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此间的少年》影评 & 温故2010(全版)

(2010-12-31 14:08:17)
标签:

杂谈

  《此间的少年》影评 & 温故2010

Written by 江南

 

2010年12月23日晚,《此间的少年》北大公益电影版点映会,我在一片漆黑里看着银幕上人影闪动,有时候微笑、有时候低头、也有几次觉得眼睛湿润。

回忆好像突破那张幕对面撞了过来,如同荒原上的野马。

 

整十年前,我写了《此间的少年》,那时我知道我是令狐冲,当然也有点是杨康,期待自己是郭靖,但是终究还是令狐冲。

我设想我的十年之后,应当在希尔顿或者HYATT或者丽兹卡尔顿这种很牛逼的地方拿着纯银刀叉吃三文鱼,但我老了,西装革履地。

当初写这个细节的时候,很难说到底是对未来的期待还是对过去的缅怀。我写令狐冲一边吃着日餐,一边堆着笑脸,一边在心里痛骂客户的傻逼,一边缅怀和同宿舍兄弟们喝啤酒吃土豆丝的时光,其实蛮矫情的,跟某些人功成名就之后开着上百万的豪车骂娘说,这北京的臭路况,就这破车还不如一奥拓方便呢,我当年开一小奥拓满北京城跑喝哥们儿喝酒,醉驾,那才叫开心……归根到底不过以痛骂如今镀金嵌银的生活来凸显自己的赤子之心。

我也未能免俗。

但写书这件事往往一语成谶,很多年以前你靠着想象力写了一件心底隐隐约约的事,很多年后你眼睁睁地看着它变成了现实。

十年之后,我的生活好似有点这么个意思,我有几个五星酒店的VIP卡,希尔顿打电话来推销他们的VIP服务我牛逼哄哄地说了三次我正在开会,牛逼哄哄。

 

去看这次点映会之前我没看哪怕片花,也没探过班,一是懒二是没空三是……你们都猜不到,没兴趣。

一个忙得跟死狗一样,未来一个月的日程表里都压满了事情的人,有兴趣再回头去看十年前自己的作品被拍成电影么?反正我不太有冲动,而且我坚信电影是导演的儿子,我只是它姥爷。

姥爷不该管自己的外孙长这么样,属于我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我就该沉默。

看片前有人问我说我会不会在黑暗的角落里看这部电影带着莫名其妙的微笑?我说不会,当晚我还有好多校友当场助阵,我还得接待他们呢,哪有那个心思。

这话转眼就说得傻逼了,我说了,黑暗里,我有时候微笑、有时候低头、也有几次觉得眼睛湿润。

 

看到一半的时候很想喝啤酒,燕京的那种,原来两块钱一瓶,夏天,穿T恤或者光膀子露天喝,喝晕了跟兄弟们吹牛。

我改喝红酒好长时间了,喝过些拉菲和拉图,其他牌子的不一一说了,啤酒有阵子我喜欢普拉那和皇冠的,喜欢德国产的白啤或者黄啤,还跟不少人讲过。

但是那一刻,真不瞎掰,好羡慕啊,从什么时候我没那待遇了呢?熬夜喝酒,第二天翘课,傻逼哄哄地高谈阔论,我应该是令狐冲啊,我喝酒的时候右手边是年轻漂亮穿地摊裙子都好看的阿朱,我对面是社团的老大乔峰出事情能罩我,他还买单,我斜对面是宿舍的兄弟郭靖,超靠谱,喝醉了他还能托我回宿舍。

现在坐在餐桌边,都是客户,常陪的一句话是,今天不能喝,开车来的。

好久没有没心肝啦,好久没有不考虑后果啦,好久没有傻逼啦,最近越来越少多愁善感啦……

真快,嗖嗖地,十年了。

 

我靠,他妈的。

 

其实你现在要我去过十年前的日子我也不行,就我现在这睡眠习惯都不成,必须没有光、没声音、换张床得适应两三天才行,而当年那宿舍的环境,一帮兄弟都充火力壮,大冬天开窗睡觉说空气新鲜。显然不行,我变小资了,以前我觉得泡面汤超香的,现在我买五袋装的泡面半年才吃了一袋,那味儿总觉得不太对劲。

但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立刻开始“虚伪地”缅怀我上大学时又傻逼又真诚的日子。

点映会完了就喝了两场啤酒,第一场跟制片人,第二场跟剧组部分人,喝了五瓶啤酒,并且一反常态地大声说话,好像这样子就有点似我自己十年前的样子了……

在我还是令狐冲的时候。

 

今天是2010年12月31日,我决定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天结束这篇影评以及回溯。

