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所理解的生活

(2012-06-20 09:26:51)
标签:

杂谈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2e7er.html) 多天前参加比赛,来了一个久未见面的朋友。他现在的工作是在给明星做经纪。整个周末他就在我们车队的帐篷里。周日分别,他对我说,其实我的自我开发做的并不好,形象管理有问题,如果有职业的经纪人可以打理一下,必然远不是今天的模样。这样,回去给你一个总结的邮件。 刚才他打来了电话,说你问题太多,邮件说不清楚,比如你在比赛那天一直双反你知道么?我当时就晕了,我只知道双规和单反,双反我真不知道。弄半天才明白,所谓双反,原来是衣服穿反了,而且内外和前后都反了。我说我出门太急,真没注意,也没人提醒我,难怪一整天觉得脖子有点勒。 朋友说这个问题不大,你本来就粗心,但是容易被人取笑,但要命的是,你在车队帐篷的沙发上乱睡觉,你睡觉的时候总共有十二个人来拍过你的睡姿,五个是挂记者证的,四个是车队成员,三个是其他车手,其中有两个是故意拍丑态大头照的。我查了一下,其中五个人发微博了。有一张照片很难看,影响形象,你身边也没人拦着人家拍照,这在我们这行里是绝对不允许的。我说这我也没办法,熬夜看欧洲杯,的确睡眠不够,你教我怎么才能睡的玉树临风? 朋友继续教育我,面部表情是其次,关键是你团着身子睡,手还一直塞在你自己的裆部,这个猥琐的动作绝对是破坏形象的,照片如果上传,有些网友看见了容易反感。我说我又没把手塞在那些网友的裆部,我碰了自己的鸟,关他们鸟事。反感就拉到呗。朋友说不是这样的,你是一个公众人物,现在又是微博的时代,谁都能随手拍,越夸张的传播越快,你要确保自己的每一张照片不能影响你的形象,比如你那个手放的位置不对,很容易被一下转发数千条。我说这我实在没办法,空调温度太低了,只要一冷,我就自动睡成捂裆派了,从小就这样。总不能我睡觉,雇几个保镖拦着不让拍照,这也太装逼了。 朋友还指出了一堆问题,比如随意让人合影,人家递过来什么都签,会留下隐患。我说不,人家如果递过来一百块人民币我就不签。朋友肯定道,不错,你还算有这个意识,我们行业里有明星在递过来的钞票上签字的,结果被网友骂死。破坏人民币肯定不好。我说不是的,是因为我不想把自己的名字和老毛放在一起。 朋友痛心疾首道,你看,你这种话又不能乱说,得罪的人太多。你在车队聊天也是这样,什么都说,而且常出脏话,你要知道,如果现场有一个不怀好意的,把你说的那些用手机录下来,放到网上,是很大的负面新闻。你知道当时帐篷里多少人,十八个,你都认识么?我回答说有几个不认识。朋友听筒差点掉地上(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2e7er.