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孤方请自赏

(2012-01-20 20:36:46)
标签:

杂谈

      在这篇文章以后,我不再理会方舟子先生了。因为这些文章毫无价值,再写下去要变成咬文嚼字了。当然,方舟子先生也可以说,哦,他逃了,他跑了,他输了,并和他的教徒们拉成圆圈边跳边唱。毕竟,我是要写正经文章的,我也是要过年的。过年了,有人在贺喜,有人在收礼,有人在唱红,有人在团聚,只有方舟子先生一个人在孤独的拉黑。在除夕快要到来的时候,我希望方舟子先生先不要再纠结了,好好过年,在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刻,别还对着我的毕业论文反复研读,哦,不对,我忘了我高中都没毕业,既没有大学文凭,也没有各种论文,比赛成绩好像也没法作假,哎呀,这可怎么办啊。  

      先说说方舟子先生回应了我两篇文章,觉得方先生已经方心大乱。方舟子先生揪住一些丝毫不影响文章意思的文字再抠一些字眼反复絮叨,我替各位观众都觉得无趣,回头看自己的文章和这一篇,也顿觉无聊。比如说什么我引用他的某篇微博里少写了“自己”两字(这两字完全不影响任何文意),所以我也是断章取义,要么就是说只要有人帮你的文章修改一个错别字,你就是有一个团队,要么就是污蔑说我一直操纵着一个队伍不停的删除各种支持他的帖子,要么就是开始阴谋论来点迫害妄想症说媒体收到政府指令必须保护我,要么就是从留言中挑选几条宣布他大获全胜的微博自己转发寻求安慰,要么就是选几条骂我的再点评一些阴阳怪气的话,并对所有的质疑都装傻否认⋯⋯于是,在我眼前,一个真实的方舟子的形象浮现了起来——四十五岁的中年男人,做一些科普工作,有时候科盲,做一些打假工作,有时候造假,看见一个叫麦田的人用阴谋论和窜改的数据写了一篇文章,这种路数方舟子一看颇为眼熟,惺惺相惜,想搭个顺风车给自己增添一些履历,刚坐下伸了伸腿,不料司机跑了,车上也没几个人,于是方舟子一屁股坐上驾驶席,说,没事,我来⋯⋯钥匙在哪?由于方舟子一直没能把车发动起来,眼看几个乘客都大眼瞪小眼,他就开始满地打滚,耍赖卖萌。

      不过最后,我还是想要对方舟子老师的粉丝说几句话。我知道你们奉方舟子老师为教主,在教主科普的时候,你们就是拜科学教,在教主乱咬的时候,你们就是跳大神教。但无奈这次教主无从下口,我能理解你们急教主所急。你们有些人冒着被人告诽谤的危险,帮教主编了一些东西,助教主一臂之力。教主在这个时候只要是条腿,哪怕是火腿都要紧紧抱着,完全顾不得什么科学之精神,严谨之考证了,只要对他有利,不管真的假的,都胡乱转发一气。但是当大家都指出了这些是假消息的时候,你们的教主是我见过的最不顾教徒死活的教主,也是最不讲义气的教主,瞬间一脚就把你们踹开了,说,啊,什么,我没说啊,你看,不是我说的,我只是转,话是他们说的,谣是他们造的,不关我的事⋯⋯然后又开始满地打滚。当有好心教徒用了一个英文分析软件分析了中文企图暗示我的文章有他人代写嫌疑的时候,教主也是立即转发,被人指出以后,教主又把人家一脚踹开,并表示我没有,我没有,我可没说是这意思,我还是相反的意思的,借着又满地打滚。眼看教徒提供伪证的内容已经不太好转发的时候,他就索性转发一些直接宣布教主胜利的微博,表示我没说,我没说,弟兄们的心声,弟兄们的心声。对于方舟子和他的教徒来说,只要关上房门,拉好窗帘,灭了灯,聚一窝,然后点一支幽幽的小蜡烛,说,我们又胜利了,请方教主吹蜡烛。
       
     我说这些只是想告诉方舟子的粉丝们,有这样一个自私的教主,丝毫不考虑你们的尊严和感受,用你时拉过来,不用你时踹老远,踹之前再踩两脚。作为方舟子的工具,你们真的甘愿吗?

      但是我也要感谢方舟子老师,我知道方舟子老师是不会放过我的,我的余生一定会在他的吹毛求疵甚至颠倒黑白之中度过。但是这对我也是一种鼓励,告诉我不能做坏事,不能做恶人。方舟子老师一定会用放大镜不断的扫描我。除了励志,还有欣慰,因为在他的放大镜中,我会变得很大,很大。不说笑了,最后的内容是很严肃的,这件事情给了我一个惨痛的教训:话不能说的太满太绝对,写文章的时候还是要更加的严谨。因为根据网友提供的资料,我查实——真的有微波炉是可以看电视的,型号是格兰仕G80WMSPP-N5。


                  



    孤方请自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