小书我花了几年作考查,写得用心,可以帮一点忙,但总是比不上实地考查那样来得有说服力。(《燃犀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