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2e7er.html) 多天前参加比赛,来了一个久未见面的朋友。他现在的工作是在给明星做经纪。整个周末他就在我们车队的帐篷里。周日分别,他对我说,其实我的自我开发做的并不好,形象管理有问题,如果有职业的经纪人可以打理一下,必然远不是今天的模样。这样,回去给你一个总结的邮件。 刚才他打来了电话,说你问题太多,邮件说不清楚,比如你在比赛那天一直双反你知道么?我当时就晕了,我只知道双规和单反,双反我真不知道。弄半天才明白,所谓双反,原来是衣服穿反了,而且内外和前后都反了。我说我出门太急,真没注意,也没人提醒我,难怪一整天觉得脖子有点勒。 朋友说这个问题不大,你本来就粗心,但是容易被人取笑,但要命的是,你在车队帐篷的沙发上乱睡觉,你睡觉的时候总共有十二个人来拍过你的睡姿,五个是挂记者证的,四个是车队成员,三个是其他车手,其中有两个是故意拍丑态大头照的。我查了一下,其中五个人发微博了。有一张照片很难看,影响形象,你身边也没人拦着人家拍照,这在我们这行里是绝对不允许的。我说这我也没办法,熬夜看欧洲杯,的确睡眠不够,你教我怎么才能睡的玉树临风? 朋友继续教育我,面部表情是其次,关键是你团着身子睡,手还一直塞在你自己的裆部,这个猥琐的动作绝对是破坏形象的,照片如果上传,有些网友看见了容易反感。我说我又没把手塞在那些网友的裆部,我碰了自己的鸟,关他们鸟事。反感就拉到呗。朋友说不是这样的,你是一个公众人物,现在又是微博的时代,谁都能随手拍,越夸张的传播越快,你要确保自己的每一张照片不能影响你的形象,比如你那个手放的位置不对,很容易被一下转发数千条。我说这我实在没办法,空调温度太低了,只要一冷,我就自动睡成捂裆派了,从小就这样。总不能我睡觉,雇几个保镖拦着不让拍照,这也太装逼了。 朋友还指出了一堆问题,比如随意让人合影,人家递过来什么都签,会留下隐患。我说不,人家如果递过来一百块人民币我就不签。朋友肯定道,不错,你还算有这个意识,我们行业里有明星在递过来的钞票上签字的,结果被网友骂死。破坏人民币肯定不好。我说不是的,是因为我不想把自己的名字和老毛放在一起。 朋友痛心疾首道,你看,你这种话又不能乱说,得罪的人太多。你在车队聊天也是这样,什么都说,而且常出脏话,你要知道,如果现场有一个不怀好意的,把你说的那些用手机录下来,放到网上,是很大的负面新闻。你知道当时帐篷里多少人,十八个,你都认识么?我回答说有几个不认识。朋友听筒差点掉地上
      多天前参加比赛,来了一个久未见面的朋友。他现在的工作是在给明星做经纪。整个周末他就在我们车队的帐篷里。周日分别,他对我说,其实我的自我开发做的并不好,形象管理有问题,如果有职业的经纪人可以打理一下,必然远不是今天的模样。这样,回去给你一个总结的邮件。