这一年里发生了不少事,团队的人开始慢慢变得靠谱起来,《九州志》的作者群和销售都慢慢稳定了,我们签了几个大的协议,把《龙族》那本书卖了几十万本,签了富豪榜作家,入选了总署去开罗书展的代表团,马上要开发布会公布游戏和电影改编了,结识了一些以前如在云中的朋友,比如北京交通台的王一,总听着他的声音开车,比如工长君,总好奇这个网游时代做单机的人到底是怎样的,房子快装修好了很满意以及车开到一万多公里了身子骨很强健。

2010年人生基本什么都有了,就是没有悬念。

我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天下载了PC版的街霸IV,在我的旧笔记本上搓招,此时此刻才又像是回到北大宿舍里打侍魂II。

打侍魂II的时候我一无所有,专注地看着屏幕上的小人挥舞刀剑,热血沸腾,如同拥有世界。

人生就像是一场升级游戏,最好的时候也许不是你升到满级装配上顶级兵器的时候,而是你初入江湖踏着黄尘古道,傻逼哄哄地要开始升级的时候。

 

好吧,说得那么多,无非借《此间的少年》电影版唠叨唠叨自己在其实还不错的生活中的不满足。我已经不小了,不敢抱怨什么,我觉得我努力了,也有回报,虽然如今的生活和最初想的不同,如今的所得和最初期待的不同,但是有朋友、有同事、有靠谱的事儿做、生病了有人嘘寒问暖、还能写几本书、寒潮来的夜晚能在温暖的屋子里打街霸IV,我并不想抱怨生活。

我只是只是只是想起我最初是令狐冲的时候,对于这个世界还有更大的期待而如今少年时的二百五随风流去我知道某些事情我大概毕此一生已经做不到,很多叫作“理想”的破玩意儿只有封存在旧相册和笔记本里,有那么点点唏嘘。

昨晚洗澡的时候拍拍越来越瘦的身上,大学时候苦练了两年攒的点儿小肌肉都快消退尽了……那谁谁,别指着我笑,看你也三十多岁了,这些年你吃过不少酒席,招待过不少客户,我知道你有个渐渐肥硕起来的小肚子,即使你用纪梵希的衬衣遮着也没用。咋样吧?至少我还能穿20岁时候的裤子,你能么?

嘿。

 

接下来这几段是真正的影评。

我一旦放开写总是离题万里。

其实我得说这片子挺好的,非常忠实原著,作为一个作者我负责任地说有些看过花絮的人觉得不好,没有说到点子上,或者说,是观者自己太浮躁,你可能期待的是一张似幻非真的俏黄蓉的脸,或者白衣胜雪的杨康那睥睨天下的眼神儿,一瞬间萌杀万千豪杰。但是作为一部小成本的公益电影,要弄出这种震撼力的东西着实不易,拍摄成本投给工业光魔的话,一分钟特效都做不出来。

我准备建议北大团委和学生会负责的老师绝对不要在全国高校联映前放出视频,不是不给大家看免费电影的机会,而是这部片子就是得你跑到电影院里,灯光渐渐熄灭,音乐响起,你已经准备好要骂它傻逼了,但是你忽然发现那些琐碎的小细节怎么那么眼熟呢……好似就是你很二百五地坐在那个破宿舍里,面对一碗泡面。

这片子是拍给某些人看的,不是什么社会现象,只是在某个特定时间段上过大学的人的回忆。

因此它荷载的东西,也就那么多而已。

它不是一部节奏非常棒画面非常精美的东西,毕竟每个演职人员都是北大的,而北大没有导演系表演系这种东西,它某些地方糙得纯是一部校园DV,但它很真实,你我大学的生活就是这么粗糙又真实。杨康晨曦中的眼神和穆念慈薄雨中湿透的头发只是剪影,甚至只存在于你我的回忆中。

所以我跟制片人说,我们要搞全国八城市联映,每个城市我们只去高校,不是打开了门随笔哪个路人都进来看一眼,而是就发那么多张票,还得一票难求,要那小影厅坐得满满当当的。昆汀没有因为拍B级片而不好意思,我们拍公益电影更当自己牛逼起来。

 

取景就在北大校园,一草一木一针一线,银杏小道、灯光报栏乃至路人,都是真货。

导演剪辑版有220分钟和165分钟两个版本,我和制片人都骂他小家子气不舍得动剪刀。

其实真的没什么可说的,故事情节……哪有什么故事情节?知道我的人十九都读过这部小说,这纯粹就是《我们混北大的那些日子》的文艺体合集。虽说是无心插柳的东西,不过当初可真是北大招生宝典,招生老师有带着几十本书回家招生的,看到成绩好的就给它一本。读过的都以为北大都是王语嫣和黄蓉,乐呵呵地报了,但是真的傻姑更多。

说到王语嫣和黄蓉,最后说演员。

 