      刚才他打来了电话,说你问题太多,邮件说不清楚,比如你在比赛那天一直双反你知道么?我当时就晕了,我只知道双规和单反,双反我真不知道。弄半天才明白,所谓双反,原来是衣服穿反了,而且内外和前后都反了。我说我出门太急,真没注意,也没人提醒我,难怪一整天觉得脖子有点勒。

      朋友说这个问题不大,你本来就粗心,但是容易被人取笑,但要命的是,你在车队帐篷的沙发上乱睡觉,你睡觉的时候总共有十二个人来拍过你的睡姿,五个是挂记者证的,四个是车队成员,三个是其他车手,其中有两个是故意拍丑态大头照的。我查了一下,其中五个人发微博了。有一张照片很难看,影响形象,你身边也没人拦着人家拍照,这在我们这行里是绝对不允许的。我说这我也没办法,熬夜看欧洲杯,的确睡眠不够,你教我怎么才能睡的玉树临风?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2e7er.html) 多天前参加比赛,来了一个久未见面的朋友。他现在的工作是在给明星做经纪。整个周末他就在我们车队的帐篷里。周日分别,他对我说,其实我的自我开发做的并不好,形象管理有问题,如果有职业的经纪人可以打理一下,必然远不是今天的模样。这样,回去给你一个总结的邮件。 刚才他打来了电话,说你问题太多,邮件说不清楚,比如你在比赛那天一直双反你知道么?我当时就晕了,我只知道双规和单反,双反我真不知道。弄半天才明白,所谓双反,原来是衣服穿反了,而且内外和前后都反了。我说我出门太急,真没注意,也没人提醒我,难怪一整天觉得脖子有点勒。 朋友说这个问题不大,你本来就粗心,但是容易被人取笑,但要命的是,你在车队帐篷的沙发上乱睡觉,你睡觉的时候总共有十二个人来拍过你的睡姿,五个是挂记者证的,四个是车队成员,三个是其他车手,其中有两个是故意拍丑态大头照的。我查了一下,其中五个人发微博了。有一张照片很难看,影响形象,你身边也没人拦着人家拍照,这在我们这行里是绝对不允许的。我说这我也没办法,熬夜看欧洲杯,的确睡眠不够,你教我怎么才能睡的玉树临风? 朋友继续教育我,面部表情是其次,关键是你团着身子睡,手还一直塞在你自己的裆部,这个猥琐的动作绝对是破坏形象的,照片如果上传,有些网友看见了容易反感。我说我又没把手塞在那些网友的裆部,我碰了自己的鸟,关他们鸟事。反感就拉到呗。朋友说不是这样的,你是一个公众人物,现在又是微博的时代,谁都能随手拍,越夸张的传播越快,你要确保自己的每一张照片不能影响你的形象,比如你那个手放的位置不对,很容易被一下转发数千条。我说这我实在没办法,空调温度太低了,只要一冷,我就自动睡成捂裆派了,从小就这样。总不能我睡觉,雇几个保镖拦着不让拍照,这也太装逼了。 朋友还指出了一堆问题,比如随意让人合影,人家递过来什么都签,会留下隐患。我说不,人家如果递过来一百块人民币我就不签。朋友肯定道,不错,你还算有这个意识,我们行业里有明星在递过来的钞票上签字的,结果被网友骂死。破坏人民币肯定不好。我说不是的,是因为我不想把自己的名字和老毛放在一起。 朋友痛心疾首道,你看,你这种话又不能乱说,得罪的人太多。你在车队聊天也是这样,什么都说,而且常出脏话,你要知道,如果现场有一个不怀好意的,把你说的那些用手机录下来,放到网上,是很大的负面新闻。你知道当时帐篷里多少人,十八个,你都认识么?我回答说有几个不认识。朋友听筒差点掉地上
      朋友继续教育我,面部表情是其次,关键是你团着身子睡,手还一直塞在你自己的裆部,这个猥琐的动作绝对是破坏形象的,照片如果上传,有些网友看见了容易反感。我说我又没把手塞在那些网友的裆部,我碰了自己的鸟,关他们鸟事。反感就拉到呗。朋友说不是这样的,你是一个公众人物,现在又是微博的时代,谁都能随手拍,越夸张的传播越快,你要确保自己的每一张照片不能影响你的形象,比如你那个手放的位置不对,很容易被一下转发数千条。我说这我实在没办法,空调温度太低了,只要一冷,我就自动睡成捂裆派了,从小就这样。总不能我睡觉,雇几个保镖拦着不让拍照,这也太装逼了。

      朋友还指出了一堆问题,比如随意让人合影,人家递过来什么都签,会留下隐患。我说不,人家如果递过来一百块人民币我就不签。朋友肯定道,不错,你还算有这个意识,我们行业里有明星在递过来的钞票上签字的,结果被网友骂死。破坏人民币肯定不好。我说不是的,是因为我不想把自己的名字和老毛放在一起。

      朋友痛心疾首道,你看,你这种话又不能乱说,得罪的人太多。你在车队聊天也是这样,什么都说,而且常出脏话,你要知道,如果现场有一个不怀好意的,把你说的那些用手机录下来,放到网上,是很大的负面新闻。你知道当时帐篷里多少人,十八个,你都认识么?我回答说有几个不认识。朋友听筒差点掉地上:有几个不认识你就那么说话?你考虑过后果么?你一睡醒就和人合影,有一撮头发翘的跟天线宝宝似的,人家还开着闪光灯,照片效果可想而知。你看你衣服的配色,是很乡土的,最关键是,再不拘小节,裤子拉链还是要拉上的。总之,你太随便了,也没有一个专业点经纪人帮你,你如果不严格的对自己的形象进行系统的管理,就不能保持神秘感和名人的气质。你如果对自己有一个好的定位,有合适的人帮你运作和服务,调整一下你的社交圈子,你能赚的远比现在多很多。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经营自己?你是怎么想的?

      我说,整个周末只在想一个问题,我和对手差了零点三秒,我该怎么追回来?我能惦记着出门要穿衣服已经不错了,哪还顾得上搭配。

天时,我直接告诉他们,这事我特喜欢,也干过,但我真的不适合,丢人了。我就最讨厌听见有人这么说,要是我去干这事,一定比某某某干的好。滚。你在台面上看见我成功一次,我在台面下就干砸十次,那又如何,我又没死,不停的干就行了,人们只会记住你成功的那一次。 我所理解的生活就是和自己喜欢的一切在一起,我曾经在快餐厅看上一个姑娘,犹豫五分钟,没敢去和人家说话,结果人家走了,我到现在都很遗憾。在那一刻,我就是白痴,我去了又如何,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他男朋友从厕所里出来。哪天若要死了,遗憾这事没干,那事没干,还不如自吹这事干成了,自嘲那事干砸了。我现在干的事足够多,陪伴家人爱人和孩子,每年比赛接近二十场,又开始写新的小说和游记,除了偶然进棚拍杂志,其他时间真没有精力来捯饬自己,更没心思去考虑什么形象和定位的问题,觉得我观感欠佳的,挪步就是,我只负责制造作品,不负责用户体验,也没有售后服务,更不会根据大家的口味来改进。你若喜欢,便是晴天,你若讨厌,也是晴天。谢谢这位朋友给我的忠告和精心的设计,我知道我会为我的性格和生活方式吃无数亏,吞无数恶果,但至少大到理想,小到闪念,我几乎都没有放过,所以就算我的生活里充满挫败甚至后悔,但遗憾并不多。朋友,感谢你所说的一切,世间万千种宠爱,无数种人心,得之我幸,不得我也没什么不幸。但我只认可一点,就是出门再匆忙,裤子拉链还是得拉好。
      挂了电话,夜深人静,回想朋友所言,有些也对。我在帐篷里口无遮拦,对所有人都没有设防,要是真有人偷拍偷录或者微博直播的,的确会惹麻烦。对陌生人的提防与否取决与你的出厂原始设定,我喜欢先把人设定成好人,再从中甄别坏人,有些人反之。但所谓的甄别方式其实就是被坑一次。我相信以诚相待,也相信倒霉认栽。