你们看不到第一美女王语嫣,因为段誉的感情戏没拍,第一美女估计也很难找,顶着这个名头,什么美少女都会被挑剔的观众一枪爆头。

我之前看花絮评论,被骂得最多的大概是黄蓉,其实黄蓉很好的,甚至是女孩们中最好的。不是演技的原因,而是她外形和气质有点TVB武侠女主角的感觉,阿朱和穆念慈则是显然的大学女生。黄蓉本来就是一个娇憨的少女而已,在整部小说里,郭靖和黄蓉的故事是最没深意的,最简单最直白,好吧,也是唯一有结果的。演员要表达的也就是一个娇憨的女生,表演得蛮到位了。剧中她把声线收敛得很温顺让人帮她带饭的那段,岂不是又狡猾又傲娇么。

至于外形似不似的问题,说真的确实也和我当初想像的黄蓉不太一样,当初想的会更加娇小精怪,不过现场看到的观众会明白,这小师妹确实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

基本这部片子里的女孩都很漂亮——当然,遗憾的是我期待的傻姑没有出场,她的戏份真的蛮重要的,这是个遗憾——我出席活动的时候见过一些演艺明星,比起来不但不差甚至更美些,大家如果评论说演员外形不够满意显然你们只能对导演的拍摄角度吐口水。满足吧,想想你上大学时候,女朋友若是这些女孩的长相,你还不天天吹着鼻涕泡儿在路上敲饭盒,恨不得全校都知道你霸占了校花。

穆念慈人气最高,文艺少女,那么多年过去的,男生们变得越来越糙,总扮出神经大条很给力的样子,但是女孩一瞥间黯然的神色闪过,立马缴械,这是每个人心里的弱点。

阿朱康敏是同一个师妹演的,其中有一个配音是我助理完成的,我助理也是北大的,阿朱就该是这么个感觉,其实导演该给阿朱更多一点戏份。

令狐冲真是影帝啊,他就是本片的葛优,整部戏没谁都行,不能没他。那个怂劲儿,那个烂劲儿,那个傻逼劲儿,太惟妙惟肖了,还有和岳灵珊擦肩而过瞬间的……茫然的背影,岳灵珊拉住了另外某人的手。用什么语言去描述老令狐都不够给力,他就是我心里那个一直在找北总以为快找到了可又始终找不到北的孩子。整本《此间的少年》里我觉得只有两个半人物我把他写得和原本的大侠彻底不同了,一个是令狐冲,一个是杨康,半个是穆念慈。

而令狐冲最有神,写起来也最简单,只要不顾体面榨出自己内心里的卑微来。

杨康很好,可惜导演没给他一个最精彩的桥段,就是杨康最后看见穆念慈和彭连虎连着手在他面前走过的一刻,他旁边是令狐冲帮他叼着装满包子的饭盆儿,他准备去给穆念慈助拳……但是人家正牌男友先上了一步……整本此间只有三处我写时感觉到辛酸莫名,这是其一。点映完了我和演职人员吃饭,大家也都评论说若是换了自己在当场,想的无非是把彭连虎打一顿……管他什么理由,就是要扁他。

但是实际上你真没法扁,你只能看见那个曾经距离你一纸之隔的女孩如今远隔参商,亲眼看着时间从自己指间砂一般滑走,只余悲辛,且说不出口,都是自己的错。

还有一幕是乔峰于夜幕下独自打篮球,左右上篮,豹子般狂突,理由和杨康何其相似乃尔。

最后一幕则是没有上市的《此间的少年II》里,段誉看见前面有人跳楼,大家都围着看,他神经质地想那会不会是跟慕容复掰了的王语嫣,他不要命地地往人群里挤,他在心里用他们云南话大喊别是你别是你别是你……急得快要哭出来。年少时候喜欢一个人的傻逼莫过于此。

乔峰很老大,我喜欢他蹲在那里卖书的样子,但是后面的回忆太长,一个大哥蹲着卖旧书,好比杨志卖宝刀,英雄末路了,意尽则可以止。

段誉太逗了,那黑亮的粗眉和玄妙的眼神!

 

赶稿,日夜劳作,没法去参加2011年1月1日的正式首映了,本想请制片人和演职人员聚会,现在只得后延,让公司同事送一瓶香槟去庆祝。

这是我生命里宝贵的收藏之一,感谢诸位。

如果方便,10号前后希望跟剧组那帮师弟妹们聚在灯光下喝着啤酒闲扯,希望诸位承情赏脸。没有什么事儿,只是觉得这种年少轻狂的事情,以后做出来的可能性大概不大了。

 

2010年就这么过去了,我很感谢它,也很怀念它,这一年和以往任何一年都不一样,这一年我在一个叫《此间的少年》的旧糖盒里,找到一块十年前忘记的糖,剥开来吃下去,似酸似甜。

这一年紫陌黄尘,雨打风吹,天下都在烟尘中舞,我能有两个半小时在红尘外拍打栏杆,嘲笑世人和自己平日里的无知。

真他妈的爽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