      至于衣着,这个夏天我就买了十件白体恤,以往冬天我也就两件黑皮衣,鞋子就盯着那么一两双穿,我是去比赛的,又不是去比美的,赛车开砸了我在乎,衣服穿难看了我真不在乎。:有几个不认识你就那么说话?你考虑过后果么?你一睡醒就和人合影,有一撮头发翘的跟天线宝宝似的,人家还开着闪光灯,照片效果可想而知。你看你衣服的配色,是很乡土的,最关键是,再不拘小节,裤子拉链还是要拉上的。总之,你太随便了,也没有一个专业点经纪人帮你,你如果不严格的对自己的形象进行系统的管理,就不能保持神秘感和名人的气质。你如果对自己有一个好的定位,有合适的人帮你运作和服务,调整一下你的社交圈子,你能赚的远比现在多很多。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经营自己?你是怎么想的? 我说,整个周末只在想一个问题,我和对手差了零点三秒,我该怎么追回来?我能惦记着出门要穿衣服已经不错了,哪还顾得上搭配。 挂了电话,夜深人静,回想朋友所言,有些也对。我在帐篷里口无遮拦,对所有人都没有设防,要是真有人偷拍偷录或者微博直播的,的确会惹麻烦。对陌生人的提防与否取决与你的出厂原始设定,我喜欢先把人设定成好人,再从中甄别坏人,有些人反之。但所谓的甄别方式其实就是被坑一次。我相信以诚相待,也相信倒霉认栽。 至于衣着,这个夏天我就买了十件白体恤,以往冬天我也就两件黑皮衣,鞋子就盯着那么一两双穿,我是去比赛的,又不是去比美的,赛车开砸了我在乎,衣服穿难看了我真不在乎。 我所理解的生活就是除了造谣以外,去造其他一切东西。我心中的造化,就是你创造了多少文化。既然30年前,我以一挑亿,跑赢了其他所有的精子,那么我必然生来就是牛逼的,我来到这个世上,总要留下点痕迹。我承认衣着光鲜,举止优雅也是一种对美好的创造,但这方面我不太拿手。我承认这个社会,很多人觉得你只要不说脏话,说点假话,空话,套话,造谣,大肆的造谣,疯狂的造谣都不算是道德败坏,但我觉得反之,并且还要对道貌岸然的傻逼们加一个操字,是的,这会让那些道德惊诧家们浑身颤抖,严厉批判,大呼小叫,满地打滚,然后突然起立,开始审判,解决之道就是再说一次,操。我就操了,但我既不操你也不操你全家,我操这世道,这世道觉得文绉绉的诬陷没问题,这世道让那些不说粗话但最缺德的人能做道德评判家,这世道让那些话不脏但心眼脏手段脏的人当道,这世道能任意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这世道觉得公众人物或者随便谁说一个操字就不应该,那就操翻这世道。 我所理解的生活就是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养活自己,养活家人。生活它不是攀爬高山,也不是深潜海沟,它只是在一张标配的床上睡出你的身形。我也不觉得留有遗憾是一种缺憾美,相比之下,干砸了倒是一种美。我喜欢的事情远不止写点东西和赛车,我还做很多事,有些做的不够好,有些做的很失败,和朋友聊

      我所理解的生活就是除了造谣以外,去造其他一切东西。我心中的造化,就是你创造了多少文化。既然30年前,我以一挑亿,跑赢了其他所有的精子,那么我必然生来就是牛逼的,我来到这个世上,总要留下点痕迹。我承认衣着光鲜,举止优雅也是一种对美好的创造,但这方面我不太拿手。我承认这个社会,很多人觉得你只要不说脏话,说点假话,空话,套话,造谣,大肆的造谣,疯狂的造谣都不算是道德败坏,但我觉得反之,并且还要对道貌岸然的傻逼们加一个操字,是的,这会让那些道德惊诧家们浑身颤抖,严厉批判,大呼小叫,满地打滚,然后突然起立,开始审判,解决之道就是再说一次,操。我就操了,但我既不操你也不操你全家,我操这世道,这世道觉得文绉绉的诬陷没问题,这世道让那些不说粗话但最缺德的人能做道德评判家,这世道让那些话不脏但心眼脏手段脏的人当道,这世道能任意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这世道觉得公众人物或者随便谁说一个操字就不应该,那就操翻这世道。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2e7er.html) 多天前参加比赛,来了一个久未见面的朋友。他现在的工作是在给明星做经纪。整个周末他就在我们车队的帐篷里。周日分别,他对我说,其实我的自我开发做的并不好,形象管理有问题,如果有职业的经纪人可以打理一下,必然远不是今天的模样。这样,回去给你一个总结的邮件。 刚才他打来了电话,说你问题太多,邮件说不清楚,比如你在比赛那天一直双反你知道么?我当时就晕了,我只知道双规和单反,双反我真不知道。弄半天才明白,所谓双反,原来是衣服穿反了,而且内外和前后都反了。我说我出门太急,真没注意,也没人提醒我,难怪一整天觉得脖子有点勒。 朋友说这个问题不大,你本来就粗心,但是容易被人取笑,但要命的是,你在车队帐篷的沙发上乱睡觉,你睡觉的时候总共有十二个人来拍过你的睡姿,五个是挂记者证的,四个是车队成员,三个是其他车手,其中有两个是故意拍丑态大头照的。我查了一下,其中五个人发微博了。有一张照片很难看,影响形象,你身边也没人拦着人家拍照,这在我们这行里是绝对不允许的。我说这我也没办法,熬夜看欧洲杯,的确睡眠不够,你教我怎么才能睡的玉树临风? 朋友继续教育我,面部表情是其次,关键是你团着身子睡,手还一直塞在你自己的裆部,这个猥琐的动作绝对是破坏形象的,照片如果上传,有些网友看见了容易反感。我说我又没把手塞在那些网友的裆部,我碰了自己的鸟,关他们鸟事。反感就拉到呗。朋友说不是这样的,你是一个公众人物,现在又是微博的时代,谁都能随手拍,越夸张的传播越快,你要确保自己的每一张照片不能影响你的形象,比如你那个手放的位置不对,很容易被一下转发数千条。我说这我实在没办法,空调温度太低了,只要一冷,我就自动睡成捂裆派了,从小就这样。总不能我睡觉,雇几个保镖拦着不让拍照,这也太装逼了。 朋友还指出了一堆问题,比如随意让人合影,人家递过来什么都签,会留下隐患。我说不,人家如果递过来一百块人民币我就不签。朋友肯定道,不错,你还算有这个意识,我们行业里有明星在递过来的钞票上签字的,结果被网友骂死。破坏人民币肯定不好。我说不是的,是因为我不想把自己的名字和老毛放在一起。 朋友痛心疾首道,你看,你这种话又不能乱说,得罪的人太多。你在车队聊天也是这样,什么都说,而且常出脏话,你要知道,如果现场有一个不怀好意的,把你说的那些用手机录下来,放到网上,是很大的负面新闻。你知道当时帐篷里多少人,十八个,你都认识么?我回答说有几个不认识。朋友听筒差点掉地上
        我所理解的生活就是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养活自己,养活家人。生活它不是攀爬高山,也不是深潜海沟,它只是在一张标配的床上睡出你的身形。我也不觉得留有遗憾是一种缺憾美,相比之下,干砸了倒是一种美。我喜欢的事情远不止写点东西和赛车,我还做很多事,有些做的不够好,有些做的很失败,和朋友聊天时,我直接告诉他们,这事我特喜欢,也干过,但我真的不适合,丢人了。我就最讨厌听见有人这么说,要是我去干这事,一定比某某某干的好。滚。你在台面上看见我成功一次,我在台面下就干砸十次,那又如何,我又没死,不停的干就行了,人们只会记住你成功的那一次。

        我所理解的生活就是和自己喜欢的一切在一起,我曾经在快餐厅看上一个姑娘,犹豫五分钟,没敢去和人家说话,结果人家走了,我到现在都很遗憾。在那一刻,我就是白痴,我去了又如何,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他男朋友从厕所里出来。哪天若要死了,遗憾这事没干,那事没干,还不如自吹这事干成了,自嘲那事干砸了。我现在干的事足够多,陪伴家人爱人和孩子,每年比赛接近二十场,又开始写新的小说和游记,除了偶然进棚拍杂志,其他时间真没有精力来捯饬自己,更没心思去考虑什么形象和定位的问题,觉得我观感欠佳的,挪步就是,我只负责制造作品,不负责用户体验,也没有售后服务,更不会根据大家的口味来改进。你若喜欢,便是晴天,你若讨厌,也是晴天。谢谢这位朋友给我的忠告和精心的设计,我知道我会为我的性格和生活方式吃无数亏,吞无数恶果,但至少大到理想,小到闪念,我几乎都没有放过,所以就算我的生活里充满挫败甚至后悔,但遗憾并不多。朋友,感谢你所说的一切,世间万千种宠爱,无数种人心,得之我幸,不得我也没什么不幸。但我只认可一点,就是出门再匆忙,裤子拉链还是得拉好。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2e7er.html) - 我所理解的生活_韩寒_新浪